第577章 不择手段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年道士讲完这些因果,怒视着不远处的庄昊云,“我说的这些,可有冤枉你?”

    “没有冤枉我,”庄昊云很光棍,坦然承认了。

    但是他也有话说,“马道长,庄某人也是不得已,我跟你家天师再三强调,只是借走看看,价钱好说,奈何他不答应我,我只能出此下策。”

    马道长越发地恼火了,“他不答应你,你就该偷吗?我茅山派的东西,肯借给你,那是人情,不借给你,也是本分……天底下有你这么强买强卖的吗?”

    说到这里,他看向冯君,“这位施主,你觉得他这么做,对吗?”

    冯君还没来得及说话,庄昊云出声了。

    他冷着脸发话,“这关系到我儿子的性命,你借也得借,不借也得借……好言相求你们不答应,价钱随你们开也不行,那我只有强借了。”

    马道长其实知道里面的因果,闻言他冷笑声,“你儿子就没人治得了,祖牌都治不好……庄施主,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还是要说句,别被人骗了。”

    “被人骗了?”庄昊云冷笑声,然后摸出手机打个电话,“儿子,下车走两步!”

    这些天他虽然不在洛华庄园,但是每天好几个电话,庄泽生的情况,他再清楚不过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横下条心,去茅山派借那个祖牌。

    严格来说,他有这个心的话,在族里也能借到几本道经。

    但是他已经想明白了,族里那些道经……估计没用!

    他不看络,倒是不知道“末法时代”之类的说法,他只知道,儿子生病之后,让族里那些修道的人看过,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再想想,他儿子致病的原因,就是族里人没有分辨出“煞气”——事实上,那些石头碎片,族里都没有人发现异常,任由它们散落在那里。

    这种情况,他又怎么敢指望,好不容易借来的道经,能入得了冯君的法眼呢?

    庄昊云想来想去,觉得茅山派的祖牌,或者会有点名堂——祖牌也没有治好儿子的病,但是看小天师他们那么恭敬的样子,或许祖牌没问题,出问题的是茅山弟子。

    其实真要说道家里的名头,茅山不算什么,武当、全真、正的名头都要超过茅山不少。

    佛家分支里,能超过茅山的也不少。

    然而,这些分支或许很厉害,可是庄昊云为儿子的病跑遍了大半个华夏,在这些可能拥有超自然能力的势力,也就是在茅山,他看到了点真东西。

    那祖牌不管有用没用,是被郑重其事地请出来了,他也觉得那东西……挺古朴厚重。

    至于说五百罗汉祈福,北斗七星阵啥的,感觉就是个仪式。

    简而言之,他看到茅山的好东西了,其他家可能有更好的,但是他连接触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他去茅山请这个祖牌,结果人家不借。

    不借……那就想办法呗,庄昊云生意做到这么大,族里还有做官和修道的——其实还有混社会的,他不可能是只傻白甜。

    东西到手,他转身直奔洛华庄园而来,因为此前他打算借祖牌——毕竟先礼后兵嘛,所以他就上了重点嫌疑人的名单,被人衔尾直追。

    幸运的是,他终于在被人追上之前,进入了洛华庄园。

    反正他认为自己做得没错——起码站在个父亲的角度上讲,为了儿子的健康,他有不择手段的权力。

    庄昊云还没有来得及解释这些,两百多米远处的大巴车车门打开了,庄泽生走了下来。

    他不是单独走下来的,而是手拄着拐杖,手搭在葛司机的肩头,下车也十分勉强——在床上躺了四年,光是**的恢复也得三四个月。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的两条腿触地了,而且还能交替迈动,足以说明他在好转。

    马道长直接就看傻眼了。

    当初庄昊云带着儿子去求助的时候,他和现在身边的曾师妹,都是亲身经历过的,对茅山来说,笔香油钱五十万的情况,并不是特别多见,那么做法事的时候,肯定要隆重很多。

    当然,五十万也不算特别多,有的居士在修庙的时候,出手都是两百万,眼睛都不眨下,还有那些还愿来的信众,也不乏大手笔的。

    但是庄昊云不是修庙,也不是还愿,花五十万只是请求做法事,而且结果不是很好,人家也没折腾,直接干脆利索地转身走人。

    所以马道长对他的印象非常深,对那个只能躺在床上的少年,也记忆深刻。

    现在眼见对方居然可以下地行走了,他的惊讶可想而知,“这个……还真是好了?”

    他旁边的曾道长,也是异常地惊骇,“这这这……不说是绝症吗?”

    “是不是绝症,咱们说了不算,”庄昊云见到儿子行动越发地利索,心里非常舒坦,觉得自己没有白白冒险,他感触颇深地叹口气,“总算是我没有白坚持,苦心人……天不负啊。”

    他的语气相对比较婉转,这其实不符合他的性格,尤其在对方差点开车撞伤他之后。

    但是他已经将祖牌弄到手,又来到了洛华庄园,目的就算达到了,心情也算不错。

    原本他可以嘲讽茅山两句,现在也懒得计较了——何必往死里得罪人呢?

    但是茅山的人可不这么想,马道长在惊讶过后,指庄泽生,黑着脸发话,“这种病秧子,你管这叫……治好了?”

    庄昊云并不介意对方说什么病秧子之类的难听话,要是搁在十天前,谁敢这么说生生,他绝对不肯善罢甘休,但是现在儿子的痊愈指日可待,他对这些也就无所谓了。

    所以他笑着回答,“我儿子才治了九天,恢复总需要个过程。”

    马道长见对方足有七名壮汉,己方却只有三男女,也不敢再使用什么强硬手段。

    但是他的心里,还是相当地恼火,“你儿子都要好了,又何必来祸害我茅山?”

    庄昊云终于是不高兴了,他指冯君,“我儿子能好,是因为这名大师道行深!”

    “大师?”马道长又侧头打量两眼冯君,嘴角泛起丝不屑的笑容,“道行深?”

    冯君连猜带蒙,已经将经过猜得七七了,更猜得出庄昊云为啥抢人家祖牌,时间也是暗暗苦笑:这家伙还真是……有性格。

    这事儿让他感觉有点头大,然而,既然涉及了他冯某人的因果,茅山也没有多少实质性的损失,他觉得不宜大动干戈——天下道友本家嘛。

    所以他没有计较马道长的无礼,而是四下看眼。

    山门口有两个摆摊的闲人,今天只来了个,因为天气阴冷,周遭也没有来烧香的。

    但就算只有这个,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

    然而,现在没人,不代表会儿没人,冯君也不想被人围观,于是沉声发话,“四位道友,这样吧……咱们去那个亭子,坐下来谈?”

    马道长也觉得,在大门口吵来吵去的,很不像个样子,反正他已经追上了庄昊云,那块祖牌,应该就在他手提的公包里。

    就在这时,矮胖道士叫了起来,“想得倒美,我们的车怎么办?”

    冯君看眼陆晓宁,下巴微微抬,“嘎子?”

    嘎子抬脚就向那辆宝马车走去,看起来走得不快,但是几步就到了车前,他练习《风影脚》总共也才十来天,不过进步非常明显。

    走到车前,他弯腰,也不见怎么发力,直接就将宝马车翻了过来。

    “怎么不等交警……”矮胖道士大声喊话,显得非常不满意,不过入目这幕,他的叫喊声硬生生地被打断了,直接卡在了嗓子眼里。

    嘎子有意无意地看他眼,也不说话,不过眼神里表现出了明显的威胁之意:小子你要搞事的话,最好掂量下。

    大家都在惊叹陆晓宁的神力,只有那曾道姑直盯着好风景的车,指着她的车大喊,“她不能走!”

    梅主任下午单位有活动,她本来就是卡着点出来的,万有个堵车都得耽误,今天遇到了这事,又因为好奇,多停了会儿听结果,现在才想发动离开。

    听到女道姑不许她离开,她索性打把方向,转头开了回来,“不走就不走,你好好说话,有点修身养性的样子!”

    大家来到了号泵的亭子,坐在石桌旁,马道长也不客气,直接开怼庄昊云,“我也不说你知道不知道什么叫道行深……我就问句,贵公子既然要康复了,你抢我茅山祖牌干啥?”

    “首先我纠正你个观点,”庄昊云伸出根食指来,“我不是要抢你茅山祖牌,只是借……我花钱你不肯借,那我只能托人强行借。”

    马道长冷笑声,“强行借?上个这么胆大妄为的……”

    “咳咳,”冯君轻咳两声,声音真的很轻,但是在马道长的耳,却是不啻响起了两声闷雷,“咱们都有点素质,个说完,个再说。”

    他真的很讨厌那些不讲秩序的家伙。

    (更新到,月底了,凌晨惯例有加更,预定月保底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