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 祖牌(一更求八月保底月票)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见马道长不做声了,庄昊云又伸出根指来,“第二,你茅山的祖牌,对于我儿子没什么帮助,上次我花了小六十万,得出了这个结论。”

    马道长也知道,法事是五十万的,但是还有些其他费用,说是小六十万并不为过。

    他很想问句,既然祖牌没用,为啥你还强借?

    不过想到刚才耳的两声闷雷,他决定暂时不开口。

    庄昊云又伸出了无名指,“第三呢,我孩子的康复,需要个过程,我很想让孩子留在洛华庄园,所以借你家祖牌几天,让冯大师参详下……他开心了,我儿子的事情就好说了。”

    这话就太侮辱人了,堂堂茅山的祖牌,只能供人参详?

    马道长的脸色越发地黑了,等了等,见他不再说话,才狞笑声,“这祖牌是我茅山的道统,涉及祖师爷的不传之秘……你可知罪?”

    庄昊云冷笑声,“不传之秘?别开玩笑……有专利没?”

    有专利没……马道长被这四个字噎得死死的,目瞪口呆半天,才冷哼声,“庄施主好胆量!”

    “我真不跟你开玩笑,”庄昊云本正经地发话,“我花了小六十万,连个响儿都没听到,我当时没说啥吧?认了!现在想跟你计较下,告你个诈骗可以不?”

    “现在我想花钱借来,给冯大师看看……这也不算多大事吧?不是花钱就可以的吗?”

    马道长年纪比较大,行事也比较稳重,不是个逞口舌之利的。

    但是这末法时代,完全没有口才,忽悠不了人,也做不好道士。

    所以他不跟庄昊云叫真了,而是侧头看向冯君,“你刚才唤我道友,也是修行人?你是不是认为……自己比茅山强很多?”

    说实话,自家的法事没治好人,别人出手治好了,他的心里分外不是滋味。

    旦传出去,茅山脉成什么啦?

    冯君不想贬低茅山,都是修道之人嘛——哪怕对方可能已经沦落成装神弄鬼之辈了。

    不过,这货问得有点太过分了!你自家是什么样子,心里没点碧数吗?

    正好,高强从大巴车上端下来冲好的茶水,冯君端起茶杯轻啜口,然后淡淡地发话,“我治好了庄总的公子。”

    这话就更让人生气了,矮胖道士高声叫了起来,“你认为,你个人就胜过了茅山?”

    “闭嘴!”冯君厉喝声,有若晴空响起了个霹雳,“轮到你说话了吗?”

    矮胖道士顿时身子颤,紧接着,眼耳口鼻冒出了鲜血。

    现场沉寂了好阵,马道长才沉声发话,“张师弟性情急躁,多谢道友替我茅山管教。”

    这话听起来,好像是很客气,但是事实上,距离翻脸也只有步之遥——我茅山弟子做得对不对,自有我茅山的人管教,轮得到你个外人多事?

    冯君摆手,大喇喇地发话,“无所谓,我只是说,我把人治好了。”

    马道长的脸黑了下来,“道友是真的小看我茅山脉?”

    冯君又轻啜口茶水,还是那句话,“我把人治好了。”

    你敢换句台词吗?马道长快被气疯了,“道友既然看不起茅山,何必惦记我们的道统呢?”

    这次,冯君连固定台词都懒得说了,抬手指指庄昊云——你来说吧。

    庄昊云正色发话,“马道长,事情是我干的,我就是单纯地想讨好冯大师,你也别跟我说道统不道统什么的,我不懂……五十万场法事,借祖牌十天算五百万,怎么样?”

    这个价钱,很令马道长心动,这年头,想要遇个家底殷实又虔诚的居士,真的不容易。

    说到底,茅山派入世太深了,不过这末法时代,不积极入世的话,没准道统都要断绝。

    所以马道长的语气就有所松动,“你想借来给冯道友参详,可以直接跟小天师说嘛,对于你们这些虔诚信徒,茅山也愿意支持。”

    “我该怎么说?”庄昊云苦笑声,“我跟小天师说,茅山治不好我儿子,别人治好了……我借你家祖牌讨好他?”

    这是真实存在的问题,他也不想得罪小天师,但是这话……有可能直说吗?

    马道长想了想,换位思考下,庄总的选择也是被逼无奈,不过,“那你拿走祖牌,留下支票也行呀……我茅山弟子也不至于这么生气。”

    “拜托,我也想留下支票,”庄昊云苦恼地呲牙,“然而,你茅山虽然没有申请专利,但是我如果留下支票,那就是罪证了……犯罪证据。”

    马道长再次默然: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沉默好阵,他再次抬起头来,却不是看向庄昊云,而是面对冯君,他非常明白,再跟庄昊云纠缠,也是车轱辘话,各说各有理,想要干脆地扳回这局,得从此人身上破局。

    只要从冯君身上扳回这局,其他输的,就都赢回来了。

    所以他很干脆地发问,“庄居士说道友的道行精深,可否令我等开眼界?此前你治好了庄公子,我们未曾目睹,就不要再说了。”

    拿点干货出来吧,别总是那句话——我把人治好了,你说得不烦,我听得都快疯了。

    冯君不屑地笑笑,“我的道行,哪里是你看得懂的?”

    他已经观察过此人了,尚未步入武者的境界——半步武者,这是什么鬼?

    这里距离山门不远,此刻身边的人也不少,虽然多半是熟人,他不介意施展出些说得过去的道术,但是最后,他还是觉得低调点的好。

    不过……我好像还不知道,茅山的祖牌是个什么鬼,这么硬怼,有意义吗?

    他冲庄昊云扬下下巴,“庄总,你把那个什么祖牌,拿出来我看下。”

    庄昊云四下看看,发现己方除了他自己,冯君旁边就站了三个男人,不远处还有小葛站着,两百米远的地方,还有两个门岗在虎视眈眈。

    这么多人,他是无论如何不怕对方折腾的,于是他将手里提着的公包放在石桌上打开。

    矮胖道士见状,下意识地就想凑过来,高强身子侧,挡在了他的前方。

    真要说精悍之气的话,他的气势还要胜于嘎子和狄爱心。

    然而,矮胖道士不肯干休,硬要挤过去,高强的腰部扭下,只靠着背部,就将人拱了出去。

    马道长脸色沉,才要发话,就见冯君抬手招,褐色的光芒闪,公包里那块褐色的牌子,从米远外,飞到了他的手。

    牌子不大,宽有十二三个厘米,高二十五六厘米,厚度大概厘米半,上面雕满了花纹,下面还有个底座,不仔细看的话,有点像宗祠里供奉的灵牌。

    这牌子非金非石,份量倒是不轻,足有十多斤。

    冯君拿到手里,先掂掂份量,然后又伸手轻叩,牌子发出“笃笃”的闷响。

    他取牌子时使用的凌空摄物,已经震慑住了茅山的四人,他们当然看得出来,冯君直都没有跟庄昊云接触,所以这肯定不是魔术。

    不过,看到他伸手去叩祖牌,马道长还是出声了,“冯道友,这是我茅山祖牌,掌脉天师都要沐浴之后才能触碰,你这么做就太过分了。”

    冯君眼都不抬下,仿佛没听见他说话般,翻来覆去地观看着牌子。

    倒是嘎子闻言忍不住了,低声嘀咕句,“说得好听,擦拭的时候还不得用抹布?”

    他不是要跟对方叫真,按冯君的规矩,没有经过允许,这里就没他说话的份儿。

    嘎子只是心有所感,因为每年的元节,他的父母总会把爷爷奶奶的牌位拿出来,供奉香火,那东西平时放在箱子里,拿出来的时候都是层灰,还得擦拭下。

    但是他这么自言自语,马道长正好借机发作。

    他冷笑声,不无自傲地发话,“我茅山祖牌从不用擦拭,放置千年也不会有灰尘。”

    洛华庄园的人听到这话,都是微微怔:千年不落灰——这是祖牌的神异吗?

    佛家道家经常有些超自然现象的传言,就算那些不信鬼神的人,也难免会忌惮二。

    嘎子的自言自语被人怼了,吃惊之余,心里有点不服气,“庄园里正好有施工现场……能让我们开开眼吗?”

    马道长恶狠狠地瞪他眼,特么的这是我茅山祖牌,你要拿到施工现场吃灰?

    说实话,这个要求本身,就是对茅山的大不敬,不过马道长对祖牌非常有信心。

    所以他并没有发作,只是冷冷地看着这个力大无比的小伙,“你想开眼?可以!不过若是祖牌真的灵验的话,你对我茅山的冒犯……又该怎么算?”

    嘎子胸脯挺,他是根筋认死理的,“如果确实灵验,我可以赔礼道歉,你若是不满意,也可以提要求。”

    马道长才待说话,冯君开口了,他头也不抬地发话,“嘎子不用见识了,这东西确实有辟邪祛尘的功效,阵法几近失效了,但确实还能维持相当段时间。”

    嘎子闻言,顿时闭嘴了,马道长则是狐疑地看眼冯君,“阵法?”

    冯君还是没理他,继续翻看祖牌。

    马道长悻悻地闭嘴了,但心里竟生出些莫名的期盼来。

    (月第更,召唤保底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