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祖牌有玄奥(第二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冯君拿着祖牌看了个多小时,才将此物放在石桌上,端起茶杯来喝水。

    然后他点起根烟,边吸着,边魂游天际,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场的人都知道,他肯定有了些想法,但是竟然没有人敢出声发问。

    茅山的四名道士有很多话要说,然而,也没谁主动开口。

    根烟抽完,冯君又喝了两口茶水,才轻喟声,“茅山还是出过人物的啊。”

    矮胖道士闻言,眉头扬才要发话,猛地想起自己被呵斥得七窍流血,又活生生忍住了。

    马道长轻咳声,“这是自然,我茅山的道统久远,杰出人物层出不穷。”

    “呵呵,”冯君不以为然地笑笑,指那祖牌,“如果这祖牌就是你茅山祖物的话,你家的道统也就是那么回事。”

    除马道长之外,其他三名道士的面孔,齐齐就是变——可以说,这是对茅山极大的侮辱。

    倒是马道长的眉头微微扬,迟疑下,还是出声发话,“道友所说的,也不无道理,我茅山道统久远,但是间多次面临存断危机,这是四百年前,兴道统的祖师所留。”

    冯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才像话……我就说嘛,开派祖师不该只有这点水平。”

    这话听得茅山四人直翻白眼——你这是夸人呢,还是骂人呢?

    马道长的脸色有点微微发黑,“冯道友的话,有点过了吧?我兴祖师也是高功大德,威名赫赫,咱们做后辈的,当心存景仰才对。”

    在传说,这名兴的祖师整理发掘了前人的典籍,本身也修为高深,挽回了茅山的颓势,他认为这名祖师,纵然不能跟开派祖师相比,但相差也不会太大。

    冯君不以为然地回答,“那是你茅山的祖师,我能当他是前辈,景仰什么的,就不用说了。”

    说到这里,他抬手指指庄昊云,“别的不说,庄总的先人,就比你这位兴祖师强。”

    “呵呵,庄周吗?”马道长不以为然地笑笑,“我茅山是上清嫡传……”

    他无意对庄周不敬,但是旁人说,就是“老庄”,老子总是在庄子前面的。

    冯君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我不说那么久远的事情,只说庄家能接触到的高功大德……比制作这个祖牌的人强。”

    马道长看他眼,大有深意地发问,“冯道友此话何解?”

    “呵呵,”冯君又是两声轻笑,“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如果你家掌脉天师在,倒是可能交流二。”

    这话说得有点狂妄,但是四名道士此刻已经感觉出来了,人家不是假狂,而是有真才实学的。

    对方对兴祖师的评价,他们不敢置喙,更不知道庄家接触过何等层面的修道者——反正人家说得振振有词,看起来有所凭仗。

    关键的是人家只凭着观察,就看出祖牌上有辟邪祛尘的阵法,就这手,目下茅山无人能及。

    马道长沉吟下,出声发问,“敢问冯道友刚才伸手招……是什么法门?”

    “武修法门而已,”冯君淡淡地回答,“并非道术……勤修苦练即可。”

    凌空摄物确实是武修法门,不过……得先天高手才做得到。

    众人闻言,尽皆默然,又过阵,那曾道姑冲着好风景拱手,“敢问道友,刚才的铁锅……可是用了储物法器?”

    她直盯着好风景不放,就是因为那铁锅出现得太过突兀了,其他三个道士也就罢了,她是正好看到那铁锅凭空飞过来的。

    此前她认为,这可能是什么邪术,但是听到对方向马师兄的解释,很有条理,也不失章法,十有九也是修道之人,“道友”两字不是随便说说,于是她就想到了储物法器的可能。

    因此,好风景在她的嘴里,也成了“道友”。

    梅主任却是很有体制人的做派,点都不怕空口说白话,她摇摇头,很干脆地表示,“你想多了,那是我放在副驾驶座位上的,连包装都没拆。”

    扔出去的铁锅,确实是没有拆包装的,她也是小资消费习惯——用过的铁锅,怎么合适放进储物戒里?

    “是吗?”曾道姑看她眼,遗憾地撇撇嘴——人家打死不认账,她能怎么办?

    马道长听到这样的对话,刚才的记忆也苏醒了些,少不得看好风景两眼。

    严格来说,他在茅山派里,也算是持身谨慎意修行的典范,甚至在修身方面,都严格要求自己,体格也比别人健壮些、

    今天他先看到了个大力士,又发现冯君可以“虚空摄物”,那么,再多加个有储物法器的女人,似乎也不是很奇怪了。

    当然,对于现在的茅山派来说,甚至对整个华夏的修道人来说,储物法器也是传说。

    然而,虚空摄物也早绝迹了,只存在于典册,现在还不是也出现了?

    总之,他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决意在回去之后,好好了解下这个大师。

    下了决心,正事还要办,他不能坏了茅山的名头,于是冲着冯君拱手,“冯道友若是参详完毕,可否让我请回祖牌?”

    “这个却是不方便,”冯君摇摇头,本正经地回答,“庄总不辞辛苦,为我借到了此物,我总不好辜负他的苦心,要多参详几日才好。”

    他的话里有话,听起来的意思是——这玩意儿对我用处有限,但是我不想现在还。

    庄昊云心里甚至都在犯嘀咕:冯大师这意思是啥,千金买马骨吗?

    马道长的脸色又不好看了,你还真觉得,吃定我们茅山了?

    所以他很不高兴地发问,“那还需参详几日?”

    茅山脉在伏牛的影响不大,主要集在伏牛南部,西北也有些,但对方若是认为,茅山在郑阳点能力都没有,那他也不介意让对方认清下,什么叫上千年的传承。

    然而,冯君还真是点都不买帐,他摇摇头,“要参详几天,这很难说……让你们掌脉天师过来跟我商量吧。”

    马道长的脸,越发地黑了,“若是我们掌脉天师不来呢?”

    莫非你还打算不还祖牌了?

    冯君呲牙笑,“他不来,那我就直等着他来好了……反正我也不着急。”

    特么的你是打算赖了我茅山的祖牌?马道长冷冷哼,“那天师此生都不来呢?”

    其实他对外人说话,般不会这么呛,和气才能生财……做法事嘛。

    然而,同行却不在其——老话说死了,同行是冤家。

    “那就三个月为限吧,”冯君有意无意地看了庄昊云眼。

    没错,就是三个月,现在他在意的真不是钱财什么的,对方有心、而且也有胆子去做些高难度的事情,来刻意逢迎他,那么,他当然不会让支持自己的人失望。

    千金买马骨?也许吧,不过这样的马骨,有多少他收多少。

    当然,他也必须正告茅山派点,“马道友,说句实在话……贵脉天师不来,后悔的不会是我,言尽于此,道友好自为之。”

    就在这时,远处的门口,又传来了阵喧闹声。

    紧接着,好几台对讲机同时响起,“冯总,冯总,杨主任又带着女儿来了,让进不?”

    大家都不说话,齐齐看向冯君——这种决定,也只有他能做。

    “这才是的,”冯君轻声嘟囔句,然后提高了声音,“那……放人呗。”

    这次载杨玉欣母女来的,是辆保时捷卡宴,郑阳牌照,反正古家不差巴结的人。

    保时捷把车开到号泵旁,然后就停了下来,古佳蕙和杨玉欣从车里走了出来。

    十天没见,古佳蕙仿佛长高了些,又像是清减了点。

    她连蹦带跳地走过来,笑着冲大家点点头,却是没有开口,这古家的小公主,也算是越来越懂事了——这种场合,不合适她这个小女孩主动出声。

    冯君却是有点头大,小丫头你还真把这里当成周末度假场所了?

    不过既然他答应过对方,就不会失言,于是下巴微微扬,“送你们的车,可以离开了。”

    “哎呀,我车上还有行李呢,”古佳蕙四下扫,看到了陆晓宁,“嘎子哥,你能帮我拿下吗?”

    嘎子跟她处得直不错,因为他也被癫痫折腾得死去活来过,看到这患病的小丫头,心里本能地就有些同情。

    所以他走过去,三两下就拎出了四个大行李箱。

    冯君看得眉头皱,“你们这是……搬家?”

    他问话的时候,保时捷车启动,悄然转头离开,非常有眼色。

    “住两天就离开,”杨玉欣轻声回答,“冯大师你有事,就先忙你的。”

    她说话的时候低眉顺眼,刻意保持了低调,但是那股久居上位的气势,真的是遮也遮不住——其实只看送她来的那车,就知道她不简单。

    更别说,她还操着口京腔。

    庄昊云看着她,皱着眉头想下,猛地发问,“请问是杨主任吗?”

    杨玉欣闻言侧过头来,略带点诧异地看他眼,“是我,你哪位?”

    庄昊云讪讪地笑,“无名小卒而已。”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