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 谁来保管(三更召唤保底月票)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无名小卒——庄昊云说的这四个字,让四个道士齐齐就是愣。

    虽然茅山上下对此人极为不满,但是他们心里也很清楚,这种主儿在社会上,已经算是雕炸天的存在了——家里有钱算是巨富,族里还有人当官,其祖父更是开国将军。

    哪怕就算说修炼呢,人家祖上也出过牛掰人物。

    他们从没想过,庄昊云也会对人如此谦恭。

    四个道士仔细看看杨玉欣,心里忍不住暗暗揣测,这女人到底是何许人物?

    杨主任却是没有出风头的意思,她默默退后两步,“冯大师您先忙。”

    “没事,差不多也忙完了,”冯君站起身,将祖牌放回去,伸手合住了公包。

    然后他看眼庄昊云,“这个祖牌,你暂且保管着。”

    “咳咳,”马道长重重咳嗽两声,“冯道友,若是你拿着祖牌,我们也不说什么了,但是让庄总这方外人保管……合适吗?”

    冯君微微摇头,“我只是不方便保管,至于原因……以后你会知道的。”

    马道长思索下,估计对方不是无的放矢。

    不过这世间事,很多时候都是明知不可为,也不得不去尝试,“那我们从他手里夺取祖牌,也是必然的选择……还请冯道友理解。”

    现在的洛华庄园,只有他们四个人,但是只要他们放出风声,夜的时间,不愁调来几百名师兄弟,人不够的话,他们还可以召集信徒和护法前来。

    如果茅山不怕丢人,甚至可以召集武当、终南、王屋、青城等地的同道来声援。

    “我当然也可以保管,”冯君也不生气,而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不过,我确认下……你觉得我保管更合适吗?”

    说句实话,马道长心里认为,冯君保管此物,起码能让他更服气,而且看起来,对方也没有贪昧此物的意思。

    不知不觉,他已经把冯君摆到个相当高的位置了,而且心里隐隐还有些期待。

    但是对方说话的语气和表情,让马道长生出了种不妙的感觉——如果答应此人来保存祖牌,没准要发生什么事情。

    反正此刻,他是不用考虑强抢了,于是眼珠转,看向了杨玉欣——这人应该是有大来历的。

    他冲着她拱手,“敢问这位女施主,尊姓大名。”

    杨主任本来是不信这些的,也就是夫君亡故之后,她为了寄托思念,做过些法事,道家佛家都有,甚至还去过教堂。

    然而,在接触冯君之后,她的心态大变,哪怕她并不认为,其他道士能具备冯大师般的法力,但是也不会因为自矜身份,而对他们有所失礼。

    所以她对马道长轻点下头,吐出三个字来,“杨玉欣。”

    马道长心暗喜,能沟通就好,于是他又沉声发问,“不知杨施主跟冯道友的关系是……”

    杨玉欣不动声色地回答,“在道长眼里,他是冯道友,在我眼里,他是冯大师。”

    这回答相当到位,既表明了态度,又没有说出任何实质性的东西。

    然而对马道长而言,有这个态度就足够了,然后他又拱手,“那我现在有件事,想麻烦杨施主二,也是场功德……”

    他竟然突发奇想,想让杨玉欣帮着保管下祖牌——东西已经找到了,冯君不愿意保管,茅山的人不想让庄昊云保管,想来想去,也就这杨主任比较合适。

    然而,杨主任对道士有敬畏是回事,愿意不愿意出手,那是另回事。

    虽然她听明白了,对方是茅山派的人——算是名门大派,而且那牌子也是派里的宝物,但是对她来说,你就算是龙凤山张天师当面,我也要看冯大师是啥意思。

    所以她只是疑惑地看了冯君眼。

    “你随意,”冯君摆手,他是真无所谓这个,茅山的祖牌确实有点名堂,但也就是那么回事,还是那句话,与其丢人败兴地琢磨这点东西,不如在手机位面努努力。

    杨玉欣眨巴下眼睛,出声发问,“让茅山的人自己保管这个……祖牌,有什么不妥吗?”

    马道长听得有点无趣,玛德,这怎么说也是我茅山脉的宝物,居然被人如此看轻,这两位都不想保管?

    不过事实上,这才是属于常情,这是末法位面的地球,不是说随便什么门派的宝物,别人就能看在眼里的——你家宝物牛逼的话,你的门派早就更牛逼了。

    对杨玉欣的问题,冯君笑笑,“他们保管也无所谓,主要是这个东西有点说法,我得让他们掌脉天师来趟,交给他们保管,人跑了就没意思了……我不可能让他们住进庄园。”

    马道长闻言,马上出声发话,“我来保管,保证不跑,三清在上,如有半句虚言……”

    他确实不想跑,事实上,他更感兴趣的是,冯道友打算跟天师说点啥?

    他有种直觉,或许自己在见证段历史,见证段传说。

    冯君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这种事,你没必要这么赌咒发誓……也许你确实是这么想的,但那是茅山的祖牌,不是你马道长家的祖牌。”

    他认为,这样的赌咒发誓毫无意义,那么,又何必等到对方说完呢?

    马道长再次被噎住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想得有点少了,有点过于厢情愿了。

    同时,他又有点震惊于对方思维的成熟,如果是个四五十岁的人这么说,他不觉得奇怪,但是这个冯道友,看起来是如此地年轻——这家伙的大脑,是怎么长的?

    杨玉欣轻哼声,“茅山吗?跑得了和尚……错了,跑得了道士,还跑得了庙?”

    她说这个话很有底气,无论任何宗门教派,离开了官府的支持,那就什么都不是了——除非你打算马上造反。

    她这话,其实有鼓励马道长接手的意思,但是马道长反而是默不作声了。

    见他不吭气,杨玉欣又出声发问,“那这个茅山天师不肯来的话……又怎么处理?”

    不用冯君说话,庄昊云就抢着回答了,“等他九十天,他不来,就让茅山的道士把祖牌带回去,冯大师又不稀罕他这点东西。”

    杨玉欣听得还是有点好奇,心说怎么定下这么个天数……不是十天,也不是百天?

    不过此前她已经发挥了不少,再唧唧歪歪,难免惹得大师不喜,于是很干脆地点头,“既然茅山的道长相信我,那这个东西,我来保管好了。”

    冯君看她眼,“小蕙身体还虚,离那东西远点,你正是生机最旺盛的时候,不用怕。”

    其实古佳蕙也扛得住祖牌上那点若有若无的煞气,不过,好好的乙木体质,尚未开始修炼……又何必让她经受如此摧残呢?万影响了体质就不好了。

    我的生机……旺盛?杨玉欣听到这话,忍不住又走下神,没有吧?我上环了啊……

    下刻,她就觉得股热流,从肾里刷地涌了出来,身子也有点发软。

    不过她把情绪控制得非常好,只是微微颔首,“知道了。”

    事情商定,祖牌也有了管理员,四名茅山来的道长,被“送”出了洛华庄园。

    看到侧全是碰伤的宝马车,矮胖道士忍不住破口大骂,“特么的,这是咱们的庙产……弄成这个样子,怎么交代?”

    这辆车很多时候是他来开的,所以对他而言,这不止是茅山的公产。

    马道长直就很看不惯他的暴躁,虽然那个二十出头的朱师弟,也是年轻气盛,但是做事还算有章法,这货就根本没个章法。

    所以他冷冷地发话,“那如果是你开车撞了山门,咱们的车就会完好无损?”

    矮胖道士闻言不干了,“马师兄你这是啥意思?我想追凶……就错了?”

    你特么能不能听懂人话啊?马道长对这货,是彻底无语了,心说要不是我不会开车,劳资打死也不会让你这么个夯货跟着。

    这年头会开车的道士其实不少,不过终究比例还不算高。

    倒是曾师妹出声安抚这暴走的师弟,“蒋师弟,咱先去看看你的耳朵……鼓膜别出事。”

    蒋师弟被冯君声,吼得七窍流血,检查下耳鼓膜,也是应有之意。

    但是他冷笑声,“这车还不定能不能动弹得了。”

    事实证明,日耳曼血统的车,还是比较牛叉的,除了外表惨了点,居然还能驾驶。

    马道长上车之后,就是忙着联系唐天师了,天师不接电话,于是他又在微信上打字。

    蒋师弟开着车,嘴角泛起丝狞笑:今天的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茅山派的表现姑且不提,嘎子将古佳蕙的四个大行李箱放到Q7上,大家路回到了别墅。

    才下了车,杨玉欣就找到了冯君,她指指手里的公包,“我……需要看它九十天吗?”

    这是你自己选的吧?冯君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个啥……也许不需要。”

    他感觉,对方的天师不是弱智的话,会来得很快的。

    然后他又想起个问题,“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小蕙的功课赶上进度了吗?”

    “她早就自学完高的课程了,”杨玉欣随口回答句,然后眉头皱,“不过最近她的身体状况……不太好!”

    (三更到,召唤月保底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