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 出尘期?(三更求保底月票)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果然,能被称之为天师的,就没个好相与的。

    冯君见到唐姬这么说,也不想再打什么马虎眼——身为男人,总不能比女人更扭捏。

    所以他很干脆地发话,“我其实对茅山的某些符箓,很有些兴趣……是为了研究。”

    这个回答,在唐姬的设想之内,她点点头,“嗯,然后呢?”

    冯君又拿起根烟来点燃,“你可能怀疑,这个祖牌不是储物法器,但是我可以证明它是,然后帮你们取出些东西……也可以再存进去些,但是我不能白帮。”

    唐姬听到这里,终于能长出口气了——你总算把你的要求提出来了。

    说实话,她直担心的,是对方看不上茅山这点东西,只要对方有所求,那么这个事情就有得商量。

    这么说起来,似乎茅山有点灭自家威风,好歹也是上清嫡脉,居然会担心对方瞧不起?

    但事实上还真是这样,茅山确实有自己的骄傲,不会接受别人的冒犯,然而,做为入世的道家,他们要考虑的不止是骄傲,他们还要考虑生存和发展。

    如果茅山坚决不容许别人冒犯自家骄傲的话,龙凤山的子孙庙被称为天师,他们只能被人称为小天师,这口气怎么可能咽得下去?

    不考虑世俗因素,他们直接就打上龙凤山去了,其后道统的存续,估计也就只能GG了……

    而眼下,茅山小天师面对的冯君,毫无疑问也不是个善碴,那么这上清嫡脉的话,也就不用再提了,求人帮忙,总不能自己直端着。

    对方肯出手,她已经相当满足了,提要求更是在情理之。

    唐姬很明显地思索了下,然后点点头,“道友之间互通有无,是应有之意,这个我能应允下来,不过有事要说在前面……若是我茅山的根本法门,却是不能任由前辈观看。”

    冯君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要求还算合理,不过你茅山根本法门……有哪几样?”

    唐姬顿时语塞,良久才叹口气,“我茅山脉发展到今天……法门,缺失甚多。”

    冯君闻言,也郁闷地叹口气,这是完全能想像得到的。

    虽然末法时代灵气凋敝,天才地宝也匮乏了,但是茅山终究是出现过炼气修士,传承完整的话,不会数百年出不来个炼气期修者——天才虽然少见,但不可能断绝。

    所以可能性最大的是:茅山的传承不完整了。

    至于说毁于哪里?这个可能性就太多了,或者是刀兵战火,或者是道佛之争,甚或者毁于天灾……他也没兴趣去了解。

    所以他退而求其次,“这样吧,取出东西之后,咱们凭心而论,可以给我观看和抄录的,你不要阻拦就是。”

    他这要求已经很大度了,以唐姬的决断能力,很干脆地点头,“好的,不过此事我需要先向父亲汇报声,还望前辈海涵。”

    “哼,”冯君没好气地摆手,也懒得说话——本来就该你父亲亲自来的,结果他派了你过来,这不是耽误时间吗?

    总算是这个美女道士能做了相当的主,他才没有发作,否则的话,他真是有翻脸的心思。

    唐姬给她父亲打电话,结果对方不接电话,发微信也没反应——唐天师有微信,但般不怎么使用,就连他的威信公众号,也是小徒弟在打理。

    不过还好,老唐居然回了条短信,“开会呢,有要紧事?”

    他知道小女儿去郑阳,是替自己谈判去了,也明白事情不会小,但是……真那么重要吗?

    唐姬输了行字回复,“冯前辈断定,祖牌为储物法器,我想让他帮着取出其资源。”

    某省zheng府的会场内,前排名高冠道人猛地站了起来,“咣当”声,差点掀翻了桌子,桌子上的茶杯却是被打翻了。

    这道人须发皆白,但是皮肤色泽极好,面如冠玉,本上描述的那种有道高人,很容易让人心生信赖。

    唐王孙歉意地冲主席台笑笑,手捂着肚子,快步走出了会场——这次会议不得无故缺席,但是上厕所还是没人管的。

    唐天师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这刻他心潮澎湃,不是吧,祖牌竟然会是储物法器?

    身为脉的执掌,他知道的消息,比唐姬还要多,那位兴祖师是什么性情,做过些什么事,最后又是怎么陨落的,他都相当清楚。

    甚至前几任掌脉里,就有人提出了猜测,祖牌上很多花纹,会不会死祖师留下的藏宝图呢?兴祖师真的很在意茅山的传承,以其修为,也有能力为茅山留下后手。

    所以这个祖牌是储物法器,也符合唐王孙对兴祖师的定义。

    站在会场门口,唐王孙压低了声音打电话,再三交代唐姬,定要等到他到场,才能请对方开启储物法器。

    唐天师今年六十九了,年轻时也是风流倜傥的小道士枚,修为高深,所以娶过六个老婆,亲生子女十个,这个小女儿是他最宠爱的。

    但是这次,他难得地声色俱厉地发话,“午我赶不过去,国家宗jiao局的领导在,下午会议结束我就走,去了郑阳可以待两个小时,然后连夜上京城……必须得等到我去!”

    身为茅山掌脉,如此大事,他怎么能不在场呢?

    唐姬无奈地发话,“老爸,不是我不给你面子,问题是,冯前辈他们都已经把摄像机架好了……你能保证他不恼火吗?那可是大修士!”

    唐王孙顿时就像是被浇了盆凉水,是啊,那可是不把兴祖师放在眼里的大修士。

    他很清楚,兴祖师是正儿经的炼气修士,具体是什么境界……起码炼气初阶的巅峰,有极大的可能是炼气阶。

    反正在那个时代,他是道家诸脉之,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

    洛华庄园主人能使用储物法器,起码也是炼气期修为,人家还敢不把兴祖师放在眼里,证明有可能是出尘期。

    至于说传说的金丹期?唐王孙认为这不可能,千多年前,道佛两家诸多支脉,就致断言:世上再无金丹期。

    然而,就算人家不是金丹期,只要是出尘期,也有资格横扫整个华夏的修行界了。

    ——事实上,炼气初阶巅峰就基本够用了,如若不然,当初的兴祖师又怎么可能凭借个人之力,重振茅山的辉煌?

    想明白这个因果,他也只能颓然地叹口气,“姬,你可以跟他好好商量下嘛。”

    “没法好好商量,”唐姬也叹口气,“老爸你知道不?人家是等你来的,见到来的是我,黑着脸差点没让我进门,你可把我害苦了,我还得陪着笑脸——关键是人家有那实力。”

    你还真好意思抱怨!唐王孙也有点生气,“我让你穿得正式点再去,你说你穿的什么乱七糟的东西!”

    唐天师知道,自己的女儿是那种惊才绝艳类型的,小小年纪已经达到了“内视”修为,但正是因为走得太顺了,又是天师的女儿,她在茅山几乎看不起任何人。

    至于说不穿道袍,还把头发染得乱七糟,又骑着摩托飙车,也是她叛逆心理的种表现,同时不无炫耀之意——修道这点事,我随随便便就做了,还有时间玩别的。

    别看我打扮成这样,茅山有需要了,还得我来办事。

    唐姬之所以这副打扮出现在洛华庄园,那也是因为她觉得,自己能轻轻松松地解决了洛华的事——她也知道冯君是亿万富翁,但是她认为,自己没有必要穿上道袍去见此人。

    听到老爸的呵斥,唐姬也有点不好意思,这点上,她确实是失策了,但是她并不认为,自己穿身道袍,就能让冯君另眼相看——山门外等着十几个穿道袍的呢。

    其实,因为长期处在这种状态,她觉得自己更擅长类似的错位处理。

    所以她还是回答,“老爸,你才是掌脉天师,我只是你的女儿,这是最根本的问题,是对人家的不尊重……这跟我身上是什么装束无关。”

    唐王孙被顶得哑口无言,心说我也是有正经事,能去的话,我怎么会不去?

    然而,他被这个小女儿顶,也早就习惯了,所以他只能退而求其次,“那你们商量着来吧,不过……什么东西能让他看,什么东西不能让他看,这个定要我来拍板。”

    这个要求其实也不地道,合着你不来,从储物法器里取出来的东西就不能动?

    但是唐姬处理这种场面,就轻车熟路了,她含含糊糊地回答,“这是当然的,您记得快点赶来就是了。”

    其实她早就想好了,只要她能做主的,马上就可以处理,才不会等老爸的吩咐。

    这也是她的惯例了,凡是她负责的事情,先斩后奏是常态,哪怕有少许的不合适,大不了挨老爸顿骂而已——反正我已经做了。

    也正是因为她有这种担当,她才会以非主流的形象,在茅山弟子拥有这么高的威望。

    没错,小天师可不只是靠修为服人的!

    放下电话之后,她有点期待:祖牌里面会有些什么东西呢?

    (三更到,求保底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