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群情鼎沸(三更求月票)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排长廊,圈住的是大名鼎鼎的金坛华阳之天,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不寻常的地方。

    事实上,第洞天从来也就不是个险峻的场所,整个茅山的高度,也才海拔三百多米。

    举个栗子,上世纪外敌入寇,就曾经来过这里,四下看了看,最后不屑地表示:什么狗屁洞天,其实就是群野人住的地方。

    然而就是那句话,山河之固,在德不在险,而洞天也是如此,有仙有灵气,才是洞天。

    洞天之,还有比茅山更低的山,比如说“大有空明之天”所在的委羽山,海拔还不足百米,但人家是排名第二的委羽洞府。

    简而言之,茅山重开了句曲洞府,众人也感受到了其的灵气,但是区区道长廊,想要隔离开洞天和凡俗,恐怕还是不太够。

    不过怎么说呢?十大洞天终究是名声在外,茅山也是从来没有断过的上古传承,谁也不知道,他们手上还有什么强大的底牌没有。

    所以来的这千多名贵宾,也就是在长廊之外游弋,有人聚集在起聊天,也有人打坐感受灵气的变化,更有不少人拿出相机来拍摄。

    茅山是禁止别人拍摄的,也准备了些干扰摄影的设备,为了防止大家太过抵触,于是又有弟子走上前,组织大家结队进入长廊内部参观。

    不过就算进入长廊内部,也不可能太深入,差不多让来人知道,这洞天里确实有玄奥,不是我们自吹自赞的就够了。

    这些人里,能感受到灵气的,可不止三五个人,怕不有三五十人,甚至有人当场就想打坐修炼,却被茅山弟子制止了。

    当大家确定,句曲洞府果然是重开了,而不是宣传的噱头之后,很多人再次围到了唐王孙旁边,问茅山到底是得了什么机缘——毕竟大家都知道,此刻是末法时代了。

    唐天师当然会说,这是我茅山的祖师爷遗泽,眼下升平日久,国泰民安,我们觉得,重开洞天的条件成熟了。

    这种扯淡的话,肯定不能让大家满意,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么聊斋?王屋小有清虚之天的郑经主直接表示,“这是聚灵阵,没问题吧?我只想问句,唐天师的灵石从何而来?”

    唐王孙欺负王屋洞府的名声不好,索性直接顶了回去,“是不是用到灵石,那是我茅山的秘密,你王屋数百年来阵法直在维系,我茅山问过你灵石来自哪里吗?”

    “唐天师你这是哪里话,”郑经主黑着脸发话,“我王屋阵法失传已经近千年,你纯粹是以讹传讹!”

    当然,他的话也没什么人信,毕竟王屋哭穷都几百年了,但是时不时就能蹦出个水准之上的修者来。

    然后又有个白眉道长发话了,“唐天师,据说茅山是打开了先人的储物法宝,才得了聚灵阵,又有灵石无数……所以你们才重启了洞天?”

    泥煤的灵石无数!唐王孙很想狠狠地给这货耳光,你丫实在是用心恶毒。

    政府都说了,信谣传谣要负法律责任,你凭什么就敢来这么信口开河?

    不过看清楚对方面容之后,他只能将动手的心思压下,因为……这是终南山的秋道长,好像跟太白山的玄德洞天还有些关碍。

    玄德洞天只是三十六小洞天之,按说比不上十大洞天,但是终南系的修道者太多了,影响力巨大,相互之间关联也很多。

    虽然这些支派,未必会同心协力,也有可能是“异端比异教徒更可恶”,但是不可否认,终南山在修道者的名气实在太大了。

    所以唐天师强压怒火,冷冷笑,“哪里来的灵石无数?你重阳宫子孙众多,桃李满天下,不知有多少灵石?”

    “贫道可不是全真门下,”秋道长笑嘻嘻地回答,“全真重师徒,我这孤魂野鬼,他们不收,我就是想知道,从哪里能获得灵石。”

    唐天师冲他微微笑,“我们这个聚灵阵啊,是使用核动力的……西屋公司,你知道不?”

    “唐天师你这么说话就没意思了,”个年道士出声了,“谁不知道,你们重开了储物法宝,得了最少四块灵石?”

    唐王孙看这货,心里就是凉,这是龙凤山的传人啊。

    龙凤山的张天师这次没有来,人家虽然道统时间不算长,但终究是多次被朝廷册封的天师,逼格比较高,笑傲这些孤魂野鬼。

    不过,只要张天师没来,唐王孙就不惧,但现在的问题是,人家知道了,他得了最少四块灵石——我们出了个叛徒!

    其实吧,这种事也是难免的,茅山虽然落魄,依旧称得上是家大业大,弟子里出现些不肖之徒,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所幸的是,还没有人说“三十块灵石”的事情,要不然,唐王孙就真的想杀人了。

    反正这个时候,否认是很没有必要的,他可以想像得到,只要自己否认,对方就能拿出证据——因为天师的称号,茅山和龙凤山不对眼,已经很多年了。

    才否认,就被对方打脸,唐王孙不喜欢这样的待遇——茅山不愿像王屋样,自绝于大众。

    事实上,他这次高调重开句曲洞府,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在重塑茅山形象的同时,要通过坦诚的交流,解决茅山可能面临的后患。

    所以他淡淡地表示,“茅山是否重开了储物法宝或者法器,是否有灵石,有多少块灵石,都是我茅山自己的事,你既然说了重开,那自是我茅山祖师的遗泽,与你并无关系。”

    龙凤山的道士却是冷冷笑,“末法时代,灵气凋敝道法不兴,你茅山的机缘,却也是普天下修道者的喜事,唐掌脉如此敝帚自珍,只知道向道友们炫耀,岂不是令同道齿冷?”

    这次,他连“天师”都不叫了,直接称呼对方为“掌脉”。

    “呵呵,”旁边传来声冷笑,却是名年轻的道姑,原来是向非主流的小天师唐姬,在这种重大庆典上,居然穿上了道袍。

    她看着对方,不以为意地发话,“我茅山祖师为后人留下的馈赠,茅山弟子知道即可,张天师留下遗泽无数,龙凤山向其他道友通报了吗?”

    这话差点没把年道士噎死,龙凤山的道统现在确实牛叉,但那是无形资产上比较牛,好吧,历代祖师也确实留下了不少好东西,但那都是量入为出精打细算积攒下的。

    像茅山这样,猛地得到了大笔财富,却是没有的。

    甚至在上世纪“破四旧”的过程,龙凤山损失惨重,差点断绝了道统,现在能接续上道统,也耗费了不少资源。

    这是事实真相,但是要让龙凤山的人承认,历代祖师没有留下多少东西,他们也丢不起这人——尤其是在茅山道士的面前。

    要不说唐姬在茅山,能肆无忌惮地标新立异,还被人称为小天师,那真是有原因的,各项战斗指标都很高。

    年道士怔了好半天,才恼怒地甩袖子,“我只是看茅山重开金坛华阳之天,才替其他洞天的道友问声,龙凤山不靠洞天,道统也样延续,你既然这么说,倒是我多事了。”

    他原本也没指望,能用话激住茅山的家伙,两家关系原本就不和谐,他只是冲出来打个头阵,现在对方小女娃娃的话说得不好听,他就顺势退出。

    ——我已经成功地引出了话题,你们要是没人跟上,我龙凤山恕不奉陪!

    唐姬见他缩得快,正要猛打落水狗,不成想又有人出声了,“唐天师,请恕我冒昧,茅山此次开启祖师传承,真的有众多灵石吗?”

    问话的这位,身份也不简单,赫然是武当的名长老。

    相较龙凤山天师脉,武当才是时下道家的大热门,不过他们的口碑更多是在武术上,道术上面没有太多说法,反而是跟茅山的关系还不错。

    不过武当掌教跟茅山天师有点类似,业务非常繁忙,两人还是前阵研修班的同学。

    只可惜掌教甚至没有上完研修班,就被个国际间的化合作项目叫走了,研修班的老师对此也无可奈何。

    所以这次来参加句曲洞府重开大典的,是武当的个姓郭的长老。

    “众多那是谈不上,”唐王孙见是他发话,终于不再打马虎眼,正色回答,“总共只有四块灵石,而且灵气也都所剩无几。”

    这个消息,符合大家的情报,郭长老也不再说话,只是微微颔首。

    他问灵石,肯定是有想法的,只不过现在人多眼杂,不能表示出什么,只能等到没人的时候,双方私下沟通。

    王屋洞府的郑经主轻笑声,“只有四块灵石吗?我看未必,茅山舍得重开灵泉,泽及众生……这手笔不是般的大呢。”

    王屋的名声已经不行了,他们拉别人下水,自然也会不遗余力——在这个比烂的世界里,王屋烂点无所谓,只要有人比我们更烂,那就OK了。

    唐王孙不以为意地笑笑,“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三更到,召唤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