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戏精唐天师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屋郑经主所问的问题,其实是茅山上下仔细考虑过的。

    是否放出灵泉惠及众生,在茅山内部,都存在极大的争议。

    舍不得这点灵气,只是个方面,最关键的是,大家也想到了,我们这么放出去灵泉,别人肯定要想:只有四块灵石的话,你们不可能这么浪费啊。

    这是非常现实的问题,世俗界里,做慈善的人被别人盯上钱包,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反而是有成为常态的趋势。

    但是唐天师有自己的考量,他认为对于茅山而言,这是个难得的发展机遇。

    天下太平百姓富足,向道之人肯定会越来越多——起码在免税政策结束之前,应该是这样。

    而且从战略的延续性上讲,也是这样,他不敢保证自己还能活多久,但是在他之后,肯定是唐姬执掌茅山,所以眼下定下调子,起码未来五六十年内不会动摇。

    尤其还有个不好公然张扬的理由,那就是:茅山旦恢复了洞天,再提供灵泉,在道家的各大分支里,能骑绝尘,远远领先于其他人。

    在种种考虑下,茅山才做出了这个决定。

    不就是担心别人觊觎咱们的灵石吗?好像咱们不放灵泉水,别人就不觊觎灵石了?

    这道坎,总归是要过的,那么,坎高点或者低点,差别很大吗?

    大家都说要复兴茅山,要是连这点困难都没有勇气面对,也别说啥复兴了,洗洗回家睡吧。

    还有条更不好说出来的理由就是:茅山现在有潜在的盟友,洛华庄园庄主冯君!

    这么现成的个大修士,反正是要消费下了,为啥不能稍微消费得……过度点点?

    唐王孙已经做好了迎难而上的准备,不过既然发话的是王屋道士,他不怕说得尖酸些。

    要是换个同道发问,他起码不会硬邦邦地来句“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郑经主却也没有生气,这些年来,王屋听到的风凉话太多了,早就习以为常了。

    他不以为意地笑笑,“鸿鹄之志当然好了,不过那得有灵石支持呀,若是茅山能借我王屋两块灵石,王屋洞府愿倾力相助,助茅山扶摇直上九重天。”

    唐王孙嘴巴咧,好悬没笑出声,“借你两块灵石?”

    “又不是论道,没必要追究措辞的严谨嘛,”郑经主不以为然地回答。

    他既是经主,嘴皮子肯定差不了,“你茅山愿意卖的话,我王屋肯定不吝重金,只是事关灵石,若是贸然说重金相求,未免有点唐突不敬……这种困惑,我王屋也经常遇到。”

    看看,这就是经主的嘴皮子,轻描淡写地化解了对方的置疑,同时还不忘为自家开脱。

    “好了,不说那么多虚的了,”名女道姑沉声发话,她年约五旬体态丰腴,看上去像个邻家大妈,“我麻姑丹霞天想请回块灵石,唐天师只管开价便是。”

    麻姑丹霞天是三十六小洞天之,但是同时,又是七十二福地排名第十。

    丹霞天是丹道系,跟茅山的关系很普通,虽然是十方丛林,但般是关起门来自娱自乐,跟其他道家的瓜葛较少。

    女道姑想的也比较少,直接表示要灵石,不过总算还好,她起码说是“请灵石”。

    相较前几位,她的措辞已经算是相当客气了。

    这位道友……脑子里是不是全是浆糊?武当郭长老的嘴角抽动下。

    有什么需求,你可以私下里说嘛,这么公开地说出来,得……完蛋求的了。

    郭长老原本还想私下操作把呢,这下彻底没戏了,他恨得直咬牙。

    然而唐王孙心里暗笑,他直在等待的,就是这么个机会。

    茅山需要个冒失鬼,来挑起这个话头。

    所以他看眼对方,微微笑,并不回答。

    这笑,就是明显的纵容了,马上就有人跟进,“鬼谷脉,愿花重金求灵石两块。”

    有人奇怪地发话了,“贵玄司真天,也来人了?”

    贵玄司真天是三十六小洞天之,又称鬼谷山洞,近些年式微得很,据说道统已失。

    鬼谷脉的这位,并没有穿着道袍,就是身世俗装扮,他闻言面无表情地发话,“我是鬼谷脉真传,跟鬼谷山洞无关,祖师是老君座下玄微真人。”

    玄微真人是鬼谷子王禅的尊称,就是弟子个比个牛逼的那位,不过这位的道统,据说千年之前就断绝了。

    但是现在有人冒出来,说是他的传人,只能说这位的来头……好吧,就算是来头成谜,起码听起来是很有底气的样子。

    唐王孙听到这个名号,也是有点头大,心说怎么什么妖魔鬼怪都冒出来了?

    鬼谷子王禅哎,比三茅真君还要早的大能,估计也就只有传说的展上公能压他头了,但是……那不是信史,那个时候,茅山这里没准还是片沼泽呢。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就可以破局了,于是他微微笑,“真是抱歉,我茅山现在,就只有块灵石,剩下三块灵石,都在储物法器里,取不出来。”

    麻姑丹霞天的女道姑最为急躁,“那你取出来不就完了,这也是个事儿?”

    旁人闻言,都齐齐侧过头来看她,心说丹霞天果然是自娱自乐的典范。

    女道姑见到他们的反应,却是恼了,“你们都是什么表情,怎么,我说得不对?”

    “你说得何止不对,”终南山的秋道长出声了,“丹霞天没有储物法器吗?”

    女道姑闻言,狠狠地瞪他眼。

    你这是什么表情?秋道长正在疑惑,只听对方说道,“我家最后件储物法器,早在百年前,就被人掳走了,就是你终南道士干的!”

    这尼玛才叫冤枉!秋道长苦恼地摸额头,“道友,终南的道友很多……现在是信息时代了,你这么随便开地图炮,很容易招黑的。”

    “我微博五十万粉丝!”女道姑白他眼,很不屑地发话,“都是铁粉,不是买来的粉,转发破十万轻轻松松,你信不信?”

    秋道长眉毛都白了,也是奔六张的主儿了,时髦的词儿会点,但是说圈粉啥的,纯粹懵得逼,转发量之类的就更不用说了。

    他想了想,决定不跟对方般见识,而是在自己熟悉的领域作战,“招黑什么的,就不说了,从储物法器里存取物品,需要有大fa力的大修士才可以……道友可是明白了?”

    “大修士?”邻家大妈的道姑脸错愕,怔了半天,才拍额头,“这末法时代,还会有炼气大修士?不可能吧?”

    “呵呵,”秋道长笑笑,脸上副“你真是少见多怪”的表情。

    王屋的郑经主却是波澜不惊地发话,“这种大修士,有若神龙见首不见尾,谁又敢说就没有了呢?”

    武当山郭长老见自家的算盘落空,索性再次出声了,“不知唐天师如何联系到这位大修士的,还请方便的时候引见下,我武当定有重谢。”

    “同是修道人,说重谢什么的就见外了,”唐王孙微笑着发话。

    他原本就是仙风道骨形象极佳,再配上这笑容,真的是异常和蔼可亲,十足的得道高人范儿,“只是那位前辈心向道,心无杂念,这引见之事,我却也不好打包票。”

    他刚说完,王屋山的郑经主就冷哼声,“切,不好打包票……就这还说什么不用重谢?唐天师,我记得你以前不这样的。”

    王屋跟茅山的矛盾,其实没有那么大,但是王屋执意要拉着茅山比烂了,所以他就个劲儿地说大实话。

    “郑道友你这话,真的不合适,”唐王孙收起笑容,正色发话。

    他的眉间,隐隐带着丝忧虑,“你如此攻讦茅山,我是无所谓的,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罢了,但是你若是认为,那位前辈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见到的……你确定,自己是在代表王屋说话?”

    郑经主顿时语塞,心里禁不住暗骂唐王孙无耻——你不扯虎皮做大旗会死吗?

    他怎么敢对个大修士不敬?甚至连这个念头都不敢有,大修士必然是有大神通的。

    旁边的众人听到这话,暗骂唐王孙无耻之余,心里也生出了警惕:看来那位大修士,还是不要随便接触的好。

    其实在此之前,就有些人知道,茅山的机缘,可能跟郑阳的洛华庄园有关,茅山弟子在洛华庄园门口,很是纠缠了些时日,然后不久,就有了金坛华阳之天重开。

    要说这两者没有丝毫的关系,估计没有人相信。

    甚至还有人已经打算好了,此间事了,就要往郑阳行,去洛华庄园走遭。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唐天师提醒大家:大修者,不定像我这么好说话。

    那么,大家找上门去,万真的惹恼了对方,那可就没意思了。

    冯君听到这里,也禁不住暗暗点头:这唐王孙的难缠程度,真的丝毫不逊色于他女儿。

    茅山连着出两位这样的天师,也是合该兴旺。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