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 又见张弘飞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钱两人并不把洛华庄园放在眼里,但是“战略上忽视,战术上重视”,他们还是懂的。

    所以在进入庄园之前,他们先仔细打探了洛华庄园的情况。

    两人打听的渠道不少,除了修者里的好友,还跟些参加过大典的人旁敲侧击地了解了很多,又在郑阳市打探了阵,前后花了七天时间。

    说实话,他们是越打听越心惊,合着洛华庄园在世俗界的势力也不容小觑。

    当然,这并没有影响他们出手的决心,只不过,原本他们还想去冯君的老家了解下情况,直到郑阳下了这场雨夹雪。

    雨夹雪的天气,有利于夜间潜入,如果他们放弃这次机会,随着天气日渐寒冷,下次估计就是纯粹的降雪了,反而会影响行动。

    当然,他们这次行动,也谈不上仓促,只是没有完全、彻底地了解对手。

    但是洛华庄园里的情况,他们也摸得七七了,事实上,他们已经弄到了精确的卫星图——做到这点并不难。

    别的不说,去找林业局的人,就完全搞得出来,当然,农业局、水利局之类的也可以,而且很多地图的现场勘测,是外包给了劳务公司,想要得到相关资料,就更简单了。

    通过对地图的分析,他们发现了山谷里那片青翠的竹林,认为那里定有异常。

    不过,他们终究还是小看了庄园的安保力量。

    他们选择的进入点,是段陡峭的岩石,在此处,洛华庄园也装有摄像头,但是没有报警器,而且老钱第个上来之后,就剪断了摄像头的线。

    但是在进入山谷之前,甚至是在进入那团白雾之前,他们被发现了。

    两人虽然说是战略上鄙视洛华庄园,但是也非常清楚,这个庄园的力量有多么恐怖,绝对是他俩强攻不下来的,所以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至于说对拦路的人略施薄惩,那只是不想让后来者肆无忌惮地追击——如果不出手的话,别人就不会忌惮他俩,会增加他俩离开的难度。

    冯君对这种无耻的逻辑,是相当地无语——合着我们追你,还是错了?

    但是他也懒得跟对方争辩,都是要死的人了,还叫什么真?

    于是他沉声发话,“最后个问题,谁是指使者?”

    最后个问题?老钱虽然心里有了准备,但是真正面对生死之间的大恐怖时,还是忍不住软了,“冯前辈,你听我说,我是接受了双重指示,重是国家,重是青城……”

    “你少跟我扯这个淡,”冯君摆手,不怒而威地发话,“无非就是被收编了的,张口闭口跟我谈国家?你猜猜,我要认真的话,国家保得住你家老小不?”

    他最近跟杨玉欣接触很多,对于很多事情也有了认知,那些动不动就打着国家旗号的主儿……算了,这些细节还是略过好了。

    反正很多部门认为,部门利益就代表国家利益,其实这真的是很扯淡。

    老钱见这货油盐不进,该明白的也都明白,无法忽悠,只能慢吞吞地交待,说我们原本是想搞明白,为什么会忽然冒出来个大修者,跟洛华庄园有什么关系……

    说着说着,他猛地发现,有车辆在公路上经过,忍不住出声大喊,“救……”

    不等他喊完,冯君伸手,直接将人送进了手机空间里。

    不管是不是无关部门的人,只要是把主意打到了他父母身上的,就该死!

    然后冯君发力,直接蹿上了近百米的高空,冲着洛华庄园电射而去,瞬间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夜空。

    等他回来之后,知道另个家伙果然是进了氤氲困阵,于是吩咐声,“好了,关灯吧,继续睡觉。”

    这时候,两个门卫也醒了,在对讲机里使劲儿辩解,“冯总,我们真没见人进来,有录像可以作证……您可以来检查。”

    “行了,”冯君不以为然地发话,“你俩就是看门的,只要人不是从你们责任范围内进出的,就没必要担心那么多……好了,我还要看看谁受伤了。”

    受伤的工人,是庄园里老批的工人,还是前任主人李宁留下来的,姓钱的那厮掌,将他的肋骨打折了六七根,肺部也出血了,咳血不止。

    冯君为他做了简单的处理,表示这种跌打损伤,你不用去医院,我就治得了。

    而且正像大家想的那样,冯总表示,要奖励你五万,月薪也提高到万。

    后半夜,雨雪停了,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漫山遍野都是湿润的土地,空气也湿漉漉的。

    庄园里昨天进贼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不过那俩贼最后到底怎么了,没有人关心。

    敢来洛华庄园偷东西的,估计就不会有好下场。

    不过张采歆对于进入氤氲困阵的盗贼,相当地感兴趣,她甚至放弃了在竹林的修炼,来找冯君,“这人在困阵里能坚持多久?”

    冯君其实很愿意跟别人讨论阵法,他的阵法知识全是靠自己步步摸索出来的,不管是跟别人沟通交流,还是炫耀卖弄,他都有很强的欲wang。

    不过看到来问的是张采歆,他还是有点点奇怪,“坚持多久不好说,不过他再这么折腾下去,饿也饿死他了……你怎么没去修炼?”

    张采歆的下巴微微扬,神气地回答,“庄园里的事,你懂的我都要懂……你当初也说过,我是你见过的人里,最合适修仙的。”

    “这话我说过,”冯君笑着点点头,心里默默地补充句——我是说,除了我之外。

    然后,他就意识到件事情,“我说,你不会把庄园看成是你自己的了吧?”

    张采歆先是怔,然后很干脆地点头,“你不在的时候,庄园里肯定是该我做主。”

    冯君忍不住笑了起来,“听起来有点像女主人的意思,不过呢,这个不行的……你姐和梅老师,她俩才是女主人呀。”

    “她俩能做到的,我都能做,”张采歆快速地回答,她的眼皮下垂,不敢看他,但是她还是勇敢地发话,“我比她俩强,不管从哪方面讲。”

    “哈哈,”冯君笑了起来,看到她欲语还休的样子,他觉得十分可爱,“万事都强过别人,这是强迫症,也是不可能的……起码人家好风景能从储物法器里存取东西,你行吗?”

    “我很快就炼气期了,”张采歆抬起头,鼓足勇气看着他,但是抹红晕自她脖颈处升起,很快就弥漫到了脸颊。

    然而,看得出来,她是很认真的,“梅老师的特长,很快就不会是她独有的了,我才是最合适你的……为什么不试试呢?”

    冯君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索性撩下,“试试……包括床上吗?”

    “你本来不就是想把我骗到床上吗?”张采歆的脸越发地红了,往日里她说些荤话,倒也不至于这么局促,现在之所以表现成这样,是因为她认真了,“我会比别人都好。”

    冯君无奈地摸额头,“好吧,我这人思想确实不是很健康,但还是那个问题,你如果跟我好,你姐姐怎么办?”

    张采歆所有的勇气,瞬间泄掉了,脸色也在极短的时间里,恢复了正常,她勉力笑笑,“好吧,我……其实是跟你开玩笑的。”

    “但是我当真了,”冯君邪魅笑,“你说的,你比别人都好……听得我心里痒痒的。”

    “吹牛而已,”张采歆耷拉着眼皮,不去看他,“反正你没胆子试的。”

    “我对你的将来,有安排的,”冯君终于正色发话,然后轻咳声,“说点别的好了……你大早过来,不是为了跟我说这个吧?”

    有安排就好!张采歆听得心里又是喜,说实话,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忍让姐姐和梅主任了——我的男人,借给你们用了这么久,你们该知足了!

    开心了阵,她才想起来他的问题,“我是想问你下,困在阵里的人,电子设备真的就完全屏蔽了吗?咱们该不该拿个干扰器过来?”

    冯君思索下,如果对方真的是国家力量的外围,没准还真有传递出消息的途径。

    但是最终,他还是缓缓摇头,“应该是完全屏蔽了,不过,屏蔽不了也无所谓,咱们现在是在试验阵法,能找出阵法的缺陷,不是件很好的事情吗?”

    张采歆就最喜欢看他这种成竹在胸的样子——天大的事情,在他的眼里也是平常。

    每个怀春少女,总少不了英雄情怀,就像每个英豪少年,都怀有颗拯救世界的心。

    所以她微笑着点头,“我就是提醒你下,你能想到,这就很好。”

    她没有注意到,在不远处的棵松树后,杨玉欣正默默地看着他俩,脸色有点微微发白。

    不过冯君的牛皮,似乎也稍微吹得大了点。

    在两个小时之后,辆警车来到了洛华庄园门口。

    来的是白杏镇派chu所的副所长张弘飞,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绝对不愿意来这里。

    但是他不得不硬着头皮跟门岗打个招呼,“我们接到报案,昨晚附近有上通缉犯出现。”

    (老父亲今天手术,定时更新,风笑陪护去了,月票的事情,就交给大家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