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进退有据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洛华庄园的门岗,现在是久经考验,区区的派chu所副所长,已经吓不到他们了。

    高门岗笑嘻嘻地答话,“上通缉犯?这个好啊……可以挣悬赏了吧?”

    张所长恨不得将这俩惫懒家伙拿下来,带回派chu所慢慢整治,区区的两个保安,什么时候也能在我面前这么得瑟了?

    当然,他也只能想想而已,跟洛华庄园沾边的,他都不想招惹,也没胆子招惹——庄园的神异越传越甚,除了乌大王之外,新近还增加了茅山道士铩羽而归的传说。

    这或者有以讹传讹的可能,但是张所长的亲身经历告诉他:任何匪夷所思的事情,搁在洛华庄园这里,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他笑着发话,“不开玩笑,真的有人举报了,我们在四处抓捕,麻烦你二位跟冯总说声,看能不能进入洛华庄园看看?”

    跟着张所长来的这位,是今年新分配来的小警察,还是见习期呢,他也听说了,洛华庄园的神异很灵验,但是看到副所长这么低声下气的说话,心里还真是有点不服气。

    年轻人嘛,谁还能没点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儿?

    高门岗正色拒绝了,“这个……我们真不好跟冯总说,张所长您也不是没有他的电话,直接联系就好了,何必让我们为难?”

    张所长哪里有胆子联系冯君?再给他个胆子也不够用。

    所以他只能苦笑着,继续苦苦哀求,“真的,通缉犯……杀了好几个人,我们也是不想让洛华庄园陷入麻烦,兄弟你帮忙通报声。”

    矮门岗忍不住了,他是洛华庄园的有功之臣,深得冯总赏识,自家哥哥的卧床多年,都是冯总出手治好的,他的眼里根本没有什么副所长,所长来了也车几把淡。

    他大声发话,“少来了,你敢说,你不是想进庄园吗?”

    这话还真的说对了,张所长最为难的就是,上面领导要求,要在附近仔细排查,不放过任何可能藏人的地方,洛华庄园这么大,可以藏人的地方数不胜数,当然也是排查的对象。

    但是当地派出所的人都知道,这个庄园里的人有多难惹,然后就有人想起,副所长张弘飞此前跟洛华庄园接触过,所以要他来打个招呼。

    张所长心里有无数MMP要讲,但是级级压下来,他不来也不行,总算是他给自己争取了些条件——我可以负责试探下口风,但是不保证成功。

    事实上,做为个积年的老干警,他心里有点怀疑,看这次的架势,未必就是单纯地查找通缉犯——很可能还会有些别的说法。

    至于说他为什么会这么想?没有为什么,只有两个字:直觉!

    当然,他也不会因为有了这种感觉,就好奇地去打探究竟——在这个体制里,好奇心太强,并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也是因为有了这种感觉,他打算努力去完成上面交待的任务。

    这种事情里,如果立下功劳,很可能得到极为丰厚的回报。

    不成想这番心思,被矮门岗直接喊破了。

    张所长正在羞愧,跟他来的小警察生气了,“就算我们进你们庄园,也是想抓捕通缉犯,你个小小的门岗,别不知道好歹成不?”

    “呦呵,”矮门岗还真的意外了,他似笑非笑地打量对方两眼,“你新来的吧?”

    “新来的就怎么了?”小警察越发地呛了,“新来的我也是警察,不是保安!”

    “我懒得理你,”矮门岗摆手,大喇喇地发话,“我们庄园里的监控,比你们想像的要多得多,抓通缉犯啥的我们不懂,但是我敢保证,他不可能藏进洛华庄园。”

    “嗤,还真敢说,”小警察不屑地冷哼声,“你知道洛华庄园有多大吗?有六千多亩地!”

    “好了小刘,”张所长打断了下属的话,又出声发问,“老白,你们庄园,昨晚有什么事儿发生没有?”

    “没有,”矮门岗直接摇头否认,“昨晚天气不好,大家睡得都很舒服。”

    冯总没说,昨晚的事情不得宣扬,但是身为个高薪打工者,要是连这点维护的意识都没有,那还真对不起冯总开出的万五的月薪了。

    ——你们能查到昨晚的事,那是你们的本事,反正这话不会从我嘴里说出来。

    他否认得很干脆,但张弘飞是从基层干起来的警察,经验十分丰富,下意识地就感觉出了异常——这厮没有说实话!

    然而,就算有这种直觉,他依旧不能把对方怎么样,因为他现在,走的就不是办案程序。

    如果遇上的是普通老百姓,他可能会威吓两句,比如“你知道欺骗警察的后果吗”之类的话,来诈出实情,但是,他怎么有胆子去诈洛华庄园的人?

    所以他只能深深地看眼矮门岗,“老白,无非是让你呼叫下冯总,你真不给个面子?”

    “你这话说的,”矮门岗看他眼,“你肯定知道你们市局局长的电话,来,你拨个给我看?”

    “你还真没得比了,”小警察又不干了,市局老大的电话,那是能随便拨的吗?

    不过不等他继续说话,张所长冷哼声,“小刘你闭嘴,冯总也是大人物,比起咱们老大……也点不差。”

    两人死活没有说动门岗,却又不能这么离开——如果冯君不答应也就算了,如果连人都没见到,算怎么回事?

    张所长想出个磨人的法子,你不帮着通知是吧?那我们在门口等!

    刚下过雨夹雪,天气不是很冷,不过站得久了,还真是有点冻人,两人回到警车里,边打开热风取暖,边点起烟来抽。

    小警察兀自愤愤不平,“个破保安,也不知道得瑟什么,张所你还是太好说话了。”

    “你懂什么?”张所长知道小刘跟所长走得近,般懒得指点丫,但是这时候不点拨不行啊,总不能让这个愣头青把自己也带进去,“我知道冯总的电话,都不敢给他打。”

    小警察顿时就无语了——在你眼里,这还真是跟市局老大个待遇了?

    抽了根烟,张弘飞摸出个保温杯来,打开车门倒掉里面的隔夜茶水,又打开茶叶桶,捻了两撮茶叶进去,端着杯子走向山门,“老白,麻烦打点开水。”

    只要他不进山门,矮门岗还是很好说话的,他提出个暖壶来,甚至让张所长先洗洗茶,“我看他们喝茶,都会洗茶,说是茶叶晾晒的时候,可能有些灰尘。”

    不过张所长没想到的是,他端着热乎乎的茶水喝的时候,矮门岗偷偷将情况汇报给了冯君,“……嗯,没错,他俩现在还在门口等着。”

    “那就让他们等着好了,”冯君压了电话,眉头又是微微皱。

    附近出现了通缉犯?他觉得这件事,似乎有点巧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对方既然不进庄园,显然还是有所忌惮的。

    于是他在对讲机里呼叫下,说明门口的情况,“……如果没有必要的话,就暂时不用出去了,省得被他们纠缠上。”

    接下来的整天时间,洛华庄园里没有个要紧的人物出门,就连好风景都打电话给单位请假了——路况不好,我的车被撞了,要去修理。

    事实上,不止是路况不太好,天气也不太好,虽然没有继续下雨或者下雪,天却直在阴着,仿佛在憋着什么大招。

    张弘飞倒是等到了几辆出门的车,但都是工人们进出,采买食物之类的,也有几辆车是从外面来的,然后又离开了——比如说盛唐建筑的少东家吴利民。

    张所长也不着急,等不到人就直耗着呗,正好不用回所里,面对那些琐碎的事情。

    要是谁觉得,他有怠工嫌疑的话,可以来接替他的任务嘛。

    直等到晚上五点五十,他才驱车离开洛华庄园——回了单位就可以下班了。

    不过当天夜里,杨玉欣又来找冯君,脸色有点凝重,“昨天你出去追人,那人最后怎样了?”

    冯君摇摇头,“没追上,怎么了?”

    杨玉欣却是没想到,他会连自己也骗——她是很少骗人的,总觉得到了他们这个层面,有啥说啥就好,就算有不方便之处,大不了含糊其辞就是,没必要信口开河。

    就算冯君说把对方杀了,她也不会觉得有多么意外,只要处理好手续手尾,不算多大事。

    听他这么说,她就微微点头,“哦,那就好,听说昨天晚上来的两人,是受了招安的。”

    冯君看她眼,讶异地发问,“你听谁说的?”

    “家里有人给我打电话问了,”杨玉欣不会胡说,最多就是含糊其辞,“这两人在来了洛华之后失踪了,虽然他们是受青城委派,但同时还会传递些消息。”

    冯君点点头,心说怪不得张弘飞在庄园门口守了天,但又没胆子进来——这种事情,根本无法宣之于口。

    想来那姓钱的二人,是拿了青城的钱,顺便跟官府通气,果然是踩得脚好钢丝。

    念及此处,他有个问题脱口而出,“这些鸡鸣狗盗的家伙……zheng府也信得过?”

    杨玉欣怔怔,然后微微笑,“总比没有强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