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嫉妒之心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朱岳福挂了电话之后,心里隐隐生出些不好的感觉来。

    他知道冯君不是富二代,这不仅仅是从面相上看出来的,他甚至知道冯君家里不少事。

    对很多人来说,冯君的崛起是个谜团,朱岳福自己的第桶金也不能跟外人说,所以他理解,冯君为什么要隐瞒。

    但是他和冯君都不能隐瞒的是,两人在发家之前,都很穷困,所以其过程才会成谜。

    朱岳福没接触过冯君,但是他知道,这是个比自己还要有钱的富豪。

    这么个人,千里迢迢从郑阳赶到锦城,专程去家医院,说句“小时候我家就很有钱”——这特么的是什么画风,为了勾引我医院的前台吗?

    他愣了好阵,才黑着脸吩咐秘书声,“这个头像发给另外两个医院,让他们从监控里查下,出现过这个人没有。”

    民营企业就是这点好,老板发话,下面的结果很快就会被报上来,不存在监控失效、硬盘损坏之类的问题。

    很快地,调查结果就出来了,此人在肛肠和鼻炎两家医院,都出现过,连衣服都没有换,身边陪着的,也始终是那个美艳的女人。

    这两家医院的员工,甚至附送来了截图和视频剪辑。

    朱岳福看完传送过来的内容,坐在那里愣了足足分多钟,才轻声吐出两个字来,“卧槽……”

    不用说了,他被冯君盯上了,人家大摇大摆地从郑阳赶过来,是示威来了。

    而且看这架势,恐怕还不仅仅是示威这么简单。

    朱岳福想了好阵,抬手又拨出个电话去,“沈总你好,忙啥呢?”

    沈光明是家装潢公司的老板,也是峨眉的信徒,锦城市最大的武术学校“峨眉武校”,就是沈总的弟弟沈友明开的,武校的指导里,有特邀的峨眉、嵩山等地武僧。

    沈总跟朱岳福样,佛道都信,不过更偏重于佛家,大概就是七三分的比例。

    但是沈总用风水气运赚钱,还早于朱董事长。

    他开的是装潢公司,这年头只要是搞装潢的,都要讲点布局,这就涉及到了风水气运。

    在大家的眼,风水气运属于玄学,但事实上,它是有定根据和道理的,为啥华夏国的正房都是面南背北?因为华夏国位于北半球,再往北还有西伯利亚冻土带。

    面南背北就是冬暖夏凉,冬天太阳斜射,能进了屋子,夏天阳光进不来。

    如果华夏国位于南半球,那恐怕面北向南才能叫正房了。

    风水是有科学性的,但是标准不是统的,甚至在不同的朝代,风水遵循的理论都不尽相同,这也是考古学家很容易转职摸金校尉的原因。

    根据不同朝代的风水习惯,就能挖出埋在风水宝地的墓穴,在没挖之前,就能知道那是哪个朝代的墓穴。

    扯这么多不是为了注水,而是说,现在的风水师,基本上不存在谁能说服谁的问题,除了些公认的标准,细节上,大家对风水可以说是各执词。

    沈光明的公司为人做设计的时候,会设计些风水局,也能让客户不明觉厉,觉得他们很专业。

    但是别的装潢公司也会啊,哪怕以前不会,丢上几个项目,也就明白了——必须懂风水。

    如此来,问题又来了,同个项目竞标,两家公司设计的风水局不样,那么,谁的更科学点?

    客户最终只能选择家来做,出局的那家肯定不高兴,诋毁对手的风水局就是必然了。

    沈光明引入了青城派做奥援,说我的风水局,是青城认可——甚至就是青城的大师所为。

    在很多风水“名家”嘴里,青城派驱邪抓鬼还可以,看风水真不行,比不上我这千年的传承,我这是术业有专攻的。

    这话有人信,但是对更多人来说,在锦城周边,青城派是道家最大的山头。

    名头大,自然影响力也大,哪怕是连混社团的都知道,拳头大的,说话声音就大。

    所以沈光明引青城为奥援,还真是步好棋,除了遇到脑子特别轴的业主,般来说,只要他搬出“我有青城的大师帮忙设计风水”,就是妥妥的加分项。

    有他在前面带头,现在的锦城市里,也有不少装潢公司,借用了青城的名头,甚至还有个别公司,真的跟青城某些大师交好。

    不过毫无疑问,在众多装潢公司里,沈光明才是公认的青城山风水的第代言人。

    当然,装修房屋,风水设计不是唯因素,甚至可能不是主要因素,但是沈光明拥有这样的优势,公司年多挣几千万没有问题。

    至于他分润给青城多少,那是他的事——事实上,青城也倚仗他打响名头,这是双赢的合作,未必会分走他多少钱。

    跟沈光明相比,朱岳福不但赚得少,靠青城赚到的钱,比例也更少。

    令朱董事长有点不平衡的是,沈总玩风水,除了打青城的招牌,着了急也用峨眉的手段。

    比如说,装修的时候,会遇到镇压煞气的需求,般来说挂把桃木剑之类的,不但能起了作用,古香古色的也挺美观。

    但是有的业主会要求,说我不信道,或者说,看到桃木剑,大家就会想到鬼,这个不好。

    无所谓呀!沈总提供别的选择,给你根棒球棒挂在墙上,显得你是热爱运动之人——其实这是峨眉大师开了光的,是韦陀杵,传说的降魔杵。

    什么,你嫌挂个棒球棒太二?还可以摆花瓶,那是观世音菩萨的玉净瓶,开了光的……

    反正朱岳福觉得,自己是佛道兼修,而沈光明更偏向于佛家点,却是靠着道门赚得更多,这种差别,令朱总有点不太满意。

    好吧,满意不满意的也不是重点,重点是,朱董事长知道,自己出了十万资助那两名好汉去郑阳,而沈总拿出了二十万!

    现在他的医院被人关注了,他就想知道,沈总的装潢公司遇到什么问题没有。

    电话响了好几声,沈总才在那边接了起来,“老朱啊,今儿这么闲,居然联系我?”

    顿了顿,他才又说句,“我在峨眉山呢,这边景区跟大师们有些争议,嗯嗯,还是卫生费用的问题……我帮着协调下。”

    “你真是热心,”朱岳福干笑声,“啥时候回锦城,起坐坐?”

    在他和沈光明的交往,他是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所以他不能主动提起冯君来锦城的事,要不然,倒好像他是要找个主心骨似的。

    再说了,人家在峨眉山,他说什么青城的话题?

    “哎呀,时半会儿不好说,”沈光明对朱董事长很客气,毕竟两人都是生意人不说,也都是佛道双修,算是师兄弟,但是他这客套的语气里,多少有点矜持的感觉。

    “明天要去青城走趟,送下龙凤山张天师的弟子……你来不来?”

    朱岳福听,这货对冯君的到来懵然不知,而且还积极地在佛道两家活动,他也没了说话的心思,“估计去不了,工商税务联合调查组明天找我谈话……年底了,你也知道。”

    “让他们找你的经理谈就行了嘛,”沈光明的声音提高了些,“你是董事长啊,这种小事也要你来处理……养他们干什么吃的?”

    这话……其实有道理,朱岳福每年创造多少财富呢,工商税务之类的,没必要他来亲自接待——这些口子上出了问题,他再出马也不晚,正经是医疗卫生口的,他不能怠慢。

    不过朱董事长干笑声,“怎么说呢,态度端正点好。”

    挂了电话之后,他扬扬眉头,心说冯君到来,要找麻烦的话,肯定不可能只找我,甚至我都不算大头,沈总你明天去了青城,应该会有些消息,到时候我再做决定也不迟。

    朱岳福心里清楚,自己有点嫉妒沈光明,但是本来就不是很公平的待遇,他为什么要坦然接受?他又不欠对方什么,嫉妒下不行吗?

    正经是他心里提高了警惕,当天晚上根本没有回家住,而是找了两个朋友,去娱乐场所嗨皮去了,住宿也是在外面的宾馆,用的还不是自己的身份证。

    家里母老虎倒是打电话问了,不过他是真的有事,所以理直气壮地顶了回去,“我遇到大麻烦了,电话里没法说,回头再说吧……”

    他的戒备森严,倒是沈光明懵然不觉,根本不知道,自家的公司,下午被冯君拜访过。

    冯君是按图索骥来的,女警有点好奇,这冯先生来了锦城之后,为什么不去逛街,也不去名胜古迹游玩,但是杨玉欣却是明白了冯君的心意。

    上午的医院和下午的装潢公司,全部跟青城有关!

    冯君也不是只知道办事,不懂得享受的人,下午比较早就完成了该办的事情,接下来当然就是逛街吃小吃了——锦城的小吃,那是真的全国有名。

    不过这种事,就没必要叫上那个女警察小田了,杨玉欣对锦城的道路不太熟悉,有名的小吃,她可是门儿清。

    边逛街吃各种小吃,杨主任就边发问了,“要我出面,帮你收拾这两家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