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失火失窃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师兄就是青城派的掌门,而黑脸道人也是青城本支的堂主。

    青城的传承有点古怪,他们有上古传承,但是受益于天师道,很多人认为是天师道支。

    但事实上不是这样,天师道是正儿经的子孙庙,历代天师都姓张。

    可青城派是十方丛林,就连大名鼎鼎的天师洞,那也是十方丛林,别看有“天师”两个字,但是并不强调师徒传承,反而是道门大开,接纳天下道友。

    不过青城的旁支就很多了,里面良莠不齐。

    青城的掌门也就是监院,对冯君的印象也般,但是他执掌整个青城,还时不时地像唐王孙般,被人邀请去参加各种培训班,事务繁忙得很,顾不上跟冯君计较。

    真要计较的话,他最大的对头,是本省的峨眉山。

    青城和茅山之争,是道门十大洞天之争,茅山的金坛华阳之天位居十大洞天第,但是青城的宝仙九室之天,是十大洞天里排名第五。

    第洞天重启了,第五洞天没动静,这个……很不合适,也是诸多青城弟子不满的原因。

    但是对青城的掌门来说,茅山再牛逼,离咱们也很远,而峨眉山可是近在咫尺。

    离得越近,对信徒和香火的争夺就越激烈,这个毫无疑问。

    而且青城是道家的,峨眉山是佛家四大道场之,天生就是争夺信徒的关系。

    至于说在道门内部,茅山可能蹿到青城的头上,青城掌门还真不是很在意,在宝仙九室之天的上面,还有四个洞天呢,怎么看也轮不到青城先着急。

    最该着急对付茅山的,应该是王屋的小有清虚之天,王屋都不急,咱青城急个啥?

    难不成,你们都是吃了小有清虚之天的贿赂?

    但是他不急,有人急呀,尤其是茅山跟龙凤山业务有冲突,不对付得厉害,而龙凤山跟青城的渊源,不是般的深。

    像此次张天师来青城,固然是有别的事情,但是嘴上也起码提了十来次茅山。

    掌门并没有帮茅山说话的意思,但是他也不会傻到去为龙凤山火取栗。

    可是别人就不好说了——不是不好说,而是已经有人打着青城的旗号,开始对付茅山了。

    掌门并不确定,这件事情里,峨眉那帮家伙有没有掺乎,不过想来……以他们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肯定会暗地里煽风点火。

    但是掌门依旧没有管,只是默默地关注,哪怕是到了现在,他也是表示知道就够了。

    郑阳的人找过来了?那就找来好了。

    在对方没有对青城暴露出明显的敌意之前,青城会以不变应万变。

    不过掌门想了阵之后,决定还是给茅山的唐王孙打个电话……

    冯君三人离开了青城,但是他们到来的消息,还是在很短的时间就传遍了青城。

    龙凤山的人听这话,顿时跳脚不干了,张天师是今天有事,必须离开,但是弟子们很是留下几个。

    沈光明也听说了这消息,因为资助过前往郑阳的武者,他心里有点忐忑,先安排人给那二位打电话,结果打不通,他不得不打电话给朱岳福,通报下情况。

    朱岳福也是比较早得知了这个消息,说句实话,他对冯君敢公然前往青城,还是有些意外,接到沈光明的电话之后,他幽幽地叹口气,“沈总,我感觉人家是来寻仇的。”

    “寻仇……寻什么仇?”沈光明其实也有点慌张,他整天接触这些神神道道的东西,要说完全不相信超自然力量,那是不可能的,事实上,他更倾向于相信这些东西。

    茅山重开金坛华阳之天,他倒未必相信是真的,毕竟这年头假东西太多了,不过不少人都说郑阳那边有大机缘,他也不是完全当笑话看。

    现在,他资助的两名武林高手失联了,而郑阳人找到了青城山门,寻仇的概率很大。

    最让他心惊胆战的,其实是个问题——凭什么?郑阳的冯君凭什么就敢找上门来?

    朱岳福却是没理会他的狡辩——跟我说这话,有意思吗?

    他提出个建议,“我要是你,就先联系下钱大师他俩。”

    “我联系了啊,”沈光明苦恼地回答,“但是电话死活打不通,要不老朱你帮着联系下?”

    “你都打不通,那我就更打不通了,”朱岳福淡淡地回答。

    其实在昨天,他就打过那两位的电话了,而且隔会儿就拨次,却始终联系不上。

    不过他说得也没错,沈总跟那俩关系更近点,“沈总你可以联系他俩的家人和弟子嘛。”

    沈总也没自己出面联系,而是托人联系的。

    当他听说,这两人已经失联四五天了,真的是吓坏了,马上打电话给朱岳福——老朱,我觉得你说得对,那厮真有可能是来青城报复的。

    朱岳福存心坑他,说既然这样,你还在青城待着干啥?赶紧回锦城来啊。

    “我马上就到市区了,”沈光明跑得很快的,“老朱,最近咱们得低调了,我看这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最好窝在家里别出去。”

    劳资才不会窝在家里!朱岳福沉声回答,“好的,你也小心了。”

    他心里很清楚,冯君连他的三家医院都弄清楚了,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沈光明?

    他故意不提醒沈光明,也不是存心看热闹——朱董对沈总确实有点看不惯,可还不至于连这点情分都不讲,他是想通过沈光明的遭遇,搞清楚冯君的真实目的。

    不能正确判断对方的目的,就不能采取有效的应对手段,所以他只能坐看了。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当天晚上,是他的医院先出了问题。

    首先是肛肠医院的台发电机,离奇地起火燃烧,发现的时候已经烧得差不多了。

    紧接着,鼻炎医院传来了消息,两台大型贵重设备失窃。

    发电机起火,这不算太大事,而发电机虽然昂贵,但是比治疗鼻炎的专用手术设备,还是便宜了很多。

    肛肠医院那边,没有发现任何的线索,摄像头不知道受到了什么干扰,片雪花点之后,那火突然就着了起来。

    鼻炎医院基本也是如此,摄像头受到了干扰,但是能依稀分辨出来,在失窃之前,有个穿着长袍的身影闪。

    两台设备都不小,就算请人抬,也得六七个壮汉同心协力,还得小心不能磕碰。

    这么大两台设备,说不见就不见了,要知道,鼻炎医院大厅里有值班人员,院子的门口还门卫。

    医院院长想要报警,但是他必须先汇报给老板,让老板拿主意。

    朱岳福听这情况,脑子里就闪过四个字来,“储物法器”!

    在金坛华阳之天重启之前,储物法器只是个久远的传说,甚至可以说是神话时代的个代表,但是茅山的唐天师亲口承认,句曲洞府能够重开,就是因为打开了祖师的储物法器。

    甚至不少人在猜测,茅山结识的那位大修者,十有九也有储物法器。

    发生了这种事,朱岳福哪里还想不到,这是来自郑阳的报复?

    这件事也证明,郑阳的那位,确实是有储物法器在手的。

    不过这样的证明方式,朱岳福有点不太能接受,成本实在太高了点。

    然而更悲催的是,他还不能以这个为理由来报案——设备被储物法器带走了?怕是还没来得及立案,他就会被请到锦城市四医院做检查去了。

    而且旦报案,怕是会彻底激怒来自郑阳的那家伙。

    他正在犹豫,院长就在电话那边催了,“老板,您得抓紧时间做决定……电视上常演,破案是要讲时效性的。”

    去特么的吧,已经是这样了,朱岳福心横,“那就报案好了,实话实说,不要怕花钱,十万二十万,你去跟王会计拿好了,跟警方说,咱们要不惜切代价,抓住小偷!”

    朱岳福不是锦城本地人,但是在这里经营多年,经过了不少事,也认识不少警察,他听警方说过,如果动用某些非常规手段来破案,几乎所有的嫌疑人都跑不了。

    之所以存在很多没有破的案子,来是使用非常规手段的成本太高,二来是某些抓捕行动的成本太高——如果解决了这两个成本,破不了的案子真的屈指可数。

    三万五万的小案子,哪怕警察知道盗贼在哪里,也未必会去抓,但是影响巨大的案子,不计成本也要破掉的,基本上没跑。

    就不说江夏警方寻找自行车的效率了,只说冯君制造的南新罗人死亡案。

    如果不是那个南新罗人死得过于莫名其妙,不好界定是正常死亡还是被人谋杀,冯君肯定也要被人请去喝茶——他的手机信号已经被捕捉到了。

    朱岳福对这点相当清楚,高层人士坐在起聊什么?聊的就是这些大家不知道的内幕,比如说马航370去哪儿了,比如说吉布提是怎么谈下来的,又比如说手机为何是泄密之源。

    这些内幕未必是真实的,但是以大家的身份,就算假,也假不到哪里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