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不着调亲戚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朱岳福认为,带了储物法器的那位,未必就没带手机——定了静音的可能性倒是比较大。

    但是别说定了静音,就算你关了机也没用啊。

    他记得非常清楚的点,那是在他请钱大师吃饭的时候。

    钱大师手搂着个娇滴滴的妹儿,边醉醺醺地发话,“朱老板你放心,我的行踪,可以卫星全球定位,方便国家能找到我……不吹牛,我就是有这样的级别。”

    钱大师吹牛了没有,朱老板并不是很清楚,但是他相信,国家有这样的能力。

    所以他希望,警方能帮他找到冯君的手机信号。

    不过他的心里,是相当地愤愤不平:特么的,明明沈光明是大头,你为难我这小人物,有意思吗?

    又过三个小时,他在睡梦,再次听到了电话铃响。

    这次来电话的是美容整形医院,跟前两个电话模样,这个医院也失窃了。

    因为前两个医院出事之前,是对有源监控的干扰,所以美容整形医院这里,在外面架设个高级摄像机,加装了红外镜头,实时拍摄医院里发生的切。

    美容整形医院的仪器,就贵得多了,丢失的几件,价值两千多万。

    不过还好,因为有了准备,而朱老板本人也是个摄影爱好者,甚至还专门跑到过北极圈,延时摄影拍摄极光,在摄影圈子里,造成了小小的轰动。

    所以,医院大致拍下了窃贼的身影,那是个身着道袍的瘦小身影,甚至还拍到了脸部正面,不过图像有点失真,不太容易辨识。

    但就算这样,也看得出来,这个人绝对不是冯君。

    以上所说的,都是正常人比较容易理解的东西,紧接着,就是正常人不太理解的东西了。

    这人在医院里转了圈,然后就离开了,但是令人不解的是——然后设备就不见了?

    还有点,警察们也是很不理解:按说偷东西,怎么也要穿身比较利索的衣服,穿上道袍偷东西……喂喂,你们以为自己是在盗墓吗?

    但是朱岳福很清楚对方穿道袍偷东西的逻辑:人家偷这些设备,是想怎么偷就怎么偷,根本无所谓穿什么。

    对方之所以穿上道袍,是要告诉他这个主人:咱们的恩怨,源自于道门。

    朱岳福对此心知肚明,但又无法向警方明说,心里也是相当地憋屈。

    不过这个时候,撇开憋屈先不说,他必须先赶往现场。

    这次丢的东西太多了,两千多万的设备呢,可怜他年下来才能赚多少?

    去了现场之后,他二话不说,直接拿个信封,放在了办案的警察面前,“点小心思,不成敬意,请加班的警官兄弟们加餐……另外请教句,今晚值班的是哪个局长?”

    信封不小,看看厚度,就知道这是十万块——哪怕是五十块张,也是五万。

    办案的警察不动那个信封,而是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沉声发话,“你什么意思?”

    朱岳福也不遮掩,直接回答,“我大概能提供嫌疑人的消息,就是希望兄弟们辛苦下,找找证据,有点证据收集起来,成本比较高,弟兄们也会很辛苦……”

    顿了顿,他继续发话,“找你们值班局长,也是想请他帮忙,严查对方。”

    警察听明白了,我们负责找证据,头儿负责抓人,是这个意思吧?

    不过这钱他还是不能收,“你可以给我们提供嫌疑人的资料,但是这件事,还是得领导拍板,而且……我们不保证能找到证据。”

    这也是应有之意,他不可能看到钱就表示,我们现在就去抓人。

    “这个我知道,”朱老板点点头,黑着脸发话,“不过两千多万的设备丢了,这事儿我肯定跟他们没完,比较起来,这点钱真不算什么,警官你别嫌少就好。”

    “你先收起来吧,”警察点点头,“你得先做好我们头儿的工作。”

    两千多万的失窃案,其实够得上采用各种手段了,更别说朱老板的钱也给到位了。

    但是专家来调查了下,发现没有任何的线索,指向某个郑阳人。

    那两个医院,也调查了,忙到了第二天上午,依旧是无所获。

    不过警方得到了冯君的真实身份,并且通过身份证号码,查到了他所入住的度假村。

    按说这就可以请冯君来喝茶了,但是问房间是谁预定的,警察有点挠头了——也是体制里的人?这种时候,敢这么花钱招待人?

    再打听,得知还有辆警车在为住客服务,这尼玛……问题很大条啊。

    帮忙订房间的人,只是杨家堂哥的下属,他连领导的招牌都没有打,更不可能泄露住客的身份——这是该有的谨慎。

    但小田可是警察系统的,沟通起来还是相当方便的。

    警方听说,嫌疑人跟杨家有关,而且还是京城杨家,这是真的不敢管了。

    杨家在锦城的存在感不是很强,但那只是低调,而警察们整天跟三六九等的人接触,最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

    严格说起来,警方就没有找冯君了解情况的道理,冯君是前天去过这三个医院,然后再没有别的行为——手机信号都没在附近出现过,而三家医院失火和失窃,都是在今天凌晨。

    当然,没有证据也可以调查,这叫排查,不过跟杨家沾上边了,事情就不能这么做了。

    别的不说,只说杨家能让警方安排警车和警力去保护这两人,就足够证明其份量了。

    再然后,他们甚至打听出了杨玉欣的真实身份,其实杨家在京城混得好的那几位,在锦城有不少人知道——不管怎么说,杨家也是锦城人的骄傲。

    古家的媳妇!这层身份就太可怕了,哪怕古老三已经死了,但是她给古家生下了孩子!

    警方很遗憾对朱岳福表示,抱歉,我们爱莫能助,你也不看看,你招惹的是谁!

    其实朱岳福听说了,冯君交往的人里,不乏权贵,但是鬼才想得到,人家交往的大权贵,居然就是锦城人。

    那么很显然,指望通过警方来为难冯君,是不太现实了。

    不过朱岳福在锦城经营这么多年,也不是白给的,多少建立了些人脉……

    第二天七点半,杨玉欣醒来了,洗漱完毕之后,发现冯君还没起床,也没有去打扰他——有这时间,可以做个面膜先。

    她觉得离开洛华庄园之后,自己的皮肤有点干涩松弛,必须得注意保养。

    小田过来的时候,就点半了,发现冯君还没起来,她有点意外地看着杨玉欣,“冯总今天起得这么迟?”

    杨主任有心解释下,说我俩不在个房间睡,但最终嘴巴动动,还是没有说话。

    而冯君的声音,也正好从房间里传了出来,“谁说我没起?我只是早晨起来打坐会儿。”

    三人吃早饭的时候,就九点了,而锦城的生活,是典型的慢节奏,这会儿吃早饭很正常。

    正吃着早饭,有人打过来了电话,是杨玉欣的个婶子。

    这个婶子有点势利,也爱财,因为长得漂亮,所以被杨玉欣的堂叔娶了,结果这堂叔受她影响,在仕途上栽了跟头。

    当然,真要说起来,也是这堂叔自身水平就不够,扶都扶不上去,现在混了个闲职,还做点小买卖,基本上属于混吃等死。

    他老婆也是个没脑子的,不过倒是知道,不能对杨玉欣这个晚辈,摆什么长辈架子。

    她在电话里问候了下这个侄女儿,然后说午想请她吃饭。

    杨玉欣的回答冷漠却又不失客套,“不用了,我还有安排,这次回来,我没跟大家打招呼,也是为了忙些私事……谁告诉你我回来了?”

    结果她婶子吞吞吐吐地表示,说朱岳福想见你面,托我居邀请下。

    杨玉欣对此也是相当无奈,她是杨家人,对自家人不能跟对外人样,但是杨家就算人丁不旺,光是五服之内的各种亲戚就近百了,她不可能对人人都那么客气。

    尤其有些人,是扶不起来的,对这些人太客气,反而是给自己添乱。

    像这个婶子就是——我堂叔都不来找我,你就直接给我打电话,真当你面子大?

    杨玉欣就很不客气地发问:你帮他传话,是图了什么?

    婶子吞吞吐吐地表示,我现在开了个土产商店,朱老板每年从我这儿买不少东西。

    杨玉欣无奈地皱皱眉头,很干脆地表示,“他想见我的话,自己滚过来,就凭他,还不配请人邀我吃饭。”

    这话是真不给面子,婶子悻悻地挂了电话。

    杨玉欣这才看向冯君,不太确定地发话,“你要是不想见他,我见他面以后,推掉就是。”

    “呵呵,”冯君笑笑,“见见也无所谓,看他要说什么。”

    正好小田警官端了杯水回来,闻言出声发问,“见谁?今天上午不出去玩了吗?”

    “当然要玩,”冯君和杨玉欣齐齐回答,顿了顿,杨主任又说句,“玩才是正事,这些不速之客……让他们等着就是了。”

    (更新到,新盟主的加更,要稍微等两天,但月票还是要召唤。)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