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朱董的情怀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田警官是有点缺弦儿,不过在陪冯君和杨玉欣游玩的时候,她也有意无意地提起,说有人找我打听你俩了。

    至于找她的是谁,她没有明说,看起来有点故作神秘的意思,脸上写着“快来问我啊”。

    杨玉欣多聪明的个人?她看眼冯君,发现冯君毫不在意地拿着手机拍街景,就连问的兴趣都没有了。

    午的时候,杨玉欣的堂叔打过来了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度假村。

    杨主任直接回答,说我陪朋友游玩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

    他们直玩到下午四点多,才回到度假村,打算歇歇之后,在度假村里再走走。

    在别墅门口,杨主任的堂叔和朱岳福坐在车里,硬生生地等到他们回来。

    这也就不能回避了,别墅门打开,这两位厚着脸皮跟了进来。

    今天锦城的温度格外高,十二月下旬了,居然有十七度,大太阳晒得暖洋洋的。

    冯君和杨玉欣买了不少东西,大包小包的,把东西放置妥当之后,跟来的两位,做了下自我介绍。

    冯君看眼朱岳福,个子不高皮肤黝黑,相貌倒还算端正,口黄牙。

    他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也不跟对方绕弯子,直截了当地发问,“你是来找我的?”

    “是的,”朱岳福笑着点点头,“久仰冯总大名,我觉得……咱俩可能有些什么误会。”

    冯君看起来,对他没什么敬意,边刷手机,边发问,“哦,什么误会?”

    “这个……”朱岳福犹豫地左右看眼,小心地发话,“能换个地方谈吗?”

    “换地方?可以啊,我们正好要出去晒太阳,”冯君轻描淡写地发话,“不过,麻烦你把上衣口袋、还有屁兜里的那些杂碎,处理下。”

    杨玉欣闻言,脸刷地下就变了,“九叔,麻烦跟你朋友解释下,我是什么级别。”

    小田的反应才利索,直接走上前伸手,冷冷地发话,“交出你的录音设备,有些人说话,不是你想录就能录的!”

    朱岳福顿时傻眼了,然后乖乖地交出了支录音笔,又从屁兜里取出串钥匙。

    他心里相当地震惊,录音笔也就算了,这串钥匙你都能发现?

    就算你是那个传说的大修者,也不该连电子设备都熟悉吧?

    小田看眼钥匙,眉头就是皱,“这是……信号转发器?”

    朱岳福又吓了大跳,心说这东西是我好不容易弄到手的,你都能认出来?

    小田打开个铁盒的茶叶桶,直接将钥匙丢了进去,然后随手盖上盖子,轻描淡写地发话,“这种设备已经涉嫌违反《反间谍法》,你最好能说明出处。”

    朱岳福犹豫下,苦笑着回答,“这是我去鹭岛的时候买的,也是时好奇。”

    小田不再说话,看得出来,她依旧疑心重重。

    然后大家就出门晒太阳,十二月的锦城,今天这种天气,是相当难得。

    有意无意地,杨玉欣和她的堂叔走在了起,冯君和朱岳福走在起,小田是远远地跟着。

    来到处亭子,冯君坐到了石阶上,摸出根烟来点燃,惬意地晒着太阳。

    朱岳福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摸出个电子烟盒,插了根电子烟到上面,抽了两口之后发话,“冯大师不要怪我,我也是逼不得已。”

    冯君斜睥他眼,“你这话说得奇怪,谁逼你了?”

    朱岳福又连着抽两口烟,才轻喟声,“你知道吗?我在十岁之前,没有穿过鞋子……就是拽上几把草,扎个草鞋。”

    “草鞋就挺好的,绿色无污染,”冯君正色发话,“如果你辈子穿草鞋,那才好……对你好,对社会也好。”

    你这么说话,很容易挨揍的,知道不?朱岳福现在就恨不得暴打对方顿。

    但这也只是想想罢了,不管对方是不是大修士,只论年纪论块头,他就肯定不是对手。

    所以他只能轻咳声,继续往下说,“我出身贫寒,走到现在这步,付出了很多的心血,非常不容易……”

    “谁都不容易,”冯君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咱们现在是在谈事,不是做什么综艺节目,卖惨就免了……反正我也没穿你家草鞋。”

    “但是你拿了我的设备,这是事实吧?”朱岳福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他点都不想刺激对方,所以说“拿设备”,而不是偷设备。

    冯君不以为然地笑笑,他连辩解都没兴趣,只是轻描淡写地吸了口烟。

    见他不反驳,朱岳福心里安定了些许,“当然,此前我也有些行为,对洛华庄园不太恭敬,但是我的那些设备……只说美容整形医院丢失的那些,就值三千多万。”

    “哈哈,”冯君笑了起来,“三千多万,那能买多少双草鞋啊。”

    面对这明显的调侃之词,朱岳福正色发话,“我不是开玩笑,这个价钱有据可查!”

    其实这个价格是明显高的,就连报警,他也才报了两千多万,那都有不少虚头了。

    只不过医疗器械这些东西,里面猫腻实在太多了,根本说不完。

    价钱的事没法说,也说不得,反正不管别人信不信,朱岳福是信了,“您这下手……太狠了。”

    冯君的眉头皱皱,又抽口烟,施施然地发话,“我没觉得我狠啊,才三千多万而已,你知道不?我洛华庄园里有栋玉石打造的小楼,十几个房间……你猜价值多少钱?”

    朱岳福不想跑题,但是听到这话,还是愣住了,“玉石打造的……小楼?”

    “没错,全部是玉石打造的,还是羊脂白玉,”冯君吸口烟,慢悠悠地发话,“就算不是老玉,克也能上万,我用了好几百吨,你说这房子值多少钱?”

    好几百吨等于好几亿克,朱岳福瞬间就算过账来了,他苦笑声,“那不得价值几万亿?账不能这么算吧?”

    账当然不能这么算,冯君也清楚,不过他侧头看眼对方,“你的设备价格,我置疑了吗?”

    你这就根本没法聊天,朱岳福暗叹声,“好吧,对于这个玉石房屋,我是完全不知情,想来也是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栋。”

    冯君点点头,并不否认这话,然后又抽口烟,“如果我告诉你,姓钱的两人想要偷的东西,比玉石房屋还值钱……你信不信?”

    那俩果然栽在你手里了!朱岳福听得身子微微震,脊背上瞬间冒出了冷汗。

    他早就猜到了,那俩的估计是被郑阳人抓了,但是待对方亲口证实之后,他的颗心,还是忍不住砰砰直跳。

    他强自镇定地发问,“他俩现在怎么样了?”

    “呵呵,”冯君轻笑声,也不回答,而是很轻蔑地看了他眼,没有说的话,都已经体现在了这眼里——凭你也配问我?

    朱岳福见他不回答,也不敢继续发问,只能沉声发话,“我是向佛礼道的居士,听说青城对阁下不满,就出了点辛苦费,并没有教唆他俩偷东西。”

    “呵呵,”冯君又不以为意地笑笑,“你跟我说这个,有意思吗?要夺我洛华庄园的机缘……你自称向佛礼道,知道机缘是什么吗?”

    “我不知道他俩要夺洛华庄园的机缘,”朱岳福摇摇头,很干脆地否认,“我只是听说,他们要去替青城出口气……具体的情况,可能沈光明更清楚些。”

    “你不知道?”冯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要不要我带你跟他俩对质?”

    那俩早就埋骨手机位面了,根本不存在对质的可能,但是对方不知道呀。

    其实朱岳福心里也直在打鼓,他非常怀疑那两位的死活——法治社会,杀人是要偿命的,但是有些闭塞的圈子,自有其规矩。

    他本身就是向佛礼道之人,知道这个圈子并不是很看重世俗律法,怪异的人和事也特别多,有人消失不见,警方都未必愿意配合去找。

    音讯皆无,可能闭关或者是苦行去了;打手机不接,没准人家在修闭口禅……

    怪人怪事太多了,而且佛道之事,本身就涉及了些超自然的传说,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警察们也不想多管。

    朱岳福听说那两位还活着,心里没由来轻松了些,但是让他对质,他是不可能答应的。

    他摇摇头,“这个非常抱歉,我的事情比较多,暂时离不开锦城。”

    跟你去郑阳对质……我看起来有那么傻吗?

    事实上他心里也相当清楚,那俩去郑阳想要做什么,不过这个时候,他是坚决不能承认。

    “我知道你不敢对质,”冯君淡淡地发话,也不看他,“你教唆别人在先,偷我那么贵重的东西,现在反而说我在逼你……这么大的人了,要点脸很难吗?”

    朱岳福被顶得哑口无言,半天才说句,“他们不是没得手吗?”

    就算是法律,也得讲未遂和既遂的吧?

    冯君淡淡地看他眼,“没得手也要付出代价,不怕告诉你,他们要是得手了,我不在乎血洗青城山……”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