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我本有心向明月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到“血洗青城山”五个字,朱岳福是彻底不能淡定了。

    他哆里哆嗦地换了根电子烟,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良久,他愤愤地出声发话,“这件事情,是沈光明直在张罗,我只是随波逐流而已,你不搞他,反而先来搞我……是不是有点主次颠倒了?”

    冯君很随意地笑笑,不以为然地发话,“沈光明我自有打算,你放心好了,个都跑不了,我也不需要你教我怎么办事。”

    “这太不公平了,”朱岳福真的是愤愤不平,“论赚钱,他比我赚的多得多,论行业,我是治病救人,他是……”

    “打住了,”冯君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玩百度竞价排名的,你也好意思说是治病救人?真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医疗行业不是不能赚钱,但是救死扶伤才是重点,你居然要跟装潢行业比利润?我呸!”

    朱岳福默然,好半天才出声发话,“我开的第家医院是肛肠,第二家医院是鼻炎,谈不上救死扶伤,也不敢说那么崇高的目标,但是我为很多人减轻了痛苦,这总不是假的吧?”

    冯君笑笑,不屑地摆手,“你少跟我扯这个淡,我走上社会也不是年两年了。”

    “你为什么选肛肠和鼻炎这两个专科?你心里最清楚,因为那是公认的顽疾,很容易复发……治不好不奇怪,治好了才奇怪!你不用担心别人找后账!”

    说起这个,他的声音越来越大,“个手术几千上万,做手术之前口口声声说根治,等手术之后复发了,再说是意外,说是患者自己的问题……挣这种缺德钱,你还觉得自己挺高尚?”

    朱岳福本来是见对方年轻,以为人家不懂里面的门道,才这么信口解释的——反正大多时候,他医院里的医生,也会这么忽悠病人。

    但是人家对这些门儿清,他就只能咬牙狡辩了,“可是我总是为他们减轻了痛苦,哪怕是暂时的,但终究是减轻了痛苦,这两种病难受起来,让人痛不欲生……就像牙疼样。”

    “至于说复发不复发,那就是另外个话题了。”

    冯君听得眼睛瞪,“人家花了大价钱,挨了刀,还要请假休养……如果连几天舒坦都换不来,你这个医院凭啥开下去?”

    他觉得这货的三观,实在是有问题,也懒得再说了,于是站起身,“你还有事吗?”

    朱岳福愣了愣,也站了起来,这时候的他,已经是脸的决然之色,“冯老板这意思……是定要跟我过不去了?”

    咦?冯君奇怪地看他眼,谁给了你自信,让你这么说话?

    不过,建立在实力上的自信,才是真正的自信,否则那只是自大。

    所以他只是不以为意地微微笑,“我也懒得再说了,咱俩是谁先跟谁过不去的……注销你三家医院,我放你条生路。”

    他这话是认真的,前说过,当年他在羊城,就是在广告行业里打拼。

    医院排名竞价的那些猫腻,别人可能不太清楚,可他实在太清楚了。

    冯君认为自己没有道德洁癖,底线也不是很高,但终究是有些。

    可是医院靠着打广告承揽业务,还要大赚特赚,这种钱挣得实在太缺德了。

    广告上投入了海量资金,这个钱不但要赚回来,还要有巨额利润,靠什么呢?

    还是那句话,冯君没有道德洁癖,自然也就没有卫道士的情怀,他没有兴趣专门去找别人的麻烦——其实在这点上,他很羡慕高强,老高能门心思从事医打假。

    他觉得,高强在做人方面……活得比他要纯粹、要简单。

    不过,像朱岳福这种主动撞上来的,他肯定不会放过,我没时间找你,你非要作死,那也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当然,老天有好德之心,冯某人也不喜欢不教而诛,他不介意给对方个悔改的机会。

    所以他来了锦城之后,没有直接干掉对方,而是先踩下盘子,再转移些设备。

    踩盘子是示威,转移设备是报复,总而言之,先把事情搞大再说。

    事情是可以悄无声息解决的,但是这不符合他的初衷,他之所以大摇大摆地来到锦城,就是要告诉青城……及其他相关势力,劳资是来报复的。

    寇可往,我亦可往——你们既然敢到郑阳找麻烦,就要想到,我也能来找场子。

    在来之前,他已经做了不少功课,具体分析了下,到底是有些什么人和势力,想要对洛华庄园不利。

    想要对付洛华庄园的势力,真的很多,具体到这件事里,虽然出头的只有两个武师,但是身后的资助者,是很明晰的,青城的些人,也跑不脱。

    至于龙凤山和峨眉在这件事里,起了多大的作用,就不好说了——只能说有这因素。

    甚至王屋山和五台山之类,掺乎进来没有……这都不太好说。

    敌人很明晰,但是潜在的对手太多了,举不胜举。

    本来嘛,十大洞天重启,这绝对不是小事,惊动各家的老妖怪,不知道有多多少。

    他并不能确定,谁对自己有好感,谁对自己隐隐有恶意。

    那么冯君既然来了,低调是必须的,但是威慑的事情,也必须要做出来。

    先踩盘子,再转移设备,对方找上门来了,这并不出乎他的意料,而他下步的打算是……看情况,并没有决定定要如何如何。

    如果对方真心悔改,那么,让对方经受些钱财上的损失,也就算了。

    不过现在来看,这位对自己的错误,认识得不是很够。

    合着你唆使人夺我机缘,是应该的,我拿你点财物,就是逼人太甚?

    看到朱岳福要转身离开,杨家的那位堂叔忙走过去,跟他低声聊了起来。

    杨玉欣也走到了冯君身边,低声发问,“怎么样?”

    “最好监控下这货,”冯君也低声回答,“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而且……不排除铤而走险的可能。”

    其实他只是想确定这厮的方位,好择机再次出手。

    我本有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既然心求死,那谁也救不了你。

    这才是他优先针对朱岳福的原因——这厮赚钱的手段,不但是趁火打劫,说是反人类都不为过。

    杨玉欣点点头,迟疑下,又低声发问,“昨天晚上那三家医院的事情,是你做的?”

    她原本就不知道,冯君还做了这事,还是刚才她的堂叔说——朱老板蒙受了很大损失。

    “呵呵,”冯君微微笑,并不回答,不过基本上也是默认的意思。

    对于杨玉欣来说,某人的损失,她根本不放在眼里。

    她的立场很鲜明:洛华庄园固然是冯君的,但是我女儿受益了,将来还想继续受益,那么,所有对洛华庄园下手的人,都不值得同情。

    也就是她并不清楚,朱岳福在此事到底起了什么作用,否则的话,她也有雷霆手段。

    看到冯君默认了,她沉声发话,“我就是问下,真不需要我帮你对付他?”

    冯大师下子偷了对方几千万的设备,看来对方在这件事里,陷得比较深啊。

    冯君冲着杨家的堂叔扬扬下巴,“你确定,不会让你堂叔为难?”

    “这不是为难不为难的问题,”杨玉欣面无表情地回答,语气也是轻描淡写,“错的是他,又不是我……就算他是长辈,也总得讲道理。”

    冯君笑着摇摇头,“算了,江湖事江湖了……还是不要经公了。”

    这也是武者圈子里的个共识,在手机位面尤其流行——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借助官府的力量,真的让人有点不耻。

    杨玉欣看他眼,抬手叫过来小田,低声发话,“你是说……这个人有可能是间谍?”

    小田明显是属于脑袋瓜比较直的那种,虽然她的胸并不是很大。

    她点点头,很干脆地回答,“不排除这种可能,不过鹭岛那边距离台省很近,那种信号转发器,确实也能比较轻松买到。”

    杨玉欣也不跟她争辩,这人到底有几分可能是间谍,而是直接发话,“我希望你们能盯紧这个人,随时关注他的动向……我也会向有关部门提示下,查明这个人。”

    这种话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说的,但是毫无疑问,在小田的眼里,杨主任具备这个资格。

    于是她拿起手机,开始呼叫。

    杨堂叔见状走了过来,沉声发问,“玉欣你这是什么意思?”

    杨玉欣看他眼,淡淡地发话,“九叔你如果信得过我的话,我奉劝你句,离这个人远点……我是为你好。”

    “这事儿……是怎么闹的呢?”杨堂叔尴尬地搓搓手,讪笑着发问,“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小朱可是受了损失的。”

    杨玉欣看他眼,也懒得解释,然后回头看向冯君,“要不咱们回去吧?阳台上也能晒太阳。”

    冯君摇摇头,迈步向别墅方向走去,还不无遗憾地叹口气,“真是扫兴。”

    朱岳福却是黑着脸看着这幕。

    (更新到,召唤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