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奈何明月照沟渠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朱岳福拿了录音笔之后,转身走人了,信号转发器则是被小田警官留下了。

    依着小田的意思,她还要对方交出接收端,才肯罢休。

    不过这时候,杨家九叔的话,起了定的作用——玉欣你多少给我留点面子,成不?

    杨玉欣对他的反应,真的是非常恼火。

    他才离开,杨主任就冷哼声,“狗肉丸子,上不了桌面!这辈子也就是个副处的命。”

    不但如此,她还摸出手机,给她的什么同学打了个电话,要求卫生防疫系统,认真地查下朱岳福名下的三家医院。

    这不是她要帮冯君,而是她自己面子上就下不来——想偷录我的谈话,还不老实地交出设备,我要是放过你,所有人都要认为我可欺了!

    朱岳福出了度假村之后,也没有停留,直奔时利和装潢公司而去。

    他并不清楚,为什么冯君对自己的事业深恶痛绝——我骗普通人些小钱,碍着你什么了,至于对我喊杀喊打的吗?反正你又不可能上当。

    不过对方满满的恶意,他体会得相当清楚,而且也能理解其的逻辑——我们要谋夺的对方的东西,实在是太大了点。

    玉石小楼是否真的存在,这个他不是很清楚,至于说价格,更是没法猜,但是他很明白,在冯君眼里,很可能是认为,差点损失了数以亿计甚至以十亿计的财富。

    然而,这并不是对方可以偷走自己几千万设备的理由。

    朱岳福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保护自己的财产,别看他是开医院为主业,他的同乡里,做什么的都有,不仅仅是医疗产业。

    甚至朱岳福本人也不是个善碴,要知道,他十岁时都买不起鞋,这么个孩子,从事什么行业,才能在短短时间内赚下偌大的身家?

    不过他现在要做的,是结盟和……祸水东引。

    时利和的公司规模不小,在锦城的闹市里买了两层楼——在郊区,他们甚至有自己的楼。

    市区的两层写字楼,是公司用来接单的,沈光明的办公室也在这里。

    沈总正好在办公室,热情接待了上门的朱岳福。

    朱岳福二话不说,取出个U盘来,“我有点东西,想让沈总过目下。”

    U盘里面是几段监控录像,分别是朱岳福名下的几家医院,他也不做解说。

    沈总看了好阵,抬手指着电脑上频频出现的某人,“这女人是谁?”

    玛德你真是敢作死!朱岳福心里暗骂句,“这是锦城杨家人……西南四杰,你听说过吧?对了,这女人还是古海波三弟的媳妇。”

    “卧槽,”沈光明倒吸口凉气,他可是正儿经的锦城人,虽然出身灌县,那也是锦城,锦城杨家,他能不清楚吗?

    他羡慕地看眼朱岳福,“朱老板,你这是要发啊……将来富贵了,可别忘了咱兄弟。”

    “我发个锤子!”朱岳福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他指屏幕上另个人,没好气地发话,“我让你看的,是她旁边的这个!”

    沈光明仔细看看,微微点头,“小伙挺精神的,长得也不错……他跟这女人啥关系?”

    “我就特不服气,”朱岳福抬手拍脑门,无奈地发话,“你怎么就能挣钱挣得比我还多?你做什么事之前,就不调查对手的吗?”

    “调查谁?他?”沈光明指电脑里的冯君,哭笑不得地发话,“这小毛孩子是谁呀,能抢了我的装潢生意?”

    朱岳福翻个白眼,无奈地发话,“这小毛孩子叫冯君,来自郑阳洛华庄园。”

    “卧槽……”沈光明顿时倒吸口凉气,“这、这、这这这……这尼玛,踩盘子?”

    “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

    说到后来,他都快跳起来了,脸上也是睚眦欲裂,副怒不可遏的样子。

    朱岳福看得明白,沈总这态度,最多有五成是气的,但是最少有五成是吓的——冯君找上门来,已经很可怕了,更可怕的是,他身边还有个锦城杨家的女人。

    所以他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对方。

    沈光明的胸口急速起伏几下,然后镇定了下来,又抽出根烟来,礼让朱岳福,见他不接,才自己点上,深深地吸了两口之后,沉声发问,“朱总拿着这东西来,请问有什么说法?”

    “没什么说法,”朱岳福沉声回答,“我就是想提醒沈总声,你最好也调下自家的监控,看那厮是不是来找过贵公司。”

    沈光明又看眼电脑,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把楼层和门店的监控,都拿过来,要前天、大前天和昨天的……越快越好。”

    放了电话之后,他看眼朱岳福,狐疑地发话,“你这日期……是前天的事情。”

    既然是监控,上面必然有日期和时间的显示。

    “我昨天才发现的,”朱岳福脸沉,很不高兴地看着对方,“你天天看公司的监控吗?”

    沈光明也就这么问,得到答案就不再计较了。

    监控很快就拿了过来,又有三四个小伙子抱着笔记本进来,对比着冯君的相貌查找。

    大约用了个小时,线索就被捋出来了。

    前天下午,冯君和那个女人来到了楼下的门店,门店是租的,面积并不大,里面有人接待了他俩,并且将两人带到了楼上的写字楼参观,以表明“我公司是有实力的”。

    接待的人也被叫了过来,据他回忆,这两人想要装个千多平米的底商,路过这里所以进来看看,他想要获得对方的联系方式,但是很遗憾,对方不给。

    这可能是商业间谍的行为,但是千多平米的底商装潢,怎么也得几百万,接待员看对方的气质,感觉像是有钱人,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大不了,就是在接待的时候,尽量注意,不要让对方偷学了什么东西。

    至于说后来两人来了写字楼,那也很正常,人家要看下设计实力,顺便再看几个典型案例——总不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肯定要拿出点真东西出来。

    这切都没毛病,沈光明虽然佛道兼修,但是脾气不算好,他很想骂人,却发现找不到理由。

    尤其令他和朱岳福在意的是,冯君在参观过程问了:你们懂装修里的风水吗?

    接待员很肯定地告诉对方:要说风水,这么大的锦城,这么多的装修公司,我时利和公司认第二的话,没人敢认第。

    我们的风水,是青城和峨眉的大师设计,如果能全程使用我们的建议,大师可以落款留名。

    冯君表示出了适当的疑惑:风水是咱华夏的国粹,起源于周易,跟和尚能有什么关系?

    接待员还记得当时自己的回答,而且他很是为此自豪:国粹固然是国粹,但也要讲个与时俱进,华夏的化,不就应该是包容并蓄吗?

    佛家可能在风水设计上差点,但是佛光普照处,诸邪辟易,这又是道家所不及的了。

    接待员吧嗒吧嗒向老板解释,表明自己很鸡汁,却没注意到,自家老板和朱老板面面相觑,都是脸的酸涩和无奈:这厮点明了风水啊。

    风水并不单独属于道家,那是来源于周易,百家争鸣里的“百家”,九成都是出自周易的,道家只是其之。

    但是在锦城谈风水,基本上就是指向了青城山。

    朱岳福早就知道,冯君曾经在自家医院这么暗示过,多少还能稳得住,只是心情更加糟糕了点,但是沈光明在这刻,却感受到了对方深深的恶意。

    接待人员讲完之后,跟着其他人离开了,总经理办公室里片寂静,沈光明在根接根地抽烟,朱岳福的电子烟也是根接根。

    约莫过了二十分钟,沈光明才出声,打破了屋里的寂静,“老朱你有什么建议?”

    朱岳福端起面前的茶杯轻啜口,然后艰涩地发话,“昨天我的医院,三家医院,都遇到了麻烦……”

    等他讲完之后,沈光明也恢复了正常,他沉吟着发问,“你确定是那帮家伙干的?”

    他认为洛华庄园应该是个团体,冯君只是其员。

    朱岳福却是用看白痴样的眼神看着他,“七个人才能抬走的设备,说不见就不见了,还穿着道袍……你觉得会是什么人干的?”

    沈光明的问题,也只是先确定下,然后他发问,“那为什么……会先去找你?”

    朱岳福翻白眼,“我怎么知道?”

    其实他心里有猜测,估计是自己的业务,令冯君不爽了,但是他怎么可能承认?

    他反而指出点来,“沈总,想再见到那两位,怕是很难了,我都受到这种对待了,所以不得不前来告知下你……那小子的手可是真的黑,你要小心了。”

    两人心里都很清楚,就撺掇人北上郑阳事上,沈光明的责任,要大于朱岳福。

    ——如果能在洛华庄园有所得,沈总的份额也会更多些。

    沈光明斜睥他眼,若有所思地发话,“既然你已经报案了,没有找找人,传唤冯君?”

    “他的情况很难直接传唤,最多只能排查,”朱岳福摊双手,面无表情地发话,“但是有杨家护着,哪可能真的去排查他?”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