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冷血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面对热情如火的杨玉欣,冯君有点点的失神。

    然后……不可遏制地,他的身体就起了些反应。

    这也没啥可丢人的,他毕竟是二十啷当岁的年轻人,毕竟是离开洛华庄园好几天了。

    对于冯君而言,杨主任的年纪有些大了,奔四张的主儿了,哪怕是风韵犹存。

    但是那略带些丰腴的rou体,紧紧地贴住他,纠缠着他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很难拒绝。

    其实杨主任保养得真的很不错,在她的脸上,看不出多少沧桑的痕迹。

    在洛华庄园里,都有人说,杨主任和古佳蕙虽然是母女,但是看起来,真的宛若姐妹。

    小蕙美在青春靓丽,而杨玉欣除了成熟的风韵,还带着些许华贵雍容的气质,更容易激发起男人的征服**。

    不过冯君自诩是讲究人,做人有底线,他努力脱离开她的唇舌,“杨主任,外面有人。”

    “理她呢,”杨主任情热如火,根本顾不得想那么多,“她敢说什么?”

    她火热的唇,追逐着他的唇,冰凉的舌尖,有若灵蛇吐信,在他的脸颊上次次掠过。

    终于,冯君的唇,再次被她捕捉住了。

    她为了防止他逃脱,极力地吮吸着,同时,再次将冰凉的灵蛇探入。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声轻咳,小田隔着门大声发话,“杨主任,肇事车辆已经被发现!”

    经过这几天的接触,她已经知道,这对男女里,是以冯君为主导的,但是没办法,她接到的指示,是对杨主任负责,她必须这么说。

    事实上,她的内心深处,更愿意向冯君汇报这些事情。

    她也注意到了,这对男女在这几天之内,似乎没有超越友谊的界限,但是今天也许要发生例外了——杨主任看起来吓得不轻。

    小田为此耿耿于怀,她跟峨眉武校那个女学员样,被冯君那个挡子弹的动作,深深地打动了,她觉得自己这辈子如果能遇到这么个男人,哪怕下刻就去死,也心甘情愿。

    所以她很乐意打扰他俩的平静,哪怕看起来,她是不得已——那个跟你缠绵的女人,应该是我,而不是个垂垂老矣的老女人!

    “嗯嗯,”冯君轻哼了两声,手上缓缓发力,将她的身体扳开了些许。

    非常温柔,但却是无法抗拒的力道。

    然后他轻吸口气,沉声发话,“还在追凶呢,正事要紧……听话,别胡闹!”

    杨玉欣的双臂,却还死死地箍着他,良久才松开,但是依旧死死地抱着他的右臂。

    冯君无奈,也只能带着她,起走出房间。

    看着气质高贵的杨主任,小鸟依人般依偎他,再看看他胸口衣衫上的子弹洞,小田的表情有点怪异,她深吸口气,“在健身公园附近,发现了嫌疑人遗留下来的车辆。”

    “不是什么嫌疑人,”杨玉欣高声发话,情绪也较为激动,“那就是凶手,是凶手!”

    “好了,就是个称呼而已,还没定罪呢不是?”冯君伸出左手,轻轻拍拍她的肩头,示意她安静,然后看着小田,“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小田迟疑下,然后才又发话,“发现了遗留的枪支,以及名疑似被灭口的凶手……”

    现场遗留的枪支,正是击了冯君的那支枪,不是国产货,而是大名鼎鼎的格洛柯17型手枪。

    现场还有尸体具,左肩粉碎性骨折,额头正有个弹孔。

    根据警方的分析,是车上原本有两人,副驾驶位置上的人,就是开枪射击冯君的人。

    他们在逃离的时候,冯君扔出的石块,砸碎了车的后窗不说,还击了那人的左肩——那位应该是扭头向后看来着,结果司机打了把方向,导致了他的左肩被石块击。

    冯君掷出石头的力道,颇令赶到现场的警察们吃惊,不但砸破了逃逸汽车的车窗,还将人砸得左肩粉碎性骨折——这是人能做得出来的吗?

    更别提当时出手的人,已经被子弹击了——就算穿了防弹衣,总也该有些不适才对吧?

    不过也有人说了,人在危急的时刻,很容易激发出自身的潜力,人家是跟杨主任在起的,可能是般人吗?

    这个话题就算到此为止,警察们大致分析下,认为两个嫌疑人本想弃车而逃,但是肩膀受伤的枪手,明显是累赘,结果被司机枪杀了。

    司机使用的枪支,应该就是丢在现场的格洛克手枪,至于说到底是不是,还需要鉴定。

    死去的嫌疑犯身材矮小,面部有明显的南越人特征,年约四十开外,手指肚上有老茧,应该是退伍军人,身上没有任何证明身份的物品。

    那辆小车挂的是假牌照,警方通过查发动机的机架号得知,这车去年在二手市场上交易过,买了车的这位只开了半年,然后就将车停在宿舍院里不动了。

    车主接到警方的电话的时候,还相当地懵,“我在羊城做工程呢,都俩月没回去了,什么,我的车在健身公园?这不可能吧,车钥匙只有我有……我们那是国企的小区,还有保安。”

    警方大致分析,就是两个嫌疑人先偷了车,然后换了假牌照作案,非常专业的手法。

    事实上,嫌疑人不止是专业,而且极其冷血和残忍,当司机发现,同伴受伤可能暴露目标之后,果断地杀掉了同伴逃跑。

    更别说他们使用的枪支,是格洛克17,这枪在国际上是大路货,起码五六十个国家的军警在使用,流通的国家估计近百了,但是华夏……是全球控枪最严格的国家之!

    出现自制枪支的枪击案,都能触碰到警方的高压线,五四、六四之类的手枪,基本上就能调动半城的警力了。

    而现在这把枪,是从国外流入的,性质到底有多么恶劣,根本不需要解释。

    也就是有杨玉欣这尊大神罩着,否则的话,冯君早就被请去喝茶,细细盘问了,估计连祖宗十代的各种恩怨,都得交待番。

    要不说身后有人,就是不样呢?

    冯君在郑阳,也跟警察接触过多次,还经常需要人去捞他,光是红姐就捞过他两次。

    这刻,他是深切地体会到了权力带来的好处。

    然而,终究有些问题,还是逃不过,小田眨巴下眼睛,“还有令我们同事不解的是,你用来袭击汽车的,居然是块羊脂白玉?”

    “什么顺手,就拿什么砸它呗,”冯君很无所谓地回答,“哪怕当时我手里拿的是块钻石,我也会扔出去。”

    小田顿时无语了,土豪的世界,她真的是无法理解,那可是直径六七厘米的羊脂白玉,价格起码以数十万计的,就被你随手这么扔了出去!

    扔出去了不说,这玉石还碎了,几十万就这么没了啊……

    当然,人家有钱任性,她也不能说什么,反正能给同事个答案就行,不过她还是有点好奇,“我还想问句,这东西你就随身带着?”

    冯君的左手往口袋里伸,取出个洁白的玉石球来,他笑着发话,“两个球本来是对,没事转着玩的,锻炼手掌的灵活性。”

    小田愣了好阵,才出声发问,“这个球,能借给我们警方看下吗?”

    “可以,”冯君随手就将玉石球放到了酒柜上,“这对玉球,我才到手,没怎么转过,可能没什么痕迹。”

    其实他根本就没玩过这对玉球,而是从储物袋里取出来的。

    这样的玉石球,他的储物袋里有十几对,都是手机位面收来的,有的是用盒子装的,有的就没有包装,以备不时之需——反正便宜。

    不过小田也不会在意,冯君是不是拿这对玉石球健身,她只是想拿到这个玉球,测算下重量、密度什么的,也是案件调查必须完善的流程。

    她将玉石球收进个塑料袋,再放进个小包里,然后看向冯君,迟疑下又发话,“冯总,你的衣服……得做为物证,还请你脱下来。”

    冯君想了下,脱下了外套和衬衣,露出了偏瘦却不失健硕的上身,不过还好,还有件淡黄色的“背心”在他身上,倒也不算“无上zhang”。

    小田看着黄色的背心,默不作声,也不知道是几个意思。

    冯君也懒得解释,看眼杨玉欣——交给你了。

    杨主任揽住他的左臂,将头靠在他的左肩上,淡淡地发话,“破了洞的衣服是证据,他身上的防弹背心……你们就不要管了。”

    小田迟疑下,默默点头,然后又出声说句,“今天晚上……我要留在这里。”

    杨主任并不做声,只是淡淡地看着她。

    “很好,”冯君点点头,笑着发话,“小田你要保护好杨主任,还有,这个案件的最新进展,记得及时通报给杨主任。”

    最后句话,明显又是过分的要求,杨玉欣身为当事人,这么大的案子,她应该避嫌才对。

    但还是那句话,谁让人家身份不样呢?

    不过杨主任的表情,看起来也不是很开心,她有点幽怨地看着小田。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