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天高任鸟飞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杨玉欣自认,自己不是个仗势欺人的人,虽然有时候做的事情,确实是普通人做不到的,但那是因为她的起点就在那里摆着,而不是她特意谋求特殊化。

    别人骑车,我坐车,那是因为我家里有这条件。

    下雨天的时候,我家的车开得慢,没把雨水溅到你的身上,这是我的基本素质。

    但是你要求我别坐车,穿上雨披骑车,这就过了,我明明是有这个条件的。

    现在她找人查沈光明的资质,那也是因为,沈光明在事情发生之后,直不找她沟通。

    我不难为你沈家,是我有这素质,但是你丝毫反应没有,岂不是证明我杨家可欺?

    所以她找人查资质,不是图什么,就是要给对方压力——来来来,主动交代下。

    杨家不发威,你还以为我们病危了呢。

    所以她直接晾把,转头看向冯君,“这些人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冯君顾不得理她,而是指眼前的电脑,出声发问,“这个……这个人是在打电话吧?这个姿势不像是在打游戏。”

    他正在和小田分析些录像——当然,能传到他手里进行分析的,基本没多少保密价值。

    大数据时代,实现了许多以前不可能想像到的梦想,但是同时,依旧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完善需要个过程,这期间还是需要人力来筛选。

    经过排查,区域内的手机信号收集了不少,但是手机号和打电话的人,很难对上号,遗漏的地方到处都是——撇开GPS定位不谈,手机扇区定位,偏差个两三百米那叫合理。

    冯君其实也没啥兴趣,去接手警察的工作,不过……这不是闲得没事吗?

    两人正分析着,小田的手机又亮了,有人给她发来了信息——在购物心购物的朱岳福,又在大家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今天发生在峨眉武校门口的事情,实在太严重了,没有证据显示,此事跟朱岳福有关,但他也是被重点怀疑的对象,所以跟踪监视朱董的人升级了,是专业人士。

    非常遗憾的是,此人居然再次甩脱了跟踪的人,他连座驾都不要了,明显是有人接应。

    不过据专业人士分析,此人应该是没有发现异常,只是下意识的自我保护行为。

    因为他的手机没有关机,通过技术手段,还是可以定位。

    现在他的手机信号,正在省zheng府宿舍附近,警察们也不敢乱来,这个地方可不是能随便使用技术手段的,而且,谁知道人家朱老板在联系谁呢?

    又过了半个小时,冯君的眉头皱,走到别墅顶的阳台上,点起根烟。

    雨还在下着,阳台不是封闭的,细密的雨丝纷纷落到了他的身上。

    他四下看看,隐约能感觉到,在黑暗的角落里,起码有两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烟抽到半,杨玉欣也走了上来,手里撑着把伞,想给他打上。

    “我不需要,”冯君摆手,淡淡地发话,然后抬手指向个方向,“省zheng府的宿舍,应该是在那个方向吧?”

    “稍等,我有点转向,”杨玉欣退到屋檐下,放下雨伞,拿出手机划拉两下,然后微微颔首,“没错,就是那里,不过那是旧的大院……”

    她走到冯君身边,将手里的地图缩小些,“你看,这里才是新的宿舍,大致方向也差不多,但是偏了……有三十度左右。”

    “哦,”冯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不再说话。

    不是没话说,而是不能说——谁知道附近有没有窃听设备呢?

    杨玉欣收起手机,双手很自然地搂住了冯君的左臂,“天色不早了,外面冷,回屋里吧?”

    冯君被她这个动作弄得吓了跳,“杨主任,现在盯着咱俩的,绝对不止双眼睛。”

    “那又怎么样?”杨玉欣不以为然地发话,“我倒是想看看,谁敢乱嚼舌头。”

    体系里和社会上,是截然不同的,明星的新闻,那是随便曝光,吃瓜群众喜闻乐见,但是高层的那些宫闱私密,又有谁敢说?

    冯君苦笑着摇摇头,“我知道你对他们意见大,但是……何必呢?”

    他猜得没错,杨玉欣对这些人,还真是有些意见,根据现场的检查勘测,再加上监控录像分析,如果不是冯君挡住了那枪,杨玉欣有百分之十以上的可能性,胸口枪。

    杨主任当然很恼火,在自己的老家,居然受到了这样的袭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好好的锦城,被你们治理成了这个样子?

    这个时候,如果还有人敢传播杨玉欣的绯闻,那是铁铁的作死了,合着你们治理地方不行,打听领导的私密,倒是很在行?

    冯君抽了两根烟,才回房间休息了。

    不过他躺下还不到十分钟,房门响,条人影带着香风闪了进来。

    “杨主任还不休息?喂……别这样,前两天不是好好的吗?”

    “我不敢个人睡,”阵窸窸窣窣的响声传来,然后被子里就多出个人来,“总觉得……房间里不知道哪儿藏了个人。”

    冯君能理解这种感受,他不能接受的是,“那你也该穿上睡衣什么的吧?”

    杨玉欣的身子僵,声音也变得萧索了起来,“你是……嫌我老了吗?”

    冯君轻叹声,“你当然还不老,但是……我不喜欢把简单的关系搞得复杂化。”

    “不会变得复杂,今天晚上天气太冷了,咱们只是抱团取暖……你没感觉到我很冷吗?”

    “你这么做……不怕小田发现吗?她没准会跟你堂哥说的。”

    “小田现在还在大厅呢,女人都是喜欢暖和地方的,我有个直觉,如果我不来取暖,还是会有其他人来的,那么我为什么委屈自己?”

    “小田还在大厅……”冯君沉吟下,终于抬手,将身边人搂了过来。

    接下来的事情,自不必说,个是久旷之身,个也不是什么道德君子……

    个小时之后,久旷的这位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沉沉睡去。

    冯君多少要好点,起身去了卫生间,打开龙头哗哗放起水来,显然是打算泡个澡。

    没人注意到,没过多久,楼顶天窗被悄无声息地打开,条人影冲天而起。

    度假村里不缺少摄像头,但是向上方摄像不算多,比如说这个别墅型的房间,四周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监控,外来者不经过周围,谁上得了房顶?

    既然如此,何必让摄像头监控天空?拍飞鸟不成?

    也就是这个度假村档次高,接待标准也高,设计的时候,考虑到未来接待的贵宾,可能遇到来自天空的威胁——比如说直升机伞降之类的,弄了几个对天空的摄像头。

    但是这些摄像头般连盖子都不取,有的甚至只有架子和连线,摄像头都没装上去。

    度假村的栋主楼上,倒是装了不少能监控四周的摄像头,其两个摄像头,能大致监控到冯君所在的别墅房顶。

    但是距离太远,红外摄像头的效果不佳,再加上又是雨天,就更受影响了。

    此刻锦城市的城郊,栋九层楼的顶层,正在做场法事。

    这里属于个城村,而这栋楼房,正是村长蒋长捷名下的产业。

    蒋村长身家亿万,好事坏事都做过不少,也经历过数次极其险恶的暗算,结果都化险为夷,后来就成为了佛家的坚定信徒。

    他这处房子,院子的面积有亩地还多,近百平米,楼房大概是三百多平米的地基,九层下来就是三千平米的使用面积——这还是不加地下停车场。

    房子的结构就不用多说了,蒋村长是诚心礼佛之人,楼就设有个佛堂,而九楼的多半,是个面积两百平米的超级大佛堂。

    这里主持小型法事,是足够了。

    此刻,就有个和尚在做法,他的身边有两个小沙弥,还有朱岳福以及……蒋长捷。

    其他相关人等,都被禁止入内。

    蒋村长晚上有应酬,十点才回来,般这种时候,他都不回家了,锦城市还少得了他夜宿的地方?

    今天他是知道释明信大师要借自家佛堂,除魔卫道做场功德法事,才赶回来旁观。

    佛堂的地面上,摆了三十六盏油灯,七十二根蜡烛,组成个非常规律的阵型,阵型是三个硕大的香炉,每炉有三柱高香。

    三个香炉的央,是个人高的三棱柱,每面都贴着张照片。

    三张照片是同人,个年轻英俊的男子,照片下方是张黄绢,上面写着生辰年月等。

    在场的人都知道这年轻人是何方神圣,正是那传说有**力的洛华庄园冯大师。

    见到朱岳福副患得患失的样子,蒋长捷伸手拍拍他的肩头,递过去根烟,很轻松地笑着发话,“明信大师佛法高深,你算找对人了。”

    他是堂堂的城村村长,虽然级别不高,实权却极大,手握土地的资源,根本不把街道办的领导放在眼里,区里领导也只认那么三四个……

    朱岳福这次没拿电子烟,而是老实地接过了香烟,皱着眉头发话,“我其实是礼佛敬道的,实在是那家伙欺人太甚……”

    就在此刻,不远处传来声轻笑。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