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 沈总跪了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杨玉欣当然不会以为,对方是真的打错了电话。

    能知道她电话号码的,就没几个人,能喊出“杨主任”的,这就不可能是外人了。

    至于说知道杨主任玩古钱币的,那更是少有了——京城的圈子里,可能流传得还多些,但是在锦城,知道的人真的是屈指可数。

    别小看这点,高层领导的爱好,并不是般人能掌握的。

    富鸿集团的老总能知道杨玉欣的爱好,那是他的层面够了,但是他可能告诉别人,杨主任的个人爱好吗?别逗了,大家都知道了,他的机会可不就少了?

    所以这些消息,大多时候也是被垄断的,般人根本接触不到。

    正因为如此,杨玉欣下意识地感觉到,这个陌生的电话不是很正常,就想挂掉。

    “别啊杨主任,您听我说,”那位在电话那边叫了起来,“我叫沈光明,在锦城开了个小店,向诚信待人,早就想拜访您下了。”

    杨玉欣还是压了电话,然后看眼冯君,“沈光明亲自打电话过来了。”

    “呵呵,”冯君笑笑,心说那家伙是真的急了。

    沈光明可能不急吗?他都快被吓死了。

    原本他是想看看,冯君会怎么对付朱岳福,就算峨眉武校发生枪击案,他也只是托人求情,心里未尝没有静观其变的意思。

    但是……五连跳啊,五个人里,他认识四个,只有个小沙弥,他没接触过。

    朱岳福就不用说了,蒋长捷那种主儿,可是都不把沈光明放在眼里的,释明信大师,沈光明也接触过两次,知道此人是有真本事的。

    不过这人太傲气,又是死要钱的性子,沈光明不想跟这种人有太多瓜葛,他是借风水敛财的,可不是散财。

    反正他对明信大师很恭敬,甚至认识他身边个小沙弥,但平常时候,都是敬而远之。

    这样的五个人,居然就在蒋村长家挨个跳楼了,据说现场还有作法的痕迹,警方初步判断,是朱岳福想要请明信大师对冯君不利。

    沈光明搞清楚事态之后,再也顾不得那些规则了,直接打电话给杨玉欣求饶。

    杨主任挂了电话,看起来是不接受求饶,不过,这也在他的意料之……

    十几分钟之后,小田接了个电话,然后表情怪异地看眼杨玉欣,“杨主任,有人看到,咱们住的地方,有人跪在门口,好像是时利和的沈光明。”

    “唔,”杨玉欣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又看眼冯君,“你怎么看?”

    冯君不以为意地笑笑,“他这么冒失地给你打电话,图的可不就是能跪在那里?”

    小田眨巴下眼睛,感觉自己不是很能理解这话,而她又是个不懂就问的性子,“他要是不打电话,就不能跪吗?”

    “打个招呼,比较好点,”杨主任淡淡地回答,“哪怕打电话过来比较冒失,总也算是个招呼……有招呼就比没招呼强。”

    小田这才明白,为什么沈光明不托人,要直接打电话了,人家已经打算跪了。

    但是就连下跪,都不敢随便地跪……这是真的吓坏了啊。

    女jing察想明白了关窍,心里忍不住生出些不忿来,杨主任也太得天地钟爱了吧?出身高贵容貌艳丽,被无数人追捧,还能跟他……有那样的关系。、

    别人就连下跪,都得先提前报备下……

    杨玉欣是不知道她这么想,否则估计要呵斥句:年丧夫……你管这叫天地钟爱?

    小田心里有点不忿,但是她也知道,为这个叫真毫无意义,所以只是不着痕迹地说句,“这大冷天的,地上还有雨水……”

    冯君和杨玉欣都没接这句话,她微微吐舌头,也不敢再说了。

    午时分,他们来到个六十平米大小的平台,这里是度假村的观景台,间还有个小亭子。

    午饭就在这里吃了,虽然是阴雨绵绵,天气极为阴冷,但是吃火锅是无所谓的。

    空气太潮湿,木炭燃烧比较费力,不过亭子上方有电源插座,引下来电就是了,这些都是度假村的员工完成的。

    杨玉欣非常能吃辣,又喝了点温过的黄酒,顿火锅吃下来,额头竟然有些冒汗。

    看眼服务员,她意犹未尽地发话,“请问有铁观音吗?麻烦泡壶。”

    度假村的服务,绝对没的说,服务生拿出对讲机呼叫下,不到十分钟,就有茶艺师拎着箱子走了过来。

    箱子打开,里面不但有茶叶和整套茶具,甚至还有桶山泉水。

    这通茶喝完,就接近下午三点了,三人起身,慢慢悠悠往回走。

    走到别墅门口,看到那里跪着个壮硕的胖子,雨不是很大,但是他浑身都已经打湿了。

    胖子的嘴唇都冻得发白了,见到三人回来,忙不迭地出声,“杨、杨、杨主任您好,冯、嘚嘚……冯大师好,鄙人沈光明来请罪。”

    打招呼的时候,他都没敢站起身来。

    不约而同地,冯君和杨玉欣耷拉着眼皮,就像没看到此人样,直接刷卡进门。

    沈光明被彻底地无视了,不过他并没有生气,抬手抹下脸上的雨水,继续跪在那里,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他的脸上,居然泛起了丝欣然。

    其实沈总心里很清楚,对方没有呵斥,只是无视,说明他做对了。

    现在他的面子落得再狠,也不过就是丢些人,哪怕对方不肯原谅他,只要他跪得时间足够久,多少也能体现出他的诚意来。

    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你肯让我跪,那就好。

    冯君和杨玉欣回到别墅,就直接来到了二楼的小客厅。

    这次是杨主任动手,为冯君冲泡了壶铁观音,“度假村还行,茶叶差了点。”

    两人边悠然地喝茶,边隔着落地窗,打量着雨的锦城,心情非常地放松。

    过了个多小时,杨玉欣抬手指门外的沈光明,“打算让他跪多久?”

    冯君笑笑,“这个我无所谓,看杨主任你的意思。”

    杨主任思忖下发话,“天气这么冷,他这么跪下去,你说会不会落下什么毛病?”

    “落下毛病,也是咎由自取,”冯君端起小盏茶水,仰脖饮而尽,咂巴下嘴巴,才轻描淡写地发话,“犯错必须受到惩罚,杨主任你有点心软了。”

    杨玉欣笑了起来,“你说看我的意思,我其实是想看你的意思……他先招惹的你。”

    “话不是这么说的,”冯君摇摇头,正色发话,他虽然跟这女人有了肌肤之亲,但是有些事情,要码归码,“昨天他让你受惊了。”

    峨眉武校的事情,算不到他身上吧?杨玉欣思索下,紧接着眼珠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现出不尽的温柔来,“其实……我还想谢谢他。”

    她的身子侧过来,吐气如兰,在他耳边低声呢喃,“昨天差点让我受jing的……是你啊。”

    “咳咳,”冯君好悬没被口茶水呛住,他干咳两声,“那个啥,玉欣……说好就是晚上,咱都成年人了,是吧?”

    杨玉欣的眼珠转了转,幽幽地叹口气,不再说话。

    冯君也没再考虑她的心情,这种关系他并不陌生,在他混乱的那些岁月里,在酒吧里,他有过很多类似的经历,喧嚣的都市,孤独的男女,说好天亮就分手。

    双方默认是夕情人,如果想影响彼此的生活,那就是坏了规矩。

    当然,他没有遇到过杨玉欣这种相貌、气质和身份的贵妇。

    两人干坐着有些无趣,冯君索性发话,“那现在……把他叫进来?”

    “我无所谓,”杨玉欣也恢复了正常,似乎重新界定了两人的关系,“只是想晾晾他,时间长短并不重要。”

    时间长短……对我来说很重要!冯君很想这么调笑句,不过想想,好不容易说清楚了,又何必再去撩她?

    说白了,我这个人是有点犯sao!他心里检讨着,却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唔。”

    下刻,沈光明被小田叫了进来。

    进了屋之后,他屁股就坐到了地上,雨水顺着他的衣服淌到了地面上。

    他脸色苍白嘴唇发青,打着哆嗦发话,“得得得……抱歉,我……我有点僵。”

    小田站起身来,给他倒了杯热水,淡淡地发话,“喝点吧。”

    冯君二人默默地看着她,也没有阻止,华夏的传统道德,有“身在公门好修行”的说法,其实这是种优良的品质,不过现在肯这么做的人不多了。

    “谢谢,”沈光明哆里哆嗦地表示感谢,抱着水杯不肯松手。

    他连喝了两杯热水,面部肌肉才恢复了正常,“杨主任,冯大师,我是来检举些人和事的,他们有极大的可能,是制造枪击案的元凶。”

    杨主任脸上没什么表情,冯君却是轻笑声,“你倒是懂得抓重点。”

    “江湖事,江湖了,”沈光明正色发话,“现在的当务之急,我认为是不能纵容那些无法无天的凶徒,锦城的繁荣来之不易,大家都有义务去维护!”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