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 草莽龙蛇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光明共指出了四拨主要嫌疑人,其有拨,竟然是泥轰国在蜀地的企业。

    这个猜测,令其他三人意外不已,小田直接就发话了,“你这是抗日神剧看多了吧?”

    冯君则是皱皱眉,“峨眉……算是敬土宗的道场吗?”

    佛门在泥轰也有不小的影响力,敬土宗脉的份额比较大。

    沈光明虽然修佛,但基础造诣不是很深,“他们都说峨眉是普贤菩萨的道场,这个应该算是敬土宗的吧?”

    杨主任想的是别的,“那些泥轰人,经常去峨眉吗?”

    “这个确实常去,”小田点点头,她身为警察,对此很有发言权,“撇开敬土宗不提,峨眉也是佛门四大道场之,去的泥轰人很多。”

    冯君的眉头,皱得越发地紧了,“但是,峨眉看我不顺眼,我能理解,可是跟泥轰人又有什么关系,他们这是……吃多了撑的?”

    “这可是难说,”沈光明的气色好了不少,说话的气逐渐强了起来,“泥轰人就见不得好东西,他们惦记咱华夏的好东西还少了?”

    冯君总觉得,这事儿牵扯到泥轰人,实在有点怪异,不过暂时他也顾不上想那么多,于是他问,除了这四拨嫌疑人,还有什么人没有。

    沈光明表示,其实事发当天,他还相当怀疑,此事是朱岳福所为。

    别人对朱老板不太清楚,但是他相当清楚,朱老板本人不算可怕,可怕的是,此人的拨乡亲,都在开医院,在全国各地的影响力不小。

    譬如说滇省,也就是出产“云货”的那个省,朱老板的乡亲,甚至可以勾结国外的势力。

    这可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有这么回事,沈光明听说过,此前朱岳福是闯海的,闯海的人,怎么可能跟国外没有联系?

    别的不说,没有对外的关系,你凭啥玩走私?

    沈光明当初跟朱岳福说,可以介绍云货,本身就是对朱老板的种试探。

    所以在他眼,发生在峨眉武校门口的枪击案,其实是有五拨人嫌疑最大。

    不过接下来的事态发展证明,朱岳福把心思用在请人作法上了,嫌疑就几近于无了。

    释明信大师可不是那么好请的,朱老板决定了请他出手晚上作法,那就不可能再找枪手,在下午持枪攻击人——钱再多也不是这么造的。

    这嫌疑最大的四拨人里,沈光明认为,泥轰人和峨眉和尚的可能性最大。

    至于说原因,也很简单,死了的那名枪手,有明显的南越人的体貌特征。

    另外两拨嫌疑人,都是道家的,不是沈某人小看道门,而是道门在东南亚,影响真不大。

    东南亚有信道的没有?真有,还有道观呢,但是必须要指出点,道家修自身不修外物。

    相较而言,佛门在东南亚影响就很大了,至于说佛家戒杀生,听听就是了。

    人家杀人都不叫杀人,叫度化。

    沈光明尤其指出个国家来——暹罗,佛教在暹罗,那是国教。

    而且暹罗人特别认可泥轰人,对泥轰有超出寻常的好感,他曾经去过暹罗好几次,发现街上跑的汽车,基本全是泥轰的品牌。

    所以他认为,信佛教的泥轰人,找几个南越的杀手来,不是多大难题,很容易操作。

    冯君对此没有发言权,他的护照上,至今没有个海关的印章,虽然他去过缅甸,但那是偷渡出去的,然而就算这样,他也知道,缅甸的佛家寺庙不少。

    听完沈光明的分析之后,大家都陷入了沉默,良久,杨玉欣才点点头,“我去过暹罗,他们对华夏的态度,其实很般……对泥轰是印象真好,哪怕二战的时候被泥轰侵略过。”

    “当时他们认为,泥轰人是黄种人,是要把他们从白种人的殖民解放出来,而他们二战时作为泥轰的盟国,居然战败后没有被索赔,反而获得了泥轰的赔偿,也是很罕见。”

    小田拿起了手机,看杨主任眼,“这个最新情况,我需要反应下。”

    杨玉欣对此自然是无所谓的,她看眼沈光明,淡淡发话,“放下手机,出去走走。”

    沈光明的嘴角,忍不住扯动下:还要出去啊?

    他都淋了七个小时的雨了,而且还是跪姿!

    但是他真的不能拒绝这个要求,因为杨主任说了——放下手机!

    对于他、对于杨主任而言,手机里那点猫腻,大家都很清楚。

    带着手机,意味着可能被监听——朱岳福都知道,把手机扔到省zheng府宿舍旁边。

    不带手机,那就是要说点实际的内容了。

    沈光明非常清楚,自己说的那些嫌疑人,只是敲门砖,是获得冯君和杨玉欣体谅的前提条件。

    至于人家真的肯不肯原谅自己,还要看后续的谈判。

    三人再次走出了房门,这次,大家都没有带手机。

    沈光明冲着远处招下手,百米远停的辆车上,走下来个年轻小伙子,手里拎着雨伞和件长长的羽绒衣,合着沈总的人直等在这里,却不敢给他撑伞和披上大衣。

    沈光明侧头看眼杨玉欣,可怜巴巴地发话,“杨主任,我能……穿件大衣吗?”

    杨玉欣很无所谓地摆手,这时候真没必要计较这些。

    小伙子递上大衣和雨伞之后,老老实实地退去,剩下三人在雨慢慢地散步。

    沈光明从大衣里摸出香烟,散给冯君根,见对方不接,自己叼着抽了起来——他从跪在那里到现在,个多小时直没有抽烟,憋坏了。

    贪婪地抽完根烟,他才出声发话,“我想放弃佛门,从此心向道,敢问冯大师,您有什么指教吗?”

    冯君看他眼,微微摇头,“我没兴趣干预别人的信仰。”

    他是这么说的,但是沈光明心里清楚,自己必须跟佛门划清界限了,别的不说,只说释明信作法害人,就彻彻底底地恶了这高深莫测的年轻人。

    所以他又出声发话,“但是道门,我只熟悉青城,不知冯大师可有什么赏识的道门高功大德,我愿听从冯师指教。”

    这就是连青城都要放弃了,没办法,冯大师此来,就是针对青城的。

    这家伙还真是有决断,冯君心里也有点感叹,能赤手空拳打江山的人物,没个简单的。

    不过,他也无意为对方指点迷津,他甚至没兴趣接话。

    倒是杨玉欣冷哼声,“说点实在的吧,我俩都很忙。”

    沈光明迟疑下,壮起胆子发话,“我愿意支付两个亿的压惊费,算是对两位的点小心意。”

    杨玉欣没有说话,冯君则是摸出根烟来,自顾自地抽起来。

    沈光明又犹豫下,才硬着头皮发话,“不过,我做装潢生意的,对公业务比较多,垫资比较大,下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半年内支付完毕,成吗?”

    冯君还是不说话,倒是杨主任发出了声笑,意味不甚明朗,“呵呵。”

    沈光明想想,心横,“冯大师、杨主任,我这个人就是个俗人,别的也不太懂,两个亿对我来说,也是短期内能拿出来的极限了。”

    冯君的嘴角扯动下,依旧不做声,杨主任又发出了声笑,“你跟我俩……谈钱?”

    “我知道我不配,”沈光明坦坦荡荡地发话,“但是……我俗啊,除了经济上的补偿,您二位还有什么指示,只要我能做得到的,绝对眼皮都不眨下。”

    冯君闻言,忍不住轻哼声,朱岳福要是有你这种态度和魄力,何至于落到那步下场?

    当然,这跟朱岳福的前车之鉴,是有很大关系的,要不是有那个例子,沈光明怎么舍得眼都不眨地先甩出两个亿来?

    时利和在锦城的装潢公司里,规模算是相当庞大的,但是年的纯利润,也过不了亿元,他拿出这么笔钱来,还是在半年内,算是相当伤筋动骨了。

    杨玉欣听到他的轻哼,以为他心里不满,于是沉声发话,“冯大师喜欢什么,你应该猜得到……有什么道门的老物件儿没有?”

    “道门的老物件儿?”沈光明皱着眉头想了好半天,才吞吞吐吐地发话,“这个……还真是暂时没有合适的,要不这样,您说声,谁那儿有,我保证弄来。”

    冯君又哼声,终于出声发话,“要是知道哪儿有,我还用得着找你吗?”

    就你丫这性格,怪不得敢唆使人来洛华庄园,合着是见了好东西,真敢下手啊。

    沈光明多聪明的人?根本没介意冯君傲慢的态度,而是非常果断地点头。

    他喜眉笑眼地发话,“那成,我保证年内,派人最少走百个道观,先收集消息,然后向冯师您汇报,合适不合适的……您来定夺。”

    冯君和杨玉欣听到这话,齐齐地侧过头来,认真地看这厮两眼。

    这个答案还真的令两人感到意外。

    冯君由衷地感慨句,“杨主任,你们锦城,不愧是天府之国,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草莽龙蛇随处可见,真能抓得住任何机会。”

    (明天加更,月底了,谁又看出月票了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