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 线索(一更贺盟主传真机)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杨主任听到冯君夸自己的老家,心里也很舒坦。

    然而,她对某件事终究是不能释怀,“那个峨眉武校怎么处理?”

    “冷处理,”沈光明毫不犹豫地回答。

    关于这个问题,他早就想好了,现在也正是表现诚意的时候,“我也不解散武校,省得别人又做起来这个牌子,就是往烂里经营……做好个牌子很难,做烂还不简单?”

    这话出口,连杨玉欣都被逗乐了,她看眼冯君,“呵呵,还真是草莽龙蛇,这种缺德主意都想得出来……唉,可惜了峨眉这块牌子。”

    她对峨眉的感情,还是很复杂的,实事求是地讲,她对和尚是没什么偏见的。

    以她本人的身份,遇不到那种不布施毛爷爷,就给你颜色看的和尚。

    就算那些势利的和尚,见到她,也摆不出势利的嘴脸,肯定是副高僧大德的模样。

    而峨眉是蜀地大名胜,更是公认的佛门四大道场之,是极为难得的人和自然资源,这么块牌子被毁了——哪怕仅仅是武校这个领域,她也忍不住有点唏嘘。

    不过怎么说呢?她毕竟是在峨眉武校门口受到了枪击,而且峨眉对他……也极其不友好。

    那么,她能做的,也只有唏嘘了。

    沈光明察言观色,附和着发话,“峨眉是个好牌子,但是现在的和尚,并不能代表峨眉……道德沦丧的社会,丑闻也太多了些。”

    杨玉欣看他眼,然后扭头看向冯君,“你认为怎么样?”

    冯君摊双手,很随意地发话,“那就这样吧,不过沈光明,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点……如果你说到做不到,下次,我绝对不会给你解释的机会。”

    “我懂,”沈光明心里长出口气,笑着点点头,“愿意给我机会,是您做人讲究,不懂得珍惜机会,那就是我蠢了。”

    冯君点点头,面无表情地发话,“希望你够聪明。”

    这话说得很是有点居高临下,不过沈光明喜不滋滋地点点头,“大师您等着看吧。”

    又聊了几句之后,远处走来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小田警官。

    她个子足够高,步频也快,迈动两条大长腿,没多久就赶了过来,“杨主任,关于枪击案的嫌犯,有最新消息……”

    边说,她边有意无意地看眼沈光明——喂喂,自觉点成不?

    沈光明见状,赶忙告个罪,说我去别墅门口等着好了。

    小田带来的消息,是最新的排查结果,条看起来没什么用的消息,引起了警方的关注。

    冯君他们抵达峨眉武校之后不久,马路斜对面的居民楼里,走出男女,男人打着伞,女人打着电话离开了。

    这是太常见的场景了,同时刻,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不知道有多少。

    但是警方走群众路线就不样了,他们拿着这男女的照片,在那栋居民楼里挨个询问——谁知道这两人是谁?

    那栋居民楼里,没人认识这两人是谁,就有警察觉得,这里面或许有章。

    他俩行走的道路,直在天眼的监控之下,女人打了路电话,但是警方通过技术手段查出,在这样的行程里,周边两三百米范围内,没有哪个电话号码在直通话。

    所以可以得出个结果,女人是在假装通话。

    这个结论是非常难以得出的,要排除海量的无用信息之后,才可能发现异常,其难度……跟大海捞针相差也不多。

    发现这个异常之后,警方通过天眼,又发现在不久之后,在距离事发地四百米左右,男人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简而言之,警方发现这个电话呼叫了另个号码,而这两个号码,都是属于机主身份不详,无法查出的。

    那个被叫号码又打了个电话,这次是打给了个身份明确的号码,那人是青城下院的个弟子,身份不低。

    也就是说,身份不详的男人,打电话给另个身份不详的人,这人又联系了青城弟子。

    这名青城弟子所处的位置,距离嫌疑人所乘坐车辆的位置,大约有四百米。

    四百米的距离不算近,但是这名弟子当时身处栋高楼上,而他接完电话之后,高楼的户外广告牌掉闸了,三分钟后才重新供电。

    看起来是偶然事件,但是串起来看,就不那么偶然了,这显然是个信号。

    警方已经认定,此青城弟子有高度嫌疑,但是他们所掌握的消息,只是逻辑上的异常,并不足以形成证据。

    所以他们认为,这个人不宜轻动,打草惊蛇不是好的选择,更合适放长线钓大鱼,不但能收集到充足的证据,更可能查出更多的真相。

    警方的判断,肯定是专业的,但是他们必须考虑杨主任的心情。

    原本这个消息,都未必要让杨主任知情,但是发现嫌疑人之后不采取行动,这就要必须说声了——他们宁可现在通过非正常流程抓人审讯,也不想引起杨主任的误会。

    杨玉欣听明白她的意思了,不过她还是有点疑惑,“这名青城弟子……跟南越有关系?”

    小田摇摇头,“这个我倒是没听他们说起。”

    冯君听得心里也好奇,青城道士找南越的杀手,用的还是外国手枪,这画风感觉……感觉很不符合认知啊。

    怀着这种不解,几人又回到了别墅。

    沈光明已经换了身衣服,双手递过来张五千万的支票,表明剩下的钱,半年内肯定付清。

    冯君和杨玉欣对此都没啥兴趣,最后还是杨主任发话了,“冯大师你不是又包了块地?这钱你收起来吧。”

    冯君斜睥沈光明眼,“算了,这点钱我也不看在眼里,不如给我家干点活吧。”

    对方是搞装潢的,他的父母亲要在深山里建造房屋,肯定用得上的。

    “那算了,还是我收起来吧,”杨玉欣不动声色地发话。

    冯君有种感觉,似乎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沈光明人后出声邀请二人共进晚餐,被干脆地拒绝了。

    果不其然,在沈总离开之后,杨玉欣指出了冯君的错误,“你都已经说了,他是草莽龙蛇,怎么会又邀请他帮你干活呢?”

    冯君有点愕然,“这个……有什么问题吗?”

    他并不认为,对方敢使什么坏,草莽龙蛇固然是无法无天之辈,但也最清楚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吴利民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好我的冯大师,”杨玉欣无可奈何地瞪他眼。

    来到锦城之后,她直是直呼冯君的名字,或者称冯总,从不喊什么大师,为的就是不惊动警方,不过现在,估计是藏不住了,不光是有五连跳,今天沈总也直呼冯大师了。

    所以她索性摊开了说,“你不是般人,但你的父母呢?理论上讲,沈光明知道你不好对付,应该是不敢再起别的心思了,但是安全问题,是防范为主。”

    小田倒是没有奇怪,冯君为何不是般人——能让杨家的女儿、古家的媳妇心甘情愿侍奉的,怎么可能是般人?

    而且那个神出鬼没、悄然偷走了医院的大型设备、并且造成五人跳楼的瘦小道士,十有九跟冯君也有关。

    不过很遗憾,还是那句话,逻辑上讲,两人应该有关,但是没有证据,所以警方无法直接传唤冯君,尤其是他在身边还有个杨玉欣的情况下。

    其实很多时候,小田和杨主任的认知还是致的,她点点头,“杨主任说得没错,我们搞安保工作,首要强调的是防范……零失误,才是及格线。”

    你们那是什么级别的安保?冯君真的很想吐槽:现在的领导也太怕死了。

    他倒不是点不担心父母,但事实上,他认为这概率非常低,不比遭遇高空堕物之类的概率更高,更别说他的父母身上,还带有精血护符。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俩是番好意,他也要懂得感激。

    所以他笑着道谢,“多谢,还是我想得少了……对了小田,这个青城弟子叫什么?”

    小田看他眼,“你问这个做什么?”

    冯君笑笑,“我对打听消息,也有些心得,没准能帮到你们什么。”

    “免了,”小田摇摇头,毫不犹豫地拒绝,“你保护好杨主任就好,其他事交给我们来做。”

    冯君继续笑着,“保护杨主任,可不是还有你吗?附近应该还有你的同事。”

    小田面无表情地回答,“这涉及保密纪律,我身为警察都无权打听,就别说你了。”

    顿了顿之后,她终于还是忍不住说句,“告诉你那个人名字的话,我很担心,他又会死于意外,所以还是不让你知道的好。”

    别墅外不远处的辆汽车里,两个黑影苦笑声,“小田这家伙,还真是啥都敢说。”

    冯君听这话,认为自己必须撇清,于是轻咳声,“小田你可不能这么说,我这两天的行动,都在你们监控之下,手机估计……也没啥秘密可言,谁的意外死亡能跟我有关?”

    (第更,贺盟主传真机。)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