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7章 武当来人(第二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田听了冯君的话,顿时不做声了。

    这是锦城警方最不摸头脑的点,所以撇开其他因素不提,他们也不好随便找冯君了解情况。

    因为他确实是在他们的全方位监控之下,手机定位、窃听什么的,都不在话下。

    对警方而言,应该是掌握了他全部的对外联系方式,所有的情况都是透明的。

    所以朱岳福等人五连跳,此事跟冯君有多大关系,还真不好说。

    小田不做声,杨玉欣却是出声发话了,“我很有兴趣知道这个人是谁,小田,是你来告诉我,还是我去问?”

    外面车里的两条黑影,有人轻叹口气,“小田这是又要坐蜡了。”

    小田不得已,只能沉默以对,杨玉欣直接摸出手机,“我给京城打个电话,请家里人关注下案情进展,你们要是觉得方便监听,那就继续监听好了。”

    “不要,”小田吓得喊了声,你要是给你大伯子打电话,那谁敢监听?

    尤其是在你明确打了招呼之后,我们再窃听,那就是有意偷听副guo级领导的私密了。

    所以她只能无奈地表示,“等等,我再去请示下。”

    这次的请示,显然相当重要,她直接躲出了房间。

    冯君看着杨玉欣,很随意地笑笑,“其实没必要这么逼他们。”

    “这不是逼他们,而是个态度问题,”杨玉欣不以为然地回答,“枪击案之后,居然还有人可以找人作法对付你,这本身就是他们无能,所以我认为,咱们有必要得到第手资料。”

    冯君无奈地叹口气,“人家不是说了?我可能找什么瘦小道士报复……担心我弄出人命。”

    “那还是无能啊,”杨玉欣端起茶杯喝口茶,理直气壮地发话,“他们先掌握了情报,还要担心你对嫌疑人下手,担心拦不住你……这不正是无能的体现吗?”

    门外监听的那两位又苦笑了,“得,合着咱们做也是错,不做也是错,这些上面的领导,还真是难伺候啊。”

    具体做事的人,经常遇到这种左右为难的场面,抱怨更是常见的,但是不得不承认,杨玉欣的理解也没太大问题——双方的分歧,只是在于考虑的问题的角度不同。

    杨主任站在自己的角度上考虑问题,这无可厚非——你们办事不利,会影响我们的安全,所以也别说涉密了,分享下情报,我们自己保护自己好了。

    但是对于警方来说,这个要求就很耻辱了。

    差不多过了二十分钟,小田才回来,可见那边也有分歧和争论。

    她也没多说,就说了句话,“那个广告牌掉闸三分钟……是泥轰企业的广告牌。”

    冯君和杨玉欣齐齐愣住了。

    良久,冯君才不可置信地发问,“你是说青城弟子,勾结泥轰?没有搞错吧?”

    “我什么也没有说,”小田摊双手,又看向杨玉欣,“杨主任明白了吗?”

    杨玉欣沉吟阵,微微颔首,“希望你没有骗我。”

    “这种随便就能戳穿的谎话,我有胆子说吗?”小田叹口气,“领导说了,肯定会给您个答复,现在实在不方便。”

    杨玉欣摆手,很痛快地发话,“那我就不问了。”

    她担心冯君听不懂,还对他解释两句,“这种事,可能涉及了化输出、间谍反间谍甚至东南亚布局之类的东西,涉密等级很高,关键是知道了以后麻烦会很多……不如不知道。”

    冯君大致是听明白了,反正杨主任都打退堂鼓了,他还能说什么?

    不过就这么离开,他多少有点不甘心,“本来还想找青城的麻烦,现在看起来……也不行了吧?”

    “这个未必,没准他们会很欢迎,”杨主任笑着回答,“不过你要考虑清楚了,接下来你找麻烦的整个过程,估计会被全程关注,而且会有很多非常规手段。”

    她的话说得很明白,查清青城和泥轰的勾结,固然很重要,但是你冯大师本身也是个神秘人物,大家巴不得有理由,名正言顺地围观你。

    冯君愣了愣,抽出根烟来点上,然后叹口气,“那算了,明天就回吧……这趟来的,还真是没啥收获。”

    他已经想清楚了,事情涉及到青城、泥轰和南越杀手,绝对会成为什么督办事件,只要华夏官方愿意重视,涉事的人绝对逃不脱天罗地,只可惜,他不能亲自报仇了。

    不过……怎么说呢?这些事情原本就该是官方来负责的,以往他快意恩仇,是官方没人过问或者刻意歪曲事实等等,真的有人愿意主持公道的话,他不亲自出手也无所谓。

    “儒以乱法,侠以武犯禁”,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他又何必强迫自己去犯禁?

    唯遗憾的是,他这次来,是想狠抽青城顿——可以顺便再加上峨眉,证明洛华庄园不是能随便冒犯的,这个打脸的效果,现在看起来只能算般。

    不过令他感到意外的是,第二天抵达机场的时候,居然有几个道士来送机,其更有人是他见过的,就是天师洞门口碰到的黑脸道士。

    黑脸道士自我介绍了下,说自己是十方堂堂主,表示此次冯居士前来,青城没有很好地招待,实在有些惭愧,下次你想来,提前打个招呼,青城甚至可以派人专程去郑阳接你。

    冯君对此,表示十分地不解——你还指望我再来?

    说这些话的时候,很多人在场,堂主也不好多说,只是强调,青城敬仰冯大师很久了。

    直到周边的人少了点,他才又低声说句,“那名下院弟子,本来是在峨眉修行的,改换了门庭,我们也没想那么多,三教原本是家嘛,哪曾想……那厮狼子野心。”

    冯君听明白了,合着是青城出了个叛徒。

    现下社会,其实佛教徒、道教徒自由切换的现象太多了,甚至可以说,华夏自古以来,虽然不同教门,确实存在对立的情况,但是大多时候,都是兼容并蓄的。

    有的庙宇的大雄宝殿里,同时有孔子、老子和释迦牟尼的塑像。

    在“异教徒必须死”的西方,这种现象是不可想象的。

    这些就又扯远了,简而言之,青城那个出了问题的道士,原本是个和尚来的,那么此人能跟泥轰人接触上,倒也不足为奇。,

    看黑脸堂主的意思,他甚至怀疑,那厮是峨眉派来的卧底。

    总之青城的态度,出现了百十度的大转弯,在枪击案上面,黑脸堂主泄露的信息,甚至比小田泄露的还要多。

    当然,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的职业是道士,而不是警察。

    冯君回到洛华庄园的时候,正值元旦,杨玉欣甚至没有回郑阳,而是从锦城直接飞京城了,新的年开始,她也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冯君跟她分开之前,送了她张精血护符,哪怕只是夕的情人,终究是长期的合作伙伴,本着“安全第”的宗旨,他希望这纸护符,能保障她安全无恙。

    就在这天夜里,王海峰晋阶武师——他有这种感觉好几天了,新年到来的时候,他甚至还在竹林里修炼,惹得他的妻子阵抱怨。

    这个消息,极大地刺激了徐雷刚,元旦这天,他去陪小公举了,本来想的是忙里偷闲——忙了这么久,总也该放松下,不成想他才放松,王教练就晋阶了。

    要说起来,他才是冯大师的开山大弟子啊。

    所以第二天大早,他就赶到了洛华庄园,然后就目睹了……冯君发放纳物符的幕。

    冯君共从无忧台买了十张凡人纳物符,他的女人得了三张,男徒弟两张,父母两张,再加上给茅山小天师唐姬的张,已经用去了张。

    再加上冯君还拿出了张做练习,其实就只剩下张了。

    徐雷刚不知道冯君还有几张纳物符,但是他非常清楚,这东西肯定是用张少张,急得眼珠子都蓝了,选个没人的时候,他低声问冯君,“师父,纳物符还有吗?”

    冯君也没办法说他,新年了,陪小公举玩玩,还不是很正常吗?所以只能表示,“目前我的保有量,最多不超过张了,你自己掂量吧。”

    徐雷刚咬牙跺脚,“我决定了,不突破武师,今年不回家过年!”

    话音刚落,他的手机响了,原来是他的二哥打来了电话,说是已经到了郑阳,想求见冯大师,顺便把借的四千万还了。

    徐雷刚才发了誓,实在不好意思出尔反尔,就说你把钱给了我夫人就好,我顾不上招待你,公司有事忙着呢。

    你公司有屁的事,徐老二对这个弟弟也是不见外,你那公司叫征兵办,兵早就走完了,你跟我说有事?

    冯君见他实在为难,说不行你再去招呼下吧,毕竟这四千万本来是我的,而朝阳那边也缺钱,虽然去蜀地趟,弄到了个亿,但终归是缺钱。

    其实他现在账面上并不缺钱,但那是有杨玉欣撑着,在锦城,他跟她有了亲密接触,觉得这钱反而更该早点还清——要不然,岂不是成了卖身?

    徐雷刚走得快,回得也快,下午两点就回来了,不过他没有着急进庄园,而是在对讲机里呼叫声,“师父,武当郭长老来访,放人不?”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