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章 计划改变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实郭长老在发现这个秘藏之后,第个反应就是:挖出这些灵植来,好好利用。

    他打算自用部分,其他都收藏起来,实在缺钱了,也可以售卖两株出去。

    他就没想着继续种,这些都是几百年往上数的天才地宝,也早就习惯了这里的环境,移植太难了——旦失败,损失是巨大的。

    更别说,此地还有灵气,郭长老也借不到这么块灵田来种灵植。

    直到发现了花君,他才想到另种可能:我能不能让它帮着种灵植?

    冯君的话,算是给他提了个醒,就算有蝴蝶,你也未必能种好灵植,更别说怎么驯服这蝴蝶,还是个大问题。

    然而,郭长老也不是笨人,他看冯君眼,“前辈分到的灵植,是打算种植的吗?”

    “试着种种吧,”冯君轻描淡写地回答,“这些灵植养得不太好,看能不能调理下。”

    灵植养得不好……郭长老忍不住嘬下牙花子,你不装比会死吗?

    不过他也看到了,冯君的庄园里有聚灵阵,那阵法里的灵气,真的比此处强太多了。

    人家骄傲,是有骄傲的资本!郭长老又体会到了那种“没有生在罗马”的遗憾。

    但他还是要问句,“光有聚灵阵,怕是未必够吧?”

    别墨迹了,我知道你挺眼馋花君的!

    冯君微微地颔首,“光是聚灵阵确实不够……嗯,我本来就想搭建灵植阵了。”

    泥煤!郭长老脸黑,咱能不能好好地聊天?

    他索性心横,“我是想请问前辈,花君对您是否有用?”

    “这个我真不能确定,”冯君摇摇头,本正经地发话,“可以试试,试验不成功的话,直接杀了吃肉就是了。”

    郭长老对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杀了吃肉的话,我也做得到。”

    冯君摸出根烟来点燃,很随意地吸了口,“你没有灵植阵,连试验都不用做。”

    郭长老有点受不了,别整天秀优越感成不?

    不过下刻,他就看到冯君的手随意抄,然后又是甩,道白光冲向地面。

    “啪”的声轻响,蝴蝶的翅膀上,出现了片水渍。

    原来它冲着冯君喷出股口水,却被他随手抄住,又甩了回去。

    能腐蚀了钢铁的口水,竟然被冯君空手接住了!

    郭长老早就见过冯君之能,凌空摄物都做得到,现在看到这样的举动,倒也没有特别意外——这是真的高手,运气于掌,可以阻隔那腐蚀性极强的口水。

    不过他还是忍不住暗暗地赞声,果然是艺高人胆大。

    那只蝴蝶被自己的口水淋了翅膀,不过它的翅膀上仿佛有油般,随便扇了下,就把水珠扇掉了,然后盯着冯君手里的烟头,嘶叫了声。

    原来它是嫌他抽烟。

    郭长老原本还想探讨下这只蝴蝶的归属,看到冯君这个动作,时间也没了兴趣,“那这只蝴蝶我卖给你算了,你开个价?”

    “老爸,”蹲在地上挖人参的郭海云抬起头,不满意地出声了,“就算它不能种灵植,也可以当护山神兽,放在山门口,是个很好的宣传。”

    “还弄个毛线的山门啊,”郭长老情绪不好,索性实话实说了,“委羽山都要成住宅小区了,还有后来的道门在这里发展,这秘藏也没道经没灵石啥的,怎么搞山门。”

    “老爸!”郭海云顿时愕然,您怎么能……怎么能这么耿直地说出来?

    郭长老固然是有点自暴自弃,所以说实话了,但是事实上他很清楚,委羽洞天将来会如何发展,不可能瞒得过洛华庄园。

    既然瞒不住,早暴露也是个暴露,晚暴露也是个暴露。

    “郭长老就是耿直,”王海峰也起身了,笑眯眯地发话,“那这么说,我洛华庄园就不是在帮委羽存续断绝了?”

    “这样不好吧?”红姐闻言,也放下了照相机,任由它垂在胸口。

    她的眼睛发亮,“如果是你们私人挖掘道门秘藏,我们收的手续费……可得重新算了。”

    郭长老黑着脸,也不说话,嘴上时痛快,就是这样的下场。

    “好了,别开玩笑了,”冯君轻咳声,“秘藏是有点出乎郭长老的意料,关键是没有委羽道统的相关典册,洞天也不在郭长老手上,想存续委羽脉也不合适,理不直气不壮。”

    王海峰其实就是单纯地跟郭海云叫板,那些天才地宝他倒也很眼红,但是前说过,他从小也没短了什么,不是特别在意身外之物。

    他花钱很大方——只要能给他个花钱的理由,收冯君价值百万的玉石,也直接收了,从大师那里得了精血护符,说给老爸也就给了。

    所以他这次不抬杠了,“我就是开个玩笑,不过海云呐,你家得了委羽的秘藏,这是很大的因果,肯定要开个别院什么的,要不然真不合适。”

    难得见你说句正经话,郭海云看他眼,点点头,“这个肯定了,要不也没脸再见你们。”

    红姐听,老大不高兴了,“冯大师,这些可都是天才地宝呀。”

    “好了红姐,”王海峰反而劝他了,“咱洛华庄园啥没有呢?为这点东西……值得吗?”

    他说得很大气,红姐却是气得眼睛瞪,“你说我做的工作,都是不值得的?”

    “值得值得,”王海峰马上举起双手,嬉皮笑脸地发话,“必须值得,姐你饶我这次。”

    红姐没好气地哼声。

    郭家父子俩交换个眼神,郭长老出声了,“大师,我也是有点失态,主要是只收获了天才地宝,没有相关的道统,不过你放心,委羽的因果,我父子肯定是要接下的。”

    这个态度就很端正了,他说完之后,郭海云还接着补充句,“但是我认为,估计要走武修的路子,论道就不容易了,这点还请冯庄主海涵。”

    冯君不以为意地笑笑,“你们怎么选择,那是你们自己的事,只要不要因为你们的因果,坏了我因果就好。”

    这话看似不介意,但对于看重因果的道门来说,并不算轻。

    你自己不讲究,坏了别人求道之路的话——断人前程,可以说是不死不休的大仇。

    但是冯君也确实没做要求,道法自然,刻意去追求什么,就落了下乘。

    忙了晚上,也就是大致统计了下植株,挖掘灵植的话,也就是两棵人参。

    别小看统计植株,这可是个超级大的工程。

    棵植株讨论上半分钟,小时也不过能讨论百多棵植株,而每棵植株讨论半分钟,那都是最短时间了,要知道这里每棵植株拿出去,最少都值大几百万。

    这片地里,可是有近千棵植株的。

    开始,大家还在认真地讨论每棵植株,虽然挖不出来,但是估计年代和价格,是必须的——哪怕不太准,总比没有强。

    但是到了后来,谁也没多大精神了,就连郭海云都忍不住说句,“说实话,我从来没想过,这辈子鉴定天才地宝,有鉴定到想吐的时候。”

    冯君见状,忍不住说声,“其实咱们可以把灵田划片,你家片,我家片,按比例划分就行,各凭运气。”

    他的话说出来,红姐和王海峰肯定都不会反对,就连郭海云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修道之人,讲讲气运是很正常的。

    但是郭长老不答应,坚持要勘测完遍——或许他对冯君的能力,真的有点敬畏吧。

    郭海云也是带了相机来的,不是手机相机,而是真正的相机,将灵田从头到尾拍了遍。

    大致甄别完灵田,差不多也就六点了,众人决定离开——再不走天就亮了。

    两支人参都有海碗粗细,半人多高,加上参须的话,差不多有三米五长,近两米粗——这还是很多细小的参须被弄断了。

    冯君抬手,将王海峰挖掘出的那根人参收了起来——王教练的纳物符有使用次数。

    郭海云想了想,将他挖出的人参也拖了过来,“冯大师,帮忙拿下吧。”

    冯君不会拒绝这种小忙,抬手把他的人参也收了起来。

    不过有些忙,他是不会帮的,五人退出灵田的时候,那只蝴蝶已经恢复得七七了,见他们到了门口,个加速电射而来,稳稳地停在冯君肩头。

    炼气期的生物,多少是有点智商了,知道这群人里谁最强大。

    其实它真的算选对了,如果它敢往别人身上冲,冯君不介意再招呼它记落雷术。

    见到这蝴蝶停在了自己的肩头,冯君伸手,抓住了它的翅膀,直接扔回了灵田,“在里面老实待着!”

    众人身体震,又回到了山坡上,天色依旧漆黑,不过委羽山地处华夏东部,此刻应该是黎明前最后抹黑暗了。

    大家还没有习惯这明暗间的变化,红姐已经出声了,她幽幽地发问,“冯大师,为什么不把那只蝴蝶带出来呢?它已经个人生活了好几百年。”

    个人……那是只蝴蝶吧?冯君撇撇嘴,没说话。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