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被带节奏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冯君听这话就有点恼火,你就没点**权意识?查看了也就算了,还好意思说出来?

    不过这女人来得实在有点蹊跷,而且还有见面礼奉上,他也不好直接翻脸。

    所以他面无表情地发话,“你到底想说什么?”

    皇甫无瑕见到他的表情,反而是笑得越发开心了,“我就是有点好奇,什么人能解析了聚灵阵……按说这是宗师水平的阵法师,真的很难让人相信,是出自于个炼气阶之手。”

    冯君轻喟声,“看来无忧台的内部管理,很是存在些问题呀。”

    “这不关内部管理的事,”皇甫无瑕却是没在意他的话,她下巴微扬,傲然地回答,“我好友的姨夫便在无忧台,想知道你的信息,实在不难。”

    冯君越发地讶然了,“那位这么做,岂不是……典型的吃里扒外?”

    “吃里扒外?”皇甫会长又笑了,笑得花枝乱颤,“我天通商盟又没打算侵害无忧台的利益,反倒是要避开他们的聚灵阵设计,询问下情况,真的很过分吗?”

    “过分与否,我无所谓的,”冯君很随意地摊双手,“现在聚灵阵的生意,已经是无忧台在接手了,他们不在意的话,我又何必计较?皇甫会长此来,就是为了判定我的修为吗?”

    他嘴上说不介意,但是最后句话,已经将他的不满暴露了出来。

    “当然不是,”皇甫会长面色整,正色发话,“若是只为了判定修为,我何必上门拜访,又何必依礼相见?”

    冯君承认这话在理,不过他心情不好,就不想说话,只是点点头,“唔。”

    “我们在道友的道场门口,建了个小院子,”皇甫无瑕看看他,脸的诚恳,“就是想跟道友探讨下,双方合作的可能性。”

    冯君摸出根烟来点上,慢悠悠地抽了两口,又发出个简短的声音,“哦。”

    皇甫会长并没有在意,而是非常干脆地发话,“我想向冯道友发出郑重的邀请,不知你是否愿意屈就我东部分会的客卿职?”

    “客卿?”冯君很不满地看她眼,“你的修为尚不及我,居然连个供奉都舍不得给?”

    “各大分会并无供奉,客卿就是类似供奉的存在,”皇甫无瑕笑眯眯地看着他,“既然道友在意的是供奉,那说明咱们存在合作的基础了?”

    “抱歉,”冯君吐出了个烟圈,“我暂时没有出任供奉的打算,只是置疑你们的诚意。”

    “那真的很遗憾了,”皇甫会长脸上露出了明显的失落。

    很快地,她就调整好了情绪,“不过做不成供奉,也不影响你我双方的合作。”

    冯君摇摇头,“合作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我还不知道你打算如何合作。”

    皇甫无瑕眨巴下眼睛,双美目盯着他,“道友既然能解析了聚灵阵,想必其他阵法也不在话下吧?”

    冯君很干脆地摇头,“你这问题,听就是外行,阵法宗师不是样样阵法都精通,能专精两样阵法,其他阵法水平,也在阵法大师的水准,就足以称宗师了。”

    他这话不是无的放矢,而是套用了地球界的些观点。

    比如说,他是科僧,对历史学家比较清楚,治史就是讲专精的,只华夏上下五千年,没有几个大能可以全部拿下来,所以有了明清史专家,有了先秦史学家……

    同理,某人的所有阵法都到了宗师水平的话,那就是阵法大宗师了。

    “好吧,算我说话不严谨,”皇甫无瑕并不在意这点口舌之争,她自顾自地发话,“聚灵阵就算了,我们希望能在其他解析阵法上,跟道友密切合作。”

    这话说得……很有些霸气,你以为你是谁呀,别人定要跟你合作?

    冯君笑笑,对方虽然强势了点,但是本质上讲,商人嘛,有钱就确实可以比较任性。

    所以他不打算跟对方计较,而是计划拖拖,看对方还有什么打算,“其他解析阵法,我还没有什么成果,等有眉目了,咱两家再谈合作也不晚。”

    皇甫无瑕闻言,面色整,“冯道友,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我们是很有诚意合作的。”

    冯君疑惑地看她眼,“我也答应考虑你了,这不是没成就吗?怎么能说我没有诚意?”

    皇甫无瑕冲他诡异地笑,“我不担心你没成就,是担心你不肯跟我们合作呀。”

    “这话说得就见外了不是?”冯君正色发话,“我都跟你说了,有了成就自会跟你去协商,现在都没谈合作的条件,那肯定是时机不成熟……你不会以为我不跟你谈就放弃吧?”

    皇甫会长也本正经地回答,“你没准会继续跟无忧台合作,对于你来说,做生不如做熟,但是我们认为,你需要个更大的发展空间。”

    “你以为我傻吗?”冯君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你们也是商人,应该知道在商言商的说法……我能赚得更多的话,为什么不赚?”

    皇甫会长大有深意地看着他,“那你以为我傻吗?”

    冯君想了想,最终还是摇摇头,“我不这么认为,东部分会的会长,怎么可能傻呢?”

    “那就对了,”皇甫会长的脸上露出了丝微笑,“那么你觉得,我可能会为了区区的个猜测,就让分会在你门口圈个院子,建栋房屋吗?”

    顿顿之后,她又沉声发话,“天通商盟不缺钱,但那也是枚铜板枚铜板挣来的。”

    咦?冯君讶异地扬眉毛,他还真没考虑过这个因素。

    天通商盟在修建大院子和大房子,这点他是知道的,但他此前总以为,人家是财大气粗,显摆下实力——就像他修建玉石小楼般。

    现在听她这么说,显然不是这么回事,他的心里就好奇了起来,“那你这么做是为什么?”

    皇甫无瑕冲他大有深意地笑,“当然是为道友身后的人……对我天通商盟来说,谁是真正的阵法解析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灵石可赚。”

    “我身后的人?”冯君的眉头微微皱,然后摇摇头,“抱歉,你是不是搞错了?”

    “呵呵,”皇甫无瑕笑了起来,笑得越发地莫测高深,“你定要我说出来吗?”

    冯君耸肩膀,“愿不愿意说,那是你的事,我觉得……你应该是听到了假的传言。”

    他直在有意无意地暗示,自己是有根脚的人,但是此刻的否认,也是有必要的。

    他不能跟着对方的节奏走,否则没准会被带进沟里。

    皇甫无瑕看他眼,然后端起茶杯喝茶,小口小口地轻啜,很符合她的淑女形象。

    喝了五六口,她才放下茶杯,幽幽地发话,“茶不错,不过观泉谷于家,以后喝不到这么好的茶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只是淡淡地看着对方,但是精神却是高度集。

    “观泉谷于家?”冯君讶然扬眉毛,非常自然地回答,“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家是种植茶叶的吗?”

    “于梅仁在止戈山失踪了,”皇甫无瑕死死地盯着他,仿佛要看穿他的内心,“于家最后个出尘期修者……没了!”

    “哦,”冯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原来偷袭我的出尘期修者,是这个于梅仁啊。

    此前他直在暗暗打听,那个出尘期修者是什么来历,心里背负了不小的压力。

    现在听说,此人是观泉谷的,他的压力就小了不少,观泉谷可以说是两峰谷里,最松散的组合,更别说跟五台和四大派比了。

    这种来头的出尘期,死了也就死了,而且她刚才说什么来着……于家最后个出尘期?

    想到这里,他就更没压力了——就算观泉谷出头找麻烦,我也搭得上线儿呀。

    潘仁杰的老爸潘金祥,是巅峰出尘期,观泉谷金丹之下第人。

    不过就算松了口气,他也不会贸然承认,谁知道对方准备了什么后手呢?

    所以他淡淡地发话,“不瞒皇甫会长,这个人名……我是今天第次听说。”

    皇甫无瑕侧头看着他,心里也是有点纳闷,她虽然年轻,但是察言观色已经是老手了,对人心的评判,也是等的,自是感受得到,对方似乎……没有撒谎。

    这就让她有点感觉不解了,所有的消息都证明,于梅仁确实是在浮山郡失踪的。

    此事说来也巧,当天通商盟销售的聚灵阵盘,受到无忧台“假冒伪劣商品”冲击的时候,她正好在自己的好友处做客。

    对于无忧台这般扰乱市场,天通商盟其实不怎么在意,他们是做大买卖的,这丁半点儿的利润,真看不到他们眼里。

    身为分店开遍修仙界的大商家,遭遇种种挑战是正常的,遭遇不到,那才不正常。

    聚灵阵盘的市场,本身也算不得太大,不值得认真去对待。

    当然,如果天通商盟里有人能做出成功的还击,商盟肯定也不吝重赏。

    皇甫无瑕就是那个有点小想法的,于是随口问下自己的闺蜜。

    闺蜜马上联系自己的姨夫,于是就得知了冯君在这件事里所起到的作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