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不打自招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皇甫无瑕得知细节之后,开始调查冯君。

    天通商盟在修仙界的潜势力极大,耳目也灵通,他们很快就打听到了冯君的情况。

    皇甫会长不会白痴到去无忧台或者潘家验证消息,但是她可以去找红尘监察验证。

    按照规定,监察者的出行和遭遇的事情,都会被忠实地记录下来——这是很严肃的档案。

    于是皇甫无瑕得知,个郭姓监察者,曾经正面接触过冯君。

    郭监察是松柏峰个下属家族的附庸,而天通商盟虽然在松柏峰没多少棋子,但是在相对外围的地方,还是很有些眼线的。

    然后她就很惊讶地发现,那个郭监察……居然在见过冯君之后不久,就失踪了。

    这可是个稀罕事儿,皇甫无瑕直觉地认为,里面有问题。

    说来好笑,就连郭家自己人,都想不到此人的失踪,是跟冯君有关,甚至不少人认为,那位是出去做什么了——毕竟对修仙者而言,时不时地闭个关或者做个任务,真的很正常。

    反倒是皇甫会长,发现了真相。

    不过她也不做声,只是暗暗地调查,调查郭监察回来之后,都跟什么人联系过。

    然后她就又发现桩蹊跷事,跟郭监察关系尚可的于梅仁,也在不久之后失踪了。

    按说于梅仁是出尘期,郭监察是炼气期,两人不可能成为好朋友,但是事实上,于家和郭家是几辈人的交情,而且于家除了有个出尘期,比郭家也强不到哪里去。

    天通商盟能够创出这么大的局面,消息能力相当强,他们不仅仅做正经生意,收购贼赃之类的事情,也没有少做,只是不去碰那些太敏感的东西。

    也就是说,其实在些灰色的地带,商盟也拥有同样强大的人脉。

    他们打听到的最后的消息,就是于梅仁在进入浮山郡之后,消失了。

    皇甫无瑕听到这消息之后,很是吓了跳:止戈山竟然能有抹杀出尘期修者的能力?

    她真的不相信这个猜测,于是想法收集了些于梅仁的贴身物品,请高人测算下,才知道此人确实是已死,而且就是死在浮山郡方向。

    这测算也只能算这么多,再多的信息,不是测算不出来,而是她请不动那样的高人出手。

    总之,这前因后果加起来,她有九成九的把握,于梅仁是被止戈山干掉了。

    可是此刻她听到,冯君口否认听说过这个名字,而且不像是说假话,她又疑惑了。

    不过很快地,她就反应了过来:此人定然是有问题的,因为他对“出尘期修者”这五个字,反应太过平淡了。

    皇甫无瑕的心里,是不太看得上于梅仁,因为她有自己的仗恃,而于梅仁本人也仅仅是个很普通的出尘期,甚至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要调查郭监察,她都不知道有这么号人物。

    出尘期在凡俗界极为罕见,但是在修仙界……那真不算什么。

    如果说是潘金祥这种出尘期,皇甫会长是早有耳闻,但是于梅仁……那算什么?

    然而不管怎么说,于梅仁也是上人,炼气期修者提起出尘期,哪里敢有什么不恭敬?别说是冯君,就连无忧台弟子,比如说王博才、上官云锦之流,也要对上人表示出足够的恭敬。

    而面前的这位冯道友,听说名出尘期上人死了,还可能跟他有关的时候,居然脸的平静,这正常吗?

    绝对不正常!

    就算此人跟于梅仁的死没有关系,其身后也定然有仗恃,不怕涉及这种嫌疑。

    皇甫无瑕越发坚定了自己的猜测,然后她换个说法,“那我请问冯道友,止戈山附近,除了无忧台严上人,还有没有出现过出尘期修者?你这‘出尘期非请莫入’,又是何意?”

    合着不许出尘期进入止戈山,也是构成了条嫌疑的理由。

    冯君看着她愣了好阵,才微微笑,“我听说铸剑峰的解超群嚣张跋扈,于梅仁的失踪,没准就是解超群干的。”

    皇甫无瑕听得顿时就是愣,良久,才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两只眼睛也变成了月牙,“看看,不打自招了吧?于梅仁果然是断送在止戈山了。”

    “你这话我却是不懂,”冯君听得愕然,“我只是随口说,你何必又来诓我?”

    “让我猜猜,”皇甫无瑕的眼睛眨巴下,信心满满地发话,“想必于梅仁前来,打的是解超群的招牌,你也以为他是解超群,所以……你是第次听说于梅仁,我说得可对?”

    这于梅仁经常这么骗人吗?冯君有点发蒙。

    其实他刚才那么回答,就是不想彻底否认,给对方丝遐想的空间。

    但是他还真没想到,对方能猜到这幕,跟当晚的情形相差无几。

    看到他发蒙,皇甫无瑕越发地得意了,“解超群早已出尘大圆满,半年前就闭关了,再次出关,不是真人,也是半步金丹……你若知道解超群,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早已闭关?”

    这尼玛……冯君真是有点吐槽无力,信息不对称,果然是束手束脚啊。

    怪不得她能猜到当天晚上的情形,人家知道解超群早闭关了,自己再猜是解超群杀的于梅仁,可不摆明了告诉对方:自己是从于梅仁口得知解超群这个名字的?

    不过他也不是指鹿为马之辈,所以只是冷哼声,不做回答。

    皇甫无瑕不想跟他计较这个,其实以于梅仁那身份,也做不出太多的章——某个式微的小家族,仅剩的个普通出尘期修者而已。

    正经是郭监察的身份,还有可能做点章,毕竟是松柏峰附属家族的附属家族。

    所以她适时地岔开了话题,“这样吧,冯道友能陪我在止戈山走走吗?”

    “你可以自己随便走,”冯君很无所谓地回答,“我陪你就算了吧。”

    皇甫无瑕知道,对方这么做,是表示止戈山没有什么隐秘,可以让她随便看,但是……那种能杀掉于梅仁的隐秘,是她可以看得到的吗?

    她本来并不是定要冯君陪着,但是现在……她偏要坚持,“冯道友真那么忙吗?”

    冯君的眉头微微蹙了下,他觉得这女人带节奏的能力实在太强了,从她进来开始,谈话的节奏,直掌握在她手里,这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刚才他是懒得计较,现在嘛,那是必须要表示下了,于是他笑笑,“我确实很忙,不过最关键的是……我为什么要陪你呢,换句话说,陪你,我能得到什么?”

    皇甫无瑕闻言,顿时气儿不打处来,有多少人想陪我,我都不给他们机会呢,她不屑地笑笑,“定要得到什么吗?太俗了吧?”

    她对修炼和合功法的男人,有着本能的排斥心理,修仙界功法那么多,何必定要修炼这个?而且……还用在自己的侍女身上。

    所以她的话很不客气。

    “皇甫会长这么说,有违贵盟的宗旨吧?”冯君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对于商人来说,所有的东西都应该是有价的,那么我陪你四处走走,当然也该有价……而且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句,般而言,免费的,反而是最贵的。”

    “免费的……反而是最贵的?”皇甫无瑕咀嚼下这话的内容,沉吟片刻,蓦地笑了起来,“冯道友高才,语道破天下商机。”

    “不敢,”冯君摇摇头,“谁敢说自己语道破什么?只是偶有所得而已。”

    他的脸上没有半点的自得——在地球界,这话已经烂大街了,他只是拾人牙慧罢了。

    不过很显然,这句话的装逼效果还是很好的,毕竟手机位面这里,还没有进入信息爆炸的时代,就算有人有类似的认识,也不可能宣扬出来造福大众。

    皇甫无瑕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那好吧,我有偿聘用你,只是不知道,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的很多啊,”冯君低声嘟囔句,然后呲牙笑,“要不……咱们先逛着?你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想想?”

    “那你就慢慢想好了,”皇甫无瑕无所谓地扬扬眉毛,心说若是不过分的要求,我就答应了,过分的要求……莫非你还敢强迫我答应?

    两人走出房间,最先看的就是后院的锅驼机、农用车和全地形车。

    皇甫无瑕最感兴趣的,居然是摩托,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摩托具有往无前的气质。

    冯君觉得,东部会长有定的二潜质。

    不过很快的,皇甫无瑕就注意到了后院里的些异常,“紫带灵芝……不是已经绝迹了吗?我去,这灵芝是谁种的,怎么现在就丢在边?”

    丢在这里的,岂止是支紫带灵芝?半人高的人参,人高的首乌,都没栽进地里呢,就是带着点泥土,横躺在后院。

    “这些都是谁种的?”皇甫无瑕的声音提高了点,美目闪过丝不悦,“太过分了!”

    冯君干咳声,“皇甫会长息怒,这些灵植,是我师长从个末法秘境里带出来的。”

    (更新到,召唤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