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辛勤的园丁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蝴蝶坚决不肯答应被叫做花花,倒不是觉得这名字太土,而是……单纯地不喜欢。

    但是冯君表示,你可是答应过我要听话——若是不改名字,那就五十年后再还你自由。

    蝴蝶又开始愤恨地骂他无耻:为什么契约之前不说出来?

    冯君也不多说,“你如果不改名字,以后都没有灵兽肉吃了。”

    “无耻!”蝴蝶又骂他句,然后表示,“我要吃五成熟的灵兽肉。”

    花君并没有吃过西餐,对什么五分熟七分熟之类的,它没有印象。

    但是它现在的身体,是个混合体,有属于人的记忆,也有蛊虫的本能。

    嘎子等人吃了午饭之后,来到竹林,顿时有点傻眼:那只蝴蝶……解开了锁链?

    没了链子的蝴蝶,在竹林上空肆意地飞翔着,时而在聚灵阵之内,时而又飞出了山谷,根本停不下来,它有近千年没有这么自由自在地飞过了。

    不过它现在的飞翔,就不是道白影了,而是纯纯粹粹的蝴蝶飞,速度很慢,曼妙且翩跹。

    它的身影,甚至引起了工人们的关注,“我倒,大冬天里,居然有这么大的蝴蝶?”

    “快看,快看,乌大王在它旁边呢,呀……它扇了乌大王翅膀,要惨了吧?”

    “哪里有什么惨?乌大王在讨好它呢,乌鸦只是大王,蝴蝶,那是蝶仙呀。”

    这种讨论实在太多了,不再赘述,竹林里也议论纷纷。

    红姐吃了午饭之后要午休,此刻没在,古佳蕙却是直接发问了,“君哥,你不是说它很凶残吗?为什么又放开它了?”

    “刚才我跟它好好地沟通了下,”冯君正色发话,“它并不认为自己凶残,希望我给它个机会证明,我就给它个机会呗。”

    “不是吧?”王海峰叫了起来,“师父,万它跑了,咱们就是华夏的罪人了。”

    “不会跑的,它会很听话,”冯君抬手打了个响指,“花花,下来!”

    白影闪,花花已经飞了回来,然后它放慢速度,扑扇着翅膀,缓缓地落在古佳蕙的肩头。

    “哈,花君好棒,”古佳蕙喜眉笑眼地发话,有心想摸摸,但终究是不敢。

    “叫它花花,”冯君淡淡地说声,抬脚向外走去。

    搞定了蝴蝶,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在山谷里再布设个灵植阵,有花花在,他不用再担心灵植的生长。

    灵植阵的位置,就是在聚灵阵和幻阵之间,事实上,两个阵法相距得并不远,甚至冯君发动吞天大阵的话,这灵植阵还是在大阵笼罩范围之内。

    他很快就摆好了灵植阵,并且激发了,虽然地球是末法位面,但是旁边就是聚灵阵,灵植阵可以借它的光,所以很快就充满了灵气。

    灵植阵激活不到半个小时,花君——现在被叫做花花的蝴蝶就飞了过来。

    它在灵植阵的上方打个转,然后就飞回了竹林,降落在株竹子下,刨出了它刚刚埋进去的纳物符。

    十分钟后,对讲机里传来了李诗诗惊恐的喊声,“救命呀……那只蝴蝶在院子里飞了圈,然后就少了十四株灵植,救命呀~~”

    嘎子对李诗诗有些异乎寻常的关心,但这并不涉及男女私情,身为个曾经的癫痫患者,嘎子尝试对每个人友好,而他尤其忘不了初来洛华的时候,李助理对他的热情和关怀。

    所以他飞奔回别墅,却发现蝴蝶已经不在了。

    其实冯君在竹林不远处的动静,瞒不过大家。

    等嘎子失望地回来之后,失去了花花的古佳蕙,要跟他起去旁边看看,紧接着,庄泽生和好风景也站起身来,最后连王海峰都跟着来了。

    除了还在午休的红姐,也只有着急冲阶的徐雷刚,还呆在竹林里无动于衷。

    然后,大家就在山谷边上,看到了惊人的幕。

    白色的蝴蝶拍打着翅膀,猛地钻进土里,又从不远处钻出,然后土壤猛地炸开,出现个大坑。

    紧接着,株灵植凭空出现在地上,蝴蝶扑扇着翅膀,用六条腿抓着灵植,小心地放进大坑里,然后用翅膀推动着周边的土堆,将土填进坑里。

    蝴蝶的旁边,还有只乌鸦,也在有样学样地用翅膀推土,不过它的翅膀的力量……可以忽略不计,就像个作者在呼吁抵制盗版。

    但是花君……花花的表现,依旧令人瞠目,没有人能想到,只蝴蝶居然会种树!

    大家沉默良久,张采歆叹口气,“原来……这就是炼气期。”

    直以来,她都自视颇高,以冯君为自己超越的目标。

    她并不认为,这是个难以企及的目标,她也直在为此而努力。

    但是这刻,她觉得自己……好像低估了炼气期。

    蝴蝶扭过头来,张人脸上,有明显的嘲讽之色——你也配谈炼气期?

    在场的人,大多能接受些超自然现象,但是庄泽生还是有些不解,“这些灵植……它这是……蝴蝶也能使用储物法器吗?”

    别人都没有回答他,只有王海峰轻笑声,“别说储物法器,种灵植你也肯定不如它,比岁数还是不如它,就算打架你也打不过它……这些东西,你没必要在意。”

    其实谁都知道,人没有必要跟什么昆虫叫真,但是只蝴蝶比自己还要强,这也实在……很挑战人的三观。

    就在这时,冯君轻哼声,“要是都闲得慌,就下来起种灵植吧。”

    众人闻言,顿时哄而散,不是大家想偷懒,实在是灵植阵架设的地方,不方便上下,位于聚灵阵和幻阵央,而两边是山坡,。

    聚灵阵的位置很好抵达,但是出阵的话,周遭有茂密的竹林,想要穿过竹林抵达灵植阵,还真的比较困难,也就是飞来飞去的花花,不受此限制。

    花花不愧是在灵植园里待了数百年,种植灵植那叫个干脆利索,像有些首乌长得很大个,根部的泥土很多,它能直接砍削掉不少分支的根茎,点都不带心疼的。

    至于说地表的部分,它也照样敢下手,像个熟练的花农。

    冯君不太看得懂它的某些操作,但是他不可能去置疑,现在的社会,在某个行业里工作三万个小时,就可以被称为专家,这蝴蝶做花农,三百万个小时都有了。

    看它干得既快又好,冯君才要抬手招呼古佳蕙,就见红姐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她午休了阵,起来听说冯君把蝴蝶放开了,匆忙赶过来看情况。

    看到蝴蝶辛勤地忙碌着,她也忍不住捂嘴巴,轻呼声,“怎么会这样?”

    冯君随手塞给她个手机,“拿着,花花想要个手机,会儿你给它,也有助于你俩建立良好的关系。”

    “你改的这名字真是……”红姐忍不住吐槽声,却是毫不见外地接过了手机,“它这个智商……能玩得了手机吗?”

    正在培土的蝴蝶闻言,停了下来,抬起头很不满地嘶叫了声。

    总而言之,花花今天的表现,相当地亮眼,短短下午,就栽种了十五六棵灵植。

    看到天色渐黑,它扑扇着翅膀收工,飞到红姐面前,侧头看着她。

    “好了,你辛苦啦,”红姐递给它手机,笑着发话,“我还给你点了牛蛙,希望你喜欢。”

    冯君则是传递给它段信息——明天把灵植种完,我正好施展甘霖符。

    这边的灵植,也是耽误了些时间,种到地里可不算完,哪怕已经搭建了灵植阵,最好也是降点甘霖,有助于灵植尽早恢复。

    蝴蝶的两条前腿抱着手机,翩翩地向别墅飞去,看得出来,它的心情很轻松。

    到了吃饭的时间,前楼可就热闹了,群人在围观蝴蝶玩手机。

    花花对手机当然是不熟悉,不过没关系,多少人抢着教它玩,其以红姐、古佳蕙和李诗诗最为热心,直折腾到凌晨才清净下来。

    第二天大早,冯君才起来,花花就从前楼飞了过来,“你只给了我个裸机,连四季都没有,真是过分……快给我办个手机号。”

    “有没有搞错?”冯君眼睛瞪,“反正你会飞,来楼里用WIFI就好了,办什么手机号……你能打电话吗?”

    他觉得花花只能尖叫,表达意思是用意念,要手机号真是没用。

    “我可以发短信呀,聊微信也可以,”蝴蝶理直气壮地回答,“没有手机号不能注册,不能看片,你不会这个也不懂吧?”

    冯君无奈地拍额头,咬牙切齿地发问,“我是不是还得给你办张银行卡?”

    “银行卡就不用了,古佳蕙答应把卡给我用,”蝴蝶得意洋洋地回答,“银子随便刷。”

    “你人缘还真不错,”冯君翻翻白眼,“不过我说,快点干活去,今天必须做完……我施展完甘霖符,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呢。”

    “知道了,”蝴蝶扇着翅膀往外飞,“我总得先吃点,对了……给我弄个顺子号。”

    冯君又是拍额头,“我怎么听说……苗女都是很淳朴的来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