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 唐文姬的小心思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唐姬闻言,嘴巴顿时张得老大,“炼气期的蝴蝶?”

    别说是她了,当初第次见到花花的人,谁敢相信,这么只蝴蝶,竟然会是炼气期?

    花花听到这话,翅膀扇,笔直地撞向了黑塔下方的小门。

    “咚”地声轻响,花花的身子倒飞了出去,它居然没冲进门去,反而被震退了。

    别看它只是只蝴蝶,但还真是钢筋铁骨,点都不柔弱。

    它晃晃脑袋,从地面上走过去,抬起两只前腿,去推那大门。

    门很轻易地被推开了,但是……它还就是进不去,没办法,它的两只翅膀太占地方了,而且坚逾精钢,根本无法折叠。

    花花来回折腾了半个小时,就差那么点点,连半个厘米都不到,它就能进入黑驹塔。

    最后它终于放弃了,然后回转头,幽怨地看冯君眼:你特么是在玩我吗?

    “这事儿闹的,”冯君遗憾地咂巴下嘴巴,“算了,带你去趟茅山吧……本来不想的。”

    他难得地顺来了次黑驹塔,自家修炼到炼气九层,可以知足了,但是既然已经……猥琐了,何不猥琐得彻底点?

    花花此前就说过,它是炼气初阶圆满了,差点就能晋阶炼气阶了,冯君既然跟它签订了精血契约,肯定是要为它谋福利的。

    原本他以为,在洛华庄园里祭起小黑塔就够了,哪曾想……就差那么点点。

    所以他还是得把希望,寄托在茅山的地脉上,在那里祭起黑驹塔,塔高差不多有两米七、,肯定是够花花修炼了。

    就在这时,张采歆收功了,她出声发问,“这黑塔是什么?什么修为的人能进去修炼?”

    她蜕凡六层已经很久了——都快三个月了,死活晋阶不了蜕凡七层,心里有点着急。

    不过这番心思,若是让其他修仙者听说,估计人人都有暴打她的冲动,就算是搁在手机位面,都不会例外——三个月没有晋阶蜕凡高阶,就是很久吗?

    冯君看她眼,微微摇头,“炼气期以下,就不要想了,我也只是临时借来的。”

    张采歆眨巴下眼睛,再次出声发问,“出尘期能修炼吗?”

    冯君无奈地看她眼,我说,现在有外人呢。

    不过,他跟唐姬去了趟西倾山之后,相互之间增加了不少了解,他的内心也不把小天师看成外人了,所以他才会任由她跟着自己进入后院。

    他微微颔首,“金丹真人之下都可以修炼,不过……马上要还的。”

    其实,能够稳稳的话,他再在地球位面待上半年,等混元吞天功的冷却时间到了,借着黑驹塔晋阶出尘期,也不是梦想。

    但是他在手机位面还有些规划,不想让半年的时间,就这么虚度了。

    他能借着黑驹塔破境出尘期,但总不能借着它破境金丹成就真人。

    所以有些东西,还是尽早规划下比较好,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然而唐姬忍不住惊叫了起来,“冯前辈你从哪里借到的此物?千年之前,金丹就绝迹了啊。”

    冯君看她眼,“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要总问些幼稚的问题好不好?”

    问题并不幼稚,关键是提这种问题的心态,确实很幼稚。

    红姐幽幽地发话,“那么你是才回来,就又要走了?”

    她已经个月不知肉味了,觉得自己有化身壅塞湖的趋势,她泛滥的湖水急需疏通,否则有溃坝的可能。

    唐姬果断地接话,“他得送我程呀,这个天气,我总不能骑着摩托回去。”

    她出来的时候,是骑着哈雷摩托的,而现在,她的摩托在冯君的储物袋里,在这大正月里,她当然希望能坐着汽车回去,回到茅山再取出摩托来。

    红姐看她眼,微微笑,“你可以住到夏天,我们无所谓的。”

    事实上,不爽的不仅仅是红姐,好风景也很不开森,心说我好不容易大姨妈才走,你却这么不知道珍惜。

    所以当天晚上,冯君根本就没睡觉,两女轮番上阵,要他补交这俩月欠的家庭作业。

    第二天起来,冯君哈欠连天,神智也有点迷糊,杨玉欣见状,自告奋勇地发话,“我开车送你们吧,正好顺便去朝阳走趟。”

    冯君觉得这建议挺好,去茅山可以路过朝阳,顺便就可以看看那边的工程怎么样了。

    最后还是高强发话了,“我开大巴车好了,冯总可以在车上睡觉。”

    嘎子也想跟着回,但是冯君阻止了他,这次他要带着花花走,庄园里必须多留点人。

    但是古佳蕙想跟着,他就不能阻拦了,现在这丫头的身体,没有太大问题。

    她关键在于适应不了京城的空气,在洛华庄园里待着固然好,对她的身体有极大的好处,但是四处走走,也不会给她造成什么影响,还能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

    所以大巴车上就是他和高强,杨玉欣母女,再加上小天师,共五个人。

    除了这五个人,还有只蝴蝶和只乌鸦。

    冯君本来是不想让乌大王跟着上车的,但是这货见到花花坐上车走了,哇哇大叫着路猛追,直追出去二十多公里。

    冯君昨天亲眼看到了,蝴蝶是如何把它按在地上肆意摩擦的,见到这幕,心说这货难道患上了斯德歌尔摩综合征?

    不过既然它苦苦追着,就让它上车好了。

    大巴车南下了,但是午时分,丹霞天的关山月又到了洛华庄园,听说跟冯君失之交臂,她忍不住跺跺脚,“茅山是吧?我去那儿等他……”

    冯君行人当天就赶到了朝阳,眼下还没有过十五,县里的人还有点懒散,不过冯君家里的工程,是受京城人监督的,已经开工了。

    冯晖和张君懿已经被人骚扰了半年多,深受其苦,听说儿子回来了,也没跟别人说,直接悄悄地溜了出来,顺手还带上了窦家辉。

    窦家辉最近没什么事,对他的灯具商店来说,正月里是淡到不能再淡的淡季,哪怕是接公家的买卖,也要到正月底才可能有点单子。

    所以大家坐着大巴,路考察冯家已经展开的山路工程。

    路没有完全修好,但是路基差不多了,行驶进深山之后,路边景色如画。

    看着山间的美景,鬼使神差般,唐姬说了句,“冯大师,这里没准也有地脉的。”

    必须承认,她心里多少有点私心,因为她直隐隐有些担心,茅山的地脉,合适不合适借给冯君使用?

    在跟冯君去委羽山之前,小天师对地脉没有什么认识,甚至可以说只知道个名词,具体情况是概不知。

    但是路走下来,她对地脉的认识就大大加强了,最直接的观感就是,西倾山庞大的地脉,竟然将小黑塔催生到了十来米高,冯君因此得以修炼。

    然而,她印象最深的,却是冯君对小有清虚之天的评价,原来王屋的聚灵阵尚在,是因为合理地借用了地脉,以至于灵石消耗得极少。

    不过冯君也说了,王屋这么搞,经年累月下来,洞天的地脉会受损。

    唐姬非常清楚,茅山虽然有地脉,但是不够强,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弱小——没准在很久很久以前,茅山的地脉可以媲美王屋,然而后来逐渐被消耗掉了。

    有了这个心思,她对冯君去茅山,其实有点纠结。

    拦着冯君不让去?那怎么可能?她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人家不但是茅山兴的恩人,手上还有相当多的修炼资源。

    她甚至不好意思出声发问:会不会给地脉造成很大的损失?

    她旦流露出这样的担心,人家肯定就不会去了——大不了辛苦点,再去趟西倾山。

    小天师做事率性,但真的不可能那么做人,她甚至必须欢迎他去茅山。

    可是这样的担心,也是客观存在的,托九年制义务教育的福,谁会不清楚能量守恒?

    不从地脉吸收能量的话,大家凭什么修炼,凭什么晋阶?

    因为她直心有所想,见到这深山老林的美景,就忍不住提嘴。

    “咦?”冯君听这话,却是来了兴致,“也是哦,回头我琢磨下。”

    他是要把这里好好经营下的,不但要让父母有个清净、优美的地方修炼,他自己也要把此地当成备选地点,所以对于建设这里,他很有热情。

    山路修了十来里,绕过了日月湖水库之后,就进入了冯君承包的山林。

    杨玉欣安排的人,还是很得力的,路基两边的树木,基本上都砍掉了,道路不是很难走。

    当然,施工完毕之后,这里还会再次栽种上树木,成为行道树。

    破坏和建设,就是对双生子,总是这么相互依存着。

    路前行着,路边偶尔会出现几个工人,在低头劳作,甚至还有清洁工。

    冯君的父母坐在窦家辉的车上,时不时停下来,探头跟工人说两句,看起来对这儿相当熟悉。

    走到山路的尽头,就是大片平地,这里是生活区,但是供工人们居住。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