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0章 发现地脉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规划上,这片平地的生活区,将来也会成为工区。

    而冯君的父母会在不远处建个大院子,到时候别墅什么的,自然也少不了,基本上跟洛华庄园类似。

    但是大院子现在还没影,倒是修了条小路通过去,那边也伐倒了不少树木。

    冯君行人直接就在工区下车了,这里的板房里,有排是属于甲方的。

    其实这甲方,就是杨玉欣介绍来的团队,其他都是乙方,就连冯君的同学,运输银行岳鹏飞介绍来的工程大包,那也是乙方。

    甲方的房屋里,有间是属于冯晖和张君懿的,虽然他俩不怎么来,但是肯定要有这么间房屋——他俩才是货真价实的甲方。

    大家下车的时候,甲方的人已经得到了消息,有四个人站在门口迎接。

    今天不但甲方来了,连京城的杨主任都亲至,他们哪里敢怠慢?

    不过最出风头的,不是杨玉欣,也不是冯晖夫妇,而是只白色的蝴蝶和只漆黑的乌鸦。

    这俩家伙下车之后,并没有乱飞,而是乖乖地停在了冯君的肩头。

    冯君的脸上,有丝无奈,别人的肩膀上,就算不落只鹰隼,也要落只鹦鹉。

    自己倒好,左边只蝴蝶,右边只乌鸦。

    多亏是今天早上,古佳蕙给它俩洗了个澡,要不然他才不会同意它俩落在肩头。

    冯君是工程开工之后,第次来视察,东走走西看看,差不多天时间就过去了。

    然后他决定,在这里过夜。

    有甲方办公室,还有豪华大巴,住宿肯定不是问题,朝阳这里,比西倾山的温度高出太多了,尤其是这两天天气晴好,白天最高的温度,有十五六度。

    就算是在山里,也不是特别冷。

    晚饭时,大家点了堆篝火,看得出来,杨玉欣和古佳蕙都挺喜欢这种野炊的氛围。

    窦家辉却是拽了冯君喝酒,说句实话,现在能跟冯大师这么说话喝酒的人,越来越少了。

    窦家辉也不是傻瓜,他从某些人那里,听到了些冯君的传言,甚至冯晖都暗示过他,钱赚得差不多就完了,该有个人生规划才对。

    但是他觉得,自己现在活得挺好,挺开心,还说今年十打算办事,跟林小佳结婚。

    冯君也没有劝他,事实上,他挺佩服窦家辉的根筋,能率性地活辈子,也是大自在。

    两人直喝到十点,窦家辉钻进间活动板房睡觉去了,板房里条件不太好,不过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干上灯饰这行,又接了安装的活,他直在老板和民工之间自由切换。

    享得了福,也吃得了苦,这就是窦某人的人生态度。

    冯君安顿他睡下之后,看看夜深人静四下无人,摸出手机身子纵,消失在了茫茫的夜空。

    他花了不到两个小时,就惊喜地发现,自己承包的这片山地,还真有地脉。

    最初他找的地脉,位置不是特别准,然后路矫正过去,他终于找到了地脉的汇集心。

    小黑塔在这里,竟然能长到近三米高,比茅山的地脉还要强点。

    冯君这个欢喜,也就不用提了,他甚至扩大了搜索范围,飞出自己的地盘找地脉——这么大的山,此处未必是地脉最集的地方吧?

    但是他直搜索到天蒙蒙亮,真的再也没有找比自己地盘里更强的地脉了。

    趁着天还没有大亮,他悄然飞了回去。

    其实他的消失,不止个人心里有数,他才走到大巴车旁,间板房的门就打开了,张君懿站在门口,披着件羽绒衣,冲他招招手,低声发话,“先进来暖和会儿。”

    父母亲为了等他回来,匹半的空调,开了整整晚上,就怕他在外面着凉。

    冯君对父母亲的修为,也比较清楚,都是阶武者,相当不容易了。

    他打算再过段时间,等他俩晋阶高阶武者之后,再拿出修仙的功法来。

    冯晖睡得很轻,听到响动,也醒了过来,他关心地发问,“这大晚上的你不睡觉,出去干啥了?”

    冯君笑着回答,“别人提醒了我下,我就出去找找,看咱们承包的山里,有没有地脉。”

    冯晖才醒过来,还有点迷糊,“地脉……是龙脉吗?”

    “你说什么呢,”张君懿不满意地抱怨他句,“地脉,是能决定灵气走向的……小君,我说得对吧?”

    冯君直认为,老妈算得上是个奇女子,可惜是生在了个信息匮乏的年代里,但就算这样,她的智商和思维缜密,也远超其他人。

    他笑着点点头,“没错,咱们的运气不错,这么大片山里,还就咱这块有地脉。”

    张君懿也笑着点头,“那是,我的儿子,运气当然不会差。”

    冯君沉吟下发话,“那处地脉,肯定要利用起来,规划要适度地改改。”

    “那就改,”张君懿真的是从善如流,她不是没有主见的人,而是她更相信儿子在这方面的专业,所以就是无条件的支持,“你把地方指出来就行。”

    冯君也知道,老妈这是信任自己,但是他必须要让她心里有个数,“这处地脉很不错的,比茅山的地脉还要强。”

    “比茅山的还强?”张君懿愣了下,然后皱皱眉头,“茅山可是很有名的,没准人家的地脉基础更好,咱们很可能只是占了个便宜……直没人发现而已。”

    冯君听得忍不住点点头,要不他很服气老妈,说实话,直到现在他都很在意老妈的观点,自家的地脉强,不代表基础就扎实,过度利用的话,没准衰败得会比茅山还快。

    他知道黑驹塔催发,对地脉的影响不算大,只是共鸣而已,但是要说点影响都没有,连他自己都不信。

    不过合理利用……怎么说呢?这片山也不是他的,他只有五十年的使用权。

    当然,他也不可能过度开发,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地球位面罕见的资源,他不能把子孙的路都走绝,让子孙无路可走呀,

    所以他决定,前三十年适度开发,后二十年视情况而定。

    我本有心向明月,但前提是,明月你不能执意照沟渠!

    商定了大致的方案,也就到了起床洗漱的时间了。

    吃过早饭之后,冯君和高强人把大砍刀,向着没有路的深山进发。

    他俩的身后,跟着唐姬和窦家辉,再后面是杨玉欣和古佳蕙。

    甲方的四个工作人员有心阻拦,但是不敢明说,只能婉转地表示,“杨主任,那些地方,都是人没走过的,要不先找两个本地人带路?”

    杨主任身运动衣,脚下是双登山鞋,整个人显得生气勃勃。

    面对他们的阻拦,她老大不客气地发话,“冯总就是本地人……你们不用再多说了。”

    这四位顿时闭嘴,不敢再说了。

    也就是在这里,他们还能跟杨主任说句话,换个场合,他们领导的领导的领导的领导,都没资格在杨主任面前说话。

    杨玉欣打定主意要跟着,因为在洛华庄园里,有太多的条条框框,虽然谈不上阶层固化,但是只说先来后到,她也被排斥在很多事之外——连李诗诗那黄毛丫头都能拦着她。

    这次冯君肯定是要做些大动作了,她当然要跟着。

    朝阳周边的山,其实不算特别难走,尤其此刻是正月,很多蛇蚁虫豸都在冬眠,冯君和高强在前面拿着砍刀开路,他们只需要注意脚下就好。

    脚下其实问题也不大,山地相对湿滑,但是最近没下什么雨,腊月里下过场雪,也早就化了,水分都渗透了下去,基本上没有太滑溜的地方。

    冯君和高强要辛苦点,因为除了要砍劈藤蔓灌木,他们还要规划前进的路线。

    山不难走,但是陡峭的地方也绝对不少,找条相对平缓的路,也是要动不少脑筋的。

    所以他俩经常走走,就停下来四处看看,正好可以让挥舞砍刀的手臂放松下。

    窦家辉和唐姬不甘示弱,总想上前接下开路先锋的职责,但是挥舞阵砍刀之后,他俩不得不承认,真的是不如冯君和高强。

    杨玉欣和古佳蕙是最轻松的,她俩只要跟着走就行了,但是必须指出的是,这母女俩跟前面四人相比,身体素质的差距有点大。

    这深山老林里,也不能说真的非常安全,母女俩行进间,时不时地就会遇到惊扰的飞鸟、莫名其妙的虫子,最严重的次,是蹿出了条蛇。

    这蛇因为天气寒冷,动作比较缓慢,但也是蛇呀,真的相当吓人。

    总算还好,空还有花花和小乌在来回巡视,见到那条蛇,乌大王猛地冲了下去,真是要多快有多快,直接将蛇抓了起来。

    其实花花比它还要凶残,乒乓球大小的蜘蛛,它个俯冲就叼着飞走了。

    不管怎么说,众人跋涉了三个多小时,终于在午十二点左右,来到了五六里外的处小溪旁。

    “可算到地方了,”冯君直起身子,抬手指前方的小树林,“来,把那些树砍了,弄出块空地来。”

    (更新到,召唤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