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青木功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冯君看到红姐和好风景的眼神,就知道她俩想歪了,但是这种场合,他并不方便解释。

    所以他只是摆手,“好了,饭点儿到了,先吃饭,雷刚你自己张罗下,晚上给你搞个庆祝仪式……”

    话还没说完,阵尖叫声传来,却是花花站在茶几上,很不满意地看着他。

    “倒是忘了你了,”冯君笑着拍额头,“好吧,到时候也庆贺你晋阶。”

    花花白了他眼,大概是“算你识相”的意思,然后又低头划拉手机去了。

    冯君是连夜回来的,还没跟人交待花花晋阶的消息。

    大家也知道,他这次带蝴蝶出去,是有心帮它晋阶,但是真没想到,就这么成功了!

    这才出去几天啊,炼气期的蝴蝶就晋阶了?

    张采歆对这个消息最为敏感,“这是……花花炼气几层了?”

    冯君看她眼,面无表情地回答,“炼气阶了。”

    张采歆闻言,深深地看了花花眼,眼涌现出异常复杂的神情。

    就在这时,个怯怯的声音响起,“冯大师,我也想入您的门下。”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观礼的庄泽生。

    冯君对这个孩子……怎么说呢?印象不好不坏,虽然最先接触的时候,孩子有点木讷,也不够恭敬,但是后来治疗起了效果之后,他的态度转变得挺快。

    真要说小庄的毛病,也是权贵子弟的通病,那就是:傲慢加目无人。

    尤其是,可能是因为近几年吃了些苦的缘故,庄泽生的性格相当乖戾,旦心情不好了,能把他的老妈当成老妈子来训,等气头过了,也会向老妈道歉。

    当然,对于洛华庄园的人,他直很客气,不但对上冯君如此,对上庄园里的工人,都相当客气,这证明他很珍惜在庄园的机会。

    对于此人乖戾的性格,冯君其实有点不喜,不过……谁没有年轻过呢?

    所以他看对方眼,淡淡地发话,“想拜入我门下的人很多,你只是我的患者。”

    庄泽生犹豫下,鼓起勇气发话,“古佳蕙也是您的患者,我希望您能给我个机会……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冯君笑笑,“不错,勇气可嘉,不过想要做事,光有勇气可是不行,起码在治病以外的事情上,你不具备跟我平等对话的资格。”

    庄泽生当然承认这点,他低声解释句,“可是我父亲不在呀。”

    那也该是你母亲说话,何时轮得到你了?这几句话,让冯君对庄泽生的印象打了折扣。

    他早就知道,小庄的母亲是二十四孝的儿奴,但那是庄家内部的事情,别人无法置喙。

    然而,对外的话,小庄不等老妈开口,就站出来说话,就给人种不尊重人的感觉——你家还有长辈在呢。

    反正冯君没打算惯对方毛病,所以只是微微笑,“那你可以等等,着什么急?”

    然后他就站起身来,不再理会那小男孩儿,“好了,开饭了。”

    见仪式完毕,花花抓着手机就飞走了——它还负责庄园的看守呢。

    吃过饭后,冯君冲古佳蕙招招手,“你跟我走,杨主任就别跟着了。”

    杨玉欣的嘴角抽动下,心里真是老大的不服气,为什么只有我被排除在外?

    不过她也知道,这是冯君要跟她保持距离了,毕竟现在他收了女儿为徒,再跟她走得太近的话,做事分寸就不好把握了,所以她也只能默默忍受。

    事实上,不服气的远不止她个。

    冯君带着古佳蕙走进后楼,红姐和张采歆紧跟着就走了进去,好风景吊在她俩身后。

    红姐已经想好了,他要问自己为什么进来,自己就说要午休。

    其实到了现在,她和好风景都有种预感,冯君的女人不会仅限于她俩,甚至杨主任都有可能已经被这家伙推倒了。

    但是没办法,谁让他不但长得帅,还身具强大的超自然能力呢?

    不过就算这样,她俩也希望,冯君能给自己适当的尊重——我们知道你魅力无双,但是当着我们的面儿,就把人带回来了,连个招呼都不打,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然而她们三个都没想到,冯君把古佳蕙带进后楼之后,直接在楼的客厅坐下了。

    他拿出个玉盒来,本正经地发话,“这是你要修炼的功法,记得对外保密,里面也有丸药,至于怎么服用……我已经给你写好了。”

    “是什么功法啊?”社会你红姐走了过来,探头去看盒子里的物事。

    冯君是禁止男徒弟之间相互打听功法的,因为他给每人的功法都不样,这是因人而异选择功法,不想让他们被别的功法影响了。

    但是修炼的种种经验,他鼓励徒弟们分享。

    而他的女徒弟,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事实上,他真正意义的女徒弟,只有张采歆个,红姐和好风景,只能算是又又修伴侣,功法就是又又修。

    她们三人,都很清楚彼此的底细,不需要避讳什么。

    所以红姐就敢走过来,大喇喇地看古佳蕙是什么功法。

    不过眼扫过去,她就是怔,“咦,不会吧?居然是《春天功》?”

    “别闹,”冯君哭笑不得地看她眼,“这是青木功……你故意的吧?”

    红姐真是故意的,她本来以为会看到“翔龙御凤”或者“龙凤至尊”啥的,看到青木功,她就知道自己冒失了。

    她心里挺高兴,同时为了掩饰自己的冒失,就故意念错,而且她还狡辩,“你这三个字是竖着写的,还是草书,不知道红姐我化低呀?”

    “这是行书!”张采歆出声矫正她的说法。

    小菜心对古佳蕙的功法也很好奇,所以跟着过来了,然后她就气儿不平了,“大师,怎么给她的就是木系功法,给我的是五行功法呢?”

    这种计较,绝对不会出现在男徒弟——起码不会表现得这么赤luo。

    所以这就是不隐瞒功法的代价了

    不过冯君的脾气不错,他耐心地解释,“小蕙是乙木体质,青木功正合适她用。”

    青木功是手机位面常见的修仙功法,虽然比较普通,但是根脚极深,据说脱胎于《青华诀》,而青华诀是直指合道的功法。

    听这话,连红姐都有点不开心了,她倒无所谓自己是什么功法,但是她为妹子抱不平,“你能给小蕙找个体质契合的功法,我们很开心,但是为啥采歆就是《五行蜕凡》功法呢?”

    得,要不说女人之间就没有秘密呢?古佳蕙拜师第天,就知道了张采歆修炼的功法。

    冯君叹口气,觉得这话题谈起来有点累,“五行蜕凡怎么了?堂堂正正的功法。”

    “但这是蜕凡功法,没有后续呀,”红姐已经不是当初的修炼小白了,“要是《大五行功》之类的,我就不说了……但是它不是。”

    “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呢?”冯君正色发话,“五行是基础功法,非常扎实的功法。”

    张采歆幽幽地发话了,“那么……我是五行体质?”

    冯君愣了下,还是实话实说,“你不是五行体质,但是……我现在没有更合适的功法。”

    好风景好奇地发话了,“那采歆是什么体质?”

    “水系的,”冯君感觉,自己被她们点点挤出了不少东西,但是这时候,不解释也不行,“修仙呢,最重要的就是选择好基本功法,能找到体质契合的,那是最好的……”

    “如果找不到的话,就找那些最基础的功法,比如说五行功法,又比如说阴阳功法,天地万物,逃不脱五行阴阳,磨刀不误砍柴工。”

    红姐白他眼,眼波流转风qing无限,“呦呵,修仙都让你修出基本法了,会不会还有五十年不变啥的?不过你对我姐妹俩也真照顾啊,五行和阴阳……都有了。”

    五行有了,那是五行蜕凡功法,阴阳嘛……当然就是翔龙御凤或者龙凤至尊啥的了。

    红姐不愧是混社会的,老司机发车,让人防不胜防。

    我说的那个阴阳,不是你说的那个阴阳啊!冯君心里有点小郁闷,脸上还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哭笑不得地表示,“基础,只是基础。”

    这时候,偏偏古佳蕙也出声凑热闹了,“君哥,我是乙木,那采歆姐的水系体质,是什么水?壬水还是癸水?”

    学霸就这点不好,啥都懂些,你说你知道水系体质就完了,还琢磨什么壬水癸水?

    当然,她这么问,肯定是因为她是乙木,不是甲木,她想多了解些区别。

    冯君虽然很不想打击她,但是他更不能给出错误的答案。

    撒谎是很容易的,善意的谎言更是不会让人有心理负担,可是他不想在以后的岁月里,为了圆现在的段谎话,源源不断地撒谎。

    所以他很干脆地回答,“采歆是先天水系,只入混沌阴阳,不入五行。”

    般人说的壬癸水,是根据五行来划分的,但是混沌和阴阳都是先天,所以先天水在五行之上,不止壬癸。

    当然,具体细算的话,没有那么精确的指标,先天水入五行也没什么不好,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张采歆用五行筑基,其实是有点委屈的,但是没办法,冯君暂时没有合适的功法。

    不过,只是蜕凡期的功法,倒也问题不大。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