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倒打一耙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冯君本来心里还觉得,有点对不住张采歆,古佳蕙却是受刺激了。

    她怯生生地发问,“那么,君哥……采歆姐的资质比我还要好了?”

    “喂喂,”张采歆不答应了,“叫什么君哥?要叫师父!”

    冯君并不正面回答,他试图表现出个师父该有的样子,“资质只是方面,它能决定你的起点,但是不能决定你的终点,气运、传承、因果、努力……这些都很重要。”

    “如果只凭资质就能决定前途的话,大家都不用修炼了,比资质就好了嘛。”

    古佳蕙本正经地点点头,“懂了,不管我的资质怎么样,我有契合的功法,所以气运还算不错……我的理解没问题吧?”

    冯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歉然地看张采歆眼:回头我会努力帮你找水系功法的。

    张采歆却是微微笑,走上前搂古佳蕙的肩头,“小蕙,你这个功法修炼,采歆姐我教你了,你信得过我不?”

    古佳蕙灿然笑,“当然相信啦,信不过采歆姐,我还能信谁?”、

    她来到洛华庄园之后,跟她关系处得最好的,就是张采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但是她说这话的同时,又不着痕迹地看了冯君眼。

    冯君抿抿嘴巴,心里有点奇怪:为啥我有种浓浓的宫斗戏的既视感呢?

    “好了,听姐的,”张采歆拽着她起身,“先去吃颗锻体丹,对了,你拿些换洗衣服来……”

    当天晚上,是恭贺徐雷刚晋阶武师的庆典。

    这纯粹是洛华庄园核心层的庆典,酒桌上就九个人,冯君加上他的个徒弟。

    不过还有只蝴蝶,也占了个位子,它的面前甚至还摆放了酒杯,酒杯里是果汁饮料。

    除此之外,只有李诗诗在场,她为这桌人服务。

    其实庄园的其他地方,也在庆贺,徐雷刚这次晋阶,对他来说,是迈过了个大坎儿——身为师父的大弟子,竟然迟迟迈不进武师境界,真的是羞于见人。

    事实上,经过这年多的修炼,他对自身也有了相当的了解,他心里隐隐觉得,没准这辈子,自己就止步于武师了,对于修到先天高手,他实在是没啥信心。

    他也不服气嘎子和王海峰的进境,但是他的劣势太明显了——年纪大了!

    如果他现在是王海峰的年纪,他玩了命也要修到先天,但是非常遗憾,这个假设不存在。

    所以对徐雷刚来说,这次晋阶武师,可能就是生命最值得庆贺的事情了。

    于是他买了不少的吃食和礼品,在这天散发了出去,洛华庄园的工人们都有份。

    所以整个庄园,都是相当热闹。

    现在才过正月十五,庄园里原本打算,十五的时候,燃放两个小时的焰火,但是冯君去了朝阳,耽搁了好长时间,错过了元宵节,焰火买了大堆也没有燃放。

    那今天就还有项节目,燃放焰火。

    庄园买的焰火,价值十五万,缤纷的礼花在空炸开,此起彼伏连绵不绝,几乎半个白杏镇都看得到,吸引了太多人的关注。

    就在这喧闹声,冯君接到了个陌生的电话。

    打电话来的是丹霞天关山月,她虽然离开了洛华庄园,但是在这里也托付了几个人,希望他们看到冯君回来之后,通知自己声。

    现在洛华庄园开始燃放焰火,显然冯君应该是回来了。

    她先主动介绍了自己的身份,然后很客气地发问,“我想上门拜访下冯大师,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方便?”

    冯君实在不想为她专门腾出时间,所以很直接地表示,你有什么事,合适在电话里说的话,那就直说,要不然等你过来再谈。

    他这个态度,似乎有点无礼,但是关山月真的不可能因此生气。

    撇开她以前对洛华的种种印象不说,只说此刻,她正在茅山,亲眼目睹了唐姬的行为,大名鼎鼎的茅山小天师跟冯君出去了趟之后,回来就着手闭关,要争取晋阶了。

    只冲这幕,关山月就非常确定,冯大师是有资格这么傲慢的,学无先后,达者为尊。

    所以她很干脆地表示,我会尽快赶往洛华的。

    而与此同时,也有电话打到了茅山,是警方在寻找唐姬。

    前阵,唐姬在西边收了别人两千块,那四位直在生病,现在终于受不了啦,主动报警,举报有人敲诈勒索。

    两千块钱……已经够立案了,警方通过收款的微信号,查到了唐姬的电话。

    唐姬正在做闭关前的最后准备,听到别人找她的理由,根本连电话都不接,直接把录像转发给了马道长,“是他们违约,跟我无关。”

    这下警方也坐蜡了,两千块的敲诈勒索案子,也就是值得电话问问,派人过去调查,还不够差旅费呢,结果倒好,对方直接表示,是报案者违约,还欠着五千没给。

    当然,并不是茅山说违约,就定是违约了,但是异地zhi法,麻烦就在这里了,原本就是不大的事情,要考虑抓捕成本,现在更是存在争议,连罪名都无法认定。

    那边就只能拜托句曲警方,来过问此事。

    结果句曲听是这种情况,直接就把皮球踢了金坛——那是金坛警方负责的地盘。

    金坛这边表示,给茅山施加压力是不可能的,在金坛和句曲,茅山的影响很大,尤其是最近金坛华阳之天重开,更是受到了老百姓的疯狂追捧。

    更别说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茅山还占理。

    生病的那四位听说是这种情况,也没了脾气,事实上,当他们知道,当天那个女性的武林好手是茅山传人,就几乎百分之百地确定,己方的生病肯定是对方下了阴手。

    其实他们所倚仗的警方,也就是当地的私人关系,在自家地盘作威作福不难,欺负外地人更是拿手,但是想去外地欺负别人,那还真的不够看。

    意识到这点之后,他们只能放弃用强的打算,来找间人关说。

    然而就当地几个土棍,想找够分量的间人都很难办,到最后,他们还是通过那个祭祀,找到了那名老道士。

    老道士听说,此事关系到茅山,就是脸恍然的样子,不过他表示自己不够分量,还得再托人才行。

    四名患者此刻也真的是郁闷了,早知道是这种结果,当初又何必因为五千块钱,将那两人得罪得那么狠呢?

    现在倒好,住院的花费不用说了,光是请祭祀出手,就花掉了万多,最为严重的是,四个人现在病得厉害,连门都出不去,只能躺在床上捂着被子。

    这里外算下来,不知道多损失了多少。

    其实他们就没有检讨自己的态度,甚至在发现可能是对方动的手脚之后,居然还是请警方出手,并且试图倒打耙,用敲诈勒索的的罪名,给对方定罪。

    要不说很多人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就不会直面事实。

    老道士还是找到了间人,并且在第二天上午,跟茅山的唐天师联系上了。

    唐王孙却是直接表示,你们说的事情,我全然不知情。

    什么,你想找我女儿了解下情况?不好意思,她闭关修炼了。

    她要闭关多久?这个我不知道啊,反正就是半个月到半年吧。

    这话就是明显的推搪了,闭关修炼半个月到半年——好吧,现在的道门里,有人是可以适度辟谷的,但是辟谷半年的话,那绝对不可能同时进行修炼。

    辟谷丹?这个可以有,但也是很罕见的,茅山又不是丹鼎脉的,从哪里弄辟谷丹?

    说情的这位,也是道门人,就说唐天师你也别那么认死理,我让他们四个,去你茅山做场法事怎么样?

    这种条件,若是搁在以前,茅山十有九就答应了,对方来做法事,茅山是面子也有了,钱也赚了——当初庄昊云花五十万做法事,唐王孙甚至连祖牌都请出来了。

    但是现在的茅山,跟以往可不同了,唐天师本正经地回答,“冒犯我金坛华阳之天,做场法事就想揭过去,真当我十大洞天是浪得虚名之辈?”

    这四位病人得到这样的答复,真是恨不得掐死对方……还闭关半年?就算半个月,我们估计都扛不下来了!

    当然,生气归生气,小命还得珍惜,四个人商量下,决定让两个病得比较轻的年轻人,飞赴茅山面求对方。

    至于说该花多少钱?这些都是次要问题了……

    同样在第二天早上,冯君交足了家庭作业之后,打坐调理番,手握黑驹塔,进入了手机位面。

    皇甫无瑕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在等待着他的决定。

    冯君抬手,将黑驹塔推了过去,歉然地笑,“皇甫会长的好心,我领了,但如果必须在你监督下使用的话,那还是免了吧……”

    皇甫无瑕眨巴下眼睛,眼神里有点疑惑,也有点不甘。

    但是最后,她还是叹口气,“那就遗憾了……咦,我怎么感觉,你身上哪里有点不样?”

    (更新到,召唤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