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4章 北河道长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冯君在离开之前,找到了两名道士打招呼:我要离开阵子,你们专心学习,不许乱走。

    这俩现在,已经能逐步接受末法位面的些情况了,听他这么说,连连点头。

    比较内秀的阶武师表示,“此地的科技还算发达,但是半点灵气都没有,我们就算想出去走,能获得什么呢?冯大人只管放心就是了。”

    冯君怎么可能放心?万搞不好,他就是整个地球位面的罪人了。

    所以他很干脆地发话,“这个位面,是我师门选定的红尘炼心之处,容不得任何外力影响,现在我丑话说在前面……花花~”

    白影闪,只蝴蝶已经落到了他的肩头上。

    “你把这片帮我看好,随意进出者,杀无赦,”冯君说完这些话之后,站起身向外走去,“两位,我可是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

    见他离开,这两位对视眼,却是连话都不敢说——皇甫会长说了,此人神识惊人。

    冯君走出去很远,才低声发话,“接下来,你就得辛苦下了。”

    花花尖叫声,叫声里都听得出苦闷来,“不用你劳烦我,能弄个WIFI来吗?”

    此地其实是有手机信号的,但是冯君加装了干扰器,不光电话无法打,4G也不能用,“低头族”的花花,真的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了。

    它对工作其实不算挑剔,种灵植、看守之类的,都是本分,上次是让它试验阵法,它才会提出额外的要求。

    这次前来,它只当是临时换个工作环境,哪曾想连手机都不能玩,苦恼可想而知——它的艾派的刚到手,正新鲜着呢。

    冯君伸出右手来给它看,“看到没有……这个戒指好看不?”

    花花看眼,很不屑地表示,“不就是个戒指嘛,没几个钱……慢着,储物戒指?”

    它可不懂什么客气,不但会看,还会用神识感受,所以马上就发现了蹊跷。

    冯君微微笑,“想要不?”

    花花马上就激动了起来,“给我,我定帮你盯死他俩……纳物符已经用了不少次数!”

    它使用纳物符确实是不太懂得珍惜,因为它的身子太小了,遇到大点的东西,就得放到纳物符里,而它本身对数字也不是很敏感。

    冯君跟它开玩笑,“你不是对戒指不感兴趣吗?”

    花花顿时就暴走了,“我活着的时候……我是姑娘家的时候,也没戴过戒指!这个戒指你必须给我,我可以再帮你试十个阵法!”

    难怪了,原来是有心结,这千年前苗女的执念,还真不是般的大。

    冯君跟皇甫无瑕要这个戒指,其实就是为它要的,花花身子小,拿个纳物符都不方便,多数时候都是把纳物符藏起来,需要的时候才会取出来。

    而且那纳物符,终究是有使用次数的,蝴蝶已经是炼气期了,也不能太跌份儿不是?

    不过冯君见它这么上心,又想到它屡屡骂自己“无耻”,眉头皱发话,“这个戒指……我也很喜欢啊,还想送给张采歆呢。”

    花花有点郁闷了,“送给她干什么,古佳蕙多好?送给古佳蕙吧。”

    它跟古佳蕙,真的是对了眼缘,不仅仅是乙木体质的吸引——当然,她的体质肯定是重要的诱因之。

    反正它有信心,只要古佳蕙能拿上这个戒指,它就也能蹭着用用——没准能直接要过来。

    “张采歆会很快进入炼气期的,”冯君振振有词地回答,“想看到古佳蕙进入炼气期,那就有得等了。”

    花花据理力争,“古佳蕙是乙木体质,进入炼气期也会很快,起码比你那两个女人快。”

    “我跟你说张采歆,你说什么红姐和梅老师?”冯君句话就顶了回去,不过下刻,他笑着发问,“要不这样,你额外帮我十次忙……未必每次都是试验阵法。”

    花花回答得很爽快,“没问题,不过我声明,不能有生命危险。”

    冯君忍不住暗暗感叹,也不知道是苗女生性耿直,还是它眼馋这个戒指紧了。

    他点点头,“好的,那就这么说定了。”

    花花急不可耐,“那快点拿个绳子,拴起来系在我脖子上。”

    “现在还不行,”冯君摇摇头,很干脆地拒绝。

    “你应该也发现了,那俩家伙里,有个是修仙者,不能让他看到你的储物戒……他只是蜕凡期,但是他身后可能有炼气期、出尘期,甚至可能还有金丹期。”

    他肯定不能让那俩看到储物戒——毕竟是他跟皇甫无瑕要来的。

    他自己戴在手上没问题,挂到花花脖子上,那问题就大了——你师门连储物戒都缺?

    花花听了之后,也无法反对,只能无奈地表示,“什么人嘛,连昆虫的储物戒都抢。”

    不管怎么说,冯君是跟它谈好了,自己离开之后,监督那俩的任务交给花花。

    说句实话,花花真能用心看守这俩,效果比他还要好,昆虫的警觉性,比人类高多了。

    在回去的路上,冯君接到了关山月的电话。

    关主持已经到了洛华庄园,她老父亲的病情有所好转,个人的事情已经告段落,想问下冯大师什么时候才能回郑阳。

    说句实话,冯君跟丹霞天真是没啥交情,不过这关山月跟他屡次三番地错过,也实在让人有点啼笑皆非,于是告诉她,自己正在回去的路上,个小时左右就能到。

    等他到了山门口,见到关主持带了男女,正在门口看人们烧香。

    洛华庄园的灵验,在周遭的名气越来越响,有人有事没事过来跪拜下,也是正常,现在已经是正月底了,初春时节来烧香的人格外多,现场怕不有六七十号人。

    还好,丹霞天的人都没有穿道袍,要不然又得引起别人的围观。

    事实上,现在山门的门口,就有两个穿道袍的道士,还有两个和尚。

    冯君开的是他的辉腾车,见状将车停了下来,探手冲着关山月三人摆摆。

    关山月对他有些印象,关键是她拿到了金坛华阳之天重启的录像,专门让别人辨认过。

    见到他招手,年大妈装扮的她快步走过来,冲着冯君拱手,“丹霞天关山月见过道友。”

    “见过关道友,”冯君在车里拱手,招呼声,“好了上车吧,咱们进庄园谈。”

    男人上了副驾驶的座位,关山月则是跟另个女人坐进了后排。

    就在这时,名道士走了过来,冲着冯君打个稽首,“敢问可是洛华庄园冯道友当面?”

    冯君的眼睛微微眯,看那道士眼,笑了起来,“道友二字不敢当,我心里倒是很佩服,王屋竟然还有养气高阶,确实难得。”

    这个人居然是蜕凡七层,算是冯君在本位面见过的修为最高的修仙者。

    不过冯君不是第次见到他,在腊月里,他和唐姬曾经夜探小有清虚之天,在王屋的聚灵阵里,有五人在修炼,此人便是其之。

    这位看起来年纪不大,也就是三十出头的模样,皮肤白皙,很有点白面书生的意思,但是仔细看看,能从他的眼角看出细密的皱纹,属于那种养生有成的。

    他听到冯君的话,顿时就是愣,“道友居然识得我?”

    冯君笑笑,也不解释,只是说句,“我自问跟小有清虚之天素无交情,不知道长此来何意?”

    蜕凡七层左右看眼,“此地不是谈话的场所,可否换个地方谈谈?”

    “那就抱歉了,”冯君波澜不惊地发话,“我暂时没有时间接待……”

    “咦,”关山月出声了,她放下车窗看着对方,“敢问可是北河道长?”

    年道士看她眼,又抬手拱,“二十年不见,关小友已然成为关主持,却是风采依旧。”

    “你少说客气话,”关山月却是不吃他这套,“合着二十年前我就这么老了吗?”

    然后她又看向冯君,“这是王屋北河道长,自小修道,现在应该已经七十出头,是王屋洞天的耋老,就算茅山唐天师见了他,也要尊声道兄。”

    “不知是北河道长,还请恕罪,”冯君抬手拱拱,倒是够客气,但是下句话,就令人哭笑不得了,“有预约吗?”

    北河的脸色有点发黑,他名声在外,何曾被别人这么对待过?

    他就算见武当掌教,龙凤山当代天师,也不需要预约。

    不过对方风头正盛,近半年里在道门红得发紫,他也不好太较真,只能强按着性子回答,“冯小友天纵奇才,神龙见首不见尾,我就算想预约,怕也是徒劳,不得不来撞大运。”

    冯君还待说话,周围已经有人发现了他,纷纷上来围观,还有人拿出手机来拍摄。

    他可是点都不想在别人的朋友圈刷屏,所以只能点点头,“好了,有话回头说,我会儿派人出来接你……车上已经坐不下人了。”

    后座其实还能挤下人,但那是两个女道姑,怎么可能让这个男人过去挤?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