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丹霞天秘地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郑阳是个大城市,千多万人里有半是男人,但是跟茅山有关,又能跟小天师同车的男人,真的不多。

    而且病人也说了,那个男人虽然很凶,但是……确实很帅气。

    这种能让对手都要夸奖的英俊,冯君怎么可能还藏得住?

    所以北河就来了,他知道冯君号称大师,又得茅山敬重,手段颇为不凡,原本是想好好说的——修道之人对普通人出手,这不合适。

    然而,他说完这些之后,根本不用冯君说话,关山月就直接发问了,“你确定是普通人?”

    北河沉吟下,还是很干脆地点点头,“我确定。”

    女人般是很感性的,尤其是年大妈,但是关山月除了感性,还有理性——从她谨小慎微的行事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所以她又出声发问,“那他们做了些什么事呢,有前因没有?”

    “左右不过是些口舌之争,”北河的眉头皱。

    他对事情的经过不是很了解,而且,那小伙子也不可能把自家说得太穷凶极恶。

    所以他现在觉得,就是关山月的屁股没坐正,“关键是人家没动手……这个我可以肯定。”

    可是关大妈又哪里是那么好糊弄的,她冷笑声,“你是说,冯道友和唐姬闲得无聊,跑到西倾山把当地人打了顿?”

    “关主持你这么说话,就没意思了,”北河道长正色发话,“现在的问题是,冯道友对普通人使用了阴劲儿,这给道门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

    关山月还待说什么,冯君却是开口了,他不怒反笑,“呵呵,北河道长的意思是……要为那些普通人出头了吗?”

    “出头这话,说得未免过了,”北河本正经地发话,“我只是希望能说合下,如果没有解不开的仇怨,阁下已然做出了薄惩,那也可以见好就收了。”

    “我的回答是……你想多了,”冯君正色发话,“我没有对他们动手。”

    “你这……”北河的眉头扬,他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洛华庄园的庄主,既然是这种敢做不敢当的人,“冯先生这么说,就有点没意思了。”

    “我的话没意思,你的话就有意思?”冯君淡淡地看着他,“你说我动手?可以,拿出证据来,视频、监控或者人证……你拿得出来吗?”

    北河不以为意地笑笑,“咱们只是江湖,不是官府,证据……有阴劲儿,还不够吗?”

    冯君的眉头皱,黑着脸发话,“会阴劲儿的人多了,你定要栽赃于我……是代表了王屋山的意思吗?”

    北河闻言也恼了,“我有没有栽赃,你心里最是清楚。”

    “啪”地声轻响,冯君抬手拍下茶几,正色发话,“叫真是吧?我看你王屋的地脉是不想要了!”

    北河闻言,顿时倒吸口凉气,脸的惊骇,“你……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

    地脉是小有清虚之天最大的机密,比聚灵阵还要机密,非主持不能得知,也就是北河曾经暂代过阵主持,才有机会得知。

    现在居然有人指出这点,他真的是无比的骇然——这冯君身后,到底是谁家的传承?

    王屋的聚灵阵跟地脉有关,并不是特别的**,五六百年之前,应该是有人知道的,但是近三百年,道门里再也没有出现过类似的传言。

    所以北河非常怀疑,冯君是不是得了什么了不得的传承,上面有比较古老的记载。

    “你听不懂也无所谓,”冯君懒得跟他多说,“我这人与人为善,你王屋要是执意跟我过不去,那回头你家的地脉毁了,也怨不得别人。”

    “我王屋真没什么地脉,”北河先否认句,然后马上话题转,“我也无意跟你作对,只是想奉劝阁下句,你在西倾山行事……万惹得昆仑出面,那就不好了。”

    “呵呵,”冯君不以为意地笑笑,心说我也奇怪呢,你王屋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胆子。

    如果牵扯到昆仑,这件事倒是能理解点,昆仑……那可是好大的名头。

    冯君饶有兴致地看他眼,“昆仑现在……有金丹吗?”

    “没有,”不等北河说话,关山月先出声了,“千年之前就再无金丹了,咱们这方世界……容纳不下金丹了。”

    我勒个去的,冯君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连金丹都容纳不下了?”

    然而他的脸色,看在别人的眼里,那真的是要多震撼有多震撼了。

    北河道人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句,“冯道友可是认为,自己能踏上金丹大道?”

    他觉得这个人可能是疯了,现在的华夏,别说是金丹了,估计连出尘期也没有,你难道不知道,炼气期都可以称之为大修士了吗?

    四百年前的茅山兴祖师,也不过才是炼气期啊。

    他很惊讶,但冯君却是不屑地笑笑,有些话他真是懒得讲:金丹就算是大道了?

    然而,他虽然没说话,别人可能连个表情都看不懂吗?

    关山月也不认为,冯君定能踏足金丹,但是只冲人家这表情,出尘期总是可以考虑下的吧?于是她沉声发问,“北河道友还有其他事吗?”

    北河是真的有点吃惊了,想到对方居然连王屋聚灵阵的根脚都知道,他认为有必要认真地解释下自己的来意,“我此来洛华,也不是要寻衅的……”

    “只是青城事,关系到道门的体面;而西倾山那边,已经在寻觅昆仑脉了。”

    关山月不以为意地发话,“昆仑脉……呵呵,名头是很大,但是又有几个人见过?”

    “这却是难说,”北河想挽回点自家的形象,于是正色发话,“当地人想要寻找,总会有些便利的,那些上古练气士,性情都很乖戾。”

    冯君波澜不惊地回答,“性情乖戾?这个无所谓,只要能讲道理就好……”

    关山月斜睥他眼,“若是他们不肯讲道理呢?”

    “呵呵,”冯君笑笑,也没再说话,而是又拿起根烟来点燃。

    连昆仑都不怕?关山月看明白了,然后她看向北河,“道友没别的事了吧?”

    北河在这刻,是真的有点后悔了,刚才自己怎么就把气氛弄得这么紧张了呢?

    不过事情已经做了,再说什么后悔也晚了,于是他看眼冯君,“冯道友,话我已经传到了,原本还想去茅山走趟,看看要不要帮那人治疗,现在嘛……我还是回山了。”

    这就算卖对方个人情了——西倾山的事儿,我不管了。

    但是冯君哪里会领他的人情?“想去就去呗,我也不会拦着你小有清虚之天的人行善。”

    见他说得如此有恃无恐,北河却是心里越发地没谱了,你确定我们治疗不了人吗?

    他笑笑发话,“算了,我还是回王屋找找,到底有没有地脉吧,万有的话,肯定要保护起来,那可是好东西。”

    他这话几近于服软了,但冯君只是冷冷笑,“找地脉……你王屋可能有人会找地脉吗?”

    他这话半是小看,却也不无激将的意思,因为他自己找地脉都不拿手,当然想多探听下,现在的华夏,是不是还真有人擅长这个。

    殊不料,他是小看了天下英雄,王屋的藏书里,还真有关于地脉的知识。

    不过北河不会这么说的,他只是随意地回答,“找不到那就是没有喽,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然而,他也不会甘心就这么离开,才出了洛华庄园,他就摸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李道友,有个普通人受了阴劲儿,找到我王屋来求治,你也知道,我王屋对此不是特别擅长,倒是你崆峒脉,内家高手较多,不知是否愿意接手……”

    总是要想办法给那厮添点堵,他心里才能舒坦点。

    北河离开之后,关山月又喝了阵茶,正好李诗诗出去接电话,她赶忙借机发话,“冯道友,我此来有事相求,丹霞天有处秘地,已经封闭百年。”

    秘地?冯君看她眼,眉头微微皱下,“因何封闭的?”

    “这个……我也不知情,”关山月的脸微微红,“其实封闭已经过千年了,只是百年之前,有祖师留下遗言,丹霞天兴衰,只在此秘地。”

    迟疑下,她又出声发问,“冒昧地问句,不知冯道友现在是何等境界?”

    “呵呵,”冯君轻笑声,这个问题你问得有点交浅言深了,“这个很重要吗?”

    “非常重要,”关山月点点头,本正经地发话,“祖师也曾经留言说,若是门有了出尘期的修者,可入秘地。”

    冯君真的很想回答句,我不是出尘期,这件事还是算了吧。

    这么回答,未必会暴露他的真实修为,现在别人都能确定,他最少是炼气期修为,但是最高会是什么修为,就没几个人说得准了,甚至不排除有人认为,他是出尘期。

    他说自己不是出尘期,那也未必就真的不是——没准他只是想推脱而已。

    事实上,他对类似的活儿,也多少有点抗拒。

    别的不说,知道太多秘密,未必是好事——尤其是道门里,很多秘密都是惊天动地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