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4章 开局一条狼的压力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冯君并不是妄自尊大的人,他不认为在这地球界,只有他能从石门脱身。

    但是脱身的同时,还能保住他们三个的人,绝对不会多。

    他这句话,别人还没说什么,男道士是高度认可,“真是多亏了冯前辈。”

    感受过阴冥珠的恐怖之后,他对冯君是口服心服。

    关山月默然不语,半天才又出声发问,“冯前辈,这画卷如何能打开秘地……方便指点下吗?”

    “这没什么不方便的,神识扫下画卷即可,”冯君随口回答,“不过神识也有强弱之分,就像养气期的神识,不足以打开储物法器,炼气期的却可以。”

    顿了顿,他又发话,“但是炼气期的修仙者,神识扫这画卷,未必有效果……所以要求这个出尘期修者,还真是有定道理。”

    说实话,他是真的有点佩服丹霞天百年前的前辈,个出尘期,真的是卡到了线上。

    跟阴冥狼的战斗就不说了,必须得出尘期,就连扫描画卷的神识,估计炼气期也扫不出个所以然来。

    冯君这还真不是自夸,他拿着画卷四下寻找的时候,也只是感觉到石头那个方位,有点异常的波动,直到到了石头旁边,神识全力扫,石门才出现。

    关山月又是阵默然,良久才叹口气,“怪不得要求出尘期。”

    顿了顿,她扫眼自家的两个弟子,“记住了,今天的事不要跟别人说,祖师爷不泄露秘地位置,其实是为了咱们好……咱们也不能暴露秘地,害了后人。”

    两名道士齐齐点头,小道姑也还罢了,男道士今天是切身感受到了,石门的阴物有多么可怕,如果不是邀请的“外援”得当,估计他和主持就要送命在石门里了。

    以前他总觉得,丹霞天的前辈不留秘地的详细信息,实在有点不负责任,现在他懂了,真的是为后人着想。

    然后,他就想到了种更可怕的可能,“主持,咱们这秘地,会不会根本没什么宝物,只是封印了什么东西?”

    天色基本全黑了,大家走在泥泞的山路上,天空还下着小雨,关山月听到他这话,忍不住哆嗦了下,也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寒冷,还是别的什么缘故。

    来到观里,天色就彻底大黑了,冯君和徐雷刚婉拒了观里的留饭,要出去吃住。

    结果关山月安排人放好画卷之后,也跟着出来了,路上还打电话定了餐厅。

    麻姑山的影响力,比茅山不知道差了多少,但是在当地,那是绝对不差的。

    关主持安排了桌精美的饭菜,在酒桌上,她就问了起来,秘地还能不能继续探索了?

    冯君想想,本正经地告诉她,这个秘地,给我种无限死循环的感觉,又担心封印了什么东西,短期内我不想再进入了。

    关主持的失落之情溢于言表,“不能再多试几次?”

    冯君摇摇头,“你还是多查查典籍,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这么说吧……我今天在这里下的功夫用的材料,百块灵石打不住。”

    关山月顿时愕然,“不会吧,百块灵石……整个华夏有这么多灵石吗?”

    “关主持,你不妨换个思路,”徐雷刚在边接话了,“假如你有百灵石,能不能找到个人,干掉个出尘期修者?”

    关山月再次语塞,然后可怜巴巴地看向冯君,“冯前辈,我们可是片诚意……要不,我再想法弄两本关于地脉的典籍?”

    她未必是真的能弄到地脉的典籍,关键是想提醒对方:我们是先支付了报酬的。

    再加上今天的阴冥珠,不得不说,丹霞天比茅山和武当郭长老,态度都要端正很多。

    她也不像皇甫无瑕样,做了什么就要卖弄,给人挟恩图报的感觉,她的表达方式是——你想这些东西,我可以帮着你继续找。

    冯君就推脱不了这种态度,他想想之后发话,“要不这样,你们先修条小路,到那个石头,同时再找找其他典籍,看这秘地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们也再稍微等我等,等我再准备些东西,境界再提升些,再来帮你们探查……说实话,我对这个秘地也很有兴趣,只可惜修为还是差点。”

    关山月见他没有把话说死,顿时松了口气,她还真的担心他口拒绝了。

    此前她对秘地没有什么直观的认识,更不了解其凶险,但是今天是真的开了眼。

    她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个三岁的婴儿,手里抱着块硕大的黄金,没错,就是“三岁小儿闹市持金”——或者抱着的还不是黄金,而是颗原子弹。

    这种危险,远远地超过了她的驾驭能力,她甚至有点怀疑,丹霞天的前辈,当初是如何地强横,居然能弄出这么个秘地来。

    不过眼下,对方暂时不考虑下步的行动,虽然她知道了此的艰险,但是也不会放弃尝试,所以她沉吟下发问,“那你能否为我们提供批金甲符?”

    在她看来,此物真的是探索秘地的利器。

    “这个可真得看情况了,”冯君正色回答,“我努力想想办法,不过我认为……你现在要考虑的是,先找到神识足够强大的道友。”

    关山月并不认为,他是在开群嘲,而是认为这是合理化建议,她点点头,“我会努力寻找的,对了,你的那个石头棒子,能不能在合适的时候借给我……”

    她对冯君开始手持的长刀,有相当深的印象,但是长刀在战斗毁掉了,而他拿出的石棒,却是将出尘期的阴冥狼砸得灰飞烟灭。

    “这个你不要想了,”冯君摇摇头,断然拒绝。

    石棒可是有来历的,是他从阳山顾家的密库里拿出来的,当时外面还有个木盒,木盒上是《龙凤至尊无上心法》,而这根石棒,被陈钧伟称作是“石锏”。

    这是出尘期修者都可以使用的宝兵,此前冯君担心自己驱策不了这把宝兵,直未曾使用,这次也是着急了,想着炼气九层跟出尘期也就差那么点,才拿出来用的。

    不成想,出尘期的兵器,还真没有辜负他的希望,直接将阴冥狼砸死了。

    所以他不能借给关山月,“不是信不过你,而是此物旦被阴物得去,我担心自己都不是对手……很可能抢不回来了。”

    这个答案让关山月无话可说,倒是那男弟子饶有兴趣地发问,“冯大师,那这石棒可是出尘期才能使用的法宝?”

    被冯君用内气治疗了下之后,他有化身为冯大师脑残粉的趋势。

    冯君略微迟疑了下,就回答了他的问题,“不是法宝,而是兵器,倒是……确实是出尘期才能输出最大的伤害。”

    “那难怪了,”脑残粉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没准这是华夏仅存的出尘期兵器了吧?”

    “这我可是不敢说,”冯君听得笑了起来,“你这纯粹是要捧杀我的嘛。”

    然后他正色发话,“末法时代确实是灵气凋敝,但是有些出尘期甚至金丹期的遗物,那也很正常……我就见过。”

    他从茅山那里拿到的阴魂石,是元婴期都要必备的物品。

    “是啊,”徐雷刚跟着点点头,他向很少跟着冯君出来,但是事实上,他在为人处世方面,还是相当靠谱的——不是说圆滑,而是非常大气。

    他向丹霞天众人指出,“你们这个秘地,说不定真有好东西,毕竟是开局条狗……错了,是开始就是出尘期的狼,后面有什么东西,真的很值得期待。”

    关山月三人心里也清楚这个逻辑,根本不用他帮着分析,但是想想,连手持出尘期兵器,并且斩杀了出尘期阴物的冯君,短期内都不想再次进入石门,他们又忍不住沮丧。

    华夏可能有比冯君还强大的修者吗?这个可能性很小。

    就算真的有这样的修者,丹霞天找得到吗?请得动吗?

    而且两者之间,还存在个互信的问题——冯君是个值得信赖的人,但是别人就未必了。

    关主持犹豫半天,还是出声发问,“冯前辈,若是你不需要保护我们的话,有没有把握在那秘地里全身而退?”

    “我想要走,他们怕是留不下我,”冯君傲然回答,不过下刻,他又是微微笑,“但是我这人不喜欢麻烦,还是带上你们进比较好点……大家都省事。”

    按说他带上关山月等人,那才是麻烦,起码要分心保护,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实力。

    但是事实上,他不带其他人进入秘地,才是真的麻烦,因为他根本无法向别人解释,自己到底在秘地里得到了什么东西。

    没错,他可能是空手走出秘地,但是谁不知道他有储物法器?

    更令人沮丧的是,他的储物法器,没有其他人能打得开——且不说这么检查,会不会冒犯冯前辈,关键在于,就没谁有执行检查的实力。

    冯君不喜欢麻烦,就觉得还是带上丹霞天的人好,起码不至于说不清楚。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