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不会记仇的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本来我可以去看女生排练,而且陈鸣他们说小品有个角色缺人,准备让我上,那样好歹我也算初时期上过舞台了……结果被你给毁了,只能在这里办劳什子的板报!”

    程燃瞥了他眼,“我不是让你不用陪我吗。你也可以去啊。”画什么呢,画颗向日葵?多没创意……

    “你看看这个地方……”俞晓指着周围乱七糟的泥土和施工现场,“鸟不生蛋鸡不拉屎,我把你个人丢在这里,我想想也不忍心啊……”

    “那要不然你来画,我回家了。”程燃扭头。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俞晓当场就有些抓狂了,自己这是为了谁啊,为了谁啊……

    “话说……杨夏正在排练呢,你不去打打气什么的?这不像你啊!平时谁整天围着杨夏转的。”俞晓疑惑道。

    “我有吗?”程燃想了想,虽然他承认学时很喜欢杨夏,但围着她转又夸张了吧……

    结果俞晓直接忽略过去了,“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你即将进入冲刺阶段,哼哼,不见着也许就不紧张吧,免得到时候还发怵。”

    “话说回来,你看到没有,杨夏是《月亮湖》的主跳呢,不过无论从功力还是身段上来说,杨夏也都是首屈指。你有福了,身材真的很好……”

    程燃:“……”从海尔波普聊到女生身材,你也够跳脱的。

    “你说我们认识的人里,还有谁身材能比得起杨夏的……”俞晓停顿了下,“那恐怕就只有……老姜了吧……”

    在建筑板封格的空间里,少年谈起那些女孩儿,有种另类的刺激和心跳。

    程燃点点头,“老姜……有屁股有胸,的确很不错,而且,恐怕以后还更好……”

    “可不是吗,住在政府红门小院里,肯定生活优渥,营养好呗,自然也就前凸后翘了……”俞晓还会从科学角度分析,啧啧道,“最重要的是,我觉得她比杨夏还漂亮……可惜她不跳舞,要是跳舞的话,恐怕到时候台下会有大票人流鼻血!”

    “流鼻血啊夸张了点,气血翻腾还是有的。”程燃用粉笔在黑板上尝试写划了下。

    “你说老姜她家为什么会给她取那么个名字,姜红芍姜红芍,字面上和红苕个样,满大街都在卖,烤红苕噢,烤红苕噢!听上去满土的。”

    “是“今日阶前红芍药,几花欲老几花新”的红芍药。”程燃笑道,这小子不留神就会偏到沟里,“《语拓展》上不是有元稹的首诗吗:翦刻彤云片,开张赤霞裹,烟轻琉璃叶,风亚珊瑚朵……结植本为谁,赏心期在我,采之谅多思,幽赠何由果。牡丹如果是花之后,那么芍药就有花之相的美誉,而论花品,又是万花第位。大约他的家人,不求她达诸侯雍容华贵,也要风姿卓约吧。”

    俞晓看着眼前的程燃,他的的确确发现,程燃变化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成长,只好道,“考又不考,懒得去背!”

    这个时候,把柔和的声音适时从建筑板外面响起,“老姜?”

    俞晓魂飞魄散,程燃愕然以对,张如同撕破了次元壁,惊醒了这张建筑板后面时空的脸蛋从柏树和墙壁的空隙处出现,那双令很多人憧憬恨不得被其驻留刻的眼睛好奇的打量这处空间,发丝轻曳,微风送来的气息,使灵魂也颤栗……不是姜红芍是谁?

    “老老老老……老姜!”俞晓是直接吓得结巴了。

    程燃立即明白对方既然能够唤出这个绰号,那早就不知何时在这建筑板外听着他们里面的对话了。关键是从哪步开始介入的,该听的不该听听去没有?

    这下可真的好了,不久前他们才偷窥了谢飞白,转眼之间就报应不爽。这女人属猫的啊……

    这个时候放在武侠里肯定是要说句阁下真的是轻功出挑神蕴内敛,居然近在咫尺还不被我等察觉的场面话了。

    偏偏俞晓还自讨没趣,做贼心虚,“你,你什么时候在外面的?”

    穿着牛仔裤和条纹格衬衣,身段窈窕的姜红芍走进来,微笑,“才来,才来。”

    明明很敷衍好不好。

    “你是不是老早就在打望我们了。”程燃狐疑盯着这个女子。姜红芍身上的神秘感和说不定有很大的来头,不好招惹,再加上她出色的洞察力,总觉得被她盯上不是什么好事。

    姜红芍迎着他的目光,如轻曳的芍药,“对啊,看看你们在做什么坏事……”

    “办板报,我们在办板报啊……你不要看到我们扎堆就以为我们做不了好事……”看到姜红芍妖娆睁张的眸子,俞晓立即手往旁边指,“真有不好的事,也是他带的头……”

    果然不必指望俞晓这个时候的义气,大概终于捞到了对姜红芍解释的机会。

    面前女子双手插进裤袋,也不管墙壁干净与否,就那么随意而然的靠着,歪着头对两人似笑非笑,“老姜老姜……要不是我亲耳听到,还不知道我竟然有这么个……”她侧仰着头,完美的颊骨弧线展露无遗,似乎在想合适的词汇,“嗯,‘稳重’的绰号。”

    俞晓下意识想接“你为人沉稳嘛……”刚说到半,在姜红芍瞪之下,手又指向旁边,“他先叫的!我后面才习惯了,叫你不要乱给别人取绰号就不听,我都过意不去了……”

    真是国好队友。卖友求荣有事先溜。

    程燃作势欲踢,俞晓立即兔子般闪往旁去。

    姜红芍却先笑了起来。

    看到她笑起,俞晓从刚才悬吊起的心这个时候才算安放下去。

    没办法,这女孩太可望不可即,可以说曾经在程燃和他俞晓的世界,就是座美丽却遥远的雪山,可以看到无数人向她的方向朝圣而去,他们却只能停留原地。她偶尔会像是去柳英家那样来单位大院做客的时候,都是众星拱月,每个人都恨不得占据她的时间和身边的空间,哪里能像是这样,她和他们单独相处。

    程燃却是真正知道前世这件事是根本没有发生的,他们和姜红芍是两条不相交的轨迹,对于姜红芍他们自然是如雷贯耳,然而前者对他们大概就仅限于摘她家枇杷和见过的印象。

    蝴蝶扇动了翅膀,于是些事情也跟着发生了改变。

    “好啦好啦……我不生气。”姜红芍大度浅浅笑,“难道别人叫你什么,你就真是什么了么?论年龄来说你们比我还大点,要老也是你们先老。老程亦或者老俞。”

    真是亲切啊……俞晓眼都开花了。

    “看你们办板报很有意思的样子,我从来没做过,能加入吗……”

    俞晓正要忙不迭表态,程燃摇摇头,“会把身上弄很脏的,女生就不要做了。”

    俞晓拧着头看着程燃,你怎么回事!你怎么回事!?能这么把尊贵的客人朝外赶的吗?你知道有多少人求之不得啊!

    偏偏姜红芍已经走了过来,轻恬带着强势,从黑板前的挡板上拿起了支粉笔,在墙壁上划了几笔,“很有意思的事情,你会因为点点障碍就望而却步吗?画油画的时候我全身都沾过颜料……我没那么娇气。”

    这句话所谓的“障碍”,是会把身上弄脏,还是此时他程燃的反对?

    又是股子不显山露水的好强气息。俞晓却暗暗竖了大拇指。

    程燃是委实拿自己这个死党没有办法,姜红芍的粉笔打滑,黑板上留不下多少笔迹。

    程燃指了指旁边,“这里爆过水管,墙面都受潮了,粉笔画不上去。看来要水彩颜料才行。”

    “我家有水彩啊……友情赞助。”姜红芍笑起,然后眼睛促狭的眯起,那模样很是撩拨,“话说回来,你这么不想我在这里,你们两个难道真的要做什么坏事?”

    “他就是脑子间歇性抽风,偶尔神经病!”俞晓就差没有鼓掌跳了起来,“你别管他,我们真不是成天没事干坏事!欢迎监督,得了,你有颜料的话,那就太好了!”

    程燃无奈摇头,看样子是赶不走老姜了,再继续下去,就真弄巧成拙了,道,“那要不然背景就画海尔波普彗星的图吧,应景。”

    俞晓大赞,“好!这个好!大面积涂蓝和涂黑就行了!程燃你真是天才!这下我看那刘明还能说什么!”

    “画人先画骨,绘景先描摹。”姜红芍微笑,“今天先把要画的主要版面勾出来吧。”

    然后她停顿了下,回过头问程燃,“你想从哪里开始?”

    程燃不得不承认和她相处是件赏心悦目的舒爽事,更关键是这个女孩知道如何尊重照顾他人的意见,并不让人难堪。另方面,也显出她的涵养和聪慧。

    这真是,舞书墨也可,操琴弄弦也可,长袖善舞明眉善睐皆可。

    关键是,似乎就这样的,姜红芍这个旁人看来遥不可及难以接近的女孩,就这么与他们近在咫尺,办起了化墙板报。

    不知道程燃怎么想的,俞晓反正觉得自己将会终身难忘这段时光。

    憋不住了的俞晓最后还是去了厕所,留程燃和姜红芍在黑板前构图。两人在那里勾勒着个又个的圆弧,女孩很专注,有时候踮起脚来,那内收小腹的弧线总会吸引程燃自觉不自觉的移目。

    画完的姜红芍搁下粉笔,拍拍手,转过头看着本正经的程燃,露出个让人连生出半点亵渎之心都会立即无地自容的眯眼笑意,但说出的话,令程燃古井不波的心又倏然高高悬起。

    “刚才那么不想我留下,是怕我听到了你们不该听的话吧……放心吧,我没听到那么多。毕竟我有屁股又有胸,是不会记仇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