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无法抓住的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后面两天姜红芍并未出现,弄得程燃怀疑她当时就是过来羞辱下他们,说不定他们说的那些不该说的话,已经惹恼了这个看似开朗实则内在传统的女孩。她当时那最后句“不会记仇的”,怎么听都是“我会记仇我记住了”的意思啊……只是程燃觉得有点冤,男生的对话你在旁边偷听什么,再说了,多半都是表扬你的话呢,怎么光听坏的不听好的。

    俞晓却是怅然若失,通俗点来说,就像是了五百万还计算着该怎么花,最后却醒来发现只是个梦的那种失落感。还以为真的可以和姜红芍那种校花级别的女生每天有段单独相处的时光,就仿佛……那段时间,她只属于他们。结果到底是人家女生当时很可能只是时兴起看看他们到底是不是在做坏事,之后也就意兴索然了。

    这个星期五他们又因为阵轰动去了排练的礼堂,这才发现姜红芍在台上弹种竖琴,下面黑鸦鸦片人,有人叫出了那种乐器的名字箜篌。而般来说琴曲独奏没有舞蹈和唱歌来得有冲击力,但姜红芍硬生生将箜篌弹出了不样的味道。不失古筝古琴的韵味,比起古筝的幽深醇厚,更空灵清越,像是雪山清泉。

    再加上她秀色可餐,很多人印象这还是这位班的美女第次展示才艺,没想到如此惊艳。已经让人倍加期待艺汇演了。

    但全程看了这幕的俞晓和程燃,只觉得姜红芍似乎更为遥远了,分不清楚那天板报区她的出现,到底是不是场幻觉。像是春花雪月,只是镜泡影。

    程燃还好,姜红芍这样的女孩难以捉摸倒是正常得很,看到她排练完后那些激烈的鼓掌和人们眼放出的光,她只是低调,不愿意张扬,其实身边想要和她建立联系接近她的人抓大把。不说柳英这种整个家都配合着演戏,就是那天诗会上政府大院来的孙继超那些人,何尝不是变着法接近她?

    至于所谓只属于他们的那段时光这种想法,只是单方面的厢情愿罢了。

    ***

    回到家,徐兰正在做饭,程燃就进了自己的房间,拿出个本子,默默对这段时间做出个总结。

    其实从他重生到现在,也只是刚刚过去了个星期而已,但这个时候,也应该完成了他四分之的复习进度了。从目前的情形来看,比想象还要顺利,只有更好。

    年轻的自己,身体精力也是超乎想象,通过这段时间的复习,他也越来越有把握,之前他还想不要表现得太过于夸张了,但是转念想,不求极致,什么全校第就不想了,但就要看看,自己挟学过高大学知识的本能buff,再加上工作后的英语之力加持,又在重生后个多月的复习之,能够在初阶段考到什么成绩?

    他把本子倒着翻篇,在倒数第几页上面,出现了些字迹,那是他记录些想起来的东西,比如这个本子上面是那些“被消除者”的名字。些事件的走向,他勾勾画画,只用他能看懂的图或者符号记录下来。

    他开始生出另种猜测,譬如这些人,其实并不是消失了,而是和他的信息联系隔断了,生活在别处呢?

    当人们并不太能接受个噩耗的时候,总会想出些能够让哀思或者情绪发泄的理由,最典型的就是人死后有天堂的存在。程燃也是如此,这样的猜测和可能,也是个方向,毕竟,这个世界虽然这么大,但他却是明白,随着信息时代无可避免的到来,这个世界也会变得越来越小,万总有些事,会让人再次相遇呢?

    这么想着,就莫名充满希望……

    那些走失的人们……

    希望,在时代的洪流,还能再见吧……

    ***

    直到了七点钟,程飞扬才回到家来,脸上写满疲惫。徐兰把菜又热了下,程燃早被徐兰督促着先吃过了,被赶进了房间里。

    但程燃仍然竖着耳朵,听餐厅两人的对话。

    这段时间,公司的动荡是越来越剧烈了,程飞扬也经常有加班加点的情况,程燃知道自己父亲正在进行场战役,在这场战役的末端,各方牛鬼蛇神都跳了出来,公司即将维持不下去,大部分都是拿了买断工龄的钱下岗,有的声音就冒了出来,说程飞扬要独立技术所出来,那么凭什么他就可以独立,这也算是大家的资产,既然要独立成立股份公司,那么全公司的职工都得占股,还要成立董事会,监管程飞扬。

    而且这些人的代表就是赵平传这类,平时在公司里不干活,占着份工资,到头来分家希望拿的最多,而看着你可能要独立起家公司来,就想着由头要参进来,他们也不是真以为你能做出事他们搭不上车,纯粹就是眼看着你打开了个新的突破口,让他们觉得自己没占着便宜。

    但如果把这件事闹没了,也不遗憾,甚至这还是他们隐隐希望发生的,公司都要垮杆了,大家拍两散分行李,你现在不要行李,要把那些行李换些家当重新开火,那不行!

    那大家都要到你的灶台上吃饭,凭什么你不让公司倒,撑根杆子支起片地显得你能耐是么,那就得把大家的饭碗起管了。

    所以程飞扬今天才在会议上拍桌大骂,甚至差点和赵平传打起来,据说当时赵平传上蹿下跳,而且对程飞扬诸多推攘,结果程飞扬只是单手就把他扔到了五六米之外,这才知道和当过兵的程飞扬之间身体素质的差距,怂了下去。

    但事情仍然是难以解决的,而且赵平传那种小人,当面顶不过你,只会背后来耍花招,动员所有人来反对程飞扬独立技术所,甚至还写信到总公司那边打报告,各种编排抹黑程飞扬,分公司这边的司长也不好担责任敢不理会多数人的意见,虽然从道理上,技术所的那些老旧设备值不了多少钱,当成是买断工龄独立出去,甚至还能为公司省大笔现金。但在众多人的反对下,即便道理是好的,司长也不敢强行下决定,这后面,指不上会有多少烂摊子。

    这就陷入了两难,程燃知道前世影响自己父亲的,也有这方面的因素。

    他装作去喝水的打开门,路过两人时,道,“爸……有的人就是怕你能做出事来,这样便反衬证明了他们的无能!我支持你。你定行。”

    说着不待程飞扬再拿出那句“小孩子懂什么”的理论,又回到房间关了门。

    程飞扬口头上对程燃那么说,但这番话,确实触到了他心底去。

    关了门的程燃靠着墙,听着外面的动静。

    徐兰道,“我觉得儿子说的没错……这帮人,就是无能!”

    程飞扬叹了口气,道,“我为什么想要领着所里那帮人自己出来……就是不甘心。公司当年的时候,从最早期要代理程控机,我就说过了,代理看上去利润很高,但命脉都抓在别人手里,要有自己创新……结果那个时候,就失去了大机遇,代理这条路越走越窄,而那些敢于自己研发的,后来都闯出条路,效益极好,私人的更是赚得盆满钵满。后来上头看着眼红了,马上重视研发,我们拿出东西来,那个时候虽然拾人牙慧,但还是得了些效益的……但当市场再变的时候,那帮人,又打算抱着条路走到黑了,我已经前前后后,对转变方向的问题提出过不下十次,结果到现在了,公司确定已经不行了,他们还没回过神来……”

    “我想着,已经错过了很多机遇了……这次,这个机遇,不能错过了……”程飞扬道,“错过了,或许下半辈子就会后悔……”

    程燃知道,程飞扬为什么想要出来自己干,是心头的那股不甘不平之气。

    说到底,父亲仍然有股愚忠的气质,明明已经凭借丰富的经验看到了未来,那个时候也有其他的公司来挖他,而他却因为身在这个公司尽忠,而不愿离开,仍然执拗着力图挽救……再恳切的声音,也是唤不醒享受惯了,甘愿沉睡不思进取的人的。但这些年,积蓄在他心底的不甘,已经成了气候,他就想看看,自己的想法和眼光,到底是不是对的。

    但是,做事的人,永远都是有着无穷阻碍的。

    在前世,自己的父亲最终没能去验证自己的眼光,而就随着下岗的大潮,找了家相关单位打工,自那以后,他就像是被削平了棱角,就这么把愚忠的性格发挥到了极致,甚至变得得过且过,再没有寸进步,直到最后垂垂老矣的退了休……可悲又可叹。

    当年那意气飞扬的技术所,那些甘愿跟着他闯出片天地的下属,那澎湃激昂时代里,他们极有可能抓住那乘风而上的时机,创造出这个大院,甚至这个城市无人敢想成就的机遇,也随着时代的更迭,风化在了苍老的岁月。

    只有那些被淘汰的老古董设备,诉说着曾经转瞬即逝的辉煌。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