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表叔的真面目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程燃盖上车头盖子,来到驾驶室,扭车钥匙,呜呜呜的声音过后,引擎又再度活了过来,程燃在那个姓郑司机的诧异表情下下车,接过那秘书男递来的擦手帕子,道,“刚才我闻到了驾驶室有未散尽的汽油味,你这车平时是不是急加速的时候发动机抖动严重,转速迅速下降,甚至熄火,而缓慢给油的时候,发动机转速能上升到四千,再往上就有点困难?”

    那司机目瞪口呆,片刻后道,“咋……这车,你开过?”

    不仅是司机,就连秘书和那位年男子,都脸打量,这番话也是他们心头的话,如此如数家珍,难道这辆车你真的开过?而这个车,恐怕现在山海市找不出几辆来,还只有他们这样规模的公司,给年男子这个级别的才会配置,就是市长,也没坐过啊……

    “熟能生巧,听声辩位而已……”程燃摆摆手,“刚刚进驾驶室我就闻到了汽油味,这是典型燃烧不充分的表现,首先考虑是混合气体太稀所导致,这应该是供油问题,所以我刚才拆解了供油系统,发现汽油滤清器太脏堵塞了,汽油滤清器应该是密封的,我刚才把它打开清理只是不得已的应急,开走没问题,你回去后还要更换这个东西。”

    “这可能是进口车和目前国内油品不匹配,不过这只是个附加问题,我着车后空挡检测了下车辆,怠速很高。超过正常值,这很不正常。根源应该是进气歧管泄露,这个车电控系统用的是进气歧管压力传感器,这个信号控制空燃比和点火时间,旦进气歧管泄露,传感器输出高电压信号,使得发动机喷油量加大,久而久之,使得油品问题凸显,造成积碳和油路堵塞。”

    程燃将擦拭后的帕子放回主驾驶的侧门储物格,副老司机的架势。

    那个姓郑的司机,简直就像是看到了自己当年学车的师傅重现样,瞠目结舌。

    在旁的年男子终于开口了,“小兄弟,这个车,可是进口的噢……你从哪里学的这些?”他不由自主的称呼程燃为“小兄弟”了。

    “上学的。”程燃头也不回,向前走去。

    三人重新上了车,看着程燃副不图回报的样子,秘书憋了半天开口,“真是少年强……则国强啊……”

    他是真经历过自己国家工业落后所面临的窘境,高昂的配件价格,而且极长的更换周期,技术的歧视,卖给你的东西,只教你简单的修理,涉及到核心部件的就敝帚自珍,全是外国工程师亲自到来解决,生怕你把技术学了去。而现在看着这么非般的少年,最终也只能用这句话来代替内心活动。

    年男子也点点头,“若是我们下代人都有这么强自学**,而且能达到这样的程度……那下代是肯定比我们这辈强的,国家强盛,也指日可待啊……”

    说到这里,年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自然而然就沉默了,秘书也不敢再引话题,车继续行进,很快超过程燃,开进了月亮村之。

    ***

    这出变故只是插曲,程燃仍然沉浸于摸到了老古董的手感,男人对好的工具,是有种天然的迷恋的。大伯请客的地方是靠湖边的个有休闲厅茶间的小花园分区里,程燃到的时候,看到个表哥两个堂弟已经到了,表哥是大伯的儿子,叫做程齐,两个堂弟程翔和李玉分别是二爸和小姨的孩子。

    程家四兄弟向都和睦得很,就是程齐性格跳脱不羁,程翔活泼,而李玉相对而言性格上最为内向。

    三人看到程燃来了,程翔和李玉就道,“哥,你怎么才来。”“等你好久了。”

    程齐却是对程燃随意招招手,他此时正手持支吉他,给程翔李玉弹琴演示他的技巧。

    程燃看到程齐清澈的笑容,那副帅气的样子,无限感慨。如果说他的学生时代有偶像的,自己这位表哥绝对是其之。

    程齐要大他们好多岁,在二高部,今年就是高考,程燃记忆程齐似乎只考进了蓉州的所二本大学,现在看这个情况,似乎轨迹和前世致。

    程齐身材高大,这个时候就有米的个头,学校里也是风云人物,蓝球队队长,还代表市里去省里参过赛。名声远播,要拿《灌篮高手》作比,程齐就是流川枫这样的角色。当然在学校里也很受女生们欢迎,后来多年以后和他同期的那些同学,提及程齐还是副明褒暗贬的态度:“人是不错,但拿球就是爱炫……不传球,没有集体感,爱耍帅……”总之是怨念颇深啊……

    本来以为人生会骑绝尘的自己这个表哥,可后来就是人生黯淡,读书上大学之后出来,家里走关系给他安排了电信的工作,本来工作不错,后来因为女友脑子热把职辞了,追人家到了南方去。那个时候大伯也退休了,家境这些也渐渐落后,等到谈婚论嫁的时候,种种琐事让女友也就嫌弃了起来,后来分了手,程齐颇受打击,蹶不振,那之后就再也不愿谈及结婚了,宁肯女友换了个又个。

    现在看着长发,摆弄着吉他的程齐,程燃不知道人生际遇究竟是如大海行舟无常无定呢,还是因为所谓性格所决定的。如果今生避开了那段情感,程齐还会走上曾经的那条路吗?

    听着程齐弹了吉他,又听他讲些怪谈鬼故事,这是程齐的拿手好戏,总是用鬼故事将自己这些弟弟唬得对他服服帖帖,程燃倒是颇为怀念。

    这个时候辆普桑开进了停车场,从车里下来的是两个身材笔挺的男子,程燃看到来人,身子也就下立了起来,副驾驶走下来的,正是他用来扯虎皮做大旗唬了教导主任章明通的表叔程斌,目前市公安局负责刑事警察支队、经济犯罪侦查支队、禁毒支队的副局长。

    而那个开车的就是他的司机兼下属,叫做游小军。别看身材矮矮小小,但据说当年在表叔的连队里就是搏击散打冠军,和表叔是过命的兄弟,程斌这些年在公安系统,直将游小军带在身边。

    但游小军其实要小自己表叔七岁,家里是SX那边的,父亲挖野菜摔死了,从小就是独母把他抚养到大,送进军队后,母亲得了重病,老家那边也就没人了。后来程斌出来也就把游小军带在身边,这些年游小军就跟自家人样,逢年过节都大家过,程燃这几兄弟都“游哥”“游哥”的叫他。

    游小军也都把他们当成了自己兄弟和亲人。每每听到这种招呼的时候,黝黑的脸上就笑出口白牙。而每次给这几兄弟包的过年压岁钱红包,那也是足足的!

    后来表叔训斥过游小军,说那都是几兄弟故意的,别看嘴巴那么甜,还不就为你的红包吗,你工资才几个钱?

    游小军反倒是脸的护犊子,说老子就是愿意!我侄儿,不该给啊!给得高兴!

    只是后来……自己表叔出了事,游小军也受了牵连,大家庭的变故,就这么猝不及防的降临。

    好在,眼前是个切尚有回还余地,温馨而又单纯的年月啊……

    人到齐了,大家庭自然就开饭。

    其实这顿饭最主要的还是对于有关即将高考的程齐的勉励,对于程燃的考,也是对他作了个期待,小姨举杯过来,“祝程齐好好考,超常发挥,祝我们的燃儿顺利考进四!”

    看到大家附和的举杯,程燃那叫个尴尬,心想这到底是对自己多么的不看好啊……不过联想当年成绩,似乎这样的低期待也正常得很。

    表叔程斌倒是根本看不出能让游小军死心塌地的那号人模样,他就像是个书生,在众人之,尽管有个公安局副局的头衔,但也是儒将风范,像是七零年代的大学生,总是对人温和微笑,聆听着你说什么,发话也是温和至极而极富条理。

    所以程家这群人并不张扬,很温和,派温润如玉。

    吃过饭后游小军和程斌都接到了几个电话。

    程家几兄弟不经意听到游小军话语里是说北山上发现的情侣尸体情况,而市里面不久前的烧烤摊打架斗殴致死五伤事件的进程。

    听得他们阵恶寒。

    打过了电话后,程斌想起了什么,把四个人都招呼了过来。

    程斌坐在葡萄藤架下面,程燃四兄弟逐在他面前找了位置坐下,都笑吟吟看着自己表叔。

    程斌的脸上,刚才大家子吃饭时那股书生气渐渐消失了,转而的是平静里带着冷意,“就在三天前,几个高生烧烤摊打架,理由却是争风吃醋,结果瓶子把个人砸死了……你们想想,仅仅就是为了这点屁大的事情,就闹出人命……知道当时那个冲壳子冲得最凶的死者父母的样子吗?我记得很清楚,那是恨不得自己去死的悲痛!那是如果有可能换回他们儿子,哪怕下十层地狱都可以的卑微!”

    程齐,程翔,李玉脸色就变了,他们心慌慌,不知道程斌为什么跟他们用这样的态度说这些,好害怕。

    程斌看着他们脸色的变化,很满意。但随即看到程燃的眼神,嗯……有些让人意外,这小子眼睛里没有应有的惧怕。

    程斌继续,“我为什么跟你们说这些,就是警告你们,不要出去给我惹是生非,要是谁招惹你们,忍!忍不了,遇到人身伤害,给派出所打电话,警察会处理。”

    “但是——”程斌话说到这里,脸色已经变了,眼珠逐渐瞪大,那是仿佛从尸山血海淌来的,无法言喻的恐怖,“谁要是敢打着我的旗号,说你表叔是公安局副局长了不得了,要挣面子,要当老大了——你们父母舍不得,老子先把你们腿打折!”

    原本还有说有笑的三兄弟,现在是脸震撼的看着眼前刚刚还温润如玉,现在就露出了本来面目的男人。

    巨大的阴影面积,笼罩了他们。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