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有趣的人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今天在饭桌上,程燃就已经发现了程飞扬的异常,回到家程燃就躲回房间,好让父母可以无忌交谈,弄得程燃觉得自己好像在cos柯南,不会客厅那边传来声音,果然徐兰询问起来,程飞扬就把当时的情况说了。

    情况总归是朝前世的方向发展着,程燃依稀记得当时自己父亲没能得到山海发展的投资,似乎也是因为单位内部有人搞鬼,现在看来,就是赵平传这帮人了。

    有的时候程燃真的不了解,为什么作为同个大院生活了十几年的邻居同事,矛盾会闹到到这样的程度,甚至见不得你好。大概还是生态环境的原因吧,外界的人凶猛如虎狼,他们争不过,撕咬不赢,但单位内的同事,却是抬头不见低头见,曾经被看不起的人,你就该存在于视线之下,要是有天你要冒出头了,要风光了,大概也会刺激到他们,所以就会有表面笑脸相迎,背后不怀好意的举报,就会有害怕便宜和先机被你占去了,恶意破坏插足的行为。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整体单位里这些人也是可悲而可叹的,根源也在于当年那种个单位里捞食的模式,让他们对内或许有点本事,对外却软弱无能。当年社会进程慢,个生产热水瓶的工厂,工人做外壳,做瓶塞,可能辈子就这么个手艺,那时候件产品质量是真的好,程燃甚至还记得家里有个年龄比他还要大的落地扇,真丝被之类,虽然工业设计和新时代不可同日而语,但质量却是极其强悍的。而随着社会进程加快,老事物被新兴事物所替代,市场萎缩,重复建设,不见创新,大量的产能过剩,种种因素,导致了国企的大规模亏损倒闭潮。

    这个时候,这场狂潮还将蔓延下去,席卷全国,人性的很多面都展露了出来,贪污**,自私自利,也有为了家人放弃了尊严去捡垃圾,甚至过不去这个打击的坎,包饺子毒死全家……潮退之后,皆是片哀鸿遍野。

    这样的教训,不该被忘记。

    程燃拿起水杯打开卧室门走到客厅,父母的交谈就止了,他端起桌子上装着凉开水的茶壶,给水杯里灌水,然后歪着头道,“爸,我觉得你做得对,山海发展这家公司太小气,容不下你能创造的未来。”

    徐兰睁大眼睛,“你直在偷听我们说话噢……”

    程燃笑,“我知道,我不会烦心,也不会让这种事影响到我的学习的……而且我反倒认为这不是什么坏事,要是爸答应了那个什么孙卓富的要求,才是辈子没有出头之日了。”

    程燃说的是心里话,本来他还是寄希望于父亲能得到投资的,这不仅是可以让他奋斗的历程大大缩短,减少了辛辛苦苦攫取第桶金的时间,有更多精力专注在技术上,走的更远。但如果情况是眼下这样,程燃反倒觉得拒绝了山水发展也并不可惜。

    而且,其实更让程燃着意的,是自己父亲在这件事上面表现出来的态度,那种心有傲骨,不妥协的勇气。

    这才是自己父亲本来的样子啊……而不是多年以后,被四处碰壁的生活折服,不得不委曲求全的生活。

    卑躬屈膝去做不喜欢做的事情,兴许可以维持家庭,可以供孩子继续读书,然而却抹平了本身的自信,对事物开拓的进取心。相比之下,这才是真正最大的损失,但人生经常就是这样,不如意的事情十有九,充满着无奈和妥协。

    重生回来,在程燃面前的,是无限的可能。

    而透过错综复杂的重重迷雾,在抵达彼岸的过程什么最重要?是那颗本心。

    出乎意料的这次程燃没有等到程飞扬“小孩子懂什么”的训斥,大概是他最近的表现让程飞扬认为他懂事了,亦或者在这种时候,儿子的鼓励,对他而言也是种藉慰和精神上的支持吧。

    程飞扬点点头,不再说话了。

    程燃知道,对于程飞扬来说,和山水发展的战役,算是以失败告终,接下来的……还有更为艰难的战争。

    不过人生,不就是场场战斗么。

    ***

    新的星期遭遇了两个连续的下雨天,化墙那边也耽搁了,第二天晚上雨才停,俞晓大概也死了心,知道想要和姜红芍有单独相处的时光纯粹就是痴人说梦,说起他家里还有以前买过的水彩,等明天拿过来。

    到了下午放学来到化墙里,俞晓从提着的袋子里打开他带来的管状水彩颜料,两人把那板用过的水彩颜料管拿出来挤了挤,有的完全挤不动,很多都干了,即便有能用的,都处于即将凝固的状态,和着水兴许勉强能用,但很多凝固的小颗粒,也稀释得太严重了,画东西质感上就根本达不到要求,就知道无法指望这家伙。

    俞晓还在卖力的挤其管,“之前有的忘记拧紧盖了……还有怪我妈,我妈把这口袋放在阳台上,天天暴晒,久而久之自然就干了……”

    他将手的管子丢进黑塑料袋里,“得了!今天时间又浪费了!”

    倒不是俞晓真有紧迫感,而是最近这片板报墙各班都开始动起来了,每天都能看到别人的板报在更新换代,有的是男女搭配,看上去两小无猜的样子,再反过来看程燃和俞晓两个躲在这建筑板后面,怎么看怎么恶寒……还不如赶紧办完了离开。

    突如其来的,两人都听到了建筑隔板外有脚步和塑料口袋摩挲的声响,这个时候突然阵风刮过行道树,叶子上沉积的雨水乍得哗啦啦抖落,只听到建筑板外“吖!”声,个纤影猫般闪了进来。

    姜红芍手提着透明口袋,腾出的手遮着头发,身上只有极少的水珠,她身着纯棉衬衣,穿着牛仔裤的双腿笔直,俏生生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此间的两个人,都呆了呆。

    程燃是暗忖刚才树叶落水都没有浇到她,这女的反应真是敏捷,偷袭免疫吗……

    俞晓则是不敢置信,像是犹在梦。

    姜红芍眼睛扑闪着,嫣然道,“抱歉……最近下午都有点事情,所以耽搁了没有来,不过昨天我来看过,你们都不在啊。”

    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对视了眼,他们显然知道她所谓的下午有事情是什么事,联想到她在排练时谈琴的那种恬静空灵,和眼前判若两人的清越活泼,到底哪个才是她真实的面?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也是今天才继续开工……你带了这么多啊……”俞晓心花怒放。

    姜红芍打开口袋,里面满满的颜料瓶,色彩鲜艳丰富,大部分都是全新的,有的即便是用过,使用痕迹都相当浅,有的盒子密封不够好,还用塑料袋扎紧,和俞晓那干焉焉大咧咧乱丢的颜料管简直是两个概念。

    “不知道你要用多少种颜色,我把有的全拿过来了……”

    “应该够了。”程燃道。

    “你要画什么?”俞晓问,“不是说好涂成天蓝色就行吗,彗星多好画啊……”

    “我画它的周期轨迹图,每段时期的路线位置,就当做个科普吧。”程燃道。

    姜红芍抱着手打量他,“之前你划分了版面,原来是这个打算。”

    “轨迹图必然是椭圆弧线,”程燃道,“这处化墙大约有七米长,分配好比例,再结合资料,把这个轨迹图画出来,同时沿轨迹线路划分,列出彗星在每个阶段,地球上发生的事情。这些可以用图像来表示。”

    啪啪啪!

    姜红芍白净修长的双掌轻拍鼓掌,点点头,“很有想法,甚至可能非常特别,但你确定能画得出来?这是很需要功底和表现力的……你能行?”

    这丫头,是在激自己么?

    “要不你来?听说你绘画的造诣很高?”程燃做出谦让手势。

    姜红芍却摇摇头,“如果我画,那就是我的东西了……而你的构思很奇特,我想看看经你之手呈现出来最终的样子……”

    程燃似乎成功引起了她的兴趣,俞晓莫名有些嫉妒啊。

    说着,她笑,“试试能不能打动我。”

    程燃倒是眯起眼,“打动是什么意思?”

    姜红芍怔,扫了他眼,道,“总不可能是小鹿乱撞,你在想啥呢……是单纯对艺术上的评点。”

    被她呛了回来。

    俞晓在旁边也大感难以招架,马上拆招解围,“轨迹图这种东西我们怎么有?程燃你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

    程燃蹙眉,这的确是个麻烦,“我努力查下吧,目前这方面流出的资料并不多……”

    姜红芍道,“我可以提供,我姑姑在海外,可以帮忙拿到格里菲斯天台的研究数据。就这两天时间里面吧,我让她想办法传真过来。”

    程燃看着她,“这么干脆?”

    姜红芍微笑,“全力支持你啊……等着你给我惊喜呢。”

    “为什么?”程燃谨慎道,“为什么对我能画出什么这么感兴趣。”

    姜红芍想了下,道,“最早感兴趣的是你的那首诗,如果说基于情怀的有感而发,就是不错的。但如果是老气横秋的故作高深,就要大打折扣了,而验证这切只有个办法,那就是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俞晓心忖得了,就知道她不怀好意,敢情对程燃那首诗不甚服气,专门来揭破的,而且他们直素有旧怨,别忘了还有偷摘枇杷之仇,她怎么可能那么好心来帮他们,果然是另有深意。

    不过这么直截了当……好喜欢老姜的风范啊。

    “所以你是为了揭穿我而来?”程燃有些不知是好气还是好笑,果然被她盯上了不是什么好事。

    姜红芍微微笑,“看陌生的风景,做没做过的事,和有趣的人交朋友。算是我的人生准则吧,你到底是片空白,还是内里有个有趣的灵魂呢……”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在场的两个人都有些微愣。

    这是……抛出橄榄枝吗?

    原来如此!俞晓心思活泛,机会啊,机会啊,终于能和女神做好朋友了!我们可都是如小丑般有趣的人呐,错过这个村没下个店了!

    姜红芍歪着头抿嘴微笑盯着程燃,程燃也看着她,两人保持了对峙十几秒,然后程燃点头,“嗯,最后那句改成“辈子很长,要和有趣的人在起”……就刚刚好。”

    说完程燃手向旁边探,懵了脸的俞晓就被他拖过来挡在身前。

    俞晓瞪大眼睛的视野,是姜红芍那条修长手臂划出的漂亮半弧,支沾染了颜料的画笔,毫无花俏的当面砸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