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提醒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还是让俞晓当了替罪羊,脸无辜的俞晓从脸上到校服,都有道大大的蓝色横线,片刻后反应过来的俞晓脸沮丧,“我妈会杀了我的……”

    然后就是姜红芍手忙脚乱的道歉。

    这处工地,有笑声,有草叶的气息,有女孩发梢的馨香……竟然混合成某种幸福的味道。

    光影推移,傍晚将城市染上层彤光。

    后来两人回到单位大院的时候,俞晓才回过神来,对程燃道,“老姜很好!”

    少年人的心情,终究也就汇成这么四个字了。

    那又是种隐约的自豪感,想到很多人都想接近的姜红芍,竟然私底下和他们打成片,那又该是多么让人虚荣心膨胀,偏偏又仿佛怀璧其罪,不愿为外人所知晓。生怕若是被他人知道,仅有他们三人单独相处的时光就不复存在的患得患失。

    即便以程燃重生的心境,也不得不承认,姜红芍的确是很吸引人的女孩,那种吸引不单纯是男女之间,甚至还超越了性别,是在未来,很漫长的时日里,能成知己,能成为益友之希望。

    所谓五月圣花芍药,又有花宰相之名。姜红芍的名字,大约也蕴含着家给她的寄望。还真有种官宦之家的风范,在她的那个世界,眼界开阔见多识广耳濡目染,让她根本已经超越了这个年龄女孩的成熟,恐怕二十来岁的青年,也未必能比得上此时的她吧。

    这个时候突然声“嘿,俞晓!”的喊声叫住了两人。

    转过头来,正好看到杨夏,柳英,姚贝贝三人结伴回家。

    “已经这么晚了你们才回来,哪去玩了!”柳英微笑着道。

    其实在看到两人转身,俞晓那身颜料的时候,她们也差不多猜到了。

    “还能哪去啊……办化墙的板报啊!你以为我们那么闲,我们可是有正事的!”俞晓抗议。

    三个女孩已经来到他们面前,只是这个时候局面有些微妙,柳英虽然是对俞晓说着话,但目光却在程燃身上流转,而姚贝贝自从上次诗会虽然嘴硬程燃是抄袭,后来面对程燃却没有了以往的放肆,连贯的贬损都少了许多,刚才喊俞晓的,也是她。杨夏则是盯着俞晓,那双潋滟秋瞳并没有看程燃。

    “你们能办出什么花儿来!”姚贝贝环抱手不屑道。

    “瞧你说的,我和程燃谁啊,双剑合璧,你们就等着震惊吧!到时候全校板报评选等奖之名,我们只如探囊取物!”俞晓做出个许诸般夸张的动作。

    “这么说来……你们真是认真在做,没有敷衍了事?”杨夏突然开口,这个时候目光转向程燃,“你也会画画?我记得以前你的乌龟画的最好看。”

    说起来,众人都不厚道的笑了,事情还是有据可查,以前程燃无论在六还是少年宫绘画比赛,参赛作品都恶作剧般画的乌龟,程燃想起来,那个时候多是哗众取宠所为,想吸引大家主要是杨夏的关注,但正儿经绘画又比不过别人,当然也就不走寻常路,不过在大院子弟这边,都成了他的黑历史。

    “这次可不样了,程燃很认真!我相信最后出图绝对技惊四座!”俞晓看程燃用心的准备和构思,总之有些不明觉厉,这种时候,怎么也要顶他啊,更何况,姜红芍都想方设法支持他,作为最好死党的俞晓,当然不能落后。

    “认真,什么事光靠认真就行了?那还要天分来做什么?”姚贝贝斜晲眼泼冷水,“没有天分,付出再多,也是事倍功半。”

    倒是杨夏看着程燃,“那什么时候我们去看看?”

    “那个地方就是校门口爆水管那截!都是工地,要进去是要钻旁边的小缝隙,不注意就会把身上弄脏,而且还没画出来。”俞晓当然婉拒,姜红芍只是去柳英家做个客,柳英家就差点塞满了人,要知道和他们每天起画板报,那还得了。

    听说要把身上弄脏,再看俞晓程燃这两个满身脏污的“典型”,原本还有意愿的柳英和姚贝贝就打了退堂鼓。

    杨夏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盯着程燃,显然,俞晓的态度不重要,关键是他程燃的回应。

    俞晓恨不得对程燃使眼色啊,就听到程燃道,“不必了吧,到时候画好了也就能看了。”

    杨夏怔了怔,显然没料到程燃会这样回答她……

    她原本只是顺手给他打气而已。而若这种情况,以前的程燃断然不会拒绝,甚至可能还循着杆子往上爬,她记得最清楚当年她很喜欢的后街男孩新专辑发布,山海市全市断销,程燃不知从哪里得到了盒磁带,在她面前大咧咧,副你喜欢啊就先给你听的自得模样。

    现在这样……是刻意的吗?

    那么……她微笑着点点头,“好。”

    倒是柳英依然很是感兴趣,道,“等你画好了我们来看!”还是有对工地旁的化墙很脏的避忌。

    然后杨夏三人径直去了自己的单元楼,程燃回家之前,注意到辆丰田车从大路上开了出去,而在车后座坐着的,正是脸色沉肃的赵平传。

    程燃看着那辆车,驻足了片刻,然后返身走回楼道。

    嗯,差点把这茬给忘了……

    ***

    晚餐有西红柿炒鸡蛋,徐兰做的这道菜也是绝,程燃呼噜噜就着汁水刨了满满碗饭,搁下后,对程飞扬道,“爸,孙卓富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程飞扬知道最近的事情,他拒绝山海发展投资的事单位都在传,程燃从朋友那里听到些什么也不意外,只是他皱眉,“不想提这个人,你吃饱没有,吃饱了就去做作业。”

    “我是这么想的……这个人做的生意很大,关于他有很多传闻,最醒目的就是这个人很精明,绝不会吃亏……我听说他早些年是在沿海闯荡过阵,得了第桶金,他是经历过些事的人,不仅是你有眼光,知道技术所独立出来,能走出条路,他能选择到你,是确定能从你这里找到利益。在月亮村的时候,你撞到他和赵平传叔叔接触,我们班主任经常被学生家长请吃饭,却自己带酒,为什么呢,他会有意无意谈起酒是某某某送他的,这样第二天,他或许就能收到更高档的烟酒了……孙卓富给你制造压力,也是同样道理,想让你早日和他拟定协议……他其实是看好了你的项目……结果你拒绝了他,以他这样盯准了利益不放手的性子,他会怎么做呢?”

    “你们班主任的事情,你不要听风就是雨,尽胡说!小孩子家家懂什么,”程飞扬皱眉。

    程飞扬虽然没在意程燃话里的重点,但徐兰却听进去了,道,“儿子说的没错,孙卓富这个人不简单,人家是大老板,盯上你,你怕不要是被狼盯住了!”

    程飞扬道,“孙卓富能怎么样?那就让他赵平传攒局啊,他赵平传能做出什么事来?”

    程燃道,“爸,你手底下的人,就都对你死心塌地吗?”

    “赵平传到底想要什么,是真的看好你吗?那为什么协议上要把你的知识产权给拿过去呢?他做这切,是不是只要你现阶段研发的东西呢……如果拿到这个东西,转手卖给需要的公司,或者用其诱导其他人进来组局,是不是就可以资本运作出更高的价钱了……纵观赵平传的山水发展,他不是在投资实业,而干的就是倒买倒卖的行办,所以他要投资你搞家企业,不就只是在给你讲个故事让你入局么……”

    程飞扬看着程燃,“你到底……”

    程燃继续道,“我最近在看港片,有港片刚好就是类似的情节……要是孙卓富只是要你手上的东西怎么办,让赵平传找个你手底下的技术人员,买到你的资料,他们是不是就得手了。”

    程飞扬皱起了眉头,自己儿子说的还真是可以敲个警钟,“伏龙”的研发还没有完全完成,所以还没有注册专利,而核心的东西已经出来了,这方面虽然有保密工作,但都很粗糙,如果这个东西真被不知不觉泄露了,赵平传那等人自然不必担心,但要是孙卓富把资料拿给这方面走在前沿的人,有资金有技术,就能逆向先他们这种创造者步。

    这还真是不得不防啊。

    “我打几个电话,”程飞扬起身去客厅,不忘揉了揉程燃脑袋,“你给我好好做作业,马上考了,少看港片……”

    程飞扬在电话,将资料保密做出了进步的规范要求,对工作进行了调整,涉及核心机密的三名总工程师进行分权,每个人只领导手上的组负责独立计算个任务,而只有三个分区汇总,核心数据参数才对的上。保安那边也跟老陈三个人打了招呼,让他们多注意办公区,超过规定时间不允许再有人进入……又拟定了更完善的内部保密协议,技术所的成员都签署了遍。

    现在是关键时刻,得罪了孙卓富这样的人,程飞扬在程燃提醒下也反应了过来,把自己的防御建设得更严密了。

    但即便是这样,仍然出现了问题。

    星期六的时候夜里十点过,保卫老陈最近晚上都多加了趟巡逻,今天恰好在办公区电筒照的时候,就把个在总工程师桌子里翻找的研究员抓了个现形。

    而那个人,正是程飞扬手头上最得力的徒弟之,名字叫王兴。

    事情闹得很大,这个王兴是大学生,川东师范大学微电子专业毕业,当年程飞扬亲自招进华通公司技术所,看他聪明伶俐,就带在身边,倾力教导,现在已经是副工程师了。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釜底抽薪。

    华通分公司的司长和法务亲自和王兴谈话,最终还是没有起诉王兴,方面是王兴这个事尚未造成严重后果。二来这个时候进行内部起诉,总是丢脸的事,哪怕华通山海分公司生命走到了末期,但总公司还是个名声赫赫的国企,这方面的面子还是要的。

    王兴从内部开除了公职,这件事,虽然还是没能并动到赵平传,但赵平传还是吃了很大苦头,纪委,司长轮流跟他谈了话,传说王兴的红包就是他赵平传给的,但不知是不是毕竟没有确凿证据,或者顾虑些影响,赵平传还是没有并被追究,但明显在单位里,平时喜欢和他聚起的人对他是敬而远之,那之后,他整个人都沉默寡言了很多……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