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恢宏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笔笔的将颜料填图在黑板上,经过这段时间的绘画,在程燃下笔之地,斑斓而丰富的图景已经在这片黑板上显现。

    在你无从察觉的时候,时间逐渐展现出它的力量。

    原本狼藉的周围工地已经开始回填,地下水管的修理完成,再过几天,坑洞会被建筑泥沙掩埋,水公司的维修工人会在上面盖上水泥板,最后拆除挡板,这处原本属于程燃他们的私密空间仿佛就从来没有存在过。

    然后考会来临,尽管程燃重生后已经尽力体会这段日子,但时光的洪流总是会汹涌向前,他们会参加考试,毕业,然后离开。

    会不会有天,他会怀念起这段时光?

    且行且珍惜吧。

    有脚步声从旁边传来,现在,已经熟到只需要听这个猫样的脚步声,程燃就知道是谁来了。

    姜红芍贴着墙壁进来后,看着上色已经到成左右的化墙,眼睛里放出明丽的色彩,赞赏道,“表扬表扬……如果没有专业系统的学习过,那你就真的很有绘画天赋。”

    “是吧……从小到大,我爸我妈但凡要有你十分之的信任就好了。”程燃这次倒是有感而发。

    “也不能怪他们吧,谁让你以前看上去就像是毫无所长呢。”

    这是在,打趣自己么?

    程燃盯着姜红芍,故作认真脸色不善,“这就是你对我的第印象?”

    结果老姜不受威胁的毫不犹豫点头,带着促狭的笑意,“对啊,和老余你们两个人,看上去傻乎乎的……”

    程燃心忖这叫个失败啊,原来前世的自己是这么失败的啊,这妮子当时和他们相处又亲和又有礼貌的,结果暗自给自己头上贴了这么个……嗯,“别致”的标签啊!

    程燃就是黑脸,你平时内心戏该有多丰富?

    要不是和姜红芍这段时间相处越加融洽,恐怕他和俞晓两个大头鱼是至始至终都不知道自己在人家心目的第印象吧……

    看到姜红芍脸微笑着打量自己反应,程燃也眨了眨眼,“放心吧,我也不会记仇的。”

    在她眼珠骤然睁大之时,程燃又挽起袖子,“来来来,真心话大冒险……说说你对其他人的印象……”

    “真心话大冒险……”姜红芍愣了愣,“怎么说?”

    “说真话不能说假话的意思。”

    姜红芍犹豫,“不太好吧……”她的涵养让她下意识认为背后议论别人是不对的事。

    “就我们两个,我保证不说出去,这是我们的……”程燃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嗯,那个……小秘密。”

    “好吧……”姜红芍勉为其难。倒是丝毫没发现好像被程燃得寸进尺的占了便宜,要是俞晓在肯定要跳出来大肆批判阻止:凭什么你们之间有小秘密,老姜不要对这个坏人暴露秘密,不允许啊!

    “柳英是什么印象。”

    “还好吧,好朋友啊。”

    “说实话。”

    姜红芍脸红阵白阵,终于克服障碍,“嗯,其实挺单纯的姑娘,只是她父母有时候比较功利,不过很多成年人,不都是这样么……”

    “张鑫怎么样?”

    “嗯?噢,有点印象,闷葫芦吧……”

    程燃好歹有点安慰,这个“闷葫芦”好像比自己那“傻乎乎”LOW点。

    “谢东?”

    “干劲十足呢,很憨厚。”

    “这小子在你面前装的……”程燃戳破。

    “呃……”姜红芍伸出葱嫩而修长的食指,在肩膀边划了两个飘忽的弧,表示笔带过。

    “你们政府院的孙继超呢?”

    “不喜欢这个人。”

    虽然程燃不把从来就把自己当劲敌的孙继超当回事,但从姜红芍口里听到“不喜欢”,还是心头莫名舒畅的,“那么……姚贝贝呢?”

    “其实挺实诚的个姑娘,”姜红芍笑起来,“虽然她好像老是看不惯你……但性格爽朗耿直的啊,没准你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吧……”

    看着姜红芍副狐疑的表情。

    嗯,收回刚才的话,心情又莫名不爽了。

    末了程燃还是觉得今天可算是收获重大,老姜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良好的修养和气度让她永远像是和人隔着万水千山,然而就在这里,就在他程燃面前,她居然愿意和他真心话大冒险,分享了波心里的小秘密。

    程燃知道对于她来说,能把这些如实相告是怎样不容易……恐怕也不会再有第二人知道她的这些内心想法了。

    自己和她这算是……什么情况?

    “最后来个大冒险吧……”程燃想了想,“我问你个问题,你问我个问题,我们必须如实回答对方。无论涉及任何个方面都可以,怎么样?”

    会生气的吧,要是以往被人这样窥问自己的秘密,也许会生气吧。但姜红芍心里并没有生气的感觉,只是有那么刻,她明显是怔住了。

    但稍倾后,她点头,“好的啊。”

    程燃嘴巴动了动,他很想揭开她的面纱,那直以来存在于他的回忆,他的前世里,谜样的雾气。譬如现在就直接问个,你家里到底是做什么的,就能知晓了。

    但是莫名的,程燃看到了她红瞳里的犹豫,他知道如果自己问些什么,她肯定会说,但她未必真的想说,也未必真的希望他知道。

    他今天已经知道了她内心很多的秘密,继续下去,会不会有些贪婪。人不能这么贪婪啊……要可持续发展啊。

    程燃临到嘴边的话又变了,“那接下来我就随便问个问题吧……”

    姜红芍看着他,莫名有点紧张。

    “假如要是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你会怎么样?”

    姜红芍似乎松了口气,想了想,道,“我会给我认识的人打个电话安慰下,十点按时睡觉。”

    “就这样?”程燃挠挠头,“这么平静啊。”

    十点按时睡觉什么鬼……

    “是啊,总不能去拿把枪烧杀抢掠吧……尽管很想这么做,但我都做了那么久好人了,再坚持天,评价就是我这辈子都是好人。”

    程燃:“……”

    真是脑洞清奇,这妮子是不是内心深处有暴力倾向……

    程燃耸耸肩,“好吧,换你了。”

    ……

    姜红芍看着他。

    程燃反倒紧张起来,这架势,不要问自己太劲爆的问题啊……

    姜红芍停顿下,开口,“那天……艺汇演上,你向杨夏表白……是怎么回事?”

    这个清影,立在男子面前,穿过他们的光,经过他们的风,都似乎凝固了。

    光影彤彤,照美无暇。

    林叶娑娑,不尽芳华。

    ……

    原来,之前直没有提及过的事情,却是在这里等着自己的啊。

    到底,也不是毫不关心的嘛……

    “你笑什么?”姜红芍道,“只是觉得你表白女生的方式太愚蠢笨拙了吧……根本不像是平常的你能做出来的事啊……”

    “是这样的,”程燃起来,“那是个很遥远的事情。要从当时的我年少轻狂时说起……”

    “我的确录下了那盒磁带,只是,后来已经打消了那个念头……”程燃简明扼要的解释,“……不过谁知道朋友们都是坑货,阴差阳错以为我就是要这么做的,当然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我自己……最后结果成了你看到的那个样子了,个不算误会的误会。算了也怪不得别人,苦果只能自己吃了。”

    姜红芍“嗤!”得笑了起来,作出评价,“追女孩追成你这样的,也是罕见了……”

    “人嘛……这辈子谁都逃不了几次像狗样狼狈的破事儿吧。”程燃笑笑。

    姜红芍想了想,然后长睫毛半垂,很认真的点头。

    “说得真好。”

    ……

    ……

    等到程燃收了笔,又和姜红芍把那块编织塑料布放下来,分别把绳子系在图画区左右角的钉子上,把整个版面保护起来,这才准备抽身打道回程。

    两人先后从那棵松柏与墙壁之间的缝隙钻出来,程燃先出来,接过老姜递来的装颜料口袋,然后姜红芍穿出。

    “今天谁请客?”程燃指了指门口。

    姜红芍想了想,歪着头,“我来吧,真心话上面你回答的比我好。交代了整个心路历程。”

    “哪里哪里……”程燃笑,“主要还是老姜同志你的问题很刁钻嘛,肯定想了很长时间吧……”

    “你想多了,没有的事,临时想到了问你而已。”

    两人刚走出建筑板围起的松柏小道,对面二十米之外是初部的教学楼,初三年级是位于三楼上,这个时候已经放学了近半个小时,教学楼之外的空地看上去空空旷旷的,而程燃往那边看,就看到了对着他们这条路的教学楼楼梯口,群似乎放学后留堂讨论试卷和题目,这个时候才离开的女生,刚好走下楼道。

    最前面的是张小佳,以她所在的位置向右边排开,分别是柳英,姚贝贝,还有两三个程燃不认识的女生,而在她们后两个台阶跟着的,正是抱着本书,穿着粉色连帽衫,看上去乖巧而可爱的杨夏。

    这群女生刚才还有说有笑,但这刻,所有的视线都顺着她们直视的目光,投落到广场上那两个在夕阳投落下影子的人身上去了。

    姚贝贝的嘴巴在渐渐打开,柳英内心翻江倒海。张小佳那刻只听到自己心里面发出阵哀鸣,原来昨天……并没有看错!

    杨夏手里握着本书,但那本书突然被攥很紧。

    两拨人,似乎谁都没有想到会遇到对方的对峙了那么片刻。

    姜红芍看着那边的杨夏众,又侧脸看着程燃。

    然后,程燃突然发现自己垂着手的五指传来阵温暖而柔腻的触感。

    如柔夷,如玉葱,如青蛇。

    是姜红芍的手。

    那纤细绵柔的手掌,覆上了他的掌心,十指扣。

    这瞬间,从楼道下来的女人们,只感觉到电击的感觉从背脊四肢百骸直蔓延到脑门顶,炸麻的感觉从头皮心爆开,伴随着这个恢宏怒放的落日,密密麻麻涟漪般往头部扩散蔓延。

    红酥手。黄滕酒。

    满城春色……

    宫墙柳!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