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小屁孩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学最后的日子,在倒数计时逐渐逼近。

    程飞扬依然每天早出晚归,很晚了才回来,有时候徐兰会抱怨,两人会爆发争吵,程燃从房间里听着,似乎父亲的研究进程仍然卡着壳,和前世样,在他考的这段时间,这件事是始终没能解决的。

    而后考失利,家里又急用钱,程飞扬也精疲力竭,就只能选择了放弃。

    这种时候,程燃也插入不进来,这种争吵有时候也是他们相处的方式之,至少也算是宣泄压力吧。

    手的复习表已经接近了尾声,程燃对初的知识点也已经算是融会贯通,剩下的,就是平静等待考的来临,然后趟过去。

    化墙那边也逐步收官,俞晓途关心过,当然最主要是询问程燃和姜红芍的相处过程,他很担心程燃搞砸些事情。

    星期三的那天傍晚所看到的事情,在张小佳,柳英以及姚贝贝那个群体之间掀起了阵波澜。姜红芍和程燃可能在耍朋友?这个让人不愿猜测却匪夷所思的结论,似乎足以震撼当天的所有人。

    但来这本身就已经是考即将来临的当口,大部分人的心思都扑在最后冲刺上面,即便当天有几个其他班的人看到了两人牵手,但这件事的影响其实并不算大,很多人即便听说了,似乎也就是表示下讶异,或者觉得反常,倒没有继续深究下去。

    这个时候大家心都是慌乱的,都在准备着升学的事情,班上每天都有逃课的学生,也大概有面临分离和考试压力突然就耍起朋友来的人,但无疑的点是,这大概只是最后阶段的种昙花现的场面罢了,很多时候都有些见怪不怪。

    姜红芍为人低调,并不张扬,知道她的,和她接触过的会为之惊艳,不知道的也只当她是个普通人,大概学阶段时可能有这么个人的印象见过罢了。

    杨夏最近会不经意的去看教室里那个男子的身影,心口会莫名的搐动。就像是偶尔心漏拍的空虚感。

    她不明白为什么在艺汇演上才对自己表了白的程燃,这才多久就和姜红芍牵了手?

    她此前见过本心理学著作上说,当个人受到过度刺激后,就像是溺水的人,身边任何点安慰都可能成为他紧紧攥住的救命稻草。

    那天,她的确是当着全校的面对他又打又踢,并且还说出了那样句话……

    回过头来想,当时程燃的紧急救场,似乎也有很多无奈吧,任何人面对他的那种地步……表面上恐怕不显露出来,但其实已经不亚于受了降龙十掌全力击吧……

    这种时候,人会失去轴心,会变得极端反常,做出很多平时根本想都不会想的事情。

    所以,是自己把程燃推向了这样的反面?

    程燃可以解释,那么姜红芍如何解释?

    ……

    姜红芍这样品学兼优的学生,听柳英说起来,她直都是班上十名左右,有时候掉下十名去,有时候又跑到七名之间。

    但柳英话语里有些闪躲,她以和姜红芍平时相处的经验来看,这应该不是她真实的成绩水平。那么只有点推论,那就是她故意让自己的成绩在这个位置上,不显眼,也不落后,即能知道自己的底数,又符合她不张扬的风格。这样的话就有些可怕了……

    那些动辄往高分上考的学霸,往往高处不胜寒,平时也鲜有能够走得很近的朋友。姜红芍难道是为了兼顾自己的社交要求,或者不显得鹤立鸡群,才压制自己的真实水平?

    但无论怎么说,她是会考上作为省重点的的。

    而程燃,四百多分不到五百的水平,收分普遍在六百的高部对他来说不可望也不可及。

    不要小看五百分到六百分之间只有百分的差距,其实每二十分基本上就是个档次。

    那些分数的差距,是对各个主科掌握的深浅,是对整个大范围题型的平时习练熟悉程度的体现,每个档次,足以刷下批人。

    山海市省级重点高,就那么所,千军万马都想挤进门,多别人分就多个身位,没准大门关上之后,自己就刚好跻身其啊……

    姜红芍根本就是和程燃两个世界的人,怎么会扯在起呢?

    这件事最终杨夏,柳英,姚贝贝和张小佳私底下再三讨论之后,得出了个共同的看法。

    “她定是帮助程燃的,就是在我们面前故意刺激我们,说不定还是程燃策划的……姜红芍也就权当帮忙了。”姚贝贝笃定道。

    然后她又冷笑,“呵呵……程燃可真是费尽心机啊!”

    “虽然不知道姜红芍为什么和程燃关系这么好了……”柳英结合直以来和姜红芍的接触,做出总结,“程燃……不太可能能真的吸引姜红芍……姜红芍现在是不会谈恋爱的。她是真的很清楚自己需要什么,未来想做什么的人。我觉得她的成熟已经远远超过了她的年龄。我们任何人会谈恋爱,她也不会拿自己前途开玩笑。所以这件事,恶作剧的情况居多……”

    只是柳英心头也有疑惑,她们对她的认知,姜红芍也不像是会因为是朋友关系就这么帮忙,或者会恶作剧的啊……

    张小佳道,“那就是和程燃起办板报的交情了……”

    “谁说不是呢!”姚贝贝道,“我都问过俞晓了,他之前还隐瞒,后面就交代了!姜红芍从来没办过化墙,对这个感兴趣加入进来的!”

    是这样啊……

    类似于为程燃打抱不平的挺身而出。

    这么想着,就能解释这切了。

    杨夏攥着的手轻轻松开,嘴角微微浮出笑意。

    这终究是,太无聊了……

    虽然不知道程燃怎么和姜红芍关系这么好的,无论是怜悯也好,这个姑娘心善也罢。但如果说姜红芍喜欢程燃,这也是不可能的。

    然而,如果这是程燃想要达到的目的,那就这样吧。

    毕竟谁不希望在即将毕业的时候,让自己喜欢的人刮目相看呢,特别是当时自己还那样的拒绝了他……

    能接受。

    然而,这些都没有意义了。

    考毕竟要来了啊。

    她,姜红芍,还有小部分人,都会升进山海唯的省重点高。

    而他程燃,据说他的父母已经在为他进二和四做准备了……

    在这命运的分层面前,有时候你无能为力。

    ……

    ……

    最近些传言隐约有来,譬如蒋波等人在稍微的沉寂之后,开始放出话,毕业之后找程燃麻烦。

    毕竟当时被攀诬的那口气,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啊,而在他们那帮经历了的人看来,恐怕要能之后收拾这个程燃,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这段时间程燃也看到了谢飞白几次,同堂体育课上,或者课间休息的时候,谢飞白和三五群俞晓眼的“不良少年”,有时候在楼道口,有时候会在礼堂的那个爬满爬山虎蔓藤的转角,偶尔能看到他们欺负两个学生,把对方校服给拉扯烂了,哈哈大笑。

    每每谢飞白目光和程燃交汇的时候,他都是缓缓吐着烟圈,那双狭长而在很多女生口“忧郁有味道”的眼神就那么穿透烟雾看着程燃。

    俞晓每每受他的气场压迫,点头哈腰的打招呼过去,程燃倒是没有和谢飞白再交过话。

    有时候他们走过去,谢飞白身边两个不良少年就会讪笑起来问他,“这个就是那个程燃?不怎么样嘛……不说你了,有阿德能打?不过有点阴啊……换我们是蒋波,恐怕也没辙……难怪蒋波那帮人这口气咽不下去……”

    “让他最近小心点吧……”

    终于有次还是谢飞白弹掉了烟灰,走了过来,对程燃道,“给了你电话,你次都不打?”

    程燃愣了下,这小屁孩又发什么梦颠?于是道,“没事我打给你做什么?”

    “那你要我电话做什么,耍我啊!”谢飞白当时就有些冲了。

    “我刚刚说了,没事不打,有事再说。”

    谢飞白有些噎住,终于觉得在程燃这边跟他绕只会让自己气死掉,还是直奔主题,“咳咳……最近听说蒋波那群人放的话没有……”

    看着谢飞白脸的江湖气息,程燃实在有些想笑的违和感,但知道眼前这个少年把面子看的比什么都重,当下只好点点头,“嗯……”

    谢飞白只手插着牛仔裤兜,大拇指露在外面,右手食指比了比,“这个事,要不要我出面帮你摆平……蒋波那小子当时对我吼,我很是看不顺眼……”

    程燃笑了笑,“你还是顾好你自己的事吧……”

    又被堵了回来,谢飞白那个郁闷啊,“我他吗能有什么事?”

    他气得叉着腰原地跺了圈,转过身冲着程燃,“你不要天了不得得很了。你懂不懂,耍点小聪明阴人,后面是要付出代价的。你是个人,蒋波那是群人。你外面还认识人不?他外面认得到武校的,认得到附近片区混的……是,现在在学校里不敢怎么,放假那天你出得到校门我跟你姓!”

    “本来好好的初,怎么被你们这群人弄得就像是乌烟瘴气的社会样……好像跟你接触,学就变成江湖场了。”程燃揉揉太阳穴。

    但谢飞白脸色却变了。他本来耍酷的动作在半途凝聚,手慢慢垂了下来,但出乎意料的声音有些低落,“你什么意思……”

    “什么叫……我们这群人?……乌烟瘴气?”

    谢飞白停顿了下,头从阴影抬起,脸色发白,强颜笑,“……看不起我是吧。”

    程燃头疼,这哪跟哪啊。和他说话简直费神。

    全程在两人旁边的俞晓连忙替程燃解释,“他不是那个意思,哎呀……”

    谢飞白这样的人,表面看似无坚不摧,年轻气盛,但其实自尊心强的不是丁点。程燃似乎也意识到直以来对他的态度可能刺到了他,虽然他真的没打算和他有交流,但觉得这个时候还是安慰安慰他比较好。

    看着谢飞白耸肩转身,程燃上前步,“怎么……”

    谢飞白猛地扭过头来,指着程燃,“下次再跟你说句话,老子自扇自己两个耳光!”

    丢下这番狠话,谢飞白转身走人他那帮群体,弄得这个坡道四周好几波学生愕然的看着程燃。

    程燃只好对周围那些目光耸了耸肩,缓解下尴尬的气氛。

    “小屁孩……”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