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天塌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九七年的那个夏天,在所有人的记忆,应该都是个白天有夏日的炎热,但夜间又能享受到降温凉风拂面的夏季。

    山海市位于大陆西南部高原地带,县志记载,“秦时通为郡县,至汉时而兴”,古人游记所云,“隐于十万大山之间,又有大大小小数十座海子相间,故称山海之国。”

    山海市属于热带高原季风气候区,加上分布其四周的十来个作为气候调节之肺的湖泊,冬暖夏凉,雨量充沛,日照充足,城市之名得来再贴切不过。也因此入选第批国家级旅游城市名单。

    而这年的这座城市,正处于新生事物随着时代逐渐在这里萌芽,而老旧过往的痕迹仍然留存极重的彷徨时期,伴随着旅游城市的名头,国际级五星级酒店福星酒店的落户,很多机会也在兴起,整个山海市的整体战略是借着旅游城市的东风,大力开发旅游资源,打造绿色化长廊。虽然不及后世的车水马龙,但这里仍然是明媚如春。

    街道上有尘土的气息,街机厅里流行的是制霸全场的拳皇,理发店的墙上挂得基本都是港台明星的海报。在这个山海市套房不过两三万块钱的年代里,人们彼此相见聊天内容围绕的也基本上是本身的生活,而不是后世的车和房子……

    堪称西南二十大要案之的“6.2绑架杀人大案”,就这么和这座毫无防备,四季温暖如春的城市不期而遇。

    ……

    和谢候明吵架之后,谢飞白在自己朋友那里看了夜球,觉醒来,横在沙发上,桌子上还有摆满了的空啤酒瓶,他头痛欲裂,看到身边还打着呼的几个人,脚把靠在自己旁边的人蹬开,去拿自己的包,走出朋友的单元楼,在家米粉店吃了碗粉,才晃晃悠悠朝自己家走去。

    知道今天谢候明会下县去,谢飞白才在这个时候摸回家,学校自然也是不去了,回家洗个澡,打算找自己母亲要点钱去街机厅呆会。掏出钥匙扭开房门,进屋子就是股阴冷气息。

    他的家很大,在华通公司的家属楼,但位于二楼,周围都种着密集的植被,采光不是太好,平时进屋都要开灯,这个时候谢飞白的家已经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形容,到处挂着字画,有港台的新式家具,有那种复古的欧式电话机。

    换了拖鞋进门走过长长的玄关来到客厅,谢飞白在宽大的皮沙发上躺着,有些疲累。自己母亲不在家,不过她是有手机的,可以打个电话要钱什么的。

    当谢飞白拿起话筒打过去的时候,声音在楼道里响起,然后是鞋子急促的行步声。

    谢飞白就挂了电话,他看到门打开,碰声撞在墙壁上,现出自己的母亲,但接下来的幕,却让谢飞白终身难忘。

    母亲张薇手里拿着个包,包的拉链还没有关上,只看到里面的存折,她失魂落魄的走进来,“飞飞,飞飞……你爸爸,好像被绑架了……”

    这真是……开什么玩笑啊!

    ……

    家里灯光大亮,谢飞白靠在沙发上,看到自己家的客厅人来人往,警察已经进驻,有女警正在旁边,握着自己母亲的手,张薇泪珠大滴大滴往下面掉,抽泣着断断续续说着她所怀疑的事实。

    谢候明晚上出门后就没回来,打电话也不接,后来就关机,这让张薇就感觉反常了,因为谢候明是说过要回来的。打不通电话,张薇心里的焦虑也在上升,不过多半都是关于谢候明在外应酬时,会不会有出轨情况的疑神疑鬼。这些年谢候明身份地位越来越高,很多找他办事的老板,国营民营的,送钱走不通,有的就干脆开始走女色侵蚀的路线了……虽然谢候明对这种事向都是拒之门外,但张薇未免不有所担心。

    夜辗转反侧,张薇在早上就接到了谢候明的电话,谢候明的声音低沉,疲惫,沙哑,说他要用钱,让她张薇筹集百万打进个指定账户之。

    又迅速挂了电话。

    途又通过几次电话,张薇听出了那头的谢候明都是在询问进展,但他声音明显没有以往的精气神。

    张薇长了个,拐弯抹角,说胖子还了笔钱过来,要不要取……所谓的‘胖子’,就是他们私底下对公安局长柳跃的称呼。

    而谢候明随后肯定的回应,张薇就明白了。

    张薇先往那个账户打过去了五十万,以筹钱为借口先稳住了那边。而后面张薇也接到了谢候明秘书的电话,确认了这个匪夷所思的事实,谢候明昨晚没在饭局出现,老郑的电话打不通,早上专车也没回来,而同样诡异的是,秘书接到了谢候明的电话,让他调用公司五百万资金,转向个他此前从未听过的账户。这是违规的操作,不待秘书接着询问,谢候明就挂了电话。

    这个时候,张薇的电话已经打了过来,从秘书那里得知谢候明昨晚根本没有到达宴会场,而秘书再给老郑打电话,配给司机老郑的电话也是关机。

    种种事实迹象,已经可以推测出现在的谢候明处于个反常的状态,很可能已经危及生命。

    于是张薇终于报了警。

    就在警方在采集信息之时,那边已经收到了消息,第线的人员在环湖路段的堤坝下面的水里,发现了老郑和谢候明的专车。现场正在打捞之,可以确定,谢候明已经遭遇绑架的事实……

    谢飞白就这么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切,母亲的哭泣,警方在那头交头攒耳,老郑他知道,有时候单位出门遇到了,都会热情的跟他打招呼,而那个人,听警察口里的话来说,已经死了。

    这是他第次这么直接的接触到死亡,昨天可能还对自己咧出市侩笑容的人,今天就死了。

    被杀的。

    自己父亲还在那帮亡命之徒手里……

    他们要钱,但未必真的会放人……

    不知道谢候明现在是什么个样子……绑架绑架,这里面还有个术语叫“撕票”……

    这种事难道不该是港片里面才会发生的吗……

    发生在自己头上是怎么回事啊……

    虽然说过下辈子不要做父子……但此时的谢飞白,却已经被荒诞而不真实的恐慌侵袭,像是脚底下个黑洞,把他吸拽住。

    那是他的父亲,谢候明要是出了什么事。

    他,他妈张薇。

    他们头顶上的天……就塌了。

    ……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