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方法之争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华谷公司是正处级单位,其董事长谢候明从行政级别上已经H县级市山海市长同级,位国家干部遭到绑架,而且是管理着上千名员工,掌握着数亿元国资的老总。要是按照惯例平调,那么谢候明就是做个市长也不以为异。现在,却遭到了犯罪分子的控制,这是何等惊世骇俗的案件,是以连省上高层也为之震动。

    好在山海市应急处理得非常不错,第时间就将消息最大限度的控制住了,没有扩散,以至于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造成社会动荡。

    但是这件事,迟早都会爆发,区别在于是以公安人员的耻辱爆发,还是最终以破获大案震慑不法分子,使社会重回稳定的舆论爆发。

    现在,山海市和这帮“6.2大案”的歹徒,所抢的就是时间。

    事发后,山海市市长王桥,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的柳跃成立指挥部,配合省厅下来的专案组,多警种联动,合成作战,四面出击,迅速开展侦破工作。

    数辆挂载着蓉A牌照的陆地巡洋舰风驰电掣的驶入市公安局大院,从省上下来的专家在市局头头脑脑的陪同下,路往案情办公室而去。

    烟雾缭绕的办公室大门打开,群黑制服的警务人员走了进来,“省厅的专家征用办公室,请在场人员留下你们手上办案资料件,清场离开。”

    正在办公室开会的以程斌带队的调查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程斌和顾小军从桌上抬起头来。看到周围的这些调查组员神情都有些无奈。

    顾小军嬉皮笑脸的上前,对着前面进来的个女子道,“小姐姐,怎么回事啊……你们省厅专家是有水平……但也不能把我们排除在外吧……”

    那个义正言辞的女警显然没料到眼前这个货跟他这番搭白,脸红阵白阵,人群紧跟着走出个面容苍白瘦削的年男子,沉沉的盯着顾小军。

    看到这个人,顾小军哪还不知道他是谁。

    省厅大名鼎鼎的刑侦专家章丘北,也是个牛逼哄哄的人物,就是他整个人瘦如皮包骨头,阴翳至极,也有“吸血鬼”的绰号,没想到今天这位吸血鬼,莅临他们这亩三分地。

    “从现在起,这不是你们单独的活了……事前已经有命案发生了,你们没能预止后面的结果,造成了现在的后果,现在我们耽搁不起!省上正在创治安门户,争平稳争繁荣,你们山海市就出这么大的事……知不知道这件事旦在我们还没破案时被新闻先曝出来,恐怕全国的媒体都会朝我们这边赶,你们山海到时候成名了,我们省的公安也成名了!……现在,你们做不到的,就交给我们来做。”

    省上的刑侦专家也并非现实就是面玲珑之辈,拥有尚方宝剑,又加上长期以来对基层警力办案能力的歧视,章丘北此时的不客气也就直接指明这里“在座的各位”。

    这番话说,虽然市局的人员虽然不敢反驳,但到底还是有些羞恼。

    当众被羞辱还不是最难受的,最重要的是,这直接勾起了穿着警服的人心底最深刻的耻辱,那就是罪犯仍然嚣张的逍遥法外。

    “是我们的确没能预防犯罪……但这个案子从前期的跟进,调查,都是我们在进行,这就是我们手上的活儿啊,你们要来帮忙,不反对,可不能这么来就把我们朝外赶吧,没功劳也有苦劳……也许有些不经意的线索,就可能成为破案的关键源头。”

    章丘北冷冷的看过来,程斌眼神温和,这番话的姿态也低到了极点。

    市局长柳跃连忙从旁打哈哈,化解尴尬,“是是……他们也是有苦劳的……要不,老章,你看……”

    “你们打下手从旁配合协助。”章丘北冷冷丢下这番话,来到程斌的位置。

    程斌从座位上退开,章丘北坐上主位。

    会议室还是由省厅的人接手了,程斌据理力争之下,章丘北终究还是没有把市局的调查组人员排除在外,但此时市局的人也只能坐在最外面的圈板凳上面。而会议室最心的那圈椭圆桌位置上,皆是章丘北和他带来的专案组成员。

    章丘北在会议上连续的做出了几条重大指示,主要思路就是以他多年侦破绑架案的经验,要大规模动用警力,进行多方搜捕,在主要干道,国道设卡,进行排查。

    “关于那辆落水切诺基上的碰撞痕迹分析已经在做了,等到上面残留的车漆比对之后,全市范围内就可以对相关车辆进行追查……”

    “同时,对方既然运用转账,这是条线索,让技术人员循着这条路追查下去,人质家属已经转了笔钱,查清楚钱的去向,被汇款人的开户户头,对方只要敢取钱,他们就定会露出马脚!”

    章丘北还在洋洋洒洒说着话,程斌就举手打断了,道,“我们所提供的资料上面,有怀疑重要的点,这帮歹徒心狠手辣,思虑娴熟,应该不是第次作案。我们此前比对,在SX省的东城,GD省的埔菡,还有XM的三次至今未破的案件,很可能也是同帮人所为……”

    章丘北看着手头上的几份件,摇了摇头,“你们之前提供的假设,我是看过的,这几宗案件的绑架手法明显不同……就拿SX省的来说,手段不样,而且歹徒的疑是特征也不样,根本不能混为谈。XM这次,绑匪要求家属把钱放进被绑架人的车后备箱,这可是收的现金啊!哪有你们山海这帮歹徒神通广大,直接要求转账!”

    “是有可能的……”程斌道,“歹徒前几次作案还有种种纰漏,但是他们正在逐渐成长!他们这次要求汇款转账,肯定是有所依仗,循着这条路查下去,可能是无法查清楚脉络的。”

    整个会场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出。

    柳跃接连对程斌使眼色,对于这位手下大将,他还是多番回护的。

    但这个时候,和省上的专案组起冲突,明显不智。

    “噢,你的意思是这帮绑匪绑着绑着还升级了……”章丘北冷笑,“你的证据呢,这切假设的证据在哪里?”

    看着会场双双眼睛大眼瞪小眼,程斌嗫嚅了下,道,“直觉……”

    章丘北笑了,专案组也笑了。

    公安口的暴脾气不少,很多没必要那么绉绉,讲究说话艺术,特别是章丘北,对于下级,他向来以不客气著称,“我不否认些老资格的刑侦人员,他们对案件有很高的直觉。但这并不表示,直觉代表切,这也直接带环了部分风气,很多时候,我们公安干警就凭直觉办事,个案子悬而未决,糊弄糊弄就完事,这是懒政的种表现!现在是切都要凭证据办事,你们山海市的基层人员,还是要提高业务水平啊!”

    看着章丘北训人,众人还是为程斌捏把汗。

    倒是程斌仍然据理力争,“我还有第二个建议……我认为不应该这么大肆搜捕,否则绑匪可能意识到穷途末路,干脆杀害人质潜逃。现在我们最大的依仗就在于罪犯认为受害者家属还在筹钱……他们还需要人质和家属交流,这能让受害者存活率上升……”

    章丘北脸色凝,“不大规模行动,叫你们多警种联动来打酱油吗?……所以为了怕犯罪分子警觉杀害被绑人,我们警察干脆就别做了吧?”

    章丘北环顾全场,“……不光要大肆搜捕,还要调集武装部的武警!越是这么做,越能尽快解救出人质,不广撒调集人手走访调查,四处布控搜索,哪来线索?没有线索,绑匪就真有充足的时间来犯罪。不要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了……我们只有主动出击,这是在和绑匪抢时间!看是我们先抓住他们,还是他们先得逞!对付这种穷凶极恶的匪徒,我章丘北比你有经验!时机稍纵即逝!要是让对方杀死了人质,我们出动这么多警力兴师动众的结果……就只能成为笑柄了!我章丘北丢不起这个人……”

    会议结束,所有人都闻到了浓烈的硝烟味。

    省上下来的专家和他们市局的副局程斌之间的冲突,倒只是双方的方法之争。很难说谁错谁对,但是章丘北可是有尚方宝剑的,且在省厅的指示下,他们市公安局,也只有全力配合。

    会议结束,程斌和顾小军在楼道口,看着无数警车接到命令飞驰出大院。

    程斌摇着头,“章丘北太过于自负,这是会彻底害了人质啊!”19689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