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英雄的待遇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程燃跟着程斌走进单元楼,程燃掏出钥匙开门,打开门就看到客厅里灯火通明,程飞扬和徐兰坐在沙发上,两人的表情让程燃顿时生出大事不妙的感觉。

    在来的路上,程斌就给他们打过了电话安了心,说是程燃在他那里,又避免两人担心,说是自己留他吃了饭,现在送他回来。

    结果开门,程飞扬看到是他,又看到他身的草屑,灰头土脸,同时半边脸分明是打架打肿的样子,牙齿立马咬要上了下嘴唇,标准龇牙咧嘴的凶狠威胁模样,“你还知道回来啊……啊,天都找不到人不落屋,你现在翅膀长硬了,在外面犯了什么事,你说!”

    徐兰“噌!”下股火就被点燃了,顺手抄起手头边上的晾衣架,指着程燃,“你过来,你犯了什么事,要出动你表叔了……程燃,你是越大越不懂事啊!你现在怎么是这个样子的了!”

    程燃算是明白,两人是彻底的想岔了!也不怪他们,程斌那是什么个性子,家里人谁不知道,就是不喜欢孩子,特别是他们这群程家四兄弟,在程斌眼里就跟熊孩子差不多,每年过年往外掏压岁钱的时候程斌脸色就没好看过,再加上四个熊孩子从小起吵闹到大,程斌是没少被折腾。平时哪里听说过他留下哪个熊孩子吃饭的?

    这明显反常的举措,再加上程斌的身份,外带上当时程斌打给两人电话时警车鸣笛的声音,以及某种意义上为了掩饰而不自然的谎话,这让同是家人的程飞扬在这些蛛丝马迹就发现了不对劲。

    最初徐兰六神无主,程飞扬还安慰着,结果看到程斌和程燃并走进来,程燃这幅扮相,就什么也不必说了,切猜测都仿佛实锤了。

    程飞扬当时心就沉了下去,他不确定程燃到底犯了多大的事儿,说实话养儿最怕的是什么,还不就是长大了在外面惹出祸端,你伤了别人,或者别人伤了你,都不好,搅得家庭鸡犬不宁……

    程飞扬当时就有种自己居然这么失败的灰暗感触……是最近自己太忙于工作,而没有顾着家庭吗,在叛逆期,个孩子很容易就会出事的。

    而徐兰就是个外柔内刚忍不住暴脾气的性子,当即就拿着晾衣架朝程燃冲了过来。

    程燃这个当头还是努力挣扎了下,平伸出手去,做出个制止的手势,“妈,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那是什么样子!那是什么样子!”晾衣架呼啸着,程燃手当即就挨了两下……

    得了,在自己父母面前,无论表现得再成熟,恐怕都是长不大的孩子。吃了痛,程燃连忙朝后躲,程斌也是傻了眼,上前去拦着,徐兰挥着晾衣架够着够着去打后面的程燃。

    “你还躲,你还躲你表叔后面?你过来……你能躲到什么时候,表叔能保你辈子?”

    场面那叫个鸡飞狗跳。

    ……

    ……

    几栋相邻的单元楼,都被这突如其来爆发的动静给惊扰了。

    那些亮着灯的家家户户之。

    俞晓手抖了下,“程燃回来了?”

    然后他就看到他的父母双双目光注视过来,“是不是你们又干了什么?有没有你?”

    番逼问训斥之,俞晓是无辜的摇了摇头。

    今天他依照程燃的吩咐打给程斌之后,程斌是交代他不要把情况泄露给其他人分毫。俞晓当时就被唬住了,那边是带枪的人,程燃追了过去,程燃表叔公安局的也惊动了。这是件对他来说可能是无法承受的大事件。

    因此俞晓后面回家来,也是心事重重,根本不敢把这件事告诉自己父母,因为哪怕仅仅是可能和犯罪分子这样的交错,他都极可能迎来隔壁单元楼此刻程燃的下场……

    而在另边,柳英的家里,正在给柳英削水果的张琳皱起眉头,“这个程燃,又闯什么祸了……”

    随后张琳发现正在啃个苹果看电视的柳英心不在焉,似乎正在凝神听着……

    来自对面单元楼里的那些动静……

    赵平传家里,赵自伟幸灾乐祸道,“爸,据说程燃今天跑出去了天,不知道哪玩去了!回来就被打了,听他妈这声音,看来挨得不轻啊……”

    赵平传对自己儿子和老婆冷哼了声,“他程飞扬能教出什么儿子!自伟,你好好复习,好好考,差点分爸给你出钱,找关系,想办法……总之是要上重点高……我看他程飞扬那个儿子,就是个读初五烂眼儿的料!”

    赵平传上次在程飞扬手里吃了个大亏,现在倒是翻不起什么风浪,但是巴不得看到程燃这家鸡犬不宁!

    ……

    正在桌子上就着台灯复习的杨夏抬起头来,身后房门打开,她的母亲走进来,“有点吵吧……是程燃家。之前听他妈到处打听他,说他天都没回家了……现在外面治安那么乱,马上又要考了……这个程燃每天都在外玩……夏夏啊,你以后可要少跟他来往……”

    母亲这话是有深意的,整个大院从小到大都知道程燃喜欢她,自己父母有时也会对她旁敲侧击,只是她很聪明,有些话她父母不说透,也明白她是知道的。

    听到程燃母亲传来的那些声音,杨夏乖乖巧巧点点头,她母亲蒋琴爱怜的摸了摸女儿的头,给她端上了盘橘子,梨子瓣,火龙果等品种丰富码得整整齐齐的果盘,然后出去了。

    门关上,杨夏微怔,听着程燃家的动静,她发现自己好像下子有些看不清楚程燃起来。

    和李斩的对赌。

    在艺汇演上,那简简单单番话,却力挽狂澜的转折。

    蒋波群人为了自己找他麻烦,被他全数算计,送进了教导处被整治……

    和姜红芍在那天日落的广场上,牵起的手……

    杯敬朝阳,杯敬月光……

    那样首诗,究竟是不是他所作呢?

    他和自己是传统意义上的青梅竹马,她自以为能看透他,然而……每个人都在成长成熟,那些你以为能看清楚的人,到头来却渐渐模糊了模样。

    到底……

    他是个怎样的人?

    ……

    ……

    最终闹出的动静和喧嚣还是逐渐平静下去。

    程斌挡了下来,不停解释,“不是,嫂子,听我说,是帮了忙,程燃是帮了忙。”

    “还能帮你什么忙?程斌,你怕不是说假话哦……到底是什么情况,该教训的我们定教训,我看就是平时对他疏于管教……”徐兰质问。

    “犯罪分子,程燃发现了群犯罪分子的踪迹……然后,给我们提供了线索……这件案子破了,是个大案……程燃在这里面起到的作用极大……嫂子,我以我的身份担保,句句实话。相关情况我现在不宜透露过多,可能过不了多久,你们就能从新闻上看到这个案子的全貌……”

    程斌劝下两人,神情诚恳。

    程飞扬是愕然,徐兰在呆滞片刻后,又猛地抬手抽了程燃肩膀两下。

    程燃是彻底的懵住了。

    这……怎么说?

    “你了不得得很了,你多大胆碰见犯罪分子,你不知道天到晚在哪里混去了?你还想不想读书,想不想继续读下去?你就要帮你表叔破案了?你怎么不上天!?来来来,程斌,他下周也不读书了,你给他安排工作,你们缺什么打杂的,让他去,初都没毕业,打扫卫生收不收……”

    程燃闭上眼。

    我的天……跟自己母亲,就讲不通道理!

    这下是连程斌隙了隙嘴,又最终闭上了……爱莫能助啊。

    要是说这是英雄的待遇,谁敢信……

    只不过天底下换做任何的父母,也不会在意你到底是不是英雄,而是更在乎你的安危本身吧。

    =====

    (喂喂,你们不要以为我过节去了更得慢,投票就松懈啊!你,你,就是你。手背后的东西拿出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