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冉冉升起和陨落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形容此刻的操场,全校学生们看到的这幕。

    大概多年以后有人回忆起来,或者某天在络发达信息爆炸的时候看到类似画化墙画上头条的新闻,会觉得九七年的那天,仿佛撕开了次元壁,那里有个白洞或者黑洞,将超越时代的事物显现在那里。

    当初的每个人都能清晰的记得从来就是改革激进派,宣扬教育要与时俱进的初部校长周韬,当时那副差点要献上膝盖的表情,如果说只是黑板墙,或许还显现不出这样的效果。

    可是这片是化墙体,光是版面的高度都是两米,如果需要拓宽的时候,整个墙体大概还能将有效绘画版面延伸到两点五米那块白色墙体的高度,当然般的班级学生办化墙,都不会将墙面利用得这么极致,大多只会用到间那段差不多米二左右的幅条,而程燃将这切满满当当绘画涂抹之后,这视觉效果就夺目而出了。

    看到这整块版面,所有参与了化墙板报的学生心头都是石化且凌乱的……这么块排头就放在校门口,相比之下他们后面这近百米的化墙体上面,就是小打小闹的东西了,单独看可能没什么,放在起简直可以说是被秒杀……就像是丘陵小峰,面对人家片雪山高原……

    其有些化墙上,还有得过市里书法得过奖的学生精心书写的些章,很是精耕细作,甚至作者也存了希望得到评选表彰的小心思。但是在这么副彗星图景亮出来之后,那切都不重要了,谁还关心书法是否隽永优美,剪纸版面是否别出心裁……

    所有的别出心裁,都被轰碎成渣。

    甚至有人很想出声控诉声讨,还能不能好好办板报了……我们办板报招谁惹谁了,你排头就扔颗核弹出来……要不要脸啊!这连心机婊都不是了,简直就是心机深沉如海!

    看到此时化墙广场这边掀起的剧烈躁动,程燃皱了皱眉,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早知道还是低调点的,但也怪老姜,当初在办化墙的时候各种打下手出主意,把自己给架上来了……造成这样的效果,很大部分也是她的责任。

    而那些和他算是“同台竞技”的其他班化墙作者,要知道程燃现在的想法,恐怕还得吐上口血。

    “对了,你刚才想跟我说什么?”

    柳英被这句话拉回现实,她懵着的眼睛重新回神,看到姜红芍回头问她。

    “没……没什么,”柳英顿了顿,终于还是忍不住道,“这就是,你和程燃前段时间下午放学办的化墙……?”

    “是程燃画的,我出的颜料。”姜红芍道。

    “真的是他画的吗……你早就知道……他能画成这样了……”

    “最开始还有些怀疑,可是后面就越来越有意思了……”姜红芍看着墙体,微笑起来,“画的真好,不是么?”

    “嗯,是很好……很好……”

    ……

    “假的吧……这怎么可能……是程燃能画得出来的……”人群,姚贝贝瞪大了眼睛,瞬不眨的看着这处墙体,她从小也是学过绘画的,但是相比起来,她家里那些作品,从笔法的老练程度上面就输了几筹……这简直比程燃当时能作出那首诗更加的不可思议。

    张小佳轻声提醒,“我们可是亲眼看到过,程燃经常放学后去这处工地后面的……”

    杨夏看着从凳子上下来,但此时已然被所有人目光轰炸了遍的程燃,然后她的眼神,缓缓移动,停留在那头的姜红芍身上。

    这就是……他,俞晓,还有姜红芍,曾经起在那片建筑板后面鼓捣出的东西……

    想象着他们起商量着,讨论着,然后点点把这块在后面会引发全校如此轰动的版面,绘作出来的点点滴滴。

    突然种浓烈情绪,生出于杨夏的心脏。

    说不出是什么……像是有些羡慕……和轻微的不甘心。

    ……

    ……

    “这是哪个班的作品?初三四班,噢,李斩,李斩呢……这是你们班学生绘画的?”周韬这边激动着,往身后的校领导群说着。

    早有人把李斩推了出来。

    其实看到作者,章明,李斩,都是同样的惊疑不定的。李斩走过来的时候,和那颗柏树下的程燃对视而过,然后换上了谦逊的表情迎向周韬。

    “周校……我们班学生办得,还行吧?”

    这周围其他年级班主任都纷纷白过来眼,心头那个腹诽,办得行不行你看看四周的情况,你自己没点数吗,这么绷啊?

    “你们这是,让以后学校化墙怎么舍得擦啊……”周韬端详着,赞叹着,手四处指了指,“可惜只是化墙,我都想做块橱窗来装上保护了!”

    这个时候程燃就是作者的事情已经很明了了,周韬向程燃招了招手,“这位小同学,肯定是以前绘画方面得到过荣誉的吧……难道是在哪个名师手上学习过?”

    周韬虽然是山海市本地人,但早些年在首府蓉城大学毕业,后面在教育和化系统履职,当年有两个选择,继续留在蓉城,担任美术学院副院长,或者回到山海市,担任初部校长。周韬选择回故乡山海就职,这在当时还是很有名的,加之他本身也算是人,和本地的许多化艺术名流也是颇有交集,可以说有名气的画家都认识。看到自己的学生有这么杰出之辈,这乍看也不像是自己能琢磨出来的,下意识就想问问师承何处。

    “呃……没得过奖,也没在谁手上学习过……”程燃倒是如实相告。

    气氛尴尬了下,也许这个学生没说实话,对于周韬这样成熟的校长来说,很多时候装聋作哑也是本事,直接就忽略过去了,像是自己根本没问过那句话样,和蔼道,“和我们合个影吧……”

    等到合了影之后,上课铃打响了,所有人陆陆续续返回教室,此间的喧嚣终于归于平静。

    林荫路上,终究只剩下了学校领导组的那些西装套裙的男男女女。

    周韬转过身对众人道,“这幅作品,我有预感,定行……”

    ……

    那之后人们看到学校后勤施工的火速在程燃那块墙面上方搭了个棚子,虽然很简易,但至少可以短期内保护这块墙面不受雨水冲刷毁损。

    后来都会有在升旗仪式结束后没看到这幅图的学生在传十十传百的热潮下,在空闲时前往广场那里观摩,以至于基本上每节课课间休息和体育课自由活动时,那里都围着厚厚几层人。

    后来第二天市宣传部的评选组人到了,陪同学校领导同视察,这也是后话了。

    那天晚上,当天看到了化墙的很多学生,无论他们分布在这个城市哪个角落,居住在哪个院落,哪座楼房,都不约而同的,来到自己家阳台,或者到了露天可以看到星夜的地方,仰望头顶那道光轨。

    包括了柳英,包括了张小佳,包括了姚贝贝……当然,也包括了,做完了作业,从桌子前离开,披着件淡薄外套,径直上了单元楼屋顶的杨夏。

    天空的那道亮芒,是那样的璀璨夺目。彗星有着自己的轨道,继续它的征程。

    而杨夏觉得,这恰似是他们每个人的人生……

    那个在今天惊艳了全校的人……兴许他拥有从小到大以来,都没能展示和被人忽略了的才能……但是这恰恰是最为可惜的面……因为以成绩论英雄的当今应试教育,不会在意你个人杰出的天赋,最终也只会是主科成绩来决定成败,决定你的命运和去留。

    她杨夏瞄准的是。

    而程燃的轨道,终将偏离……陨落下去……

    其实在自己家阳台,程燃也在看着天空。

    他其实也在回味今天自己所绘出的画面,前世很多年后,曾经他也想过,用怎样的方法,能留住当时见到海尔波普彗星之时,那种情绪,那些美好的年华和美好的事物。

    事实上是没有办法留得住。

    所有最美好的,都只会在回忆里,而那里永远藏着逝去了的东西。

    化墙的绘作,那是用他自己的方式,去缅怀,去记录这颗他曾经错过的,今时能再遇的景致和人生。

    没有办法留得住,那就请再绚烂点,再璀璨些,再和能令你深深印入脑海的人,去经历次。

    他右手支在铁钢管的护栏上面,手指蜷曲,富有节律的敲着护栏。

    同时嘴里哼着的,是首旋律婉转的歌谣。

    “小城里……

    岁月流过去……

    清澈的勇气……

    洗涤过的回忆……

    我记得你……

    骄傲地活下去……”

    嗯,那道光前来的公元百年,罗马皇帝查理曼大帝加冕,统欧洲。

    那道光前进的公元九百六十年,赵匡胤陈桥兵变,称帝,定国号“宋”,个国古代科技化最辉煌,却也最令人痛心充满晦涩回味的朝代开启。

    那道光接近的公元千零九十五年,教宗乌尔班二世于克勒芒大会发表演说,由此往后开启了长达两百年的次十字军东征。

    那道光接近的公元五九年,麦哲伦出航航行世界。

    那道光接近的公元九七二年,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定律,奠基现代科学。

    ……

    那道光到临的公元九九七年。

    他程燃……

    重生来到这个世界。

    ====

    ====

    新卷开张,写得慢了点,知道你们手都刷出血了,来创可贴要不要~

    也许投了票心情会变好:)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