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傻子,加油!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每个班级黑板前那关于考倒数计时的天数终于变换成了0天,这其实倒也不是真正的距离零天就考,而是指的毕业最后在校的时刻。

    真正的考是在考前假后熟悉完考场的第二天。

    决定所有人命运走向的考试,开始在时针分阵轰鸣的节奏到来。

    最后堂课放学,程燃背着书包来到楼道口。考前假开始,考这柄大剑就悬在头顶,成为每个人心头沉甸甸的事物,这个时候哪怕再心大的人,也没有心思邀约玩耍的,不过会有些谈恋爱的,依依不舍在学校里进行最后散步。也会有纯粹因为友谊的群人,会拿着带来的相机在些角落拍照。

    放学的人不断从门口走出,姜红芍从班的方向走了出来,也分明看到了他,程燃张张嘴,正准备说什么,教室门那边呼喇涌出帮人,男男女女,把姜红芍围拱起来。

    想来姜红芍虽然素来低调,然而实际上在班里同学眼还是很有分量的,在这最后毕业的时刻,很多人终于忍不住和她搭起话,想要拉近距离,给她毕业留念薄,让她写下星座爱好对自己留言的……

    人群阻隔在两人之间,在姜红芍投来征询目光的时候,程燃道,“起回家吗?”

    俞晓放学直接去了家里给他安排的补课地点,正好程燃本意是打算和姜红芍起乘车返回。老姜最近躲着他,其实也是因为操场那角的事情,发生的太过措手不及,出于女孩的某些心理,老姜的反应似乎也理所当然。

    政府院和华通公司大院相隔并不远,办化墙的时候程燃也和姜红芍起坐过公车,今天这种毕业时刻起乘车回去,方面有纪念意义,方面也能破冰……

    只是程燃这么直接对正在走廊边给几个同学写留念薄的姜红芍询问,倒是让围在她旁边的众学生打量了他几番……大概心头想的是你谁啊,竟然这么随意的就说出和姜红芍起走……

    姜红芍写好份递给个同学,对向程燃的眼睛,道,“不了,你先回去吧,有人来接我。”

    她旁边两个同班男生立即有些同情之色的看着程燃……意不意外,尴不尴尬啊……

    你以为你是谁啊……过去不知道多少很有自信之辈在她面前折戟沉沙,作为姜红芍平时朝夕相处的同学,我能告诉你很多人至今都暗恋她么,还有我们的情书从来没敢递出手你相信么?你知道在她身上碰了软钉子的有多少人吗?

    “哦……好的。”程燃点点头。

    这丫头,还在自己的壳里,或者,仍然是有些生气的吗?

    主要是当时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她受了惊吓吧,想到办化墙雨后树上积水她也能避开的幕……

    似乎她性格里不仅要强,还有对件事物要完全把控掌握,注重完美和细节……面对她没能预料的袭击,且是这种事情……估计是超出她的承受了。

    不过想起来也不太公平……当时牵自己手的时候,你倒也很顺手啊……

    程燃点点头,转身欲去。

    姜红芍突然开口,“明天下午两点……”

    “嗯?”程燃停住脚。

    “你没事的话,到我家来……我们起复习。”

    旁边的同学还带着笑意看向程燃,但紧接着,牵起的嘴角就凝固了。他们点点扭头望着姜红芍漂亮的侧脸,感觉有些窒息了,满脑子都是毛线打了死结的团乱麻,心情更是极其复杂……这突如其来的什么转折啊……这就……登堂入室了?

    做了这么多年同学她的家在哪个方位我们还不清楚呢,你这怎么就到她家起复习了!怎么就去她家了……他们觉得自己的胸腔里回荡着的是来自深渊的呐喊。

    而女生,则是带着惊疑不定的目光,游走在两人身上,似乎到了毕业,才发生了什么大秘密似的……

    程燃点点头,“好,我来的时候,给你打电话。”

    “嗯。”传来姜红芍轻轻浅浅的回应。

    程燃和她道别,转身朝走廊离开。

    也就在这时,刚才准备后门迈步走出的班班草黄谦,又失魂落魄的掉头缩回了班上去……

    心头那个委屈得啊……

    最近出门没看黄历,这还能不能让人好好毕业了!

    ……

    考前假开始,程燃依照约定,前往政府大院。去姜红芍家的路倒是烙印在他的脑海里,驾轻就熟。而记忆那处红门大院和老姜样,都是不曾解密的存在,现在自己却仿佛已经敲开了那处的门扉,和那位芍药花样的女孩更进步的接触。

    当然,老姜的父亲,仍然是个不可忽视的存在啊,这个时候不像是后世,能够通过络查得到政府内部主要领导,相对麻烦很多,不过程燃还是能通过翻找过去报纸,黄页等系列信息尝试看看姜红芍家的背景,之前却唯独忽略了老姜不和父亲个姓的事实。

    自己被她父亲这么个人盯上,总是有种被头潜伏的鳄鱼注视的感觉。

    不过当程燃依照熟悉的路径敲响那个院子的红门,姜红芍来开门两人进去之后,却是没看到她父亲的踪影。

    红门内是处小院,院落不大,大概就是三十平方米,里面还种有些树,地上是碎石小径,直达那栋二层小楼的防盗门,姜红芍打开门,里面是很正常的装潢,红木的家具,悬挂的字画,到处规矩,应该是政府这个级别的标准配置。唯看得到家里有女孩活泼痕迹的是些摆设的果盘啊,卡通零钱罐这些。

    “你爸呢?”

    “上班。”开门进了玄关,姜红芍给他拿了双拖鞋,“不想撞见我爸,被我爸打扰的话……每天下午来,复习三个小时你再走……”

    这怎么……有种偷情的刺激啊……

    不过自己背着书包像是偷情样的来老姜家里复习,这怎么看都有些喜剧色彩……

    重生者,不就是什么都要体验么……程燃如此安慰着自己,换了鞋进去。

    种奇特又刺激的心情笼罩着自己,这个屋子里有熟悉的女孩的气息,给人的感觉陌生却又亲切。

    姜红芍早已经把饭桌那边腾出来了,程燃把包放着,她拿了个浅蓝色的咖啡杯接了水搁在桌上,“你用这个杯子喝水吧。”

    程燃注意到这个水杯很新,而且是蓝色海洋色的烧瓷,姜红芍自己的水杯是粉色的史酷比动物形象,而她的父亲有自己的大盅茶杯,所以……这是专门为他新买的?

    真是简简单单,就能感觉到暖意……

    可为什么你的杯子是史酷比,自己的就是头大眼丑海马?画的鼻子还像猪样……你这是故意比着造型买的吧!

    “呐……把卷子拿出来,每科这次都发了两至三套卷子,都是历届各地方的考题,我看过了,涵盖知识点应该是比较全面的了,我们分配好时间,能全部完成的。你每天在家里做两套,来我这里起做套,然后余下的时间对下答案,把错得地方我给你讲了,知识点弥补起来……”

    饭桌靠窗,光线通过外面的院落透射进来,姜红芍头发扎着红黑的蝴蝶结,副居家清秀的模样,贤惠的指点着作业江山,曾几何时,程燃认为这是理想最美好生活的模样。

    他抬头,就看到了那棵枇杷树,现在终于知道当初他和俞晓是怎么被发现的了。

    两人之间的时间静静流淌,前天操场上的那幕,那个阴差阳错的亲吻,那女孩烧红似火娇艳欲滴的脸颊,就像是从未发生过。

    但这也是很好的吧。

    就像是化墙那片工地建筑板后面隐秘的次元空间,像是他们蹬动自行车女孩在后座拉着他的衣服,像是他们在危机于山间相互扶持行走穿行……这是属于他们起经历的,独有的小秘密。

    心照不宣,却又妙不可言。两人起做了套理综试卷,做完之后,姜红芍先是拿自己的卷子和标准答案比对了下,然后就拿过程燃做完的试卷,和自己的对比了。

    看着看着,姜红芍边看程燃的卷子,边落在程燃的身上,轻柔道,“你之前做过这份试卷?”

    程燃带着笑容摇摇头。

    片刻后,她把两份试卷搁下,看着程燃,右手轻轻转动支笔,像是发现了什么端倪,“你的理综……很好。不用我跟你复习再讲了……明天过来,我们进行数学吧。”

    接下来几天,他们依次进行了数学,语,英语的历届考真题卷测试。

    到最后天,姜红芍把最后对完答案的试卷整整齐齐的收拢起来,放在旁,眼睛里泛出异彩,似笑非笑的看着程燃,“……你是个大骗子。”

    她的眼神很明亮,里面有几分嗔意,但最初时的忧虑已经尽去,更多是明媚的颜色。

    “所以你根本不是成绩塌糊涂,当时……你也不是只背了字典‘B’字头的单词……只是为什么连摸底成绩也故意考差……你这是,在想什么啊?”

    “那天……生病了,状态不好。”

    姜红芍做出“我信你才怪”的样子瞪过来眼。

    考前假这几天,每天下午程燃在她家的几个小时,居然成为了两人间呼吸般自然亲密的事。

    所有的试卷已经做完了,两人相差无几的卷面分就放在旁,似乎已经没有什么需要复习的了,时间指向四点过点,距离程燃例行离开的五点钟还差那么几十分钟……此前对程燃人生命运的担心,似乎也放了下来。姜红芍内心有种很重要的事情落地的轻松。而这种轻松过后,她似乎又想到了些什么,脸现出了些微的红潮。

    “你之前担心我的成绩,对我的前途就那么在意?”程燃微笑,“未来还要在所高……请多指教了。”

    姜红芍美目注视着他,温婉道,“成绩不代表成就。只是希望你未来的路,能走的更好。”

    这番话里隐约有些什么深层含义,程燃来不及咀嚼咂摸,突然听到了外面院门钥匙扭动的声音。

    那刻,程燃突然觉得自己忘记问了个很容易忽视的问题,姜红芍……应该是给她爸说了,我在这里的吧?

    结果程燃转过脸,看到姜红芍捂着嘴,副大事不妙的表情,“糟了,我爸回来了,你死定了——”

    在程燃有种偷情被撞破的愕然,姜红芍拿起书包递给程燃,指了指厨房,“要不你从窗户跳出去?”

    你还有没有谱了啊!程燃哭笑不得。

    然后也是晚了,正门传来门锁扭动的声音,门打开,黑面神李靖平开门走了进来。

    然后就看到了客厅的两人。

    程燃觉得自己此刻的面部表情定是和复活岛上的石像没什么两样的。恐怕绷得连凿子都凿不动。

    盯着程燃看了片刻后,李靖平点了点头,“复习完了?”

    程燃这才看到姜红芍眼底的丝狡黠。这妮子……是跟他爸说过了吧!刚才是故意想看自己出丑?

    真是让人牙痒啊……

    “做完题了,叔叔我先走了。”程燃背着书包去换鞋,最恐怖的点是李靖平让了他下,他和他在狭窄的空间交错,然后自己换上了门口的鞋子。

    全程黑面神都注视着自己。

    开门时,黑面神“唔”声,然后道。

    “考……好好考。”

    这个声音,很有平时电视里看到的正襟危坐发表讲话时的那种磁性和沉稳。

    有那么刻,程燃是愣了愣的。

    然后他点点头,开门走了出去。

    关上院子里红门前,他回头看到窗户那边,穿着深赭色身材毕露薄毛衣的姜红芍伸了伸丁香小舌,从长袖口露出的几根白玉般的指节挥了挥,笑靥如花……朝他俏皮的眨了下眼。

    嘴唇的口形是:

    傻子,加油。

    ========

    本来想矜持下……但看到今天是周,那就原形毕露,血盆大口求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