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收刀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点整。正式开考铃打响,又是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不同教室的不同人,在此进行了同个动作,杨夏早在考前检查的那五分钟,就把整个卷子总览了下,前面五道题的答案,其实已内心有数了,这个时候,就是埋头书写。

    柳英开动了,姚贝贝动笔了,俞晓在深吸口气后,落笔。

    程燃钢笔悬着,语第题是找加点字注音有误的项,这口气就是四组生僻字词,要是其有几个生僻字词不认识,这道题就没法选了。

    嗯,这道题里面BC项感觉都有错啊……嗯,“鳏”这个字正确读音是什么来着,噢,是guan不是yu。对了,就是B项。

    第题略微有些磕绊,第二题是找句式错误的句子,单每句拿出来,其实都说得通,但问题是这些都是课本里面摘录的句子,要是对课本内容不熟,也会栽到这里了。

    第二题仔细对比了几下,程燃写下答案。

    然后是接下来的题,成语使用,找句子语病这些基础知识。倒是越来越有感觉,程燃渐入佳境,答得越来越流畅快速。

    然后是言,陶渊明的《五柳先生传》……

    A卷的I、II卷答完后,进入B卷,主要是考诗词鉴赏,现代……

    当程燃写下最后个字后,吐出口气。

    再来来回回检查了遍,提前了二十分钟交卷。

    提前交卷走出的程燃并没有在学校逗留,而是直接返程回了家。

    回到家父母早就已经做好了饭菜,等候多时,程燃回来,徐兰程飞扬两个人简直极有默契的根本不提询问他考试的任何情况。

    徐兰只是说,“回来啦,那赶快吃饭,吃完了睡会,补充体力。”

    程飞扬就是点头,“上午考完了语,下午是物化吧,什么都不要想,考过的就过了,下午的考试,记得还是保持平稳心态。”

    下午抵达考场,楼下聚集的时候,有的人在碰上午语考试的答案,有的则坚决对对答案这事不置可否坚决不参与,避免影响接下来的考试。

    下午物化考铃打响,程燃又加入奋笔疾书的大军。书写的时候,物化这两科这次占用了他不少时间,主要是这套题的陷阱比较多。程燃其实在上午语的时候,就验证过了,这世的考题和他上世经历的绝对不样,这也是这个世界“软件”变化带来的差异吧……

    物化比语晚了些时间做完,但程燃还是坚持检查了下,提前了二十分钟交卷。

    这个时候个考场的学生和监考老师都有些注意他了。考试过程也的确有些因为本身成绩就不好,考或多或少带着自暴自弃意味的学生提前交了卷,但这么恰着时间提前二十分钟交的,这是个什么心态?

    其实程燃心态很简单,本身就是做完了,而且检也检查过了,排除了粗心大意可能导致的丢分后,其余的卷面已经目了然,如果真有错误,那也是他的确做不到的题目,再多花费时间也不值得了。

    提前二十分钟交卷,这是个致性比较高的结果。

    重生回来的第天,他就是在为考这天改变命运做着努力,这个时候,切都是以前世的能力,加上这世查缺补漏的机械化成果。

    回到家的时候,晚上徐兰和程飞扬陆续得到了普遍对第天两个科目都比较难的社会风闻。

    程燃临睡前,程飞扬忍不住了,觉得应该还是给自己儿子鼓鼓气,走进程燃的房间,脸上的笑意堆起,“儿子……今天,这两科也考完了……你个人觉得……这两科……怎么样啊?”

    程燃愣了愣,对了,别看今天个字没提,但其实家里这种凝固的空气,这种对考试情况只字不提,才算得上反常吧,恐怕今天天自己父母的神经都是绷着的。

    程燃觉得怎么都要他们先把心放下来,别为自己担心了。

    他笑着道,“爸,很轻松啊,我有信心!很简单的!”

    程飞扬那原本还笑着的脸,顿时就难看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像是被无形的力量撞,晃了下,但表面上还是保持着笑容,只是笑容已然僵硬,“噢,噢……你有这种心态就好……早点睡……明天……”他停顿了下,终于忍不住语重心长,“要加油了啊……”

    程燃看着程飞扬脸失落的走了出去,心头满是问号,这怎么回事?感觉自己宽慰他们反倒引起了他们更大的紧张?

    程飞扬回到客厅,徐兰早就副探究的沉声问“怎么样?”了。

    程飞扬坐回沙发上,垂眉皱眼,“程燃说……比较轻松……”

    “这怎么可能啊!”徐兰脸也揪紧了,他们俩下午吃了饭就出去散了趟步,说是散步,其实就是和大院里这些家长们互通有无了,他“张琳今天才跟我说了,他们家柳英说语这次好难的!下午的物化也有点难,普遍都说比较难……我们家程燃的平时成绩,哪里比得起柳英她们……连他们都觉得难,程燃居然说轻松……”

    徐兰苦着脸,后面的话是没说出来。其实天底下的父母哪个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哪次考试前他们不次次期待过自己孩子这次能有显著的进步,都不求突飞猛进了,哪怕有点进步,那也是好啊……结果程燃过往的考试,每次询问他轻松与否的时候,说轻松的,等待他们的就是晴天霹雳。而相反程燃哪次沉稳起来了,拿不定主意这次考得好不好,反倒最后还超出正常水平。

    所以在普遍考生都感觉难的情况下,这次程燃居然说简单。

    他们有不好的预感,在徐兰程飞扬这里,程燃今天考的两科算砸了。

    第二天早上是数学,下午是思想政治,数学路畅通,思想政治程燃答得很艰难,不至于放弃,他还是有些基础的,重生回来做了部分总结,但总体大的心思没有放这上面,思想政治不过百分,和其他都是百五十分满分的来说,的确是分量不重。只能用抓鱼策略,能抓的鱼就先抓了,其他的放放。

    这两科无例外,也是提前二十分钟交卷。

    这下负责收卷子的老师已经把程燃列入黑名单了。

    考考……你当玩的是吧!

    回家的时候,下午打听了考试情况的程飞扬徐兰晚上又来了。

    “这第二天的考试……感觉怎么样啊?”

    程燃倒是汲取了第天说实话的教训,想了下,面露为难之色,“有点难,我尽力的发挥了……”

    “啊……这今天的别人都说简单,特别是数学,可能是历届最简单的了……你还觉得难啊……”徐兰倒是下子掩饰不住自己的情绪,直接就出了房门。

    程燃又是傻眼了。

    这……你们什么套路!?

    自己到底该表现得如探囊取物般轻松,还是恶战连连的困难,能有点准信不!

    给个机会我重新展示次好吧?

    ……

    第三天的考试只有科,也是最后的英语了。

    英语磁带播放的听力,那恐怕就是外国人来听都只能听出个大概脸懵逼,好在英语这点是他的强项,这可是日积月累的真功夫,时空也没办法夺走。靠着后世的实战积累,加上重生回来对标准答案的规范,再加上整个连串的考试到最后,他处于种特别的状态,似乎是个Buff,于是英语这科从听力结束后,就没停过手,路书写到最后。

    最后的作题是如果个外国小朋友要来旅游,如何给她介绍你的国家。

    最后的个单词写完。

    程燃注意到两个监考老师这次频频盯着他,大概是看他是不是还来提前二十分钟准时交卷的戏码。估计觉得自己这个考点遇上了个强迫症学生。

    程燃将钢笔缓缓旋入笔帽。

    深呼吸,然后呼出。

    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仿佛从第天起憋着的那口气至此才释放开来。

    所谓气定神闲。

    收刀!

    拔刀……

    收刀。

    这刀斩旌旗十万。

    斩十殿阎罗。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