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人生何处无小沛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是场大战,抢滩登陆,尸横遍野,登陆艇放下,灼热的子弹就划着凌厉的弹道杀伤友军,残肢,碎片,爆炸冲天的火,岸上属于出题者猥琐的重炮和碉堡火力点不断在大地上开出四溅的花,最后人们的血肉铺满战场的大地。

    战斗不知何时结束了,天空上到处都是飘着的黑烟,飞舞在战败者头盔与腐肉上空的乌鸦。

    像是只属于大战后的宁静,切的喧嚣,就像是潮水,在那天之后——于这座城市退去了。

    山海市重新回复了天清云淡的湛蓝,阳光刺眼,公交车再也不必满满当当,晃晃悠悠的穿梭慢节奏的城市交通道路,路边偶尔能见到簇考完试后显得轻松的学生。但仔细看,还是能看到这种轻松背后隐约的克制。

    有风吹了起来,山海市属于热带高原季风气候,阳光再刺眼明媚,晒在身上再如何炽热,只要站在树荫阴凉地,风过就能感觉到凉爽。

    风吹过,风又离开。

    城市里人们的生活,仍然继续着。

    华通公司门口,今天聚集了很多人,用黑色字报写着诸如“反对廉价变卖国有资产!”“严查官官勾结!”“出卖职工利益者可耻!”……之类的信息,由不少人举着,赵平传带领,个个面露愤慨之色。

    这番变故还是引得了番注目的,只不过这个年头,涉及下岗倒闭潮,各家单位狗屁倒灶的事情也不少,大多数看眼,也就知道是怎么个扯不清楚的破事了。

    然而事实上这群人,华通本公司认识的,也只是寥寥无几。

    这群人如此“大张旗鼓”,目的也就是截胡那几辆停进大院,挂着蓉牌的车。

    那些来自总公司调研组的领导,就是来考察评估程飞扬技术所研究的新产品未来打开市场的可行性……问题是来,人就被拦住了,可以说是寸步难行。

    这边有人喊着,“领导!总公司可不能不管咱们的死活啊——”

    “公司是大家的财产,他程飞扬的确贡献很大,咱们不否认,但技术所没有咱们其他部门,他们就能发展那么大,积累起来了?就能有产品了?不允许新产品出门!还有,程飞扬的新科研成果应该属于职务发明……权利应该归属属于公司!不允许他个人独占!”

    人群喊得最厉害的,这大家伙都认识,以前产品部的张丕,这人典型的老滑头……前两任司长在的时候,这个张丕可是随时寸步不离,家里的麻将桌上,倒是经常有些官面上的人物就坐,司长也是他家里麻将局的牌客,据说场输赢,那个年代就是好几千。

    后来几任司长都或多或少有自己的问题下课了,新任司长早知道他的小九九,巴结不上,干脆就搞自己的副业,班也不上,但仗着自己的老资格和闹腾,单位还真不敢不开他的工资,当然,也有传言他工资照开,是上面有人打了招呼的,说不准拿了谁的把柄,都不好和他这么个人鱼死破。

    如今张丕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很多人倒是心底冷笑,你自己有没有点贡献自己没数吗?而且这些跟着他闹腾的,很多生面孔,说是他们的亲戚朋友。

    现在的公司内部,主要是三股势力,股是类似于柳英家,杨夏家这样,本身已经找到了新的出路的,对华通公司的未来已经不太关心了,作为老职工,公司未来改股份制的话,就占些股,总之随遇而安,让上面去折腾。

    股就是程飞扬这样,不甘心,心头想干,敢干,但必须要超脱目前集团公司的格局,必须改制或者独立,才能有番作为。

    第三种就是没有能力,不肯干事,但又倚老卖老,什么事都横插脚的,这些以赵平传,张丕为代表。就是公司无论怎么,都得有他们的份。半死不活,属于他们的点不能少。公司要改制,他们就要入董事局,要掌权。程飞扬你想独立,可以,还是得按以前的办法,你安心搞技术,出任个总工,总经理就行了,董事局还是得他们这帮人才能胜任。

    这样的阻挠下,总公司下来的评估组工作也没法开展,待了两天,眼看着阻力太大,又返程回去了。

    说实话,总公司本身也自身难保,烂摊子到处都是,也不指着山海市这个分司真有起死回生之能,现在人浮于事,只是碍不过现在司长死马当活马医,押宝程飞扬,动用了自己在总司的人脉,这个评估组也不可能下来。

    但即便下来,评估组通过了又怎么样……总公司自己的资金都困难,给山海分司输血,经费也有限得很,按照程飞扬的估计,这些钱让整个盘子的可操作空间都骤减,也就只能在山海市和附近县市的市场做做章了……但至少改制的公司能生存下去。

    站上风口不可能,至少能生存……这已经是最低的要求了……

    然而现在,仍然是赵平传这帮人从作梗。

    评估组暂时先返回总公司,下次什么时候来,就遥遥无期了……

    “赵平传他们现在就咬死我们搞的理论是职务发明,要把技术留在这个公司里面……这后面肯定是孙卓富的主意,他们找来堵路的人,就是孙卓富背后请的社会人……阻止改制独立,逼得分公司资产只能打包出售,他孙卓富搞些手段接手过去,把我踢出局也无所谓了,他们有相关资料,再请专家来把伏龙完善,伏龙的核心东西我们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孙卓富要是肯花笔钱,把国内前沿公司的行内人士找过来,有前期资料,这些人能够很快帮他把局搭起来,这就变成他们的东西了!不说多了,伏龙几百万的投入,已经可以和国外几千万上亿投资的产品媲美,他们不会用心做的,他孙卓富转手捣腾给国外相关公司,就是本万利!但咱们好不容易有个领先的机会,也只能拱手让人了……”

    家里,灯亮着,但因为灯泡用久了,表面层氧化了,因此略微有些昏黄。

    评估组返回后,技术所里士气低迷,程飞扬回来后,沉着脸跟徐兰说起这些。

    徐兰完全能感受到程飞扬肩膀的压力。

    也能感受到那些外部环伺的孙卓富这样的狼,究竟有多么阴险。他有资本,有人脉,你不过个区区快倒闭公司的工程师,手里握着珍珠,就是怀璧其罪。你拼命想护着,就要防着别人个又个的手段过来。

    都说江湖险恶,程飞扬这样当兵军校回单位呆了大半辈子的人,还真不如孙卓富那样的老江湖精于算计。程飞扬觉得,对方就是步步的,编织着个铁丝,逐渐收紧,把他缠绕合围,当有天他窒息喘不过气的时候,就只能放手。

    对那些人来说,生意场非羊即狼,而尚有价值的华通公司和程飞扬,就是羊。

    ……

    评估组被逼返回了蓉城,算是赵平传派的胜利。

    而这样外部的因素,其实已经开始动摇到原本是支持程飞扬的公司高层,分公司司长宋华那边已经得到了消息,分公司改制重组后,他另有去路安排,于是对程飞扬的支持,也就没那么强烈了。

    程飞扬又来到办公室,

    路过自己部门下属们的工位,很多人看着他忧心忡忡,这些都是老哥们儿们,不少人都是程飞扬亲手带出来的,跟着他起干的,现在眼看着他们就将面临下岗,干了那么多年手头上的活,没了市场,都要面临失业,老婆孩子吃什么?他们之前信任程飞扬,信任他能力挽狂澜,保住大家的饭碗。如今看来,希望正逐渐渺茫起来。

    程飞扬心头不甘,这是个很坏的时代,因为固有的制度已经僵化,正在逐渐死去。但这也是个希望腾飞的时代,国家出台的新改革经济政策,正在进步解放经济活力,谁能乘风占据制高点,或许这天下未来就是谁的。

    但他偏偏就如刘备困守小沛,无法进取吕布占据的徐州,进而去搅动更大的波涛。

    小沛是隐忍,是忍辱负重,是待时而进。

    从事了小半辈子的事业或许就将到此为止,人生下次的曦光,又在何处呢?

    就在程飞扬感慨人生之际,办公楼,隐约有消息传了过来。

    那边个人过来,是检验部的王新民,和程飞扬老同事,平时低头不见抬头见,偶尔也会聊上几句。

    王新民就道,“老程啊!我刚从柳军他们办公室那边过来,说今天考查分啊,先前早上的时候查分热线还没开通,长忙音……结果刚刚有人打进去,通了,张明荣他儿子张鑫的成绩查到了,说是467分,把张明荣给气惨了!总分750,这个分……啧啧,不乐观啊,普高线都差着分呢……”

    停顿了下,王新民道,“你不赶紧给你家程燃查下分啊?”

    程飞扬恍惚了下,早上出门的时候他还提醒了自己,结果早上事情多,时没想到这茬。

    今天是考电话查分日啊!

    想到这个,他自己的事业前途啊,和程燃的人生未来相比,相对就没那么重要了。

    都说孩子是生命的延续,谁说功成名就就定是事业飞黄腾达,其实辈子安安心心把个孩子教育养大成人,步入人生正轨,也算大成就。

    铁饭碗没了,就是砸锅卖铁打工,也要供孩子读书改变人生命运啊……

    程飞扬扭头看着办公室桌面上那台电话……

    突然有点恐惧。

    ……

    ……

    =====

    =====

    有人说我“宣扬读书无用论”,所以我说这人才要多读书啊,否则连基本的理解都做不到……那些路看我书读了研究生甚至博士的,来先把手上刀放下,票别撕了,大声说出来,每天在你们背后飘着的那股神秘力量是什么——!?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