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吃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程飞扬和谢候明还在桌上,碰着杯,各自说着自己人生的过往。徐兰拉着张薇在旁,两个女人的话题,总是绕不开孩子这些……

    而程燃和谢飞白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摆有糖,瓜子水果,电视机里是科教频道,讲述新品种白菜的亩产水平,气氛有些安静。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发生了这连串的事情,总之谢飞白比较平静。

    程燃伸出手去,拿了包薯片,递向旁边来,“吃。”

    谢飞白摇了摇头,“不吃了……”

    “必须吃。”程燃简简单单的瞥了过来。

    谢飞白看着程燃,眼睛逐渐睁大,险些就要来句“不知道我老大是吧,信不信我分分钟……”但最终谢飞白还是个“算你狠!”的表情结果那袋薯片,“呲!”得撕开,然后片片往自己嘴巴里塞,示威般吃得吧唧吧唧响。

    “这就是了,”程燃淡淡道,“我妈非逼得我去买这些……所以你要吃完……”

    谢飞白吃完薯片,带着情绪的把口袋揉成团,放进垃圾桶。

    他的面前又出现程燃递来的苹果。

    谢飞白:“……”

    程燃拿着苹果的手动了动,“红富士十斤,提回来不累啊。”

    这个时候和徐兰聊着天的张薇朝客厅的两孩子看了过来。

    谢飞白迟疑了下后,终于咬牙接过苹果,咔哧咔哧咬着吃。

    苹果很大,有水又有肉,谢飞白边吃着,边感觉自己这肚子飞快的胀起来。

    最可气的是那头张薇还说着,“我家谢飞白平时间在家里很少吃水果……每次吃水果都实在让人操心!还是程小兄弟有办法……”

    苹果刚吃完,程燃又递来块蛋糕。

    你特么还没完没了是吧!我没发威你不要把我当病猫。

    谢飞白怒视而来。

    程燃指了指面前摊,语气不容置疑,“我说了我不喜欢吃这东西,我妈偏要买给你这样的客人吃,你不吃完,这些东西总就丢在这里,浪费了。还有,我亲自去买回来的,不难跑啊……”

    那头徐兰已经看到了,微微笑起来,“多吃点!好吃你就多吃点!”

    谢飞白最终还是拿着那块蛋糕,拼命往肚子里噎,眼睛偶尔幽怨看向徐兰,心想阿姨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

    好不容易挨到了程飞扬和谢候明把瓶子里的酒喝完,两人仍是意犹未尽,谢候明喝醉了,不过他明显是很克制的人,即便是醉意上头的情况下,行为仍然是清晰有条,他拍了拍程飞扬的肩膀,“老程,你我相见恨晚,多的话就不说了!不过你这儿子,程小兄……我愿以平辈相交!”

    程飞扬道,“这哪行……你怎么都算长辈……程燃都该叫你叔叔……”

    “其他都好说……”谢候明伸出手摆了摆,“但这件事,没有商量。程小兄弟,你怎么叫我,我不管。但我以后,就敬你声小兄弟了!我谢候明这辈子佩服的人,很少。但在你这个年龄,就有这样的智慧和胆识……我很服气的。我这条命是你救的……这可是还不了的!”

    程飞扬只好道,“老谢啊……你这么大领导了,江湖气还是很浓啊……”

    “人无义,不足以成事的……老程,你我都不是庸俗的人,就不要搞那些迂腐的套了。人或许有长幼之别,但唯独在见识和学问这项上,从来都是达者为先!”

    “程小兄弟的智慧胆略,我是欣赏和羡慕……你也说了,觉得奇怪,程燃平时之时流水平,考最后奋发,突然成了匹黑马……依我看来,这并不为奇……”谢候明拍拍程飞扬的手,“你这是根本还不了解你这个儿子啊。”

    谢候明的这番话,让程飞扬都忍不住往程燃身上看来……

    当着这两个人的目光,程燃觉得自己现在跟做实验的大白鼠没什么两样,似乎要从头到尾把他剖析个遍……

    “当时个偶然情况,程小兄帮我们修车……只看到他行云流水,竟然就能把以往要请专家专程从国外飞过来保养的进口车治得服服帖帖,那可是复杂无比的汽车啊,他对里面的构造了如指掌,拆换任何东西信手拈来,连几十年的老司机都只能靠边站,这些,竟然只是他在络上自学而来……你说他为什么平时成绩不好?他不是真的学不会,而是根本不屑于那些学的简单内容啊……你这个当父亲的,反而当局者迷了,根本不知道你的儿子,胸膛里是何等波澜……否则如何解释,最后个月他意图冲刺,就能轻而易举的考进七百分这个档次?如果我记得不错,这个分数历来都是高的无条件招考分吧!”

    程燃这个在旁是无法插话啊,眼看着在谢候明这番话下,程飞扬看他的神情是越来越深究细思和沉默了。

    尤其是最后谢候明还补刀,“不过这不奇怪,你看我,别看我平时在外面风风光光,可是回到家里……之前和我儿子闹得是水火不容,所以我还是很庆幸这件事的发生,至少让我和儿子之间的隔阂,也终是消减了……我也在反思,以前是我太苛刻了,甚至根本没有了解过他……所幸的是我这儿子,经历这事之后,也下子懂事得多了。陈小兄,是就读高吧,我到时候就把飞白交给你了,他多和你接触,虽然不指望从你身上学到多少东西,但就是耳濡目染,和你相处所能提高的见识水平和思考的维度,也绝不会错的!”

    “得了!天色晚了,今天就到这里了,老程,程小兄……我们打扰了,但我们还要经常聚,就后天吧,老程,我又来找你喝酒怎么样?我们这算是,生死之交了吧。老程,我今天跟你提的事情,你仔细考虑,我只送你个字——看清形势,时不我待。我等你答复!”

    房门打开,谢候明家出得门来,程飞扬程燃并送出楼道。楼下谢候明的专车等候着。

    程燃家的动静倒是打破了这个单元楼的寂静。

    隔壁的单元楼,赵平传正好也送了客人出来,赵平传今天宴请的是电力公司的党组副书记王玮,赵平传手头上有个工程要走电力公司的关系,这王玮之前在赵平传家喝了两瓶茅台,狗日的人还端着,说是不确保事情不能不能办,不太好办。

    赵平传送人下楼,刚好看到大院里是百家灯火,但他有种览众山小的傲然,他虽然在华通公司因为没挖到程飞扬墙角而受了警告处分,但那又怎样?他手里头的人脉,特别是能搭上电力公司领导层关系,虽然这个王玮还没有攻破,还在跟他摆谱,但这是迟早的事。至少他今天肯来自己家里吃酒,就是个突破,只要突破这个工程,未来他能赚到比在华通公司多十倍百倍的钱……而程飞扬,就搂着这个半死不活的单位起死吧!

    更何况,程飞扬还得罪了孙卓富,手头上的伏龙保不保得住还是回事。

    走下楼来,赵平传首先看到了那辆单元楼下停着的虎头奔。他愣了下,他依稀记得好像谁提过,这虎头奔目前全市好像不过三辆。什么时候有这么辆来到华通公司了?

    谁的?

    赵平传身边的王玮显然也注目着这辆奔驰S320,然后,他们看到程飞扬送了客人下楼来。

    王玮在短暂的呆愣后,疾步走了过去,那边他的声音已经传来了过来,“谢董!哎呀谢董事长,幸会幸会……”

    赵平传看到之前在饭局上冷冷淡淡目无人的王玮,此时是带着脸腻乎谄媚的笑容,不断的对那头点头弯腰,简直迸发出了刚才宴席上十倍的热情。

    他呆呆的看着那个人朝王玮随意的摆摆手,和家人坐进了奔驰车里,朝站着的程飞扬全家不停舞着手,虎头奔缓缓开动离开。

    “哎,赵平传,你不介绍下啊,这位是……?”王玮已经过来私下捅了捅他的手臂示意,对程飞扬家露出亲和的笑容了,“难道是谢董事长的亲戚不成?”

    国资委直辖的山海市神谷集团董事长谢候明的亲戚!?

    这单位上上下下几十年了,他程飞扬哪有本事拥有这样的亲戚?要在平时,早就传个遍了。

    可刚才明明自己看到的那幕究竟是怎么回事?

    赵平传突然很想转过身去,回家睡上觉。

    没准明天觉醒来,这个世界就正常了。

    ……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