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两只老虎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孙继超跨步站着,左手按着和弦,右手节律轻快而流畅的拨弦,乐音从吉他音孔奔腾而出,在旋律到达高处,他的嗓音穿插进旋律之。

    “红尘,总有许多无谓的追逐和妄想……”

    “姑娘姑娘请别哀伤……有没有扇窗,让你不绝望……”

    “看看花花世界,原来梦场……”

    这是首现时传唱很广的歌谣,来自位叫做张扬的歌手,这首虽然简单,但旋律明快哀而不伤的歌曲也直接让他家喻户晓,几乎是现时KTV的必点曲目。

    程燃觉得,不管孙继超怎么样,这小子唱出来的这首歌……居然还挺好听的。只是有点感染力不足。

    其次,看到周围人轻哼着附和起来,他立时有种自己是盲的感觉……盲有种解释是不能识别现代社会符号,这确实是……没听过啊。

    孙继超的弹唱开始之后,东南方向的个包间里,三个年龄在二十岁出头的女生,正于这里聚餐,女生气质修养外形,举动都颇为出众,服务员在点单倒茶的时候还频频侧目,不过看到其个女生胸口上别着的“川音山海校区”的校徽,也就释然了。

    作为西川人,西川音乐学院如雷贯耳的大名是无人不晓,而川音山海校区也是这个学院最先开设的分校,也走出过国内些颇有名气的,有了举足轻重地位,或者正成为冉冉新星的音乐人。

    只是这所学校平时管理得非常严格,封闭式教学,倒是不经常见这个学院的学生出没。

    当然这群女生今年已经是毕业生了,大家谈聊的也是实习,毕业去向和理想的问题。也算是场同寝室的散伙饭了。

    那头孙继超弹唱开始的时候,这边几个女生话语不停。

    “呵,竟然弹唱这首歌……这曲子虽然烂大街了,但要说弹唱,还是有难度的……打赌吧,大横按那里就会因为按不住而出问题,音色会闷的……”个穿着无袖牛仔外套,有少数民族血统,颧骨略高,脸部轮廓分明的女孩随意的说着,但目光已经落在了她们穿着蓝色裙子的女生身上,“榛子,你还是随你爸的意思,当老师?”

    她旁边另个穿着背带裙的女子伸出修长的手指,“赌二十。能弹这首歌起码还是有自信,不要仗着自己的专业,看不起如今的学生呐……榛子他爸是什么人嘛,老学究啊,川南派的古典音乐老教授!她能有选择?专业是古典音乐,古典音乐最美啊,但现在能当饭吃吗,选择面更狭窄,如今咱们这些艺术专业毕业,如果不想改行能做什么?像你进歌舞团,还是我打算去京城闯闯找些路演机会试试水?现实点吧,记得我们前几届的师哥师姐,能留校做辅导员的少之又少,要不就去艺术团体,或者去做驻场,倒卖乐器?真能依靠自己学的东西闯出名头的,那是几万人里面才能出那么两个的。”

    “不过好像进事业单位倒还可行,我听说很多事业单位都有专门招艺校毕业生的名额,有的为企业化,有的为了指标,但就图个养老。”

    “我们辛辛苦苦学的东西,结果就为了混指标,其实说起来也挺丧气的……”

    背带裙女子伸手指向蓝裙女子,“还是榛子他爸给她选的这条路稳妥,教书育人嘛,虽然是非艺术院校,但那些学校总有不少走艺术路线考大学的学生,光是她那川音的毕业证书,每年小课费都能赚不少。其实挺好的……”

    被叫做“榛子”,她们公认气质外貌最为出色的蓝裙女生头戴着个发圈,黑发垂肩,黑曜石样深不可测的眼睛放在那头学生的弹唱,似乎根本没注意同伴们的交流。

    片刻后她回过头来,指了指那头,微笑道,“即兴弹唱就是‘即兴’两个字最有魅力,能让人很容易沉浸进情景里,从而增强表现力。其实你们之前所打赌的大横按,或者还是他紧接着真正出问题的旋律轮扫,这些差错其实没有那么致命,在音乐,美妙是第确定要素。即便旋律再正确,再不出差错,但如果音乐做不到听上去的美妙和给人以代入感的表现力,首歌或者曲子就没有任何意义。”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谁叫你是我们里面最厉害的秦西榛呢!”牛仔外套的女生挥动自己的皓腕,从皮夹子里掏出张二十元的钞票,递给背带裙女生,“那个学生没在大横按出问题,但后面轮扫还是出差错了。还是西榛说的,首曲子最重要的不是正确,而是在表现力……这些学生还没掌握到这个精髓,所以在我们这些专业的人耳朵听起来还是有差距的……然而,胜在年轻真好……”

    几个女生看着那头,她们也正值毕业的时候,只不过是艺术院校的毕业各奔东西,是步入社会打拼挣钱立足养活自己的现实问题。

    秦西榛接受家里安排去当音乐老师,王可艺远赴京城和朋友成立工作室去走穴接商演,杜妮则准备去蓉城歌舞剧团参加面试,和这群学毕业生未来是高生涯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层级。

    现在再来看这些少年人的毕业,她们或多或少都想起了当年的年华,沉浸在怀缅。

    ···

    “什么酒醒不了,什么痛忘不掉……”

    “姑娘你不要哀伤……向前走,就不可能回头望。”

    伴随着连串快速拨弦的激越乐章,孙继超的弹唱在余韵消逝。他手指再动了下,点拨了小串自己加进去的尾音,这个时候那处包厢的三个女子此时就相视笑了,这些学生耍帅套套的,只是她们看来多少有些浮夸。

    四周围响起掌声,有人吹了口哨,杜雨婷脸红红着,时不时瞅向孙继超,那眼里似乎都被这个酷酷的身影占据了。

    俞晓也啪啪啪的鼓掌,程燃看过来的时候,这损友嘿然笑道,“当初我吟你的诗,那的确是看他们捧孙继超臭脚不顺眼。现在鼓鼓掌呢,你看啊,刚刚还恨着你的杜雨婷,现在完全被孙继超吸引了,这帮你转移多少火力啊!你现在可不怕被人用眼神千刀万剐了。”

    程燃哑然失笑。不过这好像也倒是不错……

    自己就像是个大魔王,而在人家的青春里面,孙继超这样的白马王子踩着他登顶而上,解除人女生内心的阴霾,不也是多年以后回忆起来挺完美的个剧情嘛。

    只是他成了反派而已。

    反派就反派吧。

    只是程燃看着姜红芍在那头笑得前俯后仰的,显然也看出了这点,倒是让人牙痒痒啊。

    就在程燃目光看姜红芍的时候,突然被什么物体遮挡了注视那头的视线。

    他移动目光,孙继超方才在无数人注视下,拉链的运动服敞开,露出里面好看的T恤,只手揣兜里,另只手单手攥着吉他,在帮女生“哇!”捧嘴的星星眼,帅气十足的来到程燃面前,然后拿着吉他的右手平伸出去,遮挡住了程燃的目光。

    吉他,递向了程燃。

    目光,是傲慢是潇洒是挑衅是“给你你也来首”。

    俞晓歪了歪嘴角,这简直是赶尽杀绝啊!你白马王子得了便宜有鲜花和掌声还不够啊……怎么着还想看着程燃出丑?

    好你押对了!程燃我们走!

    和俞晓样对程燃底细知道得清清楚楚的则是大院里的小伙伴们。

    倒不是程燃不会弹吉他,而是他们谁都知道程燃会些皮毛,当年有人在华通公司对外出租的商铺里办了个音乐班,有个五门课的免费听课时间,程燃当时就花几十块钱买了把最入门的吉他听满了免费的五门课,后来在大院子弟聚会的时候拿出来在杨夏面前献宝般的弹了首曲子。

    大票人原本兴致勃勃,结果翻来覆去程燃就只会弹那首《两只老虎》你能忍吗?当时杨夏脸上就是片黑线。

    人家教音乐也不是傻子,免费的课能指望你学全首歌吗,能会弹《两只老虎》的小曲儿不错了!

    后来他们还在程燃家里看到过那把吉他,早就蒙尘塞在了床底下。

    现在……柳英很想过去警告程燃,警告你不要接吉他啊,都不想再受你当年《两只老虎》支配的恐怖了!

    程燃看着孙继超。

    孙继超盯着程燃,上次在姜红芍在场的时候,被程燃于诗会抢走了风头,他直耿耿于怀,这种时刻,他当然不会放过。

    “真要比?”程燃眯了眯眼。

    孙继超嘴角翘了翘,“你也可以当逃兵!”这句话看似开玩笑,但已成功引起了起哄声。

    “我不跟你比。”程燃笑了笑,简直毫无心理负担。

    孙继超当即就有想砸吉他的冲动。

    但随即,他手里的吉他就被程燃接住了。

    “我不跟你比。不过我还是来首吧,这首歌,谁都不送,送给昨日,嗯,过去的无数个昨日。”

    程燃接过吉他,横摆身前的时候,手肘却被拉住了。

    转过头,俞晓脸的恳求,“不要弹《两只老虎》,Please……”

    柳英伸出左手掌,盖住了脸。

    姚贝贝脸幽怨瞪着杨夏,“都怪你!要不是你,程燃会学两只老虎跑得快?”

    “这怎么能怪我……”

    “这首歌大概这个世……噢,你们没听过。姑且,还叫做……光阴的故事吧。”

    “什么什么……”柳英怔住了。

    杨夏看过来。

    不是《两只老虎》啊……

    当程燃站起来的时候,那些周围起哄的声音就逐渐的小了下去。

    程燃有模有样摆端正吉他,手在琴弦上抚摸了下,虽然很久很久没碰了,但那种熟悉感,还是能够从灵魂深处透出来,延伸进肌肉的深层记忆。

    他右手随意在琴弦上拨,几个简简单单的和弦就那么飘荡出来。

    还真行。孙继超愣了下,但也不过就是简单的和弦而已。

    俞晓从旁看着程燃,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上次见到化墙之前,也是如此。

    和弦回荡,程燃的声音,在所有人轻轻屏息时降临。

    “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忧郁的青春,年少的我,曾经无知的这么想……

    风车在四季轮回的歌里,它天天的流转,风花雪月的诗句里,我在年年的成长。

    ……

    发黄的相片古老的信,以及褪色的圣诞卡,年轻时为你写的歌,恐怕你早已忘了吧。

    过去的誓言,就像那课本里缤纷的书签,刻画着多少美丽的诗,可是终究是阵烟。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所有人,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流泪的青春……”

    在程燃身边的孙继超,嘴巴点点的长大开来,像是池塘里喂养向食的锦鲤。

    杨夏双手不知何时握在起,听着这从未听过如诉的歌谣,攥得很紧。

    柳英和姚贝贝听着看着,人处在种微眩的状态。

    姜红芍在那边,双眼瞳子注视着他,很安静。

    这刻,除了歌声,万籁俱寂。

    ········

    ········

    当!当!当!我会在微信平台上,发布我认为的,程燃唱的这首歌的版本。

    昨天说“唱首小可爱送给全校女生…”的,还是你们稳。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