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星辰大海(求订阅和月票!)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姚贝贝家其实今晚也在进行大院子弟们的聚会,放在今天主要是时间合适,暑假期间,有的人随父母出去旅了游,陆陆续续的回来,基本上能到齐了。

    还有的未来就不在个学校了,虽然大家还是个大院,但其实上了高,就像是场变革,很多东西都会潜移默化的改变了并改变着,彼此之间共同的话题啊,同所学校里的长短啊……

    新的学校会有新的朋友,人生就像是在乘坐趟公交车,每个站台都会有和你同乘车的人上下,有的人的站台到了,即便依恋,即便不舍,然而在车辆无法回头的行驰,你也只能将那个人遗留在花树灿烂的站台。

    你们互道离别,隔窗挥手,再回首,也许风华正茂的少年已经在时光老去,两鬓斑白,平添了几道皱纹,然而即便如此,兴许还能记得当年下车时的那份离别的心情,于是笑得格外璀璨。

    大家想要记录的,也就是这种心情吧。

    山海已经入了秋,虽然这里四季如春,但秋天的晚上风比较大,杨夏穿着裙子,外面罩了件罩衫,这幅模样,很让人心驰。

    其实只要仔细看,个暑假过来,大家其实都有所改变,特别是在即将上高的这个暑假,改变最是大。初三年所积蓄的精力和压抑在这个假期并宣泄,以前在学校里不敢穿的衣服也敢穿了,不敢做的事也敢做了,不敢改的发型也改了,换身衣服,是越长越高,女孩子身材是越加有致了,当然,该胖的还得胖……家里有条件的都会带着孩子出去玩耍趟,回来和外界的接触发酵,也会相应变化很多。

    杨夏这趟去了蓉城的奶奶家,在那里住了个月。

    杨夏的爷爷在蓉城是个比较有名的书画家,这点大家都知道。每年她都会去爷爷那里几次,也相应是大院子弟里最为见多识广的,经常带回在蓉城的各种见闻,也不怪是很多人心目的女神。当然,山海这种小城市,虽然是国家级旅游城市,和省会大城市相比,还是差距甚远的。特别是并没有信息爆炸的这个时代,大城市始终带着种难以言喻的距离和神秘感。

    往往很多风闻,传的有鼻子有眼。譬如什么“蓉城僵尸事件啊”,恰好那段时期林正英的僵尸片火爆,这个传言简直就直击人心,说是蓉城陵墓工地挖到了清朝的僵尸,结果僵尸闻人风而变了活粽子,见人就开咬,军区的士兵都开赴去镇压了,还动用了火焰喷射器什么的。

    结果后来络发达解密其实是家人吃了得狂犬病的狗肉,全身发热来蓉城看病,结果在闹市发作,引发了沸沸扬扬的流言。

    只是当时在那个年代那种情况下,大家找个夜晚凑在起说起这些事情,总会感觉到全身阵阵的寒意和另类的刺激。

    张鑫在假期里他妈给他买了套美特斯邦威,谢东也带了个鸭舌帽,这样子有些港台那种潮流人士的风范。其他大院男生,包括俞晓,都换了新装,然而今天看杨夏穿着的三宅生的碎花学院风裙子,这些少年们又有些迷眼了。

    这还真是,越加亭亭玉立啊。

    杨夏往在场的人身上扫了眼,没看到程燃。

    其实今天姚贝贝挨着叫了人,程燃也打过电话了,今天程燃家请客,他就来不了了,姚贝贝解释了下,大家也就很有默契的并没有再提及程燃。

    考临近到毕业之后这段时期程燃像是猛然变了个人样,至今为止,他们也仍然不好用什么词来评价程燃。

    化墙那种还能接受,也许是他的特殊才能,但成绩爆发的黑马,还有同学聚餐散伙饭时唱的那首歌谣,至今想起都让人为之触动啊。关键是那是以前只能弹“两只老虎”的程燃弹唱出来的能相信吗?

    不过那首歌本身弹奏就不复杂,最主要是唱腔,没准程燃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自己偷偷跑去唱K,最终把嗓子给练上来了,也有可能啊。

    而至于成绩,应该就是李斩当时刺激了程燃,导致了他的潜能于考前夕激发了出来,目前来看就是这个解释了。但这样来必然让人觉得程燃的陌生,还有种“明明他就是吊车尾,怎么突然变成全班第”的不真实和不愿相信不予置评之感。

    其次,还有隐约深层次的种曾经对程燃居高临下俯瞰讨论的惯例被打破了的不愿适应。毕竟曾经也好歹是很不看好程燃过的,如果当大家的面说起程燃的厉害来,岂不是让当初说过那些话的自己下不来台么?

    于是程燃很自然的就成了个窟窿,人们的话题,自觉不自觉地绕开了他。

    大部分话题也都集在了暑假期间去了哪里玩啊,看了什么电视电影啊,什么书好看推荐之类。

    柳英迫不及待道,“暑假我去找杨夏玩了个星期,她的干哥哥好厉害啊!初开始就路拿奖学金了!最重要的是家室又好又有钱!看在杨夏的面子上请我吃了饭!啊啊啊……好有风度啊……”

    柳英假期和母亲去了蓉城找亲戚玩,自然也就联系了杨夏,和杨夏认识的那群人玩了阵,当然最让柳英发花痴的就是杨夏曾经口提及过的干哥哥,家里做生意的,住小高层别墅,很有钱。

    人长得高大帅气,他有张照片和杨夏的合影,初二的假期照的,个嘴角咧着笑起来有点像日本的偶像江口洋介,穿着衬衣和耐克的运动裤,最关键还是个学霸,站在他旁边的杨夏有些羞涩而俏丽。两人看上去简直就是天生对的既视感。

    当时柳英评价的时候杨夏红着脸,却并没有驳斥。

    这次柳英去蓉城,杨夏这个哥哥就说请她起吃饭,听语气竟然是经常来找杨夏请她出去玩,简直不要太幸福。而在饭桌上更看到对方的风趣幽默,本身又是蓉城最好的学之蓉嘉外国语学校的尖子生,谈吐各方面十分不样。柳英不由得感叹大城市就是大城市啊……

    这不,回来之后还意犹未尽,抓着杨夏说个不停。

    姚贝贝听着,眨着眼,“杨夏,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小的时候就喜欢他!你以前偷偷寄的明信片,说是给哥哥的,是不是就是给他的?”

    杨夏脸有些红,“你不要胡说道啊……”

    姚贝贝兀自伸出手虚空抓了把,“呵呵,干哥哥可没血缘关系,是有可能那个的噢……”

    “喂!我真的要生气了。”

    柳英兀自不顾杨夏的局促,“人家这次是直接考进了十!十耶,也领奖学金耶!吃饭的时候,人家透露,他高打算准备未来出国留学,在几所学校选择,哈佛,普林斯顿,康奈尔,达特茅斯……哇……”

    在柳英这么说着的时候,杨夏微怔的眼睛里,浮出些黯色。

    “难怪杨夏你有的时候总是心神不属,原来眼睛是盯着更远的蓉城那里啊……我说以前那么多人给你写情书都攻克不了你……”

    “哈哈哈……好啦好啦,不开你玩笑了!别生气!”

    眼看着杨夏整个耳根都红完了,快急眼了的表情,柳英等哪还不掌握分寸,否则可能连朋友都不能做了。

    而大院里这些其实多少有点暗恋杨夏的男生,看的是目瞪口呆,心头五味陈杂。

    原来如此,原来早有人驻在杨夏心底了啊,格局,眼界,境遇,他们拿什么和那个柳英口的人物比,相比起来他们简直就是还没长醒的小屁孩,拼了命读所挨边大学出来,如果不遇上偶发因素跳出三界外,说不定还要靠父母托关系找个养家糊口自己未必喜欢的工作度日……

    格局所决定的不同人生的层次和命运,他们第次有了某种程度上的认知和体会。

    姚贝贝意犹未尽,恨了眼俞晓,“你看看人家杨夏的哥哥,说是哥哥,其实只大岁,和我们同年级。你看看人家在做什么,你们在做什么,对了,前几天我还看到你和程燃在单位楼楼顶大喊,你们制造噪音啊,傻乎乎的喊什么呢?”

    俞晓反应过来,姚贝贝说的是前几天里他去找程燃,两人就像是以前样,人来了瓶啤酒,上了楼顶就着月色聊天喝酒谈心。

    有太多话俞晓想和程燃说了,包括了惊艳于世的化墙,包括了离开的老姜,包括了考爆发的成绩,无地自容离校的李斩,为何退信给人家的杜雨婷,光阴的故事,甚至……还包括了那天的那个清晨,那个歹徒打在程燃脸上的清脆耳光,以及程燃平静无波的将对方持枪,车牌,各种细节记录下来让他报警,而后他追上去的情景。

    后来六二大案破获,披露了刘志国团伙的穷凶极恶,媒体新闻报道铺天盖地,全山海无人不晓。俞晓当时才反应过来明白,那天那时那时刻,程燃到底做了件什么事。

    当明白到这点,说是触电般的热流涌向他的脊椎也不为过。

    伴随着这股激流的,是他简直要对程燃献上膝盖的五体投地。

    他此刻表情古怪,“你真的想知道,我们对天喊了什么?”

    杨夏看过来,柳英望过来,张鑫,谢东等都斜目看了过来。姚贝贝试探问,“我要有……很多很多钱?”

    俞晓笑。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和大海。”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