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底气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们会说二班的张菲,会说九班的李德利,会张雨涵,会张科奇……偏偏没有人有这个眼光,看到七班的……宋时秋啊。”

    宋时秋……

    那个篮球打的好的……

    秦西榛脑海浮出这个印象,这个学生名气挺大,越来越多人在她耳边说起过,她以为只是单纯体育好,大男生长得帅受欢迎而已。

    但好像,没这么简单。

    梁译听不惯易雄的口气,就皱了皱眉,“你说宋时秋,那他哪科好嘛?”

    高开学两个月,老师对学生的观察也是刚刚开始,不可能面面俱到,特别是这场期考试还没出结果,在这之前很多冒尖的学生,都是通过其他班老师口里,才逐渐形成印象的。

    梁译看是反问易雄,实际上是在敲打他,刚才李新民说的是张雨涵,自己说的张科奇,都是在不同的科目上冒尖,你这突然拿出个宋时秋,又不说明他哪点厉害,这和大家聊得是在条线上吗?你是不是在故意哗众取宠?

    “哪科好?”易雄夹着烟,嬉皮笑脸,“你应该问,他哪科不好?”

    嚯!

    办公室里掀起小阵老师们的哗然。言下之意,你还想说这个学生全能不成?

    刚才说话的李新民就不服气了,本来平时也有些看不惯易雄这种倨傲的姿态,这个时候出言刺道,“我教的六班的张雨涵我是有信心的,她的月度测验我改卷是百四十六分。当然,我也不是说她肯定就是英语第了,毕竟考试这东西不好说,状态也有可能起伏。不过我教书这么多年,眼光还是有的。”

    “绌!李老师,你也别激动,”易雄笑起来,只是他的笑怎么看怎么渗得慌,“不要不服气,七班教英语的那是谁,付丽啊!这可是付丽亲口说的……宋时秋是个状元苗子!”

    办公室里,众人脸色瞬变。

    李新民怔了下,这个时候也顾不上易雄话语里的讥讽,问,“付老师……真的这么说?”

    易雄笑道,“瞧你说的,我还假传圣旨不成?付丽对宋时秋是赞不绝口,让王奇好好培养,说他是捡到宝了!”

    办公室里就是嗡嗡嗡阵。

    这下就连和谭庆川搭班子的郑西城,范正伟都彼此对视眼,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们和谭庆川是老同事,老师和老师之间,其实就是这么微妙,他们这些年里,起搭过班子,是班主任和科任老师之间的关系,起把个班搞起来,是战友。也曾经做过对手,大家在不同的班别互相竞争,彼此咬着对方班成绩竞争,这是对内。

    而对外统考的时候,个学校的老师又大家都是兄弟姐妹,调转矛头致对外校。

    到了高考,大家又都是难兄难弟,回想这些年的付出,花了眼睛蹒跚了腿脚,为学生奔走,又将送走这些各奔前程的学生,大家都要经历这种分娩撕裂阵痛的过程。

    起经历这些,同在个学校为人民教师,还是很积累了革命感情的。

    从旁观者的角度,他们是很看不惯王奇欺负谭庆川这种老实人的。

    也看不惯王奇那种属于职场鲶鱼的角色。这个人很精明,很懂为自己谋利益,而这个过程,甚至不惜以打击他人为代价。

    这样的人,明眼人是能看出不能和他交心和长久相处的,这就是个唯利是图之辈,为了往上爬,他很可能会把身边的人拿来当垫脚石。

    他们那是够不上被王奇打击的资格,否则很发生在谭庆川身上的事,很可能会落在他们的头上。

    于情于理,他们都希望看到谭庆川把王奇打趴下。

    但是能做到吗?

    这个付丽,可是有二十几年教龄的老教师了!手上各种奖状证书大堆,可以说,见证了高的很多个阶段,这么个元老级人物,经历了代又代的学生,眼力那是相当毒的!

    从付丽口没有偏颇的说出“状元苗子”,谁都知道这个词的分量。

    要知道,判断个老师专业能力的依据有很多,譬如所带班级的平均分啊,升学率啊,学生尖子率啊……但这些,其实都没有有个真名实姓的状元,从你手上带出来的光环显眼。

    那些成绩好到人尽皆知,那些全校第,全市第的学生,就是个老师响当当的金字招牌,就是个老师作为战士的荣誉徽章,比任何数据都要有说服力!

    哪怕现在高三的年级组长召开会议讲话,经常就三句不离“在我多年的教书生涯,教出过九四年的市级状元齐贵……”

    脑袋上都顶着叫得出名字的状元光环,这才是领导点头,家长认可,外界有名气的老师正确打开方式。

    易雄淡淡道,“你们以为王奇敢跟谭庆川叫板,是没有底气的?宋时秋这个学生……就我得到的我们七班科任老师反馈来看,各科都是拔尖的……”

    关于王奇和谭庆川之间的矛盾,只有当事人在的时候,大家不会提及。但其实这已经是半公开的秘密了。

    而王奇的七班,和谭庆川的九班,其实在这场期考试上面,已经开始了擂台。

    关键是七班和九班,大家心知肚明,有好的老师,也有年轻的科任老师。

    般年轻的科任老师,就别指望单科成绩能赶得上那些老牌教师了。

    再加上每个班或多或少都会出现那么几个拖成绩的差生,个人就可以把平均分拉下大截。

    其实以谭庆川和王奇的本事,双方大概个学年几场大考交锋下来,历次平均分差得可能都不会太多。

    最可能都是分不出高下的地步。

    但如果这个时候,谁头上有个年级状元,那效果可就不样了。

    这么说吧,可能在年末评定,哪怕你班级平均分排名上不去,但要是手头上有个状元,那待遇也是极高的。学校领导也在乎脸面,能够打出招牌的状元,就是校领导的脸面,你为了校长挣得了脸面,你也就顺理成章名利双收。

    要说王奇和谭庆川争夺的福利房,很可能就这样能判出结果。

    有不少的教师,心里都为谭庆川捏了把汗,那么这么来,谭庆川手上的几员捏在手的大将,譬如李德利,郑秋英之流,能否对擂王奇七班的宋时秋?

    这是个谜团。

    这场期考试,就将得出答案。

    秦西榛算是大开眼界,也算是长了见识,没想到这考试内外上下,其实有这么多门门道道,涉及的教师利益,威信,名望之争,都在教书育人的专业能力比拼上见真章。

    也不由得让她这个刚出校门踏上职场的教师无比深刻的明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啊。

    而江湖,已然随着期考的进行而腥风血雨。

    在这场厮杀,程燃上午突破语数学,下午皱着眉头答完历史地理。

    很多人看到他的样子,以为他也可能情况不妙。

    毕竟这次教科组出的题,就是有难度的,要保证刷下批人来,要考出水平,这次有很多人,考完了表情都不大对,这已经成了普遍现象。

    但其实,所有人都不知道。

    代巨星马拉多纳刚刚宣布了退出足坛。

    曾经只是看着那个人在绿茵场奔跑厮杀,就能热血沸腾度过无数个通宵达旦激情岁月的时代……在眼前落幕了。

    程燃只是对此有点感伤。

    .

    .

    .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